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析利弊伶人受教训 遇命案乌兰疑内鬼

更新时间:2017-11-18 08:16:20字数:9562

黄昏之时,皇甫静姝一行人抵达了隆扬郡内敦林县,此处已经离翰山郡百里之遥。一路上皇甫静姝只是待在马车之中,也没见任何人。宫角徵却一直若有所思,商羽几次想叫他同去赛马,均被他婉言拒绝。

一位中年矮胖男子在城门口迎接他们,并带领他们来到城中最大的客栈。皇甫静姝下了马车,对那中年男子说道:“张掌柜,辛苦了。”接着对身边一位白须老者点了点头,那老者急忙招呼众人安顿下来。皇甫静姝本人则带着另一短髯老者和宫商二人跟随张掌柜一同进入客栈,张掌柜带着几人来到一间房间外,恭恭敬敬说道:“郡主,此房便是为郡主准备,郡主看看可否满意。”

皇甫静姝踏入房内看了看,点了点头,欣然说道:“静姝到这西北之地次数虽少,但每次都承蒙张掌柜热情招待,皇甫氏莫不敢忘。”

张掌柜做了一揖道:“郡主可莫要折煞小人,郡主尊贵之体,小人唯恐招呼不周。况且这些年来,郡主在生意上多多照顾小人。此番郡主来到敦林,小人必定尽到地主之谊,只是此处离隆扬郡尚远,只能让郡主屈尊在此歇息一个晚上,明日到了隆扬郡,小人必在府上倒履相迎。”

皇甫静姝道:“张掌柜太客气了,陶朱公有言:‘于已有利而于人无利者,小商也;于已有利而于人亦有利者,大商也。’静姝也不过是依言而行罢了。”说罢,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不少都是自己所好,她点了点头,向着张掌柜嫣然一笑说道:“张掌柜有心了。永伯,让大家都好好歇息吧,这边有小徵和羽儿陪我就行,另外,门外就不要留人了。”那短髯老者恭声答了声“诺”,张掌柜也听出她话中之意,行了一礼,两人一同退出房间。

商羽先行用银针一一试过桌上食物,向皇甫静姝示意无恙后,皇甫静姝坐了下来,夹起一块燕子腿,放在嘴边细细咬了一口,想着永伯和张掌柜已经远去,向宫角徵轻声说道:“小徵,我瞧你一路上有话想要对我说。也罢,今日是你第一次与这一方封疆大吏做兵器买卖,你有何话,不妨说来听听。”

宫角徵沉声道:“此批兵器甲胄已有买家,家主却依旧要卖与墨安,可是有了应对之法?”

“墨氏乃八大世家之一,西北睦州地头蛇,更有强军黑晏军在侧,我想安稳走出睦州地界,又不愿撕破脸皮,只能暂时将此批兵器甲胄卖给墨安。不过万事均需留有后手,无论是墨安,还是原来的那个卖家,甚至是小徵你,都无法得知兵器甲胄的具体数目,你便知道我的应对之法了。”

宫角徵恍然大悟,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小徵不解,墨安买我兵器甲胄的原因必然不是仅仅更换装备这么简单,他只有两千军队,却要了五千人的装备,就算更换装备,那多出来的三千人在哪里?”

皇甫静姝没有立刻答话,而是细细把燕子腿咀嚼之后,再缓缓说道:“我那时如若不开口,你是不是要把这句话问给墨安听?”宫角徵没有回答,似乎已经默认。皇甫静姝见他心有不忿之情,笑着问道:“你先想想看,今日我为何要阻你。”

宫角徵沉吟良久,似乎想到关键所在,额头冒出丝丝冷汗,说道:“今次家主前往风州,是与风家商量联姻之事,我皇甫氏虽然家业庞大,但却唯独西北缺少经略,想必是家主想借此机会经营西北之地。墨氏久居西北墨州之地,经营西北不免日后要时常与墨氏打交道,家主是怕我就此失言,致使皇甫氏与墨氏交恶。”说道这里,宫角徵顿时冷汗涔涔,猛然跪下说道:“角徵处理失当,还请家主责罚。”却听得“扑通”一声,宫角徵转头看去,原来是商羽也跪了下来,商羽见他望过来,对皇甫静姝说道:“羽儿愿同受责罚。”他哭笑不得,忘了自己还在下跪认错之事,忙说道:“羽妹,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商羽却只是默默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

