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7-11-13 17:12:35字数:6125

还有,和尚现在应该也不能再叫和尚了,和尚早已经把那身和尚特有的工作制服给扔到臭水沟里了,和尚现在上身穿了一个薄款的羽绒服,下半身穿了一条厚尼龙裤子,当然,里面还要套秋裤的是少不了的。

还有和尚那像八饼麻将的脑袋也没有点了,那些点原来是用口红画的。

但是和尚还是带了个羊毛帽子,毕竟一个云南人光着头来到内蒙古那真不是玩的。内蒙古还是很冷的。相比云南来说是尤其冷的。

最后我点了一份羊肉饺子,大力点了一份羊肉泡馍。和尚没有要主食,今天吃了一辈子要吃的羊肉。这羊肉实在是吼不住啊。一股子膻味。

我们三人匆匆吃完,便回去睡觉了,我们商量好了明天早上七点集合。今晚去睡个好觉。

我和大力今天晚上回去的时候是走的小区的后门,走前门的话我真怕那个脖子上长了个瘤子的老太婆会冲出她的宾馆来对我和大力施展什么妖术,然后我和大力就离开这个糟糕的人世了,那就更糟糕了。

活着虽然有一千一万个不如意,但是我还没有想离开这个世界的想法。年轻代表什么?年轻就代表了希望。只不过有希望就会有绝望而已。

前面说了我们这是合租房,其他两家是情侣,就我和大力是两个大老爷们。三家不认识的人挤在一个140平的小屋子里,简直是糟糕透了。

卫生间都是通用的,卫生间的废纸篓里经常能看见带血的姨妈巾。简直是糟糕透了。

但是当躺到床上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对于一个困乏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晚上睡觉的时候更愉快的呢?

白天就意味着劳累困乏,夜里就意味着舒坦自由。明天就意味着继续困乏,这是和那些坐在自己的跑车里靠着写骗人的爱情与梦想发家的作家不一样的明天。一个真正的作家是随时都有饿死的可能的。所以,我们大家这一生都要谨记这三个字——莫学文。

既然这样说的话那一个人的一生也可以这么说,人的一生就是困乏劳累。(劳累包括劳心或者劳力)那么死亡就代表着解脱。拿我们的一天来说,夜里躺在床上睡觉就代表着解脱。我们每天夜里睡觉的时候就是死亡的状态,无知无觉,造物主让我们这么做,一定有它的意义的。

为什么庄子的媳妇死了后庄子要敲锣打鼓放声高歌呢?庄子的媳妇那是解脱了啊。除非有人能永远不死,既然大家都会死,那么早一天解脱不能一定说是糟糕的。

大力一躺在床上后就解脱了,这家伙睡的可真快。

我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解脱不了,一半激动,一半害怕。

明天就要开始精彩刺激的冒险了。是不是会见到传说中的粽子呢?死尸会不会诈尸呢?能否让我找到一两件宝贝呢?拿到宝贝的话怎么卖呢?和尚一定有销路的。要是发财了怎么花呢?还有能不能找到和尚的父亲呢?要是和尚的父亲已经死了怎么办呢?要是找不到怎么办呢?

我躺在床上这么想啊想,心情简直是越想越糟糕,越糟糕越想,简直成了恶性循环了。失眠都是这个样子的不是么?

心里一乱就特别的热。

有一点要说一下,内蒙这疙瘩虽然很冷,但是屋子里的暖气特别的给力。大冬天的热的你就盖一个毯子就可以,暖气就是这么的给力。我像我们河南那疙瘩的暖气,用手摸着暖气会烫着手,把手离开暖气会把手给冻烂。真是坑爹玩意儿。

不过现在小区大部分都有地暖了,地暖这东西也是非常的给力,唯一不给力的就是太丫挺的贵了。小区物业再捞点,一个月的地暖费就要了老子半个月的工资。老子还她X的吃不吃了。好在我没有自己的房子,是和父母在一起住的。

就这么想东想西的,我他X的竟然睡着了。我总结了一个对付失眠的经验,就是失眠的时候不要起床活动,或者起床干点什么,就闭着眼躺在床上就行,也不要胡乱的翻身。只要闭着眼躺在床上就行,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睡着的。时间一长你也不怕失眠了,当你不怕失眠的时候你也不会失眠了。

