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和第一章:远古曦然,莲花化灵

更新时间:2017-11-20 18:44:21字数:5282

楔 子

‘那日清晨,当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梦幻般美丽的地方。

 天空里,阳光清新明媚,云彩聚散变幻。苍穹下,草木欣荣,山水清幽。

 明净碧蓝的湖水边,遍生着我从未见过的琪花瑶草。微风过处,花叶随风摇曳,馨香浮动。似有若无的七彩花灵悠悠萦绕其间,所过之处留下一丝淡淡的灵力,美轮美奂,恍若浮游仙境。

不远处,满树芳华的苍梧树下,一名青衣男子长身玉立,周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吸引了我所有的目光。我慢慢走近,他缓缓回眸,对我微微笑着,俊美无俦,风华绝代。

 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明亮而又温煦的笑容,春风化雨般地潜入我心房每一个角落,心中所有阴霾烟消云散,从此变得清明愉悦。

 那一年,我六岁,那时我并不知道,那个微笑,将会成为我一生一世的牵挂。’

 “你是谁?”

 “我是晗臻。”

 “此为何处。”

 “庭梧苑。”

  ……

  第一章:远古曦然

此时四月春浓,碧空如洗,阳光一如十年前的那个清晨,清新而柔媚。

 广陵郊外,翠罗密林深处,凤羽姝正倚在湖边一棵古树粗壮的枝桠上,晨光透过树叶洒在她俊秀的脸庞。

 半梦半醒之间,凤羽姝又回到那个清晨,那片花海,那棵花树下,她的嘴角随着那个明亮而温煦的笑容一起,微微上扬。

 她缓缓张开双眼,眉梢眼角仍带着笑意。为行路方便,她女扮男装,原本娇嫩的雪肤因连日奔波变得有些黝黑,但仍是俊眼修眉,神采飞扬。

 她举起手里的曦然,映着阳光,希望看到它变得流光溢彩,璀璨光华。

 这样……也许晗臻就会出现……这样想着,她仿佛又看到那个她日思夜想的笑容。

 突然,一道银光“嗖”的一声,从眼前一闪而过,她一惊之下,差点一个不稳跌下树!

 待她手忙脚乱地坐起稳住,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又是“嗖”的一声!一个蓝色的身影撞到她身上,将她撞的眼冒金星,跌下树来!

 她慌忙施展轻功稳住自己,所幸跌落到地上时,并没有摔的太重,只是头仍就嗡嗡作响。

 那蓝色的身影也失重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边轻声“哎呦!哎呦”地叫着,一边飞快地跳起来,一拐一拐向着银光消失的地方追去,一边追还一边大声说道:“兄台,抱歉,容我稍后再来谢罪!”

 凤羽姝眼前的金星消失后,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密林深处。她哭笑不得,想着今天还真是倒霉,前一刻还在做美梦,后一刻就醒在噩梦里了!

 她摇摇头站起来,突然发现手里的曦然不见了!她急忙四下细细寻找,没有找到!又飞身上了刚才躺过的枝丫,仍是没有!

 她稍加思索,便也朝着那个蓝衫男子的方向追去。

 片刻之后,她便听到一阵打斗声,于是放轻脚步,向打斗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只见密林之中,隐约有一男一女正在斗法。女子绿衫飘飘,身法飘忽;男子一身蓝衫,身形灵动。

 仔细看一下,那男子虽然身法灵活,但一只脚似乎受了伤,不时拐一下,甚是可笑。

 凤羽姝猜想,会不会这蓝衫男子拿了自己的曦然?于是便轻轻靠近,想一探究竟。

 忽然,绿衫女子眼波一瞟,看到了凤羽姝,于是故意卖了个破绽。

 蓝衫男子抓住破绽,一掌将她打翻在地,用剑指着她,喝到:“我们打了这么久也分不出胜负,你想一直这样耗着?!。”

 凤羽姝这才看清,绿衫女子形容尚小,约莫十三四岁,面容俊俏,一双妙目传神灵活,古灵精怪。她向不远处的凤羽姝大声呼救:“公子救命。”并趁蓝衣男子愣神的一刹那,向凤羽姝的方向逃去。

 绿衫女子踉跄地跑到凤羽姝面前,哭道:“公子救我。”只见蓝衫男子已一剑刺过来,凤羽姝下意识格挡开,绿衫女子趁隙躲到凤羽姝身后。

 凤羽姝见蓝衫男子与自己年纪相若,样貌清新俊逸,器宇不凡,便笑着说:“这位兄台,为何对一小姑娘下此狠手?”

