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富贵儿

更新时间:2017-11-15 09:58:11字数:5341

不管来生,不管过去,时间,一直向前走着。即使那些大能的上人们,可以改变时间的单位,但是,不能否认,时间,仍然在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对于修炼的人来说,时间,过的很快很快,只是一次闭关参悟,就会耗费无数个日升日落,也可能年月无数。

当然,这些只是对高高在上的上人们说的。

而在凡间,每一次日升日落,都要经历一些难忘的回忆。

每一次的争斗与需求,也促使每一个凡人,绞尽脑汁,不断地改变和发展着世上的变化。

这样,一些人抓住了机遇和机会,变得更好,成为了人上人。

富贵,老富家唯一的嫡亲少爷。老爹富似海,那叫一个富啊,当然,是指北城一隅之地幽城来说。

在这幽城,富似海的话,绝对一言九鼎,不管城主还是其他势力,都尊敬的叫一声富老爷。

富老爷,很传奇,不会看书识字,却能品评书画好坏;不能习练武艺,却能号令武者;老富厉害啊。

厉害的老富取了十八房的姨太太,四位正妻,可是,这帮女人只有一位正妻生了儿子,然后,还难产而死。

这是为老富家立了大功了,老富安排下去,厚葬。

那是,真的厚葬啊,幽城遍地冥币,全城奔丧。

夫人在最后弥留之际跟老富说,希望儿子大富大贵,就叫富贵吧,然后,老富含着泪同意了。

夫人生下儿子后,很安慰,即使血崩也难掩夫人脸上幸福的光辉,虽然苍白。

武者,神医来了一堆儿,最后,摇摇头,冲老富抱拳离开。

夫人本就很得富老爷的宠,夫人笑着对老富说,要好好的,又嘱咐其他姐姐妹妹,照顾好老爷,然后,深深的亲了一下刚出生的儿子,幸福的撒手归去。

刚出生的宝贝,娘亲又撒手而去,得找吃食儿啊,于是,还在襁褓的富贵,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老富后来也努力了,可是,就是再没有第二次中标的机会,于是,老富放弃了,也想开了,一个儿子也好,没人闹着分他那点家产不是。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富贵,也长大了,得益于娘亲的遗传,生得一副好皮囊,每天又混迹于粉黛之中,所以,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富贵,自打能记事儿之后,就两个爱好,一,美女,二,寻宝。

除了这两个爱好,别的一概不通。

爱好一,美女,富贵虽然十几岁,但是,已经有了四位通房丫鬟,还有三个相好的,准备做小妾的青梅竹马,还有一位未婚妻,据说那叫一个美若天仙,富贵少爷的志愿,是娶遍天下美女,坚决响应老爹的号召,遍地开花散叶,给老富整出一打一打的孙子来。

富贵正在努力的完成这一志愿,反正幽城够大,十几岁了还没逛完,接着留意就是,不管是用抢的还是用抢的,一定要遍地开花散叶。

爱好二,寻宝,这是富贵少爷与生俱来的本事。不管你藏得多隐秘的宝藏,只要富贵少爷想,那么,你就没得好,尽管有的宝藏之地尽布机关,但是,富贵少爷只要想,无非是多花一点点时间,宝藏肯定没跑,当然,是找自己老爹偷偷藏起来的宝。

当然,传说是这么传说,却是富贵少爷自己整日挂在嘴边的。至于富贵少爷的传奇寻宝功能,没人会真的找一处宝藏,让富贵少爷前去验证,即使有宝藏,谁不留着自己啊。

反正,富贵少爷给自己封了个“寻宝鼠”的雅号,也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说“寻宝鼠”是上古异兽什么什么的,反正是寻宝大能之类的。

富贵少爷自个寻思,少爷这爱好绝对是杠杠的,必须得整个特别牛叉的封号,才配得上自己的爱好。

平常也没个宝藏让自己过过瘾,显摆显摆牛叉的能力,只好将爱好一之美女发扬光大了。

这不,富贵大少爷正带着四个貌美的小丫鬟和几个高大威猛的家丁满大街的晃悠,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就跟装了天眼似的,隔着障碍物也能发现美女。