“好啦,都起来吧,谁说要责罚你们了。”皇甫静姝含笑望着两人,宫角徵有些恃才傲物,她本是有心敲打敲打他,不想商羽也跟着跪了下来。皇甫静姝年过三旬而从未嫁人,故而也不曾有过孩儿,她十多年前收养了商羽抚养长大,虽然二人名为主仆,实则情同母女。她一见商羽下跪,心知此番敲打宫角徵的念头又做了空,便顺水推舟叫二人站了起来。

“羽儿。”皇甫静姝将面前酒盏推了推,商羽立刻乖巧的将酒斟满,皇甫静姝抿了一口酒,说道:“小徵,你只知其一,却未知其二。”宫角徵恭恭敬敬说道:“还请家主指点。”皇甫静姝示意两人坐下后,才缓缓说道:“有一点你始终未曾明白,他墨安私自募兵也罢,未曾募兵也罢,这不应该是我皇甫氏关心所在。”

宫角徵想要开口辩驳,却见皇甫静姝微微一摆手,便将想要所说之言吞入腹中,只见皇甫静姝继续说道:“就算他募有私兵,墨氏经营墨州百余年,历经两朝却安然无恙,墨安祖辈封公,父辈封候,你当朝廷会真正查下来吗?就算皇上想查,又有哪个不怕死的官员敢过来查?再退一万步说,来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官员,他又有本事查的到吗?我清楚这一点,墨安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即使他募了私兵,只要他做得不太过火,朝廷也拿他没有办法。墨安也是一个知利害懂进退的人,他必然会懂得收敛,所以我皇甫氏根本不用在他是否募兵上下工夫,更加不能在此问题上咄咄逼人。”皇甫静姝叹了口气,将盏中之酒一饮而尽,说道:“所以后来那五百两黄金一来确有敬佩之意,二来也是表明我皇甫氏态度,三来嘛,则是向墨府君陪一个小小的不是了。”

“那将军凶巴巴的,一点儿也不好,羽儿可不怕他,为何要陪不是。”商羽在一旁气鼓鼓的说道,皇甫静姝握住她的手,爱怜地看着她,温柔的说道:“我家羽儿当然谁也不怕。”说罢,拿起桌上用来割肉的小刀,将刀尖对着商羽,说道:“羽儿,你会直接把手放在刀尖上吗?”商羽摇了摇头,脆生生的答道:“那样手可就被割破了。”皇甫静姝微笑着从旁取出一块布,用布整个包住小刀,再次问道:“那这样呢?”商羽楞了一下,说道:“羽儿知道里面是有小刀的,也不能放。”“那如果你不知道呢?”

商羽嘴巴张了又闭,皇甫静姝知她心思单纯,一时之间也转不过弯来,一旁却传来宫角徵的声音:“多谢家主指点,角徵受教了!”皇甫静姝忽地童心大起,笑道:“羽儿,你看你宫大哥都懂了,他要来取笑你了。”商羽清冷的脸庞上泛起红晕,不由的低下头,不住的摆弄自己的衣角,娇嗔道:“宫大哥,你可不许笑话我。”饶是宫角徵与她一同长大,见状也不由得微微一愣神,随后向皇甫静姝苦笑道:“家主,你可就别拿我来取笑羽儿了。”

皇甫静姝轻笑道:“怎么?心疼小丫头了?”宫角徵瞧了一眼商羽,见她依旧低着头忸怩不说话,心想要是让家主继续这么问下去,羽妹可非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便说道:“家主,我有一事不解,墨府君从何处得知我皇甫氏有这样一批兵器甲胄,据小徵所知,这批兵器甲胄另有他途,故而家主并未放出消息,想必是我内部中有人泄露了消息,家主如何看待此事?”