 蓝衫男子兴许是刚才匆忙之下,没有看清凤羽姝的样子,此刻并没有认出她来。又见她风度翩翩,气质高华,便笑着回道:“这位兄台有所不知,这丫头实乃狐妖,偷走我一重要物件,匿入此林中,我在此寻她数日,今日终于找到她,再三索要无果,只能如此。”

 凤羽姝听此一番话,心中一动,转身看向绿衫女子。这时,绿衫女子哭哭戚戚道:“公子休要听他胡说,他觊觎我美色,我宁死不从,他恼羞成怒,便污蔑我是妖孽,还要杀我灭口。”

 蓝衫男子匪夷所思道:“你有无照过镜子?我有这么饥不择食?!”。

 凤羽姝暗道:从方才斗法的情形判断,这二位实力应不相上下,但这小姑娘故意卖个破绽,让这位公子占了上风,兴许是她已知如此打斗下去,无法分出胜负,终难以脱身。她察觉我在附近,便故意示弱,只为让我心生怜悯,惩强扶弱,出手相救,她好趁机逃遁。

 若真是如此,这姑娘年纪尚小,心眼倒挺多。反观这名男子,在小姑娘求救前,似乎并未察觉附近有第三人在。若这男子所言属实,我或许可探得曦然下落。

 不待两位再次开口,凤羽姝便歉然道:“实在抱歉,在下修为尚浅,行路在外,只求平安自保,可能帮不了姑娘。在下告辞。”说罢转身便走。

 蓝衫男子和小姑娘听闻此言,都呆了呆,看着凤羽姝身影远去,才缓过神来,重新斗将起来。

 那蓝衫男子边打边喝到:“妖女,快将东西还我,否则我追到天涯海角,决不罢休!”

 那小姑娘已开始烦躁,厉声道:“谁拿到就是谁的,你有本事就来拿,没本事就是我的!若再纠缠,休怪我手下无情!”

 此时凤羽姝已悄悄折回,藏在一棵古树后,将二人所言听得真切,哭笑不得,暗道这小姑娘倒是蛮不讲理,无所顾忌。

 小姑娘说罢,突然风声大作,银光乍现,她已化作一只狐狸,通体银白,红色眼眸。

 凤羽姝心中一动:这是否是方才的那道银光?

 “我本不欲伤你性命,何必苦苦相逼?!”银狐凶狠地说道。

 说罢忽使出一招千狐千幻,只见眼前似乎闪过无数银色的狐灵,伴随着令人失魂落魄的声音向蓝衫男子袭去。

 而蓝衫男子一招寒冰破使出,无数冰凌铺展开来,挡住了无数银色的狐灵,冰凌与狐灵在空中互相牵制,难解难分。

 兴是斗得太厉害,小银狐的灵力都被调去斗法,它未曾发觉,有东西从身上掉了出来。

 凤羽姝见状,飞身上前,捡了过来,发现其中一个就是曦然!

 小银狐看见了凤羽姝捡了自己的宝贝,不管不顾躲开蓝衫男子的法阵,收法抽身,向她扑去,并喝道:“你不是只求自保吗?莫要多管闲事!把东西还我。”

 只见凤羽姝把曦然挑出收好,敏捷地躲开她的攻击,顺手把其余二件递给蓝衣男子。

 她对小银狐的愤怒丝毫不以为意,漫不经心地说:“刚才在湖边,你顺手牵羊,抢走了我的东西,还差点将我撞下树!我现在只是拿了回来而已。”顿了顿,似笑非笑地说道:“目前情势下,你有几成胜算?”

 夏青竹暗暗惊道:难道他是方才被我撞下树的那位兄弟……?

 银狐呆住,看看凤羽姝,又看看蓝衫男子,二人已处于随时联手出击的状态。银狐恼羞成怒,冲凤羽姝怒目而视。

 僵持片刻,银狐眼波一转,按捺住怒气说道:“你们的东西拿走,我的东西还我。”

 蓝衫男子见它颐指气使,便回道:“咿?‘你’的东西?我怎么没看见?”

