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也说西夏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排除异己
作者:王伯公侯  |  字数:2045  |  更新时间:2017-12-04 22:06:49 全文阅读

毒杀亲母充分暴露了李元昊在权力面前的冷血无情,同样,为了能够实现自己称帝的野心,李元昊也会不择手段,他的朝堂之上,已经容不下试图阻挠和反对其建国称帝的任何人和建议。在他看来,拥护其登基称帝的就是忠臣,反对他叛宋建国的都是反臣。对待这些怀有二心之人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山遇惟亮是党项大将,骁勇善战,一生功勋卓著,为党项族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书中记载,他还是李元昊的从叔,也就是堂叔一类的亲戚,但是为什么叫山遇惟亮,为什么不叫拓跋惟亮,或者李惟亮这不得而知。山遇惟亮曾经随同李元昊一同攻打甘州回鹘,和李元昊并肩作战,深得李元昊赏识。李元昊上台后,对山遇惟亮非常器重,经常委以重任。甚至连山遇惟亮的亲族也一并“鸡犬升天 ”,其弟山遇惟永与山遇惟亮分别掌管左右厢兵,他的堂兄弟山遇惟序也担任要职,在党项族中煊赫一时。

但是山遇惟亮在政治上却是不怎么成熟的,尤其在建国称帝这件事上,山遇惟亮没能很好的领会领导的意图,还大胆的建议李元昊继续臣服宋朝,他对宋夏之间的实力对比有着较为清醒的认识,宋朝地大物博,兵多将广,边境的环州、庆州、鹿州、延州等地,城池坚固,党项的弓矢和战马不能对症下药,无计可施,而且一旦双方开战,宋朝禁止双边贸易,过不了多久党项的经济就会陷入困顿。 要是安守本分,既能得到宋朝的岁赐,又能发展党项的经济,这才是上上之策。他分析的不无道理,但是李元昊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这一下子拔了李元昊的逆鳞,使得李元昊对其动了杀心。

无故诛杀大臣是难以服众的,何况山遇惟亮是有功之臣,又手掌重兵,位高权重,怎么都得需要个名分。在古代,一般的罪名对于山遇惟亮这种贵族高官来说,是起不了什么大作用的,就算是杀了人,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要想赶尽杀绝,就得是罪不容恕的弥天大罪,像谋反、谋大逆等,按照古代例律,谋反、谋大逆这种罪名,不管是主犯还是从犯都以斩首论处;犯人的父亲和十六岁以上的儿子要处以绞刑,妻妾均不能幸免;就算是造反的图谋仅仅是想法还没有付诸实施,仍然要处以绞刑。山遇惟亮就算是权贵也不能幸免。

李元昊经过思虑再三,决定从山遇家族内部开始下手,他找到山遇惟亮的兄弟山遇惟序,开门见山,授意山遇惟序揭发山遇惟亮谋反,山遇惟序职位也不低,又是山遇惟亮的亲族,他揭发的话,很有可信度和说服力。条件当然很优厚,山遇惟亮被收拾以后,他所有的职务就都归山遇惟序所有。历史上为了高官厚禄出卖兄弟,斗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例子数不胜数,一旦利益当前,就都把良心往胳肢窝一夹,什么骨肉亲情、礼义道德就都不顾了。更何况,李元昊能如此对待山遇惟序,就能这样对待任何人,处理不好,挨这一刀的就是自己了。在无法谋划好族人后路的情况下,为了保护自己、保护族人,在主子面前惟命是从是山遇惟序唯一的选择。

但是似乎山遇家族的人对政治的敏感程度都不高,也更喜欢意气用事,山遇惟序没有按照李元昊说的来,直接就把真相对山遇惟亮和盘托出。这个时候,如果山遇惟亮能放下身段,改变原来的主张,主动认错,支持李元昊称帝,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可是山遇惟亮又做出了一个仓促的决定——投降大宋。对于这一点,山遇惟永大有顾虑,在他看来,宋朝虽为天朝上邦,但是朝堂之上都是些毫无远见之辈,对党项内部事务所知不甚了了,对李元昊所作所为更是一无所知。无故投诚,谨小慎微的宋朝官员必会起疑,到时候进退两难,只怕处境更为尴尬。这一点后来也确实被证实了。山遇惟亮明明是一个武将,却生了一副书生脾气,自己忠心耿耿,李元昊却容不下自己,他对李元昊死心了。

未免夜长梦多,山遇惟亮率领亲族,携带大量珍宝、名马逃离属地,投奔北宋边境的保安军。果然不出山遇惟永所料,宋朝的官员确实没有多少人能了解党项,包括那些与党项军队打了多年交道的文臣武将。此时,李元昊自称“兀卒”多年,“兀卒”也就是汉语“天子”的意思,其称帝野心已经暴露无遗。为了以防后患,但凡有一点战略远见,就不会坐视不理,离间对方君臣,招降纳叛是限制对方很有效的一招妙棋。一直以来,党项也是这么做的,凡是在宋朝落榜的书生,不得志的官员,只要投奔西夏就来者不拒。而党项族之所以能一步步壮大至此,也多与这些人分不开。但是宋朝大臣的做法则让人大跌眼镜,凡是有从党项投降归附的,一律予以遣还。延州知州郭劝博学多才,以敢于直言著称,但是对处理外事一窍不通,一切都是因循旧法,他直接就把山遇惟亮等人给遣送回去了。

山遇惟亮出奔宋朝这不是一个小举动,李元昊不可能没有察觉,在被遣送的路上,就碰上了前来追赶的李元昊大部队,可惜山遇惟亮、山遇惟序、山遇惟永兄弟及其族人,皆被李元昊射杀在摄移坡。

山遇惟亮掌握西夏军政,深知李元昊的虚实,如果能够留下山遇,那就可以用其手足,制其心腹,较之朝中将领冒昧操戈,其效果肯定会超出很多倍。郭劝的做法就等于把递过来的刀把子又硬递回到别人手里,而且还阻挠了党项人的向化之心。日后,李元昊公开称帝,宋仁宗颁布诏书,招揽党项族人前来投诚,结果却是自己打脸。难怪史书上说郭劝再怎么立功也弥补不了这个过错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