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第二章 奇怪的陌生人

更新时间:2017-11-13 06:53:42字数:4876

要说放假的好处,那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可以睡懒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再补个回笼觉,美哉美哉,此生足矣。别人都是作息规律的过着充实的日子,我就是这么无可救药的混吃等死好吃懒做,每天只要不睡够十个小时那么我一整天心情都是不好的。

也不是我做不到每天少睡几个小时,说起就起,说来奇怪,从高考完的那个暑假起,我好像就养出了这么一个“恶习”——可以做到说睡就睡,但如果睡不够十足的时间那么我那一天都是精神恍惚的。甚至是刚入大学的军训期间,在那么严格的管理下我都很难按照规定作息。那时候晚上十一点半熄灯睡觉,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就要起来出早操,简直是要了我的命,哪怕我定了闹钟,也只是把宿舍其他人闹起来,我还是要靠室友团结友爱的把我拉起来才能勉强下床。军训结束后我自己也觉得太过蹊跷,和中邪了一样,还专门去了医院看了睡眠科,什么原因没找到还差点把我判成神经衰弱。

自那以后,我只能自己调整睡眠时间,半个学期过去才发现每天保持十个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才能让我像个正常人一样学习生活,不然就会造成上课睡死过去老师点名都叫不醒我,或者头脑不清醒把衣服、袜子穿反等等类似尴尬局面。

放假可算是“翻身农奴把歌唱”,托有位善解人意宽宏大量的娘亲的福,我每天把卧室门一锁,直到我起床开门出来,期间她都不会打扰我,有牢骚也会等我睡醒再发。今天因为之前和朋友们约好要一起出去玩,所以昨晚我比平常早睡了好几个小时,我妈看到我难得和她共进一次早餐,一高兴还赏了我两苹果。

“苹果削了皮再吃,别洗洗就啃。”母爱的关怀永远无处不在。

“好咧!”今天确实起得早,离出门还有一段时间,坐下来慢慢削个苹果吃我还是很愿意的。

“你对这刀做了什么!”我拿起水果刀准备磨刀霍霍向苹果时,发现刀刃有一个歪歪扭扭的凹槽,一看就是有故事的刀,便冲着在厨房忙活的老妈问道。

“噢!你不说我都忘了!昨天用它开罐头时不小心崩了一个缺口,刚好后天我要去超市一趟,买个新的回来,这两天你先将就用吧。”我妈很淡定的用一句话就讲述了可怜的水果刀经历了什么。

奇才啊,用水果刀开罐头,缺口不在刀尖却在刀刃上,这操作也是清奇啊!我心里不禁默默佩服了我妈一把,别说,不愧是母女,她这杰作还真像我几天前做的那个梦里和歹徒对峙时不小心甩飞磕坏的水果刀。等等……这不是像……我拿近了翻来翻去的看了几遍,这简直是一样啊……

什么情况!

我一时震惊的也没心情吃苹果了,看看表,差不多该出门了,等回来再问问老妈到底怎么回事吧。

前几天联系那几个朋友时,以为大家假期都有安排不会有时间,抱着会失望的心情打通了电话,没想到她们个个都有空!人生真是处处充满惊喜啊。为了抓住,抓不住也要厚脸皮再抓一下青春的尾巴,我们约定在游乐园见面,把每个项目玩个遍,从蹦极到摩天轮,从碰碰车到旋转木马,我们玩的头发也乱了妆也花了。我为了体现一名单身二十多年女生的力量,还主动帮她们背包拿水买吃的,谁让我不同意她们带家属来刺激我,就主动揽下了所有需要男友力的活儿,以致于我一天下来衣服被汗水弄得就没干过。

到了日落,我们也玩的差不多了,决定吃个饭就各回各家,这群小公主们转了一整条美食街,最后选到了一家不起眼的露天烧烤店。喝着小酒吃着烤串,一阵小风吹来,我背上还有点潮的衣服带走了我身上最后一点热乎气。最后快到家的时候一片乌云就在我头顶突然放招,临进门把我浇个措手不及。于是,我十分符合逻辑的成为了一名病患,缩在被子里,睡得那叫一个日月无光、不见天日……

原以为自己能一觉睡个二十八小时!但想法永远只是想法,现实永远是你大爷……由于感冒迷迷糊糊的,睡得便极为不踏实,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睡着睡着,一睁眼……怎么到了一条莫名的街巷……

我站在一条小有诗意的街道上,路面不宽还是倾斜的,仅有一来一往两条车道,两边有着窄窄的人行道,要是再种两排樱花树还真像日本动漫里的唯美画面,岁月静好的样子。看着面前略陡的下坡路,我一时萌生了就这样一直往前走下去的想法,没有目的地,不知道疲倦,也许会到达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片新天地,那也许就是属于我的一片净土吧。