我第二天早上五点就醒了,然后看了看表后又睡了一会,六点醒了后就把大力叫起来然后给和尚打了个电话。和尚也醒了。和尚退房后就来找我和大力来了。因为和尚的装备还在这儿呢。

和尚来了后我们三个人每个人都背上了一个大的登山包,然后个自又拉了两个行李箱,最后就出发了。心里扑腾扑腾的特别的激动。

胜负就在此一举了。我是这么想的。

我们先到了车站,先是坐到了那个什么叽里呱啦的什么市,然后又坐客车坐到了那个什么黑山头镇。

然后我们雇了一个小车,就是类似出租车之类的,但是那点的出租车似乎不是怎么正规,只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面包车然后面包车的前玻璃上放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拉人”两字,我们三个是人,然后就让那个司机拉了。

当司机得知我们去古拉里山后脸上的表情似乎变了一些。

我们四人出发后司机说去古拉里山是到不了山脚下的,

司机说:“去古拉里的话只能在离山还有二十里的地方停下,因为再往前走是禁地。那里是叶拉女神的花园,我们人类不可以去的,去的话叶拉神会愤怒的。”

“我X,迷信的东西大大的要不得的。”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不敢这么说出来,你去说服一个宗教徒不要他再信他的宗教和一个宗教徒说服你去信他的神一样的困难。而且搞不好还会酿成流血事件。

但是我觉得司机说的是假话。为什么呢?

既然那个什么神在这个司机的心里是那么的神圣,那么那个司机明知我们是去那个女神的后花园。那么司机为什么还会带我们去他的女神的花园呢?

想到这里,我不仅又打量起了这个司机来。只见这个司机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好像是个蒙古人,不像个汉人。一头随意的头发随意的长着。一张黑红胖脸像是故意要吓你一样。一口黄牙。身上穿的特别的随意,非常的脏。和他的面包车一样的脏。

我看了看和尚,和尚没什么异样的表情,看起来似乎还有点轻松似的。我的乖乖类,不愧是老江湖。

看到和尚放心后我也放心了,要不然我真怕这个司机会把我们带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然后叫几个人把我们给黑掉,到那时虽然我们有工兵铲和斧子在手,但还是免不了要来一场混战,打架免不了要受伤,受伤免不了要流血,流血免不了要疼,真是太麻烦了。

大力笑道:“大叔啊,我们去那座山你的女神不会发怒吧。我们是汉人,你们的女神应该热烈的欢迎啊,这样才能促进我们两个民族友好的发展下去。”

听了大力这一番神话我也是醉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都扯到民族大义上了。

司机说道:“那可要看叶拉女神的心情啦,前一段时间听说有三个汉人去那座山里了,至今都没人见到他们回来。”

“什么样的三个人?长什么样子?”和尚激动的说道。

司机看了激动的和尚一眼,然后悠悠的说道:“也不是我拉的,我只是听我拉车的朋友们说是三个男人,大概和我的年纪差不多。不过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和尚激动的说道:“你能确定是来这座古拉里山么?”

司机悠闲的说道:“当然能确定了。附近就这么一座山很有名,有很多你们外地的汉人来这里的,但是倒是没有见到几个人回去。正是因为如此,大家才编出了这是叶拉女神的花园,外人是不能进的话来,进去就会被叶拉女神给杀死的。”

司机大哥这么诚恳,现在我才知道其中的弯弯。

和尚神情严肃的说道:“来这里的汉人都是带着行李的么?”

司机悠闲的说道:“恩,是啊。都是大包小包的。什么职业的都有,有研究动物的,有研究植物的,有来旅游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最后都去天国找叶拉女神了。”

司机说完,就把右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开始叽里呱啦的默默说起了话来,声音很小而且说的好像是蒙语,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大叔说的是什么,但是很明显是做的什么宗教性动作。

大力赶紧说道:“大叔!你在干嘛?你不挂挡啦?小心出车祸啊。”

司机斜了大力一眼,(大力是在副驾驶上坐的)说道:“叶拉女神会保佑我的。”

我心想:我XXXXX又不保佑我们。要是看见我这么有男人气概的话也许也会顺带把我给保佑的吧。

大力笑道:“你的叶拉女神很漂亮吧?”

司机不知道大力为什么问这个,迷惑的说道:“是啊,怎么啦?”

大力笑道:“多大啦?”