 银狐见他故意加重“你”字,意有所指,心中虽更加恼怒,大声喝道;“休要欺我太甚!”

 夏青竹笑道:“你出门带脑子没,到底是谁欺谁?”

 那小银狐她头脑还算清楚,知道自己此时若与他二人动上手,胜算极小。也没必要为了那宝贝拼命,不如回去搬些救兵。

 于是咬牙切齿地说:“好女不吃眼前亏,你们等着,早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说罢,施法遁走。

 蓝衣男子笑道:“随时恭候,好走不送。”说罢,转身对凤羽姝作揖道:“在下夏青竹,方才只顾着追这小狐狸,不知有无伤到兄台?”

 凤羽姝答道;“在下于舒,我并无大碍!倒是夏兄,伤势如何?”

 夏青竹笑道:“多谢兄台出手相助!我的伤势不重,过会就好了。”

 凤羽姝答道:“夏兄客气了,那银狐也是看以一敌二没有胜算,才罢手的。”心里暗道:那银狐年岁尚小,但不会一味用强,鲁莽行事,懂得忍一时之气,倒是不简单。

 夏青竹估摸他岁数应幼于自己,便说道:“于贤弟,那妖狐还有一件宝贝,也不知主人是谁,你看当如何处置?”

 凤羽姝看到,夏青竹手中赫然一块碧玉,形似莲花,莹然生光,异常精致,花朵栩栩如生,花瓣纹路清晰可见,内部隐约似有灵力流溢。凤羽姝见此碧玉莲花并非俗物,便道:“夏兄不妨先收着,若得机缘,定能遇到主人。”

 夏青竹说:“也只能如此了。”顿了顿,夏青竹又说道:“方才我无意中瞥见于贤弟那个物件,晶莹剔透,光华内敛,形似朝阳,可是曦然?”

 凤羽姝暗暗吃惊,但仍不动声色的问:“夏兄何出此言?”

 夏青竹答道:“半年前,我因机缘巧合与一位仙友相识,那位仙友便有一块曦然。一次闲话,仙友告知,上古之时,天帝帝俊与天后羲和生十个太阳。每个太阳出生时,帝俊羲和便取其一缕阳光,以神力化出曦然,给每个太阳佩戴。

 曦然形貌均若朝阳,通体流光闪动,璀璨光华。后因十个太阳同时出现在天上,导致天下大旱,黎民苍生深受其苦,触犯天规,被后羿射下九日,九个曦然亦散落九州。

 时日悠长,兴许神力散逸殆尽,那位仙友的曦然通体已无流光闪动,但依然有光华内敛,和于贤弟这块形貌极为相似。”

 凤羽姝听得将信将疑,自言自语道:“竟有此事?”

 她只知曦然是远古灵物,竟不知还有这种来历。她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夏青竹,只见他眉清目秀,气宇不凡,穿戴颇有贵气,并不像信口开河,少见多怪之人。

 夏青竹见凤羽姝不甚相信,便说道:“那位仙友颇有修为,应该不至于戏弄在下。于贤弟这块曦然从何而来?”

 凤羽姝回答说:“故人相赠。”又问道:“夏兄那位仙友是何来历?是何品貌?”

 夏青竹平日里就对神仙鬼怪,修仙得道等奇闻异事颇有兴趣,听到凤羽姝如此问,一下子来了兴致,恨不得把他那位仙友的故事从头到尾讲一遍。

 但是看到日已近中天,而且不知道那银狐是否有同伙藏匿此林中,便说道:“于贤弟,隔墙有耳,且此地不宜久留。穿过这座密林,不远便到广陵城,那里有一家酒楼,你我不妨去那里慢慢叙谈。”

 凤羽姝想了想说:“言之有理,有请夏兄引路。”说罢,两人便一同往广陵城的方向走去。

 凤羽姝一路上思忖:“如果此人所言属实,曦然是帝俊羲和的神力与太阳的一缕阳光所化?!为何晗臻会有一块曦然?那位仙友和晗臻有何联系?为何亦会有一块?!”思来想去,也是毫无头绪。

 夏青竹打量凤羽姝几眼,见他言谈举止贵不可言,且穿戴皆非凡品,心中纳罕,问道:“听于贤弟口音,像是京城人士?”