突然间,就像是从二次元穿梭出来一样,一辆红色双层巴士从我身后急速开来,不等我仔细看,它就从我身边快速开过,在前方路口处右拐,消失在了我的视线内。随后,一阵波涛呼啸声传来,真是未见其形先闻其声,果然,紧接着出现的就是一片汪洋,翻滚着向坡下流去,所到之处激起滚滚浪花。所幸我后退及时,不然定会溅到一身水。眼看着刹那间道路变河流,我也是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敢动,正在无助的时候,真是缺啥来啥——一辆水陆两用的跑车无比酷炫的停在了我面前。司机裹着一条大围巾,我也看不清他的脸,反正相逢就是缘,我非常不客气的就不请上车了。

路上他把车当成了快艇开,不断急转弯,我只顾紧紧抓着安全带,连尖叫声都喊不出来了。我不断转过头看他,希望他能发现车上还有一个不会游泳很怕死的我,但他只是专注的驾驶着,偶尔目光移开也只是观察一眼后视镜。没办法,上了贼车的我只能既来之则安之,想着看看外面的街景舒缓一下心情,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就发现了个了不得的事,把我吓得差点咬了舌头!在我们后面,有一条像鲨鱼不是鲨鱼的黑色东西充满杀气的在追我们,为什么说它充满杀气呢,因为它不断地从水里抬起头,一次次试着跃起用它那像独角兽的角一样的嘴巴攻击我们,这要是让它追上,被戳一下……那画面不敢想。

开着开着,前方道路上的水变得越来越浅,这可让我暗自叫好,到了陆地上你个怪鱼就该掉头回家喽!也许乐极生悲说的就是此时,我正嚣张的提前冲着车后的怪鱼做鬼脸的时候,车一个急刹车带着一个漂移就停了,我被惯性一甩一口气没倒过来,很丢人的被口水呛到了……

果然,看我们到了陆地上,那怪鱼便在我们后面不远处的浅水区里停留了一会儿游了一圈离开了。我跟着那个陌生人下了车,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里,这小区里面的楼一看就是有年头了,楼外层的墙皮都稀稀拉拉的掉了不少,但绿化还真是无可挑剔,有草有树有花园的。

“喂!这位先生,谢谢你让我搭车,不过,这是哪里啊?”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了见他以来第一句话。

“家。”他停下脚步,侧身停在一个单元楼门口,对我的回答只用了一个字就打发了。

“哦。”我本来准备好了一打的问题想向他“轰炸”过去,这下可好,我被他这干脆的回答一时噎住,倒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看我没有继续说话他就转身进了楼,我赶紧小跑跟上,常理告诉我不能和陌生人说话,更不能和陌生人回家,但发生了这一切后,我觉得常理并不适用。进了楼并没有爬楼,一楼就是他家,这让我的懒人细胞们舒心不少。

“进。”他依旧那么大方热情,依旧只说了一个字。

“啊谢谢!”好奇心和直觉让我没有任何防备的就踏进门了,一切自然地就像是进了自己家。

屋子里可比外面要祥和,这里住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三四个男女,见我进来一点都不吃惊,甚至有点冷漠,看了我一眼就继续做各自的事了。

“过来,有事问你。”他在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喊我,他还有事问我,我和他又不熟,真正要问一堆问题的人是我才对吧。想是这么想,既然是客,我还是乖乖听话的过去吧,路过客厅,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三点三十五分。

进的这房间原来是一间书房,房间不大,满满当当堆得到处都是东西。“你能不能把围巾取下来啊?都进屋子里了,带着不热吗!”关上门我实在没忍住就脱口而出了第一个问题。他楞了一下,也许是没想到我这么耿直,竟然真的把围巾摘了。我伸个脑袋凑近了打量了好几圈,他本来严肃正经的脸突然咧嘴一笑,问我:“怎么了?看这么仔细。”

“我们没见过啊,你这五官也没缺哪个,不丑不帅的,裹那么严实干嘛!”我就不相信大夏天的,再冷也不至于戴围巾啊,怕被看脸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给他认识一个叫“口罩”的东西。

“嗯……个人习惯罢了。”他盯着我看了几秒后说了一个跟没回答一样的答案,“我就不介绍我是谁了,也许下次见面你就知道了。”

我也不傻,他表现的这么奇怪,还故作神秘,明摆着我那一肚子问题要烂在肚子里了。随他去吧,既然他那么有把握我们还会见面,那证明一切都在他的计划里,我要以不变应万变,冷静冷静。