司机又斜了大力一眼后严肃的说道:“叶拉女神是我们的母亲,任何人都不能侮辱。”

大力笑道:“我们满汉是一家,你们的母亲也是我们的母亲嘛,哈哈哈。”

司机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是蒙古人,不是满人。”

大力笑道:“管你是什么民族的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嘛。你能不能通融通融给你的女神说说好话让她也保佑保佑我们啊。”

司机道:“叶拉女神不保佑汉人。你们汉人的神不是都是菩萨么?罪过罪过。”

大力笑道:“我的神就是我自己。”

我笑道:“我的神就是大力。大力出奇迹。”

大力笑道:“我的神是姚飞,我要飞的更高。摔的更惨。”

司机看我们是三个人,也只能忍着怒气受我们的Tiao戏,大力看司机是一个人,也才敢放开了胆子的去Tiao戏。

其实这样是不好的,有时间一定要对大力好好的说说,我们要尊重别人的信仰,尽管那是多么可笑的信仰。我们不能分裂我们两个民族友好的关系。这样是不对的。恩,是不对的!

和尚一路无话,看起来忧心忡忡的样子。确实,我要是和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绝没有和尚这么淡定。

司机说道:“你们去古拉里山干什么呢?”

大力笑道:“去寻亲去。”

司机受不了大力的Tiao戏到,笑道:“放屁吧,山里能有你们的亲戚?”

伸手不打笑脸人。司机虽然有点发怒,但是是笑着说出来的,一笑就有开玩笑的意思了。我们也不好发怒。

我和大力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想Tiao戏Tiao戏这个大叔,可能是感觉这个大叔挺怂包的吧。这个大叔长了一脸又老实又怂包的样子,一老实再怂包的话就容易被人Tiao戏。幸好大部分人都是外强中干的。

不觉已经到了目的地,大力也不笑了,说道:“大叔,给我们拉到山脚下呀。”

在此我要说明,并不是大力要黑这个大叔司机,而是二十里地对我们超额负重的三人来说实在是太远了。再说了我们也不是白坐车的,我们是给钱的。

大叔也不笑了,带着有点巴结似的表情说道:“前面不是说好了么,就拉到这里,我都和这个人说好了。”大叔指了指和尚,我想,在我们三个人里,大叔觉得和尚是最好说话的人了吧。

这时候和尚说道:“大哥,我们也是有苦衷的,我们的行李太多了,麻烦你再拉我们一程吧。我们给双倍的车钱。”

“好吧,好吧。算是帮你们一个忙了。”不知道大叔是对于双倍的车钱心动了,还是迫于我们三人的淫威。毕竟这里荒无人烟,我们把大叔给黑了大叔也只能吃哑巴亏。我想大叔绝没有想到会遇见像我们三个这么不讲理的人吧。哈哈!

“大叔啊,为什么你不拉到山脚下呢?”我疑惑的问大叔。

司机说道:“实不相瞒,相传以前山脚下是有一个村庄的,但是后来一夜之间这个村落就消失了。大家都相传这个村落的人是被魔鬼给带走了。从那以后就没有人敢再来这里了。”

“你见过这个村落的人么?”

司机看了我一眼后,道:“你这个小后生,我都说了是相传,都不知道是哪一年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见过。”

被司机抢白了一句后我也不再说话了。剩下的都交给大力了。

大力果然不负我的期望,大力开始了对司机的轮番轰炸。

大力先是说道:“真的假的啊?”

司机说道:“我骗你干什么。”司机有点怕大力。毕竟,大力长的人高马大的。有一句话说的好嘛,读书是为了心平气和的和傻蛋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傻蛋心平气和的和你说话。

大力又说道:“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了?”

司机“恩”了一声。

大力说道:“你听谁说的?”

司机道:“大家都是这么传的。”

大力问我:“姚飞,你信么?”

“不信。”

大力又问和尚:“和尚呢?你信么?”

和尚道:“信。我本来就知道。”

“我X。”我和大力异口同声的说道。

还真有这么一回事。乖乖类。

看来和尚这家伙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呀。和尚和司机不会是一伙儿的吧。妈X,我感觉我和大力被和尚这人给骗了,这后果可比搞传销可怕的多了。

大力皱着眉头不悦的对和尚说道:“和尚,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啊。”

和尚给大力使了个眼色,表示司机在这儿不方便说。大力便不再追问下去了。看来和尚和司机不是一伙儿的。

大力继续问司机:“人没了,那房子呢?房子不会也没了吧。”

司机说道:“他们住的都是蒙古包,蒙古包也没了。”

大力说道:“大概有多少人呢?”