皇甫静姝笑眯眯的凝视他片刻,宫角徵知道自己的心思被看破,不由得讪讪一笑,皇甫静姝方才说道:“今日我留你一同用膳,本来就想与你谈此事。你既已经提出,不妨说说看,你认为该如何找出泄露消息之人?”宫角徵整理了 思绪后说道:“家主在收纳此批兵器甲胄之时,角徵也在场。卖家身份敏感,若我是泄露之人,不会不把如此重要的信息告知墨府君,那今日墨府君必会以此为由来要挟我皇甫氏,实际上他却毫不知情。因此可以得知他并不知道卖给我皇甫氏兵器甲胄之人的身份,故而不仅是卖家,当时在场的我皇甫氏一众人等也必然没有嫌疑,故而泄露消息之人必是此后的知情者。”

“接着说下去。”此时商羽已经恢复成平日里清冷的模样,给皇甫静姝斟了一杯酒,皇甫静姝抿了一口说道。

宫角徵继续说道:“既已辟除彼时在场众人,便只剩两处可查。一乃九鼎城的沐沙庄,那里是此兵器甲胄曾经的贮存之所,一乃海州三江城的寒山观,那里是现在兵器甲胄的贮存之所。”

皇甫静姝点点头说道:“一针见血。小徵,你可有怀疑对象?”

“未得到具体证据前,角徵不敢妄自揣测。”宫角徵躬身答道。

皇甫静姝站起身来,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缓缓而道:“你说的不无道理,购买此批兵器之事极为隐秘,能掌握此类消息之人在我皇甫氏必然身居高位,确实不宜随意猜测,更不宜大张旗鼓的搜寻,以免引得猜疑之风骤起,致使我皇甫氏人心惶惶。”她在房中走了几步,喃喃说道:“只是我总是觉得此事太过蹊跷,可却说不出蹊跷在何处。”

宫角徵瞧得皇甫静姝眉头紧锁,双鬓之间已隐隐有白发长出。想到她仅仅比自己年长六岁,但是这些年来操劳生意,抚养幼弟,维持偌大家族没有分崩离析,操劳半世如今却尚未嫁人。心中忽地一抽搐,一股热血从胸中升起,他猛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家主,我愿意戴罪立功,为家主查明此事。”皇甫静姝微微一愣神:“你有何罪?”宫角徵回到:“今日角徵不知轻重,若不是家主及时喝止,恐怕我皇甫氏可不仅仅是损失五百金了。”

皇甫静姝摇了摇头:“胡闹!此事我本就不责怪于你。”宫角徵却道:“但是是家主提拔了小徵,小徵如果无功于皇甫氏,家主如此做法恐让他人信服。”她看了一眼宫角徵,轻声道:“你来我皇甫家多少年啦?”宫角徵道:“七年了,当年若不是家主出手相救,角徵作为齐王的得意门生,怕是也没有好下场。”

皇甫静姝笑了笑,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说道:“你如此聪慧,若无我救,只怕那群庸官也奈何不了你罢。”宫角徵也笑了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说道:“但是却无家主这样一位伯乐,角徵这雕虫之技便无处施展。”皇甫静姝揶揄道:“那小羽呢?”宫角徵笑着向商羽做了一揖,长身而道:“没有羽妹这样一位知音的人生,也是颇为无趣。”倒是弄得商羽一阵脸红。

皇甫静姝笑眯眯的看着面前两人,宫角徵的确给他一个选择,他七年之前以伶人身份进入家族,在家族中和其他人几乎没有利益关系,而且聪明伶俐,的确是调查此事的最佳人选。她问道:“那你是准备去三江城还是…”说到这里,皇甫静姝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是九鼎城呢?”

