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间隙初解

更新时间:2017-11-11 21:42:37字数:2042

赵海推开门,低着头轻手轻脚进来,将火盆安置在赵咏的旁边,又轻轻地出去,将门关上。

  萧慕恒走到桌前,盯着赵咏,沉声道:“陛下已经拟定圣旨,明日一早,右仆射就会接到出使岑国的旨意。”

  赵咏睁开双眼,呵呵一笑,道:“陛下真是高看老臣了,都不商量便把这差使给了我,其中该不会有殿下的举荐之功吧?”

  萧慕恒怎能听不出其中讽刺自己的意味,只是朝着赵咏一拜,道:“侄儿明天便要前往辽东,与王老将军共抗东柯,此次北方各部野人举族出动,为减轻前线压力,必须结盟岑朔。因出使岑国请求援兵从海路进兵袭击东柯一事过于重大,侄儿实在不相信别人,只能力荐右仆射,换句话说,父皇、王老将军、侄儿三人已是将辽东十万将士的性命都托付给赵叔叔了。”

  火盆烤得赵咏有点难受,他离开椅子走到窗边,将窗户开了一丝缝隙,抻了抻衣袍,道;“殿下又要同野人交手?我劝殿下还是待在燕京城,别让边关将士费心啦。”

  此话一出,萧慕恒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屋内的空气一时凝固。

  一声大笑传来,所有人目光都被吸引到唯一没有摘下兜帽的人身上,只听那人道:“我本以为右仆射心存大梁社稷,今日一观,同那些不思报国的蝇营狗苟又有何区别?”

  赵咏此生最重名声,很是注重自己的言行,今晚还是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顿时火起,怒道:“阁下何人?这般羞辱我,当真老夫是泥人么?”

  那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副女人都会为之嫉妒的面孔,拱手道:“好说,在下齐惠,殿下身边的闲人。老仆射说我羞辱你,那我倒要问问,齐惠怎么羞辱你了?”

  赵咏冷笑道:“阁下好一张尖牙利口,老夫不与你纠缠,请吧。”竟是一副要送客的样子。

  齐惠愣了一下,道:“罢了,既然老仆射不将辽东十万将士的性命放在心上,那我等告辞,明日殿下离京,你到时可别后悔!”

  赵咏感觉自己钻进这个年轻人的圈套里,知道他是用辽东将士压自己,偏偏自己还没话驳他,好歹自己为官数十年,这点涵养还是有的,默默道:“若是阁下说得有理,赵某自当奉你为上宾;若是阁下只是逞口舌之利,莫怪老夫将你送进牢里。”

  齐惠朗声笑道:“好,我就让老仆射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何处。”

  萧慕恒在一旁皱起眉头,呵斥齐惠:“老仆射为国劳心劳力,你怎能如何讲话?快给老仆射赔礼。”

  “不用殿下在这充好人,若是这个小子说得没理,我自然饶不得他。”

  齐惠跟随老师修习多年,平时无事,经常与师兄弟辩论,自从出山追随萧慕恒后,他基本没有与人畅谈的机会,偶尔与萧慕恒和沈长清纵谈古今,内心怎能痛快。此时面对这个桀骜不驯的老仆射,他感觉当初的自己回来了,无需思索,当即道:“右仆射过失有四。其一,不重国事,天降大雪,北狄南下,右仆射听闻国难当头却不思谋划!其二,倚老卖老,殿下不避风寒,三更拜访,商讨出使岑国一事,右仆射非但不问朝堂决议,反而倨傲做作,屡屡刁难殿下!其三,主次不明,殿下明言先商国是后论私怨,右仆射却如同未闻,重私家恩怨而置辽东战事不顾!其四,不思振作,右仆射痛失爱子,多年已去却仍是浑浑噩噩,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诚可谓蝇营狗苟之辈!”

  赵咏仿佛泥塑一般定在原地,萧慕恒没想到他会说这么重的话,匆忙走到赵咏身边,轻声呼唤着:“赵叔叔?赵叔叔?”看着嘴唇翕动着的赵咏,萧慕恒没来由地一阵心痛。

  倏忽,赵咏大笑起来,两行老泪顺着脸庞流下来,萧慕恒四人度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顿时手足无措,原本只打算说动这个老顽固,不想赵咏竟然当着众人哭了起来。赵咏慢慢变得哽咽,不多时便收住。

  赵咏擦干泪水,喃喃道:“字字诛心,振聋发聩啊。”说完,便对众人一拜,又道:“殿下请上座,诸位请坐。之前赵咏行为乖张,多有得罪,诸位请见谅。”

  萧慕恒侧身受了半礼后,将赵咏虚扶起来,道:“原是慕恒使老仆射痛失爱子,今夜不告前来,方才齐惠又口不择言,是我们的过失。”话毕,众人竟对着赵咏也是一揖。齐惠也接着萧慕恒的话头:“方才晚辈言语有失,冲撞赵公之处,万望海涵。”

  “哪有什么冲撞,只有后生可畏啊,赵某倒是要多谢先生将我唤醒。来,我们说正事吧。殿下请。”赵咏示意萧慕恒坐在书桌后面,萧慕恒笑道:“还是赵叔叔坐吧,我们都随意。”

  “行,那都随意,不必拘束。”

  卫琮道:“最不拘束的就是大人了,看看这袍子,哪像位朝廷大员装束,活生生一个街边叫花子。”

  众人听到此话一阵大笑,萧慕恒强忍着笑道:“卫琮,你怎能如此戏谑赵叔叔。”

  赵咏丝毫不在意,指着身上的外衣道:“确实是没有分别,臣当时已经歇下,不曾想殿下来到,只披件外衣来见殿下,确实不雅。”

  “无妨无妨,原是我等打扰赵叔叔歇息了。”

  众人坐定后,赵咏问道:“殿下要推举臣出使岑国,那臣要问一句,需要借得多少援兵?”

  “过少无用,所以最少须借得三万。”

  “那上限多少?”

  “五万。”

  赵咏又问:“之前殿下说截杀东柯后路,那可是要岑国兵马从海路前往辽东?”

  萧慕澜道:“自然是走海路,不然如何能够算得一支骑兵。”

  赵咏走到窗边,将开了细小缝隙的窗户完全打开,然后转过身,看着众人。

  沈长清不解道:“天如此冷,又下着大雪,右仆射为何将窗户打开?”

  赵咏默默道:“说得不错,这才十月,燕京就飘起大雪啦。”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殃殃已去尽长歌》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殃殃已去尽长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四章 间隙初解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殃殃已去尽长歌”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