司机道:“一二十家吧。”

大力道:“肯定是去这山里无疑了。说不定他们在这山里找到了什么宝贝,于是就把家搬到山里来了。”

司机道:“反正这座山挺邪乎的。有很多像你们这样的汉人进去了就没再出来过了。”说完司机看了看我们,然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司机的样子像是看着我们此行必死的样子。

看到司机这样,感觉这司机此时此刻不是装的。

这个时候司机说:“诺,这里就是以前那个村庄。”

听司机说完我们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从车窗的玻璃上往外看。只见外面什么都没有。除了天,地,风,和凋零的杂草。

莫非还有以前村子里死去的人的幽灵在空中飘飘荡荡么?

司机看来是很不喜欢来这里,司机现在的表情相当于老婆跟汉子跑了一样。

大力非常的激动,大力的表情相当于明天就要结婚了一样。

和尚还是那个样子,闷闷不乐忧忧郁郁的。

于是我们四人都谁都没有再说话。

转眼间来到了山脚下。

和尚给了司机五百块钱。这种感觉让我很不好。给这么多钱就像我们回不来了一样。大力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我们把行李卸下来后,司机就赶紧一脚油门跑了,由于开的太快,这个久经风雨的面包车看起来都要被颠散架了一般。

终于要来了。胜败就在此一举了。不成功,变成鬼。

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跟着老大走。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大概有两三点的样子。算起来我们走了两天了。我们是昨天早上出发的。

和尚提议今天先去上山找个地方安营扎寨。然后明天再进山。

看着这郁郁葱葱的大山,我突然想起来。这丫挺的如果墓在这大山里,我们怎么进去,这又不是土,刨两下就行。

我把这个疑惑对和尚说了。

和尚笑道:“放心,墓百分之九十是不会在山里的,肯定是在两个山峰之间的土地里的,老子有言: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大力道:“什么发乎万物的。我说姚飞啊,和尚是干啥的,还用我们操心么?”

“我也就是这么问问,原谅我这个小白喽。”

拿这么多的行李真是想骂娘。一路上我们真是非常的不容易,每过一个陡峭的地方都要有一个人先上去,然后下面两个人往上面递行李,然后两人再上去。所以尽管我们走到了天黑,但是并没有走多远。

山路难,山路难,难于上青天啊。

大力说道:“和尚啊,我们不会就这么一直托着行李走上好几天吧。”

和尚道:“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我们就把行李放在那里了。反正这大山里也不会有人来。要是发现人了,就必定是倒斗的。”

大力苦着一张脸说道:“那要是真有倒斗的来怎么办啊,刚才那个司机不是说经常有汉人来这里嘛。”

大力没有说下半句,就是这些汉人都没有回去。那意思就是死在了大山里了呗。现在在这大山里非常的忌讳说死这个字的。不过我觉得这是那个讨厌的司机在唬人。

和尚说道:“那就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喽,放心,不会有人来的。你以为倒斗跟去菜市场买菜一样简单啊。再说,这山这么大,就是有好几伙倒斗的也不一定能碰面啊!”

我们三个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个地势开阔的小溪边。在大山里宿营就一定要找一个地势开阔的地方。至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看电视上是这么说的。

和尚也是这么说的。我们找了一块大石头后面,背风。夜里帐篷不会刮跑。

大力担心的道:“会不会有蛇啊。我她X最怕蛇了。”

我也特别怕蛇,记得上次在奶奶家撒尿的时候就在厕所里见到一条黄色的蛇,(乡村里的房子厕所都在院子里,露天的。)吓的我当场就把尿给憋回去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去过那个厕所。

和尚道:“放心,我们在帐篷里呢,蛇还能咬帐篷不成?”

和尚说的也是。吃饭的时候我们在帐篷外开辟了一块空地,然后用工兵铲挖了一个坑,然后我们在坑里面升起了火来,用来取暖。这山里真是太她X的冷了,不对,应该说内蒙这疙瘩真是太她X的冷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盗漫漫其修远兮》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盗漫漫其修远兮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四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盗漫漫其修远兮”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