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出茅庐

第二章 白魔

更新时间:2017-11-15 09:20:17字数:2879

听见这大嫂说他男人撞见的鬼是“白魔”,我的心里就是一阵失落,还以为有机会让小爷我大展身手了呢!结果就是个“白魔”而已。要知道“白魔”跟“黑魔”不一样,“黑魔”祸害人,“白魔”却并不害人。于是我对这位大嫂说:“大嫂,您说的‘白魔’并不害人,莫不是那东西缠上你男人了?”大嫂听我这么说便有些担心地说:“不是啊,其实是我家当家的自己......”我实在是受不了这大嫂的语言跳跃性,便有些不耐烦地说:“您就直接说吧,当时是什么情况,您家大哥现在是什么症状!”

这大嫂被我的话噎了一下,顿时愣在了当场。无奈我只好起身把这大嫂让进了屋,随后给她也倒上水说:“别着急,慢慢说。”这大嫂喝了口水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才说道:“是这样的,我家是黄土岭的。在我家东边五里有个鞋厂,我家当家的就是那个鞋厂做鞋底的工人 。去年冬天他下夜班走路往家赶,鞋厂到我家是山路,只能步行。那天晚上十二点多,从鞋厂回家的时候,忽然在半路上看见一个东西。听我家当家的说那东西有篮球那么大,没手、没脚、没脑袋,浑身都是白的,离地三尺向他扑了过来。他恐惧之下抬手拿电棒儿(手电筒)打了一下,没打着,吓得他一路跑回了家里。回到家跟我一说,我心说那肯定是遇见‘白魔’了,没跑啊。一开始我也觉得碰见‘白魔’了没事,毕竟‘白魔’不害人。可是谁也没想到,我那当家的第二天吓得没敢上班,他说上下班都得走那条路,他不敢去了。”

说到这的时候,这位大嫂才算是放开了,只不过脸上的苦楚却越来越重。她又喝了口水才说:“你说他一个大老爷们,愣是让‘白魔’给吓住了,后来就因为他怕走那段山路连工作都给辞了。一开始也就是不敢走那段山路,后来他还变本加厉,晚上出去上茅房都得我跟着,不然不敢去。到现在,连白天都得有人跟着了。”我听到这完全明白了这位大嫂想表达什么意思了,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我很好奇,她又是怎么知道我爸有能耐的呢?大嫂可能是看出了我的顾虑,便对我说:“兄弟,你不知道。我们全家就指着我们当家的在鞋厂挣的钱过活,就连供孩子上学的钱都......可是他把工作辞了,这半年我都在找先生给他看。可是从黄土岭找到京城,找到的大神儿、先生都看不出我家当家的到底哪不对。后来京城那位先生指点我们,说无终县‘文昌国学馆’馆长也许能帮我们,我们就到这来了。”......

下午五点,“文昌国学馆”门前。一群孩子从国学馆里出来,看样子是下课了。我的老爸就是这家国学馆的馆长,主要工作当然就是教这些小祖宗们国学的古典文化,我和郝大胆以及这位大嫂这次就是在等他老人家。领他们走进馆长室,老爸正好刚下课回来,在那抽烟呢。我也没客气,直接走上前跟他讲了两个人的来意,老爸抬头看了一眼两人,两人也看了看老爸。随后见郝大胆转头疑惑地看向了我,那意思是想说,这到底是老爸呀还是老哥呀?也难怪郝大胆会疑惑,我爸的长相确实年轻了点,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可他老人家那年纪可得有好几个二十出头了。显然那个大嫂此时也有这样的疑惑,也是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俩。

老爸听我说这两人是来求他帮忙的,便对二人说:“二位坐下说吧!你们两个两件事,我一个一个来给你们解决,你们看看谁先谁后啊?”两人闻言全都是一喜,从老爸的话里二人都感觉自己找对人了!大嫂说:“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这大兄弟在我前面来的,先给这大兄弟看吧。”郝大胆这人有点愣头愣脑,听大嫂这么说还就没推辞,站起来就说:“馆长,我......”郝大胆把对我叙述过的事情又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自始至终老爸都是双眼微闭面带微笑地听着,时不时还抽口烟,直到郝大胆说到那个姓李的奔驰车主,老爸这才呵呵一笑,说:“行,这事简单。你打算出多少钱摆平?”