宫角徵苦笑了一下,道:“若我要去三江城呢?”皇甫静姝夹起一块兔肉,说道:“那就会像这兔子一样,被人吃掉。”宫角徵笑笑,似乎不以为然,皇甫静姝张开樱唇吞下那块兔肉,接着说道:“以为我在危言耸听?那里水太清,你无论做何事都瞒不过他人。倒是九鼎城的水够浑,其实你提出的时候应该想得到,我是不会让你去三江城的。”说罢,抬起头看了宫角徵一眼,却见他眼角满是笑意,顿时明白了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娇嗔道:“好哇,连我都敢消遣了。”眉宇间尽是娇媚之色,丝毫不见平日在外的威严,宫角徵只瞧得几眼便倒吸冷气,求饶道:“家主,我还是血气方刚的男儿,可别捉弄小子了。”

皇甫静姝得意的低头抿了一口酒,宫角徵说道:“其实小徵既然提出为家主分忧解难,就想到去的会是九鼎城了。”“回到那伤心之地吗?我可是记得当年救你回来之后,那几个月你是天天饮酒,整个人蓬头垢面、无精打采,若非瞧在小羽的面子上,我早把你仍在路边上了。”

宫角徵苦笑道:“如若真是那般,家主也欣赏不到竹觞散和琳琅十拍这样的曲子了。”皇甫静姝道:“竖子可知山外有山,你当你这曲子比得过高山流水和广陵散吗?”商羽在一旁静静侍立,她心思单纯,前面两人的说话都似懂非懂,只是两人提到竹觞散和琳琅十拍她才听的明白,不由急着说道:“可是宫大哥这两个曲子很好听啊,小羽倒是时常见过家主私下哼唱这两首曲儿。”

皇甫静姝笑骂道:“死丫头,这么快就开始帮你宫大哥对付我了?”商羽吓了一跳,不明白家主的意思,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皇甫静姝瞧她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心想这孩子果然心思单纯,随便一句玩笑话也能当真,便说道:“好啦,我又没有责怪你。”她抬起头来,看到宫角徵抱手于胸,一副看戏的模样,再看看商羽的眼眶都快红了,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宫角徵轻声说道:“若非家主之故,便是来八抬大轿抬我,小徵也绝不会回到九鼎城。那些人生前不敢对齐王怎么样,齐王饮鸠自尽以后却落井下石,那种丑恶的嘴脸,我此生也难以忘记。”皇甫静姝道:“那你仍是执意要去吗?”

宫角徵忽然正色说道:“齐王对昆仲有知遇之恩,家主同样也是小徵的伯乐。士为知己者死,我知家主是为角徵着想,眼下皇上病重,京城已是波诡云谲之地。权力更迭之际,凶险更胜往日。但是昔年昆仲已经在七年前就死了,如今世上只有伶人宫角徵,此去九鼎城,任何旧人往事,都不会对宫角徵造成任何影响。”

“啊!”商羽惊叫了一声,手中的酒壶也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只是皇甫静姝先前让其他家仆和手下远离房间,没有他人可以听到。她虽是单纯,没有听懂宫角徵言语之意,但是直觉却隐隐觉得宫大哥此行前途凶险。商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只是一脸哀求地看着自己的家主与大哥,眼眶隐隐泛红,清丽的脸庞上布满愁容。

皇甫静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瞧了一眼他身后愁眉不展的商羽,心中思绪翻滚。她瞧得出商羽对宫角徵的微妙感情,商羽就像自己女儿一般,她自然是不愿意让自己女儿伤心。然而今日发生泄密之事让她忧心忡忡,自己这个一家之主是女儿之身,家族之中一直都有人蠢蠢欲动,如今甚至有人与外人勾结来谋取皇甫氏这庞大的家业,让她不得不为之警觉。皇甫静姝眼神闪烁不停,犹豫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小徵,此番风州之行过后,你便前往九鼎京城吧。”她走到商羽面前,轻轻拭去她眼眶中的泪痕,柔声说道:“好啦,你宫大哥又不是一去不回,你再哭鼻子,你宫大哥可该要取笑你了。”见她依旧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由心中一阵怜惜,转头对宫角徵苦笑道:“瞧瞧这顿饭吃成何样了。小徵,你先退下吧,我和羽儿说会儿女儿家的话。”宫角徵点了点头,转身退出房间。

