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大妖能时代 > 打开新世界
第六章你们是不是在拍电影?
作者:愤斗的小鸡  |  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17-11-20 11:47:40 全文阅读

  黑夜中,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别墅的山脚下。

  一个青年皱着眉头打开了车门。

  “该死!又尼玛熄火了!”

  青年愤恨不已,想到自己的师傅,咬的牙齿咔吱咔吱响。

  从s市,开车来这里,原本只要一小时多一点的车程,硬是让他从凌晨六点跑到晚上七点。

  跑了十多个时辰!

  中间熄火无数次,过半个小时能打燃一次。

  在高速熄火一次,差点从此就天人永隔了。

  还好他机灵,直接一掌把车子给拍到了路边,这才没引起事故。

  看着驾驶室车门那诺大的一个手掌印,青年心如刀绞。

  他发誓,再也不相信师傅了。

  这个车花费了他五十万。

  当自家师傅拍着胸脯保证这车绝对高配,绝对good,还说有他法术开过光,保证万无一失。

  他还天真的信了,感动的稀里哗啦,有此师傅,夫复何求!

  每每想到这,青年都想给自己两大耳光。

  甩了甩自己的斜刘海,青年打开后备箱,换了一身道袍。

  背上一个大的黑色书包,手里还拿着一面铜镜。

  刚把后备箱关上,青年的神情骤变。

  “糟糕,竟有恶灵变异!”

  看着远处阴气缭绕,似有冲天之势,青年迅速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在食指上一咬,手指飞动,往铜镜上抹出一道符文,越过头,铜镜往山上一照。

  一束金光,遥遥照射在整座山上,原本乌云盘绕的山峰,像是打开了一道口子,月光倾华而下。

  “嗷呜——”

  阴冷的兽吼之声在整个山间回绕,原本散开的乌云,再次聚拢。

  青年也吐出一口鲜血,铜镜的金光也随之涣散。

  “卧槽,这么凶?!”青年退后两步,满脸震惊,这才调解好身体内的反噬。

  此恶灵竟让先天高手的他受伤了!

  尼妹啊师傅!这就是你说的顺便收了那只小恶灵吗?!

  “阴气冲天,大有凝而不散之势,可怕。”青年一脸凝重:“看来,我只有使出自己的绝招了。”

  说完摸出了一个手机,拨了出去。

  “歪,师傅啊,这个地方恶灵变异啦!您快来把他收了吧!”

  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好一会才从里面传来人声。

  “额,你刚说什么?”

  “师傅,有恶灵变异。”青年再次重复一遍。

  “哦,那你把他收了就是。”

  “……”

  你这轻描淡写的语气让徒弟很惆怅呐。

  “师傅,恕徒儿才疏学浅,收不了。”

  电话内传来一声叹息:“平时叫你好好练功,现在知道自己不行了吧。”

  “你把我交托给你的任务完成就好,那恶灵你不去主动招惹,他就不会找你麻烦。”

  青年刚想说一句他好像招惹了,但他师傅没给他机会:“好了徒儿,为师现在很忙,现在我正在绞尽脑汁面对现在的困境,没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

  “三筒,等等,我碰!”

  “嘟嘟……”

  如果不是听到最后一句,青年真以为自家师傅遇到了好大的难关。

  挂掉电话,望向山上,青年无语凝噎。

  s市,一栋大厦的天楼上,四个中年男人正端坐在桌子旁搓着麻将。

  但要有人见到这一幕,定会吓的屁滚尿流。

  他们四个都是飘在空中盘坐着,而那张桌子也是悬浮在空中,头顶上,一张大伞漂浮着。

  “须臾老兄,没想到你的乾坤伞竟还有照明作用,我家茅房正好缺个照明物,要不你送我?”

  “灵阵子,你这阵盘也不错,还能当桌子搓麻将,就是黑了点,不美观,你还是抽空去打个磨。”

  “逍遥兄,你带来的豆腐麻将,有没有保质期?万一哪天我们打着打着碎了怎么办?”

  看着三人不善的目光,云虚上人心虚的打着哈哈。

  “云虚老贼,别转移话题,加上这一盘的一炮三响,你已经输掉三百五十万了?加上之前几把,你一共欠我们三人一千六百五十万,这笔账,你想怎么算?”须臾老叟审视着坐在对面糙汉子。

  刚才三筒碰了之后,云虚上人打了个五条,点了三个炮。

  “哎呀哎呀,须臾,咱们别那么见外嘛,百年感情,我云虚自然不会赖账,我肯定会很快就凑钱还你们。”

  “可前年你欠我的五百六十三块,到现在也没还。”

