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父魂附体之第二节

更新时间:2017-11-15 09:11:54字数:2885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就是这么回事…”张神婆说着。

斋老头问道:“什么对了?二舅妈,你说的是啥意思?跟我说说,到底是咋回事?”

张神婆回答说:“根据我的把脉,观察外甥女的面相,加上你是只有凌晨2点钟左右才会发作等一系列症状,我推测着胳膊疼这个事,应该是自己去世的亲人附体造成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亲人也会附体吗?啥时候附体的呢?”汪老太问道。

张神婆说:“可能是你过世的爹,长期在那阴冷的地底下住着,见不找别人,可能是思念自己的儿女了,加上你这赶集路过他墓地的时候又多看了那么几眼,无意中被他发现了你,所以才会发生附体这回事。”

“那为什么只有晚上胳膊才会疼呢?白天根本没事?”汪老太问道。

张神婆说:“因为白天人体的阳气过重,鬼魂什么的是无法靠近的,因此只有夜间才敢上身啊!而且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往往是阴气上升的活跃时刻,那个时候鬼魂活动地很频繁。”

“要不世人常说:天黑请闭眼,夜路别回头,也是为了预防那个时候被鬼魂附了体、上了身。”张神婆继续说。

斋老头连忙问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化解吗?请老人家回去吧!这样可不行啊!”。

汪老太说:“或许是我平时关心老人家的时间太少了,往后我要多去他的墓地拜祭拜祭,送些纸钱过去。”

“好吧!那我先试试看看,正好现在要做午饭,就是一个好时候。”张神婆说。斋老头、汪老太疑惑不解,但也欣然答应。

张神婆来到厨房锅底口处,先是往锅里头加了水、炖上了早晨炒的两样菜,放上了四个馒头,以备老伴晌午回来吃。随后,点燃了锅底的柴草,火势越来越旺…

接着,张神婆起身去了趟里屋,取来了一根麻绳和一个鸡蛋,将鸡蛋用麻绳拴好,并让汪老太捧在手里呆了一会儿,叮嘱她心里默念三遍:“爹,女儿会经常去看你的,请回去吧!”

念完后,张神婆又捧着用麻绳拴好的鸡蛋回到了厨房里,并将它放在了锅底已点燃许久的柴草上进行加热。

张神婆对着在里屋坐着的斋老头和汪老太说:“等到鸡蛋熟了,麻绳也断了,就没事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虽然鸡蛋是熟了,然而麻绳并没有断。

张神婆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把鸡蛋取了出来,然后进了里屋,对着老两口说:“这件事情不好办,一会儿外甥女你把煮熟的鸡蛋剥掉蛋皮吃了,再将蛋皮用一张烧纸包好带走吧,出了咱村,找个十字路口没人的时候扔了它,记住不要回头看,直接回家,如果是把老人家送回去了,到了晚上胳膊也就不会再疼了…”

随后,汪老太按照张神婆说的,将鸡蛋剥去皮吃了,并将蛋皮包在烧纸里带走了。

老两口走了几分钟,来到了村头的十字路口处,朝西南方位举了三个躬,将抱着鸡蛋皮的烧纸一块扔了,然后朝回家的路走了..

回到家中,老两口同样的也是生火,做起了午饭。

午饭过后,勤快的斋老头在家里坐不住,他骑上三轮车,拉着几大桶水去菜园里浇灌园子里种的蔬菜去了,直到傍晚才回家。同样午饭后,汪老太去了隔壁王婆家串门去了,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吃过晚饭,斋老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院子,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下,见没啥事,就去洗刷了。汪老太还是跟往常一样,吃完饭收拾完家务,也去洗刷。

洗刷完,在月光的陪伴下,老两口在院子里稍坐了片刻,聊了聊白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差不多有一个钟头的时间,俩人便进屋躺下睡了。

夜是那么的寂静,静的让人感到害怕。皎洁的月光穿过树梢、透过窗缝,照射在屋子里的玻璃镜上,反射出淡淡的白光,无比诡异。

大约凌晨2点钟左右,汪老太因为胳膊的疼痛又开始在床上打滚、翻腾开了,动静越闹越大,不一会儿的功夫又把老伴给吵醒了。

斋老汉缓慢的坐起来,揉搓着自己朦胧的双眼,问道:“老太婆,咋了,还是胳膊疼吗?”汪老太忍着疼痛说:“是啊!怎么还和以前那么疼,真是邪了门了”。

“看来二舅妈没给治着啊!不然不会是这个样子。还得另请高明…”斋老头说完,下床准备给老伴倒杯热水。

由于屋子里光线太暗,加上没开灯,就在斋老头倒满水杯,转身的一刹那,忽然他看到老伴身体的正上方有个影子似的东西,一种彻骨的寒冷霎时遍布了全身。他使劲揉搓了一下眼睛,没了。