要说哪里能碰见美女,当然是城门口,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必经之地,发现美女的概率绝对最高,经过富贵大少爷的多年论证,城南门口是美女出现最多的地方。

此时,富贵少爷坐在晨南门口的一处阴凉之地。四个貌美的小丫鬟从随身携带的挎包中拿出桌椅板凳,又拿出一块厚厚的柔软的野兽毛皮,垫在椅子上,又拿出瓜果梨枣摆满桌上。

富贵大少爷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左挪右蹭的,让自己更舒服一点,开始一天的工作,静等美人儿出现。

城中过往的人群,好似习惯了这位少爷的一切行径,只是暗中嘀咕几句,又都进进出出。

有的人好似跟这位很熟悉,过来打打招呼,捧捧臭脚。

“呦,富贵少爷,您今儿又来南门口啦。”

“嘿,富贵少爷,您今儿瞧见几个大美人儿啦。”

“富贵少爷,您最近打算抢谁家姑娘小媳妇儿啊?您什么时候寻宝啊。”

面对这些人的套近乎,富贵少爷的脖子那叫歪的一个坚持,都快成雕像了。

而每当有人说起自己第二个爱好的时候,富贵少爷的脖子转动了,双眼冒光的跟打招呼的人侃上一两个时辰,那叫一个神吹啊,此时的富贵少爷口中的自己,绝对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没办法,咱富贵少爷的第二个爱好,总算有人捧场了。

守在门口的卫士,好似对此也见怪不怪,都熟悉这位少爷那俩爱好,也知道这位少爷,好似大脑缺根弦,时常发发神经之外,其他的还好。

又是半天过去,富贵少爷将一些瓜果梨枣赏给那些听自己讲故事的同道知己们一些,拿起果酿,咕咚咕咚的灌上一整瓶。

然后,那些听故事的人,一脸的解脱,捧着怀中的赏赐赶紧溜走。

身后传来富贵老人家一如既往地慨叹,:“唉,想我‘寻宝鼠’一生英明,怎么就没个宝藏让本少爷显显神威呢!唉,还是老不死的说的对啊,本少爷应该低调啊,对,低调,郁闷个雀儿的,人生啊,寂寞啊。”

突然,富贵少爷眼睛褶褶闪光,那是从来没见过的光芒,难以想象,这光芒是如此强烈。

南城门突然之间一阵混乱,牲畜的嘶鸣与不安,人们的恐惧的叫喊,卫士的呵斥声,一时间,乱作一团。

十几只凶猛的凶兽坐骑突然出现在城门口。

凶兽驮着十几位气质出尘的年轻人,有少男和少女,见到城门口的混乱,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高傲的神情,配上过人的容颜,却是难得一见的传说中的上人的子弟。

此时,富贵少爷的双目集中在一个女子身上,确切的说,是女子的脸上,看见此张绝世容颜,富贵少爷要发疯,头一次,富贵少爷大脑中竟然闪现出诗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小娘皮儿,富贵大老爷一定要娶回家做婆娘。

绝对是富贵少爷十几年来见过最好看的小美人儿,梦中的不算。

“无耻之徒。”富贵少爷的目光,着实是有着巨大的杀伤力。

小美人儿只感觉到灼热到可能燃烧到自己的强烈光芒刺到自己绝美的脸蛋上,寻源而去,看见还流着吃水的富贵大少爷,死死的盯着自己,小美人儿羞红了脸蛋。

娇侬软语的斥责,由打小美人的小口中说出。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愤怒,小美人的坐骑明显想要将富贵少爷吃掉。一声声低吼,惊得四周的牲畜更加惶恐嘶鸣。

“哼”感觉到不对的其他几位同伴,见到梦中的小公主竟然让一个区区凡人骚扰到,立即不受控制的怒火上升。

当然,碍于面子与身段,他们习惯性地暗中探查了一下富贵大少爷的修为,原来真的只是一介凡人。

与凡人计较,实在是有失他们上人子弟的身份。他们都是名门正派,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与凡人一般计较,传出去,实在是难堪。