  “瞎说!明明是五百六十二块五,我还了五毛。”云虚扯着脖子争辩道。

  三人面目更不善了。

  几百块都拖了两年,这上千万,恐怕到死都看不到。

  “行了行了,看你们那财迷样,不就是几千万么。”云虚上人轻描淡写:“我徒弟已经去取冰魄银珠了,刚才打电话给我已经取到了,到时候我把它卖了,几千万还不是分分钟。”

  三人这才缓和下来。

  中级灵物卖个几千万的确问题不大。

  “云虚的徒弟好像叫白子陵吧?据说长得挺帅,修为还不错,去年还进入了天才榜前十。”逍遥剑仙拿出自己的酒葫芦喝了口酒,回想着白子陵的资料。

  “好子。”灵阵子复合道。

  三人都见怪不怪,灵阵子话很简略,每次说话,经常是两个字。

  三人思索一会就想出来,灵阵子说的应该是:好像是这样子。

  “唉,只可惜跟错了人,怎么就摊上云虚这个师傅。”须臾一脸惋惜,鄙夷道:“上星期我算了一卦,云虚竟然还坑自己徒弟五十万。”

  另外两人也投来鄙视的目光。

  被人揭了短,云虚这个糙汉子,都没忍住老脸一红。

  “等等,你干嘛没事算我?”云虚这才反应过来,双眼紧紧盯着须臾老叟。

  “咳咳……”须臾眼神闪烁:“今日天气不错,我们还是继续打牌吧。”

  他当然不会说,他算卦是为了测算云虚哪天运势最差,他们三人好找他打麻将。

  “对对,打麻将。”逍遥剑仙也连忙转移话题。

  ……

  ……

  千小机感觉整座山的温度似乎降低不少。

  扣上自己西装,他才感觉好受一点。

  他并没有直接去别墅。

  刚才他碰到了一条分叉路,他走上了另外一条。

  从上山以后,整座山都非常的寂静,连虫鸣鸟叫都不曾有过。

  但是当他走到那条分叉路时,另一条路那边,竟然有声音传来,而且是粗重的鼻息声,还有开水升腾的雾气声。

  这让他思考,这另一条路走过去是不是有人居住。

  但一路走过,却没有任何人走过的迹象,反而这条路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路也越来越窄。

  但那声音,却更加清晰,这也是千小机还往前走的原因。

  “这路是推平的,明显很长时间没人走过,但前方究竟有什么?”千小机默默思考着。

  那一男一女进了别墅,他就把进别墅的打算取消了,只打算拍拍外景。

  另外他也有些好奇,这别墅为什么会传的那么邪乎。

  因为他不信鬼神,以他的猜测,很可能就是人为。

  如果他心里信那么一点鬼怪之说的话,他就能发现很多环境异常。

  但他相信科学。

  一到晚上,随着地表温度降低,会影响接近地面的空气层,自然会使温度降下来。

  而如果接近地面的空气层相当潮湿,那么冷到一定程度,空气中的水就会凝结出来,形成小水滴,悬浮在接近空气层的地面,当空气层里的水滴饱和,那么就会形成雾。

  周边阴气越发的多,他自然归咎给了空气中的自然反应,也就是出雾了。

  所以,环境改变,温度改变,他全部以科学解释清楚了。

  其实他现在最怕的是,杂草当中突然蹦出一条蛇。

  又走了几分钟,千小机来到了一处平地,这让他松了口气。

  这条分叉路走到尽头,也就是这处平地。

  但此时,千小机却瞳孔一缩,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平地上,有着一座被打造出来的坟墓,墓碑已经腐朽的看不清样子,坟墓上也早已被花草堆满。

  不过坟墓不是让千小机震惊的原因,而是从那坟墓内,一直升腾出白雾,还有那喘息声也是从那坟墓中传出来的。

  每当喘息声出现一次,那白雾升腾的声音也越大。

  “不可能,不可能。”

  这种情况谁第一眼看见,都会下意识认为有鬼。

  千小机连忙安慰自己,他可不愿相信真的有鬼,如果他相信,他活了十九年的世界观,就完全是假的。

  但面对现在的情况,好像他依赖的科学,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白雾升腾他能找出化学反应宽慰自己,但那实打实的喘息声,任千小机想破脑袋都没办法解释。

  尤其他脑海中闪过两个字,就再也挥之不去。

  僵尸!

  僵尸片他看的也不少,很多电影桥段都像现在这样,虽没有白雾升腾,但这喘息的情形,简直一模一样。

  是他想多了也好,没想多也好,千小机明白,此地不可久留!

  刚想原路返回,喘息的声音和白雾就停了下来。

  “不会这么邪乎吧?”千小机自语,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是这么邪乎。”

  这一刹,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千小机浑身一颤,僵硬的转过头,看见一个身高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正露着牙齿对他笑。

  只不过他的身上穿着的是道袍,而且这个年轻人很帅,帅的可以和电视中的明星相比。

  他不知这人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下意识问了一句

  “你们,是不是在拍电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