“我从别人那听说过你,你现在也许很迷茫,但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是很重要的存在。”他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

“……好吧,你现在说这话,我是真的迷茫了。”我完全莫名其妙,莫不是我傻了,或者他认错人了。

“你最近有没有见过不认识的人,或者行为举止很奇怪的人?”他没在乎我的打岔,继续问道。

“……”

他见我沉默的看着他,无奈的补充:“除了我。”

“没有了。”我更加怀疑他认错人了。

“那你身体有没有感到明显的变化?比如突然不舒服或某些时候没原因的就有异样了。”他换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感冒算吗?我好像感冒了。”他现在问什么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已经肯定他认错人了。

“……还有吗?”我觉得他有点,有一点点,生气了……

“呃,嗜睡?”我也不是不配合,真的不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只能尽可能的认真回答了。

“多久了?有具体时间吗?”看到他对我这个回答感了兴趣我也松了一口气。

“一年了,从去年暑假的这个时候开始的。我去医院查过了,医生也没具体诊断结果,我觉得这就是以前欠了睡眠债,现在才……”

“我知道了。”他没兴趣听我啰嗦就打断了我,然后出了书房,去和那几个人不知道在碎碎念些什么。

我突然被晾在一旁,看着别人说悄悄话也是很尴尬,就老老实实回书房坐着了,毕竟这人生地不熟的,我也没胆去外面乱跑,看看等他回来能不能商量着收留我一晚吧。反正闲着也是无聊,自己找点事打发时间,东摸摸西瞅瞅,除了满书架的文件档案袋,只有一堆很哲学的书和一堆旧报纸,最后,还是开着的电脑吸引了我。唤醒电脑屏幕后发现真是上天眷顾,这电脑居然没有密码。知道偷看别人隐私很是无耻,但我说服自己,以防人之心不可无为理由看看电脑里面会不会有能让我认识这个人的线索。

正当我一个个点着像套娃一样的命名都为“文件夹”的文件夹时,他推门进来了。相视无言,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找到什么了?”他最先打破沉默。“什么都没有,连你的名字都没找到。”我很老实的说着尴尬的事实。

“我不会害你,你要防备的人不是我。”他走近俯下身看着我说道。

“嗯,好。”我很自觉地关了电脑上点开的文件夹,从椅子上站起来。

“喝了。”他直起身,递给我一瓶水。

这时我才注意到从他进来时就拿在手里的小瓶子,那是个只有半个巴掌大的玻璃瓶,像极了我小时候用来装叠的星星和千纸鹤的许愿瓶。还真有少女心啊,水都用这么有情调的瓶子装。

我接过来,举在空中来回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什么异样。“这真的是水?”我歪着头笑着问他,但我并不是要他回答,因为答案我俩都心知肚明。“你不会害我。”我说着拔出了瓶口的木塞,这是个陈述句,不知道是在向他确认还是在给自己暗示。仰头一饮而尽。

他就那么一直看着我,也许是我不认识他不了解他的缘故,我总觉得他的眼神表达了什么意思。但接下来我想我至少还是明白了些什么,“啊……啊!……嘶!”我的胳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并从手开始向上蔓延着,所到之处还伴有灼烧感,疼的很突然,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看向他时,他微微皱着眉,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但始终没什么表示。不一会儿,那感觉就蔓延到了头部,完全到达头的时候,胳膊反而没感觉不疼了,可怜我的头,承受着双倍的灼烧疼痛。“你不会害我……”我也许是被烧坏脑子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还要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没等来他的回复,我就被疼的双眼发黑,不省人事了……

“糊糊……糊糊……”

我怎么仿佛听到了我妈的声音……只有她才会把宝贝闺女我,唐嫮,叫出“糊糊”这种清奇的小名……

“糊糊……醒醒……该吃药了。”

吃药?为啥?

哦,是了,我感冒了。

“嗯……”我哼唧一声表示醒了。

“怎么出去玩一天还玩发烧了。”见我醒了,她嗓门立刻调回正常大小,刚才温声细语叫我起来的仿佛不是她,“吃了药,继续睡吧,醒来没好转就去医院打针吧。”

吃完药又喝了一大杯水,我妈帮我盖好被子,留了一盏小夜灯就离开我卧室了。我正好没睡醒呢,对于睡觉我是敬业的,继续睡正和我心意。

睡着前最后我还开心的想:刚才那一觉睡得真踏实,都没做梦……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梦轨》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梦轨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章 奇怪的陌生人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梦轨”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