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方寸山下救童男,山樵取名叫唐圆

更新时间:2017-11-14 22:12:48字数:3329

混沌凝成,神州大地上形成四大洲,往东是东胜神洲,往西是西牛贺洲,往北是北俱芦洲,往南是南瞻部洲。四洲各有佛、仙、妖魔和神圣,各方在盘古开天辟地后各自发展自己的空间,佛救人,仙持正,妖魔乱纲,神圣安生,妖魔本在一念之间,也有仙佛进入魔道,扰乱正纲。所以妖魔逐渐成为三方诛伐的对象。

这段故事要从一个樵夫说起。远在深山老林中,豺狼虎豹都在此居住。这山中是千百峰岭并排陈列,山崖绝壁如同刀剑切开似的。早晨林中的山岚折迎日光,如孔雀开屏一般绚丽。绿叶上的露珠是夜里的雾气,天降寒气将雾气一点点凝结在细窄的薄叶上。老藤纠缠在巨大的树干上无人过问,犹如来往阴阳两界的路途。再看树下的奇花异草,形状各不一样,有长有短,有宽有窄。有的如同竹子一般修长,有的如同松树一样曲折怪异。这里不受四季管理,每年生机勃发,林中飞鸟常常在枝头啼叫,山泉流水潺潺作响。石头上有苔藓生长,谷壑处有清风驻留。

这山中如此好的风景必有人隐居,恰好远处有一个樵夫身背干柴,手提斧头走步上下山路。头上穿的新做的斗笠,还有新初的草木清香。身上穿着布衣,有点幽蓝和菌黑的粗衣纱布。腰间系着蚕茧的白丝,带有一点污垢。脚下穿着草鞋,是桑麻煮沸搓钉而成。口里不断唱到: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恬淡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正唱到高兴的地方,只听见背后有人叫道:“老神仙,弟子起手。”樵夫连忙丢掉斧头,转身说道:“不当人!不当人!我拙汉衣食不全,怎敢当神仙二字?”这是樵夫才仔细看见来人面目。这人生得不到四尺,身形佝偻,脸上毛发甚多,一副纤瘦的样子,口中说出话来皆有礼仪之意。向道身修的人都已然开化,也是慧根之人,樵夫自然不会去轻视他人。

来人道:“你不是神仙,如何说出神仙的话来?”樵夫说道:“我说甚么神仙话?”来人说道:“我才来至林边,只听的你说:‘相逢非即道,静坐讲黄庭。’《黄庭》乃道家真言,非神仙而何?”樵夫笑着说道:“实不瞒你说,这个词名叫做《满庭芳》,乃一神仙教我的。那神仙与我舍下相邻,他见我家事劳苦,日常烦恼,教我遇烦恼时,即把这词儿念念。一是散心,二是解困。我刚才有些不足处思虑,故此念念。不期被你听了。”来人说道:“你家既与神仙相邻,何不从他修行?学得个不老之方?”樵夫晨声说道:“我一生命苦,自幼蒙父母养育至八九岁,才知人事,不幸父丧,母亲居孀。再无兄弟姐妹,只我一人,没奈何,早晚侍奉。如今母老,一发不敢抛离。却又田园荒芜,衣食不足,只得樵伐柴木,挑向市侩之间,买几文钱,挣些茶饭,供养老母,所以不能修行。”

来人说道:“据你说起来,乃是一个行孝的君子,向后必有好处。但望你指与我那神仙住处,却好摆放去也。”樵夫摆摆手说道:“不远不远,此山叫做灵台方寸山,山中有座斜月三星洞。那洞中有一个神仙,称名须菩提祖师。那祖师出去的徒弟,也不计其数,见今还有三四十人从他修行。你顺那条小路,向南走七八里左右,即是他家了。”来人一听高兴,用手拉扯樵夫说道:“老兄,你便同我去。若还得了好处,绝不忘你指引之恩。”樵夫着急说道:“你这毛脸的汉子,真不会变通,我刚才与你说了。如果我去了,那不是耽误我的生意,家中的老母何人赡养?我要砍柴,你自己去吧。”

来人听说如此,只能告辞感谢离去。樵夫看他走路曲腿,一跳一停,甚是怪异,也不多想,嘿嘿一笑便继续砍柴。一会儿柴木砍得充足,樵夫收拾点备,斧头插在腰间便下山去了。这山当真是好风光。其中有诗说:

云轻横翠微,百鸟去来飞。

枝头添绿芽,青帝把春催。

嚷嚷清风扰,洪洪浊香汇。

若要数碧色,山中千万类。

这樵夫得了《满庭芳》,又因为家中老母长待,下山时疾步而去,正走山中坡道上,忽然听见一孩童哭泣的声音。樵夫好奇,顺着声音走去。压低丛林中挡路的树枝,撇开钩挂衣服的荆棘,正好看见一个大约四五岁的男童。这男童头上去掉两边的头发,正好头顶留有一根长命辫顺着后脑勺直到颈部。身上穿的是麻衣粗布,灰的像土,又黄的似泥。腿上穿着白得又黑的开裆裤,脚上没有鞋子,两个脚丫子红嫩粉嫩的。