 凤羽姝笑着答道:“夏兄好眼力,在下正是明安人士。夏兄家在何处?为何与那银狐动起干戈?”

 夏青竹生性豁达,见凤羽姝问起银狐之事,便侃侃而谈:“我是陵州人士。一日前,我行至广陵城,正遇城中一年一度的百花节,百花节已持续数日,各种珍奇品种争相斗艳,许多赏花客特意从别处赶来,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我在青云楼赏花饮酒,兴致正浓,突然见得一位白须老者飘然而至,手里捧着一盆粉色莲花,走进酒楼,朗声说道:‘我这盆千年睡莲,遇琴声会化莲灵,能和琴声起舞,老夫有意为它寻得有缘人相赠。’

 只见那莲花花朵娇艳欲滴,周身似有薄烟笼罩,莲花香气芬芳、清幽脱俗、沁人心脾,即便此时城中各处百花芬芳馥郁,那莲花香氛依然十分出众。

 这时,酒楼里的赏花客都注意到老者手中莲花,有人问道:‘莲花果然不俗!但遇琴化灵?不知真假!’

 白须老者似乎料到会有此问,胸有成竹地问道:‘可否借店家宝地一试?’

 店主怎会拒绝这个招揽顾客的大好机会,当即命人搬来琴架,摆上瑶筝。

 白须老者落座后,便开始抚琴弹奏。虽不知曲名,但琴声悠扬婉转,悦耳动听,众人被琴声吸引,慢慢安静下来。酒楼外依旧熙熙攘攘,酒楼内却鸦雀无声,众人都屏息凝神看着莲花。

随着琴声渐入佳境,那莲花蕊中袅袅浮出一缕轻烟,在空中缓缓幻化成窈窕身影,伴着琴声,在厅堂上翩翩起舞,此时酒楼门口也挤的水泄不通,众人皆看的如痴如醉。

那个身影悠悠地舞到我身边时,我才发现,虽然她的眉眼并不十分清楚,但隐约可以分辨出,脸型轮廓异常精致,身形婀娜,风姿绰约,舞姿曼妙。

 我一时竟失了神。那身影移开,袅袅回到白须老者身边,消失在那莲花里,莲花也缓缓隐去。

 我惊醒过来,看向四周,众人都如在梦中。那白须老者并未注意到我已清醒,四下扫了一眼,诡异的笑了笑,越过众人,飘然而去。

 这时,我发觉随身携带的一块九曲玲珑珮不见了,众人中有随后清醒过来的,也是失声惊呼不见了东西。不知为何,我感到那白须老者脱不了干系,便追了出去。

 我在人群中找到白须老者,跟着拐进一处僻静小巷,躲在暗处,远远看着,只见他变成了一个十三四岁的绿衫小姑娘,拿出一包东西,挑挑拣拣拿出一样在手里把玩,其余的扔在地上,再也不看一眼,就蹦蹦跳跳的走了。

 我走近那堆东西一看,竟都是一些玉石珠宝,想来是为刚才酒楼看客所有,但唯独没有我的九曲玲珑珮,我施法将这些东西送回酒楼,希望众人能各自认领,随后便向那小姑娘追去。

 我追上她之后,看到她手里把玩的正是我那块九曲玲珑珮!我见她年纪尚小,就向她好言索还,她非但不还,还动起手来,我只好先礼后兵。她和我打斗了片刻,应是急于脱身,便化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银狐,偷了个空隙便逃开了。

 我一路追它到这密林中,它东窜西窜,体型又小,我便跟丢了。没想到今早正好迎头遇上,一言不合,便又动起手来,后面的事情,于贤弟就都知道了。说来惭愧,我与那银狐实力势均力敌,竟是难以决出胜负,若非于贤弟出现,我应该现在还在和她耗着。”

 凤羽姝笑道:“狐类向来喜好收集奇珍异宝,但这银狐未免太无所顾忌。夏兄那块九曲玲珑珮,灵力充盈,莹然生辉,那银狐也是眼光颇高,一般玉石珠宝竟不入她法眼。只是不知它为何费此周折,把其余珠宝亦尽数搜罗去,又弃之如草芥。”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凤羽姝传》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凤羽姝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楔子和第一章:远古曦然,莲花化灵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凤羽姝传”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