商羽本想一同随他出去,但她又从小听惯了皇甫静姝的指令,一时之间进也不得,退也不得,一脸窘迫的站在原地。皇甫静姝笑眯眯的看着她:“怎么,不愿意你的宫大哥离开你?”商羽只感觉脸颊火热,双耳热的发烫,轻声“嗯”了一声。皇甫静姝拉着她坐了下来柔声说道:“我看着你从小长大,你对你宫大哥的情意,我又岂能不知?只是这一次泄密,我却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羽儿,你也不愿有人来害你静姝姐姐吧?”皇甫静姝只有一个弟弟,没有子嗣,她甚为疼爱商羽,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都称自己为姐姐。

商羽哑声说道:“谁要害家主,羽儿必…打他…一万次!”她性格单纯,说不出多狠毒的话,小的时候她性格虽静,但是偶尔也会犯错,一旦师傅就会打她,少则十次,多则上百。在她看来,打人一万次已经是很狠毒的意思了。皇甫静姝淡淡一笑,说道:“真是孩子话!可是现在姐姐也不知道谁要来害姐姐,姐姐再问你,我皇甫家谁最聪明?”商羽道:“宫大哥!”皇甫静姝笑道:“所以啊,只有你宫大哥才能找的出这个人,等到找出这个人,姐姐再让你打他一万次!”

商羽想了想,点了点头道:“那让羽儿和宫大哥一同前去!”皇甫静姝柔声道:“那可不成,万一你不在姐姐身边,姐姐就没人保护了,雷伯和永伯的功夫可不及你。”商羽听得皇甫静姝夸赞自己的功夫,心中不由美极,不由喜滋滋的说道:“那是自然!有羽儿在,没人能伤害家主!”

皇甫静姝见她满心欢喜,笑道:“若你此段时间能够保护好姐姐,你宫大哥又能找出这泄密之人,那等宫大哥回来后,由姐姐做主,将你许配给他如何?”商羽顿时大羞,俏脸更是通红,恨不得钻进地中,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在何处,只是不住的搓动着自己的衣摆。皇甫静姝故意奇道:“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愿意?”商羽急忙说道:“不,没有。”皇甫静姝笑道:“那边是了,要姐姐和你立下字据吗?”商羽疑道:“甚么字据?”皇甫静姝道:“你就不怕事后姐姐不认账吗?”商羽脆生生道:“家主为甚么要这么做呢?”皇甫静姝一时语塞,过后才笑道:“姐姐当然不会赖账就是了。”心中却暗自叹息:“这孩子还是太单纯善良了,自己起初随意一说她也当了真。不过总是不能让她难过罢了。幸亏没让她一起去九鼎城,小徵那孩子在那个环境下肯定无法兼顾,羽儿虽然空有一身武艺,却必然会让人欺负。”又思衬着宫角徵是否会答应,不过平日看来他对羽儿也是十分怜爱,想来也是不会拒绝的。想到这里,不由舒了口气,抬起头来,瞧见灯光之下商羽一副少女怀春的样子,既是怜惜,又是羡慕。

“家主!九鼎城有重要消息传来。”门外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语气甚为急促。皇甫静姝认得是永伯的声音,说道:“进来吧!”接着转头对商羽道:“羽儿,你去门口候着。”商羽轻轻点了点头,打开屋门,瞧见永伯一脸焦急的模样,叫了一声“永伯”,便立在门口。永伯与她擦身而过,一脸愁容,向皇甫静姝行了一礼。皇甫静姝此刻脸上已不见温柔之色,一股英气取而代之,她眉间一挑问道:“何事?”永伯沉声道:“家主!方才九鼎城传来消息,亢金肆掌柜端木德前日在家中离奇身亡,京兆尹派人来查过,尸体上没有半点伤,故而官府也不知凶手是何人,死因为何。”

皇甫静姝低声自言自语道:“前日?九鼎城?”永伯急忙说道:“消息是飞鸽传书来的,不过最后传到了墨州,由人快马追来,故而耽搁了些时辰。”皇甫静姝点点头,她面部虽然平静,可是心中实在翻起惊涛骇浪:“端木德三代都在皇甫氏中做事,他本人虽然有些圆滑但是做事极为细心谨慎,故而自己派他做了皇甫氏在九鼎城三大商肆之一亢金肆的掌柜。现下他在九鼎城暴毙而亡,今日出了泄露之事,而当日接收这批兵器甲胄之事端木德也参与其中,这两件事之间也不知是否有关联。”想到这里她问道:“他的家人呢?”永伯答道:“他家人都尚在,此刻应该还在九鼎城。”