“幻觉、幻觉,一定是幻觉!”斋老头心里想着。随后,将水杯递到了老伴手中,说:“先喝杯热水吧!明天,我们再打听一下找找会掐算的人”。

“好吧!大晚上的又能找谁去”汪老太嘟哝着,喝完热水,又缓慢的躺下了,用双手揉搓着胳膊,紧皱眉头、咬紧牙关、紧闭双眼,忍着巨疼继续睡了。

斋老头见老伴睡了,自己也跟着躺下睡了,直到天亮起床…

第三天早上,老两口边吃早饭边聊了起来。

“之前好像听邻居们说过,咱村村西头的孙大婶——“老孙婆”也会看这些样的事情,去看看去?”斋老头问道。

汪老太说:“行啊!待会过去看看。”

老两口吃完早饭,洗刷完碗筷,锁上大门后,就出发去老孙婆家了。

走了几分钟的功夫,他们来到了老孙婆家。

一推开大门,老两口便见到了老孙婆,她正在院里陪着自己的小孙子玩。

汪老太走上跟前说道:“婶子,来麻烦您给看看,身体不舒服。”“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快进屋坐。”老孙婆问道。

斋老头与汪老太一道,跟随着老孙婆的脚步走进了屋里,并向老孙婆说明了来意。

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后,老孙婆说:“老侄女,你这印堂发黑,面无血色,两眼无神,眉宇间的煞气时隐时现,依我多年经验来看,多半是阴气缠身、鬼魂附体的征兆啊!”

听到老孙婆这么说,斋老头心想:“她的说法和二舅妈看的一样,看来老太婆就是被鬼魂附体,才导致的胳膊疼痛。”

“老侄女,你回去后,捎着一刀烧纸,到自己家去世亲人的坟前,磕上三个头,然后把烧纸分成七份,分别朝着东西南北几个方位拜一拜,放在坟前烧了,当作是送些纸钱给去世的老人花。”老孙婆说道。

老两口听罢,谢了孙婆便返回了家中。

到家后,斋老头说:“老太婆,其他的事情先别做了,先去办办这个事情吧!我到地里看看庄稼去”。

汪老太回答道:“好的,这就去办”。

接着,汪老太按照老孙婆说的方法,拿着烧纸去了自己去世的老父亲坟前拜祭了一下。全部办完后,又返回了家中。

接进晌午,汪老太又忙着做午饭了。

大约一个钟头的时间,斋老汉从地里回来了,午饭也已做好了。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赶快洗洗,准备吃饭啦!”汪老太说着。

吃过午饭,老两口一起出了个远门,直到晚上6点钟才回到家。

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老两口忙完里里外外的家务活,由于上了年纪,加上白天出远门,感觉身体很是疲惫,待洗刷完毕,便早早的进屋躺下睡了。

“哎呦!疼!疼!疼死我了”一样的时间,一样的喊叫,这晚斋老头又被老伴儿从睡梦中给吵醒了,老两口又是这么折腾了一晚,直到天亮才好。

第四天早上,随着一缕阳光从窗口射进来,照在了老两口的身上,把他们从沉睡中唤醒了。

斋老头慢慢睁开眼,看着早已醒来的老伴说:“老太婆,看来老孙婆也没治着啊!咱村是没有高人了,去外村找找吧!”

听老伴这么说,汪老太忽然想起了自己二妹嫁去的宋家庄,他们村也有个高人,人送外号“阴阳眼”,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东西,真假就无人能辩了,但可以去找他给看看。就这样,汪老太把自己的想法对老伴说了。

“行啊!待会吃完早饭,我骑上三轮车带着你去找“阴阳眼”给看看。

说完,老两口便起床了。

一个小时过后,老两口吃完早饭,收拾完便出发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老徐讲故事系列》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老徐讲故事系列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父魂附体之第二节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老徐讲故事系列”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