郝大胆一愣,随后面露尴尬地说:“我就是个建筑工,一个月累死累活的也就四千来块钱,这豪车修理,动辄就得十万以上,我哪赔得起呀!我就是砸锅卖铁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啊......”老爸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问你给车主多少钱,我是问你给我多少钱。”郝大胆一听:“啊?”老爸继续说道:“这样吧,你干建筑工一个月赚四千块,我收你两千块,把事情摆平怎么样?”郝大胆可能是觉得亏了,便说到:“我说馆长,这我得赔人车钱,现在您让我再出一份钱给您,我这......”老爸又是一摆手打断了他说:“所谓摆平,是你出两千块给我,我摆平此事,让车主不向你要钱赔车,像你说的,受个二茬罪,那还用我干嘛!只是我这是国学馆,只能开学费票,我的课时费价码是一个课时两千,就等于给你上了一堂课,对外也是这样说。”郝大胆一听顿时就乐了,连忙说:“哎好,那太好了!”是啊,连着你撞人家车,再带着你撞鬼,老爸都给你解决了,才要你两千块,在外面随便找个跳大神的都比这贵。

老爸见郝大胆同意了这才说道:“其实你说的那个姓李的奔驰车主跟我是老相识,那人是个大款,性格豪爽,你不用担心。”说着老爸掏出了手机,按动了几下听在耳边。不一会电话接通了只听老爸对着电话说:“喂,老李啊。唉对,是我。你在家还是在公司?哦你在外面啊,什么时候回来?哦行,到时候我去找你蹭饭。”老爸挂了电话对郝大胆说:“我约了那个李姓老板,不过现在他在外面,大概六点多才能回来,一个小时以后咱们去他公司找他。现在你先等等。”

说着话老爸把眼神递向了旁边的大嫂:“您来说说您的事吧?”大嫂也是一样开始讲述自己丈夫的经历,而老爸同样还是微闭双目面带微笑地听。直到大嫂讲完了全过程之后,老爸睁开了眼睛笑着对那位大嫂说:“鉴于您先生现在不在,我也不好下定论!这样吧,改天您把您先生带来,我自有办法。”大嫂面上又是一喜,随后说到:“他在的,他在的!就在门外的车里,我这就去把他叫进来!”老爸笑着点点头,没说话。原来这位大嫂两口子打车从黄土岭到了这,他男人因为害怕所以不敢下车。我说呢,哪有看病不带病人的道理。

不一会大嫂带着一个中年汉子走了进来,这汉子看起来眼神有些畏缩,但是从气色上看完全就是个健健康康的状态,看到他这样我也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老爸倒是面不改色,笑着对这个汉子说:“坐,能不能把你那天晚上的经历详细说说?您媳妇刚才跟我说了说,但是我还是需要听听当事人的口述。”只见这汉子闻言环视了一下四周,好像是在找着什么。没找到他想找的东西,他才松了口气说:“是这样的,去年冬天,我下夜班回家。那天晚上特别冷,还刮着西北风,我顶着风往我们家的方向走,迎面就看见一个白色的东西朝着我飘了过来!”说到这我看到这个汉子脸色已经开始变了,老爸也看出了他的变化,安慰说:“别怕!继续说。”说着递给他一根烟,汉子点着之后,抽了两口脸色竟然好转,微微颤抖的手也恢复了正常。只见这汉子奇怪地瞅了瞅手中的烟,然后回过神继续说:“那东西飘飘忽忽的,没手、没脚、没脑袋,圆咕隆咚的有这么大。”说着他还用手比划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那东西飘的速度看着不快,但是转眼就到了我近前了。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东西离地有三尺来高,是直冲着我来的。我想打开电棒儿,照照看那到底是个啥,结果一按电钮,电棒儿竟然不亮!我差点吓瘫了,当时也不知道搭哪根筋上了,抡起电棒儿一下子就打在那东西上面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怪谈无终》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怪谈无终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白魔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怪谈无终”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