皇甫静姝轻呼了一口气,缓缓道:“如此甚好,端木德这些年来功劳不少,要好生照顾他的遗孀。”她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姜氏那边是何说法?他兄长端木修是何反应?”永伯沉声道:“耒竹候没有出面,负责此案的乃是其长子京兆尹姜述广,姜府君只说,他也在全力查案,会尽快给主公一个答复。度支尚书那边,倒没有传来任何消息。”皇甫静姝冷笑了一声,打断道:“此案廷尉知情否?”“姜府君让主公放心,此案牢牢掌握在九鼎府中,古廷尉并不知情。”皇甫静姝听闻此言虽然暗自松了口气,至少此事暂时不会为皇帝所知晓,然而心中的不安却隐隐之间告诉自己,有人要对皇甫氏,或者说皇甫静姝动手。

永伯接着道:“姜家还修书一封带给家主。”说罢,将一封书信递了过来,皇甫静姝瞟了一眼,却不接过来,永伯只得将书信置于桌上道:“家主不看看其中写些甚么吗?”皇甫静姝冷笑道:“姜大少爷无非就是依照他父亲的意思,我皇甫家这点小事岂会让姜中书大费周章,此信不用看便知是敷衍之词,拿来看只会添堵。”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见宫角徵从外面匆匆进来,作了一揖道:“家主!角徵适才见到永伯急匆匆过来,怕是发生了急事,就直接过来了,还望家主莫要见怪!”皇甫静姝道:“无妨,永伯,给他讲讲。”永伯便将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宫角徵说道:“家主,依角徵所见…”他抬头忽地瞧见皇甫静姝的眼神,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接着说道:“此事不可不查,然则家不能一日无主,亢金肆之生意却不能因此而耽搁,当选一合适人选即日接任乃是当务之急,况且,家主可以借由此事之彻查来考验新任掌柜的能力。”

皇甫静姝欣慰点了点头,接口道:“不错,就依小徵所言。永伯,就烦劳你和雷伯选取三位候选之人,明日报予我定夺。去罢!”永伯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皇甫静姝叫道:“羽儿,你过来。”商羽过来后,她轻声对商羽说道:“羽儿,我与你宫大哥有要事相商,你守在门外,不得让他人靠近此房十步之内。记住,谁都不可。”商羽第一次见家主如此严肃对自己说话,俏脸上浮现坚毅之色,点了点头,飘身而出。

宫角徵这才说道:“家主是怀疑永伯?”皇甫静姝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怀疑他,或者说我并不只是怀疑他。”宫角徵点了点头道:“角徵明白了。此事确已十万火急,小徵有一计,还望家主采纳。”皇甫静姝道:“说来听听。”

宫角徵在房中走了几步,捋了捋思绪,沉声道:“其实此事与内鬼之事绝不会毫无关联,世上绝无如此凑巧之事,故而先前家主所言彻查九鼎城和三江城,现如今看来更有可能发生在九鼎城。角徵请命明日一早前往九鼎城,家主可称派我返回翰山郡再去商议那批兵器甲胄的买卖,如此我便可提前前往九鼎城调查此事。”皇甫静姝道:“如若内鬼与墨安确认消息呢?”宫角徵微微一笑,似乎胸有成竹,说道:“从明日起,家主改变行程,比如明日去那张掌柜府上待上十天半个月。走走停停,把我们预计到达的时间推迟至少二十天。家主一旦改变行程,内鬼必定被惊动,在此环境下,仅仅为了确认我是否去了翰山郡,他不会冒然联系墨安而让自己有被暴露的风险。”