樵夫心里奇怪,这深山老林中如何有如此的孩童,正蹑步往前走时,看见地上有具女尸,身上衣服破损,看样子是不小心山路行走时滚下了山坡,头撞在树上,断了脖子死去。樵夫心中怜悯,走到男童面前,将他抱起口中安抚说道:“哦,哦,哦,莫哭莫哭。”摇摇晃晃,一来二去,男童才停止了哭声。

再看那具女尸,想必是孩子的生母。身上穿着通青色布衣罗裙,上衣刺绣勾勒不过双肩,想必是心灵手巧的女子,只是可惜命运如此,落得个惨死。樵夫安抚两声男童,将周围石头抱过来,直接围着树干掩埋女尸。

樵夫周围一看,再也没有他物,心想应该处置妥当,便抱起男童,拾起柴木往山下去了。走在路上,这男童不吵不闹,任由樵夫抱着,心里也越加喜欢。

在这灵台方寸山下,有一小镇,名叫民基镇。镇上当真是一片繁华,市井商贩叫卖不断。而镇上买柴木的也就是餐馆茶楼,老板小二腾不开手,便花上几文钱买些柴火,图个省事。要说这镇上当真是同济茶楼老板最厚道,比其他酒楼茶馆多出两文钱,樵夫每回打完柴,都会去同济茶楼买卖。

同济茶楼老板恰好送客人出来,是一位有点年纪的长者。看他穿他锦衣丝绸长缎袍,青缕柔带围腰身。头上戴的青边黑布帽,正前白玉圆头玉,这玉不是别的普通玉,正是通明白底玉。他的鞋子是紫花履云鞋,上面紫花细卷飞舞,看得人眼花缭乱。

老板看樵夫走来道:“山人来了,今天怎么带着孩童出来,当真是新闻啊。”樵夫也不多说,在路上心里盘算着将这男童收养。看老板说话,笑着回礼道:“这孩子与我有缘,我刚刚收为义子,以后还烦劳周老板恩顾啊!”老板笑着说道:“当是,当是。我也最喜欢你家的柴火,比别家干裂许多。你将柴火拿到后面去,让小二收拾,给你钱财。”樵夫回礼,遂将柴木带起,往后门走去。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同济茶楼,当真是豪华辉煌。有诗文说:

同济人间茶道香,春秋寄语问短长。

楼角峥嵘八方势,灯笼高挂又红装。

老板看樵夫提柴往后走去,慢慢转身进入茶楼。这老板当真道心非常,不持财傲人,长得也是一副佛像,脸上胡须黑而壮实,必定是长寿之相。樵夫带着男童左右回转,进入后院,将柴火交于小二,拿了五文钱。仔细一算,樵夫这月前后来了每天来回两次,也存了不少家底。

再看男童可怜,带着他去街上买了一串糖葫芦。男童欢欢喜喜高高兴兴,自在地吃着糖葫芦。樵夫心想,家中老母还需要人照顾,遂后买了几斤白米,带着男童回去。这两人一个一矮,一长一幼,有诗文说:

山中樵夫下路坡,搭救男童避世磨。

生母惨死灵台下,不知方寸又几多。

孤身砍柴养自家,单人携童回寒门。

想知后事待如何,须要成人才话说。

樵夫带着男童回到家中,正好遇见家中老母出来。这老妪头上是蓬松银发,头上结着回旋盘发,手里拄老松拐杖,被磨得黝黑光滑。身上穿着黑领白边衣裤,真是一副好裁缝的衣裳。脚下是黑布白底鞋。走起路来不紧不慢,却脚下有根,不需要他人相扶。

老妪抬头一看,大声说道:“我儿山樵回来了,当真幸事。”樵夫嘿嘿一笑说道:“老母亲只管放心,那方寸山中的豺狼虎豹不能对我如何,反倒是它们需要小心我这山人。”老妪切声说道:“我儿莫要张狂,你又不是那豺狼虎豹,如同能通晓它们心意,还须要小心做事。”樵夫知道母亲关切,不再多言争论。将男童推到前面说道:“母亲你看,这是我山中捡到一孩童。他母亲在方寸山上失足滚下山坡,不曾想断了脖子,丢了性命。我随将这男童捡了回来,打算自己抚养。”

老妪定眼一看,是一个才四五岁的男童,长得红嫩粉嫩,十分可爱。转过头道:“我儿,这童娃可有姓名,怎不见他言语。”樵夫也是纳闷说道:“听母亲如此一说,我才明白,原来是不会言语说话。”老妪也不理他,看着男童手里拿着圆圆的糖葫芦,心中有了主意说道:“我儿,你父亲年幼时便是一孤儿,吃的是百家饭长大,也无姓名传承,便随意给你取名山樵。如今我看这童娃子生得可爱,又喜欢这手里圆圆的糖葫芦。不如随缘,取个混名叫糖圆,家中又少米,就叫唐圆吧。”樵夫一听心想甚好,就随了母亲心意。这当真是:

方寸山下救童男,山樵取名叫唐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话斋记》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话斋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方寸山下救童男,山樵取名叫唐圆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话斋记”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