“小师妹,我们进城去,别与这等凡夫俗子计较,歇息歇息,立即赶路。”一位身着白色长衫的少年人,过来劝道。

“哼”小美人娇哼一声,狠狠的盯了还在痴傻的富贵少爷一眼。

“是啊,小师妹,凤凰学院的报道时间快到了,我们已经耽搁些时日了,还是赶路要紧。”又一位小美女出来劝道。小美女也拥有着较好的脸蛋,特别是一双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好奇的看了一眼痴傻的富贵少爷。

“哼”小美人终于转过头,一拍坐下凶兽的背,当先而行,但是,方向,却是走向城外。

几个同伴相视一眼,苦笑的摇摇头,又看了一眼仍然痴傻的富贵少爷,赶忙跟随少女而去。

却在此时,一道光芒在小美女的手中闪现一下,“啊~”随着一声惨叫从背后传来,小美女绝世的容颜上漏出一丝倾城的浅笑。

随后而来的同伴,对小美女的行径,视而不见,只是欣慰爱怜的心下一笑,身后的惨叫声,却没人回头观望。

而此时的惨叫之人,正是先前痴傻状态的富贵大少爷。

富贵少爷此时的惨叫声甚是骇人,满地的打滚。

还在注目着小美人背影的富贵少爷突然感到后脑一痛,毫无征兆的一痛,就好似有人用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

剧烈的疼痛,让富贵少爷抱着脑袋满地的打滚,好似有什么东西要扒开自己的后脑皮肤,生生的钻进自己的脑袋一般。

四个小丫鬟吓坏了,家丁也蒙了,顾不得其他,抱起还在疯狂挣扎的少爷,撒腿儿向城内的医馆奔跑而去。

疼痛中,似乎有一声叹息在自己的脑袋中响起,随后,富贵少爷感觉不到疼痛了,终于解脱了,富贵少爷好想呐喊一声,不疼真他姥姥的幸福啊。

外界,此时的富贵少爷被家丁折腾到一家医馆,经过诊治之后,老头儿悄悄的告诉闻讯而来的富贵老爹,富老爷,:“富贵少爷的脑子恐怕是长瘤了,后面的一团阴影,此时已经跟脑神经紧密的连在了一起,除非找到传说中的大能之人,才有可能救治”

“嘎”富老爷抽了,抽过去了。

醒来的富老爷老泪纵横,鼻涕横流,颤巍巍的双手抚摸着大儿子略显苍白的脸,一遍一遍。

一大家子都来了,听卫士们说,富家独苗突发病状,也不知道什么状况。

此时,再看富老爷这幅模样,真的很严重。

而此时的富贵少爷,意识却在脑袋中折腾了起来。

富贵少爷激动啊,要说为什么激动,还得从富贵少爷晕阕那一刻说起。

一个不知名的晶石,确实是晶石,亮晶晶的,透明的,就是在小美女手中闪现一道亮光的,造成富贵少爷脑袋疼得死去活来的,就是此物。

晶石上面附着着一道灵魂,小美女不知道,小美女的同伴不知道,就连给小美女此物的上人大大能也不知道,这亮晶晶的未知名晶石之中,藏着一个灵魂。

实在是富贵少爷惹急了小公主,随手将心爱的晶石砸出,时也?命也。

那出现在富贵少爷脑中的一声叹息,没错,就是这道灵魂发出的。

富贵少爷醒了,然后,摸了摸脑袋,不疼。

观察下四周,雾蒙蒙的,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可是吧,却好像有什么不对,是什么呢?