皇甫静姝奇道:“你为何如此笃定我能够推迟时间呢?如若此事无法推迟呢?”宫角徵道:“家主是否小看了角徵?家主经商多年,必定是严格守时之人。如不能推迟时日,今天日就不会应允墨安而改道前往翰山郡了,既可以延期,那么家主也必然有方法把这个延期时日再加长一些。”皇甫静姝微笑点了点头,心中却不由暗暗称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宫角徵接着说道:“家主心思细腻,很多事角徵本不应担心。但是家主此番前去风州,角徵担心中途内鬼也会有动作,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角徵只愿家主能照顾好自己,切记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让羽妹留在你身边。”皇甫静姝见他忽然言辞情真意切,神情更是关怀之极,心中不禁一荡。她自及笄之时起,已一己之力挑起先父留下的重担,并抚养幼弟长大,为此还与当年青梅竹马也分道扬镳。多年以来,中间的诸多苦难都是自己独自默默承担,心中之苦实不为外人所知,此时却见到他人对自己的关怀之情。想到这里,皇甫静姝鼻子一酸,险些垂下泪来。

宫角徵见她神色变了几变,最后眼角之间隐隐泛红,急忙低下头去,不去见自己家主的窘迫之情。片刻,只听见皇甫静姝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等你回来还要送你一份大礼呢。”宫角徵心中吃惊,想要问是何大礼却没有开口。只听得皇甫静姝继续说道:“端木德有一位堂兄端木修,现在朝中身居度支尚书之位,也许会有些线索。不过我听说他二人近些年有些交恶,你自己到时候见机行事罢。另外九鼎城中,云苏长公主乃可信之人,我修一封书信,此番你去九鼎城可代我交于她。如有所需也可借助她的力量。还有…”宫角徵听得她忽然停顿,抬起头来,却正好瞧见皇甫静姝凑了过来,一双盈盈秋水的妙目直勾勾看着自己,轻吐朱唇,吹气如兰:“眼下九鼎城内形势复杂,云苏长公主心思也是单纯,望你在查出内鬼之后能多留些时日,助她渡过这段时日。姜氏权重,莫要让她成为某些人的牺牲品。”宫角徵想要问她所说的某些人是何人,但是自己脸颊被她那娇媚的嘴唇吐出的气息轻抚,一阵心猿意马,再加之被她殷切的眼神一直盯着,不由得热血上涌,开口答道:“角徵定不负使命。”

皇甫静姝再凝视了他片刻,看着宫角徵难得一见的脸红,嫣然一笑,转身坐了下来道:“端木德这件案子,想必你胸腹中已有良策,我也相信你自己的方法。然而小徵你平日里一点就破、一学便会,今日却会犯错,知道是何原因吗?”她说到这里,看着宫角徵,宫角徵眼神闪烁不定,低声说道:“小徵初出茅庐,阅历尚浅。”皇甫静姝摇了摇头,轻轻一笑:“小徵,你一身才华,应知兵家孙子之作中谋攻篇最后一句是如何写的。”宫角徵一愣神,方才答道:“故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皇甫静姝笑着点点头,问道:“懂了吗?”宫角徵忽然领悟,自己是不如家主了解墨安,故而险些犯下错误。他有些不忿,倘若在平日里,自己也会注意到,只是今次事出突然,才没有去了解对方。

皇甫静姝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说道:“小徵,每一个潜在的对手都需要事先了然于胸,而不是临渴了才掘井。你天资聪颖而性子高傲,所以有的时候放低姿态也并非自损门面。”宫角徵低声答道:“家主,小徵受教了。”皇甫静姝见他样子,心中一叹,也不知道他听进去没有,默默不语,良久才道:“也罢,你明日一早便要出发,早些回去歇着吧。明日出发前来此处,我把信交给你。”宫角徵躬身一揖,正要推门而去时,却听得背后皇甫静姝轻声道:“扶风!”宫角徵身形顿了一顿,良久背后才传来两字:“珍重!”

宫角徵没有回头,俊美的脸庞上浮现洒脱之色,笑了笑说道:“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士为知己者死,扶风虽死亦无憾!”说罢,大踏步走出门去,只留下皇甫静姝怔怔出神。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九鼎长歌》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九鼎长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四章析利弊伶人受教训 遇命案乌兰疑内鬼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九鼎长歌”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