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也说西夏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杀舅弑母
作者:王伯公侯  |  字数:1780  |  更新时间:2017-11-28 21:17:20 全文阅读

但凡帝王之家在享尽世间荣华的背后,总会面临常人所不能有的困扰——那就是围绕最高权力的争夺。而围绕最高统治权的争夺都是伴随着阴谋诡计和腥风血雨,像秦朝的沙丘之变,隋朝的杨广弑父,唐朝的玄武门之变,宋朝的“烛影斧声”。西夏政权自然也不能幸免,尤其是李元昊时期的党项族已经远不是那个松散的边疆部族,它已经具备了封建王朝的“血”和“肉”,甚至发展到了能和宋辽一较长短的境地。在这样一个政权里,最高统治者已经不再单纯的是部落盟主,不再是多得些牛羊草场那么简单,而是坐拥四海、掌控全国,生杀予夺,唯我独尊,面对这样的地位和权利谁不心动?尤其是那些要出身有出身要实力有实力的野心家们,更是常怀觊觎之心,急不可耐的想“抢班夺权”。

李元昊的母亲出自卫慕氏族,名为卫慕双羊。卫慕氏族是党项大族,颇有实力,为了拉拢党项大族以巩固李氏家族的地位,李德明在其父亲李继迁的主持下,娶了卫慕双羊为正妻。李德明被封为夏国王后,便下令册立卫慕双羊为夏国王王后。李德明妻妾不在少数,卫慕双羊能够脱颖而出,出身自然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更为重要的是他还生了一个好儿子——李元昊。李元昊能征善战,深得李德明赏识和宠爱,母以子贵,卫慕双羊才得以正位中宫,由此可见有一个好儿子是多重要。李元昊即位以后,顺理成章,卫慕氏被尊为太后,成为党项这片天地里独一无二的女人。

她没有武则天那种极强的权力欲,也不像北魏胡太后那样不甘寂寞,她安于后宫,从不插手朝政之事。按理说,这样应该能够安度晚年,坐享荣华富贵了。但是政治就是这样,你感觉他跟你没关系,它却又密不可分。尤其是作为最高统治者的母亲,怎么可能和政治绝缘呢。除了自己的儿子,她的背后还有整个卫慕氏家族。卫慕氏家族红极一时,在党项炙手可热,主要靠的就是外戚这层身份。随着威势的日益增长,卫慕氏家族的人开始恃宠而骄,李元昊的亲娘舅卫慕山喜甚至开始打起了外甥国王位子的主意。

但是李元昊牢牢控制着党项的军政大权,公开领兵叛乱风险太大,成本太高,这条路子路子是行不通的。要是能人不知鬼不觉的把李元昊做掉,然后发动宫廷政变,控制自己的姐姐卫慕双羊,逼迫其下令让自己统揽军政大权,“挟天子以令诸侯”,就掌握了先机。到时候大局已定,就算存在反对力量,也可以慢慢再收拾,等时机成熟,再直接以太后的名义下诏,登基称帝,一切那么顺理成章。

可惜天公不作美,刺杀计划还没有付诸实施就被李元昊的人给发现了。阴谋弑君可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哪管你是什么外戚内戚的。按理说“六亲不认”的恶名也安不到李元昊的头上,卫慕山喜作为亲舅舅,为了权力不惜密谋杀害身为君主的亲外甥,哪还有亲情可言? 李元昊为人狠辣,关键时候更不会怀有妇人之仁的,何况他对待卫慕山喜不薄,卫慕山喜却阴谋致自己于死地,更让李元昊难以容忍。作为主犯的卫慕山喜被千刀万剐自不必说。为了宣泄内心的仇恨,李元昊还下令将卫慕山喜全族绑在石头上沉入河底。

这个时候处境最为尴尬的就是身为太后的卫慕双羊。没有直接证据表明卫慕双羊参与或者默许了此次行动。毕竟天底下没有哪个母亲的愿意杀害自己的儿子。更何况他的一切尊荣都得自于儿子。儿子当皇帝,她就是太后,万千荣宠不说,死后也会被抬进太庙,世代供养;把儿子做了,让弟弟当皇帝,她算什么?公主?作为前朝太后,新皇帝哪会容许她的存在。但是那毕竟是她的母族,打断骨头还会连着筋呢,难免会有所牵连。而他的儿子更愿意相信后者,尤其是关系自己的身家性命,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过一个,他对任何和卫慕氏有牵连的人都有所怀疑。他决心要做的就是斩草除根。骨肉亲情自然难以割舍,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为了维护最高统治权,这些也顾不得了。不过,好歹这也是自己的生身之母,和其他卫慕氏族人一样绑上石头扔进水里是不行的。对待有过错的后宫嫔妃,古代皇帝一般都是赐予白绫或者鸩酒,让你体面的离开人世。李元昊就选择亲手将毒酒献给自己的生母,眼睁睁看着母亲喝下毒酒,一命归西。

对外自然不能实话实说,无论哪个民族,毒杀亲母的不孝行径那都是为社会所不容的,一旦外界知道当然,舆论汹汹,甚至真的可能会众叛亲离,造成统治危机。因此对外只能说是不幸病逝,为了像外界证明这一事实,同时彰显自己的孝子形象,李元昊给卫慕双羊修建了豪华的陵墓,举行了隆重的丧礼,予以了重葬。本该是母慈子孝,共享荣华,一场变局却引发了人伦悲剧,难怪会有人说“可怜生在帝王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