“啊,怎么有个人在我面前,”富贵少爷终于发现不对了,在富贵少爷面前,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儿,很像很像很像传说中的上人大能。

“嘿,我就说富贵少爷绝对的牛叉的存在,看看吧,哈哈哈哈,随随便便就遇到一位上人大能。”富贵少爷仰天大笑,看吧,自己这运气绝对逆天。

“老头儿,本少爷人称‘寻宝鼠’是也,我跟你说,天底下就没有本少爷挖不了的宝藏,知道本少爷为什么叫‘寻宝鼠’么,不是本少爷跟你吹,这是经过本少爷不断认证和不断成功的事实,那些藏宝之地,对本少爷来讲,那就如同咱家后院一样,本少爷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富贵少爷一手掐腰,指天发誓的冲着老头嘚瑟的说起自己的故事。

“那什么,我那几个小丫鬟哪去了,郁闷个雀儿的,此处不是应该口渴么,竟然没感觉。”一通胡说显摆的富贵少爷习惯性的想要拿起果酿咕咚咕咚的来两口,发现又不对。

“老头,你谁啊。”富贵少爷看着一脸懵圈的白胡子老头儿。

从富贵大少爷醒来,老头儿就被眼前这位的言语行径逐渐的弄傻了,就像一万头神兽在自己的面前飘过,自己这是遇见了一位什么样的存在,这是哪位精神病没治好?唉,可怜的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是个傻子,为自己的未来命运悲哀啊,唉,寄存在这样一个玩意儿身上,真的是天意么?是不是老天爷看自己永生不死不顺眼了,派来人折腾折腾自己的?

“嘿,老头儿,你那是什么眼神?你怎么跟个傻子似的?”富贵少爷怒了,这老头儿怎么傻乎乎的看着自己,问话也不知道回答,打哪儿来的。

老头儿被富贵少爷的话弄的更傻了。

“这小傻子说什么?如果没听错的话,他刚才说自己是个,傻,傻子?”老头儿郁闷了。

“郁闷个雀儿的,嘿,老头儿,问你话呢,他姥姥的,白瞎这一身装扮了,白瞎少爷的激动了。”富贵大少爷一脸的不耐烦,一脸的郁闷,就像闻见了污染空气的气体一般。

“嘭”“哎呦”富贵少爷一个狗啃泥,“谁,谁打我?”富贵少爷四下张望,摸着脑袋,自己又被打了。

“郁闷个雀儿的,嘿,老头儿,刚才是不是你打我?”富贵少爷凶狠的盯着面前的老头儿。

“嘭”“哎呦”富贵少爷又一个狗啃泥,“噗噗,呸”富贵少爷这个郁闷啊,“老头儿,我告诉你,我是看你老掉牙了,才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告诉你,你再敢打小爷……”

“嘭”“啊”富贵少爷话还没说完又挨了一下。

“我跟你说,不准再打我头……”

“嘭”“啊”

“郁闷个雀儿的,我说了,不准打头,”

“嘭”“啊”

一连串的狗啃泥,富贵大少爷终于凄惨了,;“说好了不准打同一个地方的,”富贵大少爷此时脸上的表情要多凄惨有多凄惨,眼泪吧嗦的看着眼前的变态老头儿。

“站好”白胡子老头儿此前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好久没遇到让自己这么惬意好玩儿的事情了。

这小傻子还挺有意思的嘛。

如同圣旨一般,富贵大少爷一个立正,笔直的站立在老头儿近前。

“说说,姓什么,叫什么,家中都有哪些人,你是干什么的,跟爷爷我仔细的说说。敢不详细,揍死你。”老头儿嘴唇没动,声音却传到富贵少爷的耳边。

“报告上人大能,本少爷,本小人,本小的,姓富叫贵,家住此城,家有老头老太太,一堆好几十个,本小的年芳十四,尚未娶妻括弧有未婚妻,有三个相好的,家有良田千倾,房子若干,小丫鬟若干,贴身的有四个,家丁一群,……”

“嘭”“哎呦”

“你怎么又打这儿,不是说了换个地方打么”

“闭嘴,再敢废话,揍死你。”

“不说就不说,老变态。”

“嘭”“啊”

“闭嘴”

富贵少爷终于明白一点,自己干不过这老家伙,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小爷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郁闷个雀儿的,这是哪儿啊,这老头儿谁啊。

“哼,”老头一声冷哼。“还想报仇,小子,这辈子死了这份心吧。”

“啊,你,你怎么知道,我……”富贵少爷傻眼了,自己想啥,这老头就知道,这,这,太吓人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命真行运》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命真行运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富贵儿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命真行运”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