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也说西夏 > 正文
第十七章 称王称帝
作者:王伯公侯  |  字数:1250  |  更新时间:2017-11-21 21:21:29 全文阅读

李氏政权自先祖拓跋部归顺中央政权以后,先后被封过陇西郡王、西平王、朔方王等王爵,宋仁宗时期也曾真的给其发放郡王的俸禄,但这些都是为了笼络党项族而封的虚衔,有名无实,而且也从侧面向世人说明了,党项族就是其他王朝的附庸而已,它需要正统王朝的册封才算数。对于这一点,李继迁也好,李德明也好,其实内心都不是那么自在,不管是主动请封还是被动接受,都只是他们的权宜之计罢了,毕竟当前的实力还难以更宋辽抗衡,在别人的羽翼之成长比撕破脸付出的代价更为廉价。李德明即位以后,不仅承袭了西平王的爵位,还分别获准了宋朝和辽国“大夏国王”的封爵,由原来的郡王升格为亲王,这就又进了一步。更具代表意义的是他被承认为一国之主了——夏王和“夏国王”可是有着本质区别的。宋朝和辽国已经从事实上承认有这么一个“夏国”的存在了。虽然它还不能与宋国、辽国相提并论,但的它的合理性、合法性得到了确认。

李德明时期,党项的控制范围已经不再局限于“定难五州”——夏州、银州、宥州、绥州、静州等,还占据了凉州、灵州、兴州、肃州、甘州等地,真正是地控千里,雄兵百万,西夏王国已经初具规模。李德明也算的上实实在在的王了。而宋辽的封王举动又刺激了李德明,“夏国”既然已经存在了,王已经满足不了他日益膨胀的野心了,他开始梦想着与辽宋三分天下,不甘心再做附庸。

但是李德明不愧是一代枭雄,他有着丰富的政治智慧和沉着的政治定力,他明白,宋辽不会容忍他称帝,而且以当前的实力也无法与辽宋一较高下。公然称帝等于与原来的宗主国分庭抗礼,需要付出的代价相当沉重,他决定暂时隐忍,但是又心有不甘。既然明着不能来,那就暗度陈仓,毕竟在西夏还是一言九鼎的,我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先过过皇帝瘾。他在处理政务和发号施令时,全都按照皇帝仪制来;出行巡幸也一律按照皇帝的銮舆仪卫,大摆皇帝的谱。为了能够让府邸更符合自己皇帝的身份,他在城外的鏊子山大起宫室,修的是富丽堂皇,轩峻壮美,气势恢宏。1012年,李德明甚至追尊其父李继迁为“应运法天神智仁圣至道广德光孝皇帝”,此时的西夏帝国还没有正式建立,李德明也只是王爵而已,追尊父亲为“皇帝”,其志向和称帝野心不言而喻。当然这些都是见不得光的,李德明心里也清楚,一旦向外界公开绝对会刺激极为讲究名分的宋辽君臣,目前还不是抗衡宋辽的最好时机。他机智圆滑地维持着与宋辽那种名义上的君臣关系。每当有辽宋的使者前来,李德明便换回王爵应用的服饰,按臣子之礼接待使者,表现的极为谦逊,对使者更是虚与委蛇,大丈夫能屈能伸么。但是使者一走,他便毫无顾忌的换上赭黄袍,大摇大摆,视朝理政,俨如真皇帝一般。对于宋辽来说,本来李德明的归附就是名义上的,李德明事实上已经独立。其实双方之间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而已。宋辽对李德明的野心未必不清楚,对李德明的越格举动也未必就不了解,但是李德明实行的睦辽睦宋的政策,虽说有野心,却在边境上不主动挑事儿,也不去挑战辽宋的权威和正统地位,不管是辽帝也好,宋帝也好,在没有把握彻底消灭党项的情况下,都是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