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也说西夏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移”风“易”俗
作者:王伯公侯  |  字数:1602  |  更新时间:2017-11-25 20:22:14 全文阅读

党项族在西北盘踞了数百年,始终是依附于中原王朝,自拓跋赤辞归顺唐朝之后,整个民族就开始渐染中原汉族之风。五代之后,党项内迁、与契丹、汉族、突厥、吐蕃、回鹘等民族相互杂处,习俗相互渲染,逐水草而居、涉猎游牧为生的草原民族越来越习惯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党项的不少大族羡慕中原汉族的礼仪文明,主动学习汉族文化,穿汉族服饰,弃貂裘皮毛,竞相以丝绸缎锦为美(真是世界变化快!现在要是能皮草反倒成了富贵中人的象征。)为了维持与中原王朝的关系,党项最高领导人也一直以中原皇帝的赐姓为姓,先是姓李,后是姓赵。话说“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头领尚且如此,下面的人自然也是“附庸风雅”,跟风随大流,,甚至抛弃原来的姓氏而改姓汉姓。长此以往,党项族难免会沦落到和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一样的下场。这些在西晋后期进入中华腹地的少数民族也曾经不可一世,早期的匈奴甚至将大汉开国君主刘邦和三十万大军困在白登山上七天七夜,鲜卑族建立的北魏实行汉化改革,结果没几年就亡国了,最终消失在中华文明的历史长河之中。

李元昊要独立建国,要得到党项世家大族的支持,更要增强整个党项的凝聚力。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强族人的民族认同感,如果任由这种汉化趋势发展下去,那党项族的民族特色消失殆尽,最后直至完全成为汉民,认同汉文化,臣服汉王朝,哪还来的什么民族凝聚力,建国称帝的民族基础和主力大军也就不复存在了。李元昊决不能坐视这种事情发生,他下定决心要改变,是为了他的建国霸业,也是为了党项民族。

为了达到移风易俗的目的,李元昊率先垂范,主动废除了唐朝和宋朝统治者的赐姓——“李”氏和“赵”氏,这两个姓氏对于从小就有反宋之心的李元昊来说一直就是个耻辱,之前没有和宋朝撕破脸皮,所以也就将就着忍了,既然现在决心要和宋朝决裂,自然也没什么顾忌了。之前我们讲过,李元昊所在的部族是党项拓跋部,直系祖先就是党项拓跋部的首领拓跋赤辞,既然恢复本姓,自然是要恢复拓跋才是,但是元昊却别出心裁,改姓“嵬名”,改名曩霄,也就说以后历史上没有李元昊或者赵元昊这个人了,而是多了个嵬名曩霄(当然,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在下文还是称呼其李元昊)。为了割裂与宋朝的关系,元昊还废除了宋朝封的西平王封号,自称“兀卒”,翻译成汉语就是“青天子”。平时惯用的宋朝年号——明道也改为“显道”,理由是“明道”的明犯了其父李德明的名讳,需要避讳,这个借口找的很粗糙,都是下避上,贱避贵,哪有上邦皇帝避讳下级藩属的道理。次年,元昊干脆连这个理由都不用了,直接自建年号“开运”,其称帝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可惜的是,堂堂大宋君臣却还蒙在鼓里,做着春秋大梦。

既然党项人是区别于契丹和汉族的存在,那么整体形象,自然也得特立独行,渐染汉风的党项人经过多年“改造”,在形象上和汉人也渐渐趋同。这怎么能行呢,要改,必须要改。李元昊在改元“显道”的当年,他首先剃光头发,来了个秃顶,在耳朵上穿个大耳环,然后就下达了“秃发令”,下令,凡是党项各部族

三日之内一律剃发,不秃顶者斩。这简直就是西夏版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啊。清初顺治帝在位时,多尔衮摄政,为了加强满清的统治,也下达过“剃发令”,不知道是不是从李元昊的“秃发令”得到的启发。只不过李元昊只是党项族秃发,而满清将鼠尾辫扩展到了全国。

李元昊还对民族服饰做了改革,针对党项民族崇尚白色的风俗,将衣服改成白色窄衬衫,改戴毡皮红里子的帽子,而帽子上垂戴红色丝织物。服饰在古代不仅仅用来穿着的,还是用来区别身份的,仅凭穿着服饰便能判断一个人的高低贵贱。比如明黄色只能皇帝服饰专用,臣子官阶不同,官服也分紫、红、蓝、绿、皂等不同颜色,这在党项也不例外,元昊的改的衣服只适用于党项贵族,而普通百姓只能穿青绿色衣服。

在进行了一系列的风俗改革之后,党项族的社会风俗确实为之一变,为了能更好的发展党项民族,李元昊又把移风易俗的范围扩大了文字领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