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州之役

第八章 七子

更新时间:2017-11-15 09:19:43字数:4598

  林书山眉头一皱,道:“大爷好雅兴,但小生真的不喜欢喝酒。”语气颇为诚恳。

  老者一听,说道:“修道习术之人炼身、炼气,能吃能喝。飞天可抓秃鹫飞雕;下海猎杀鱼龙海怪;奔跑赛过野豹,一拳将它锤死。猎杀的兽族都当做盘中美餐,以酒行乐。这是多么快活的事。小兄弟,你竟然不喝酒、不吃肉吗?”神色怪异、一脸狐疑。

  林书山道:“吃肉但不喝酒。”心想:“原来他是一名修道习术之人。既是修士,该清心寡欲,认真悟道提升修为。他却以喝酒行乐为修行根本,想来修为不怎么样。”狐疑之时,又见屋里光线昏暗,角落里堆积柴草。猛吸一气,隐隐间可闻淡淡的霉臭味,心想:“难不成这是一家黑店?此地不可久留。”道:“肉改日再来品尝,酒打好了,还得快快给我爷爷送去。”

  老者摇头晃脑道:“啧啧,不给面子了不是?肉,我请你吃,酒呢,也请你。”粗手一拍,扭头对楼上又道:“上两大盘牛肉。”楼上之人立时回应:“很快送到。”

  林书山脸色微变,心想:“楼上不知藏有多少同伙。”想到爷爷曾在讲述他军旅故事时曾说,有谋逆乱党置办黑店,以蒙汗药迷翻食客,取其肉做包子,军队为此展开清剿,又想到门外黑板上古怪红字,却如血迹般,心想:“只怕不是牛肉。”正待寻计逃离时,忽听楼上脚步声碎,七名身着彩衣的妙龄少女鱼贯而下,前头六人人人各捧一坛陈年老酒,后边一人则一手托着一盘牛肉。盖子未开,酒香已满楼。这妙龄少女、这美酒与这简陋略带霉臭味的房屋显得格格不入,让人为之注目。侍女们笑靥如花,依次摆上了酒坛、牛肉后,鱼贯走上楼去。步伐矫健,如一阵风。来去匆匆。

  六坛老酒零零散散摆了一桌,每坛似有七八斤重。两人一坛绰绰有余,何况六坛?林书山盯着面前两盘牛肉,心道:“是真的牛肉。”不由得松了口气,又闻到酒香,知是好酒,料定爷爷会喜欢,心中窃喜。可转念又想:“好酒或许便放了蒙汗药,老头要蒙翻我了。”见七坛酒兀然放在了面前,笑嘻嘻道:“大爷的酒一闻就知道很甘醇!我急不可耐地要买一坛回去,给我爷爷品尝。”放下一锭银子,抱起一坛酒,道:“多谢掌柜的美酒。”欲要离开。

  老者咳嗽一声,道:“牛肉很快就熟了。不必心急。”手掌一翻,划出一道虚影,立马抓住了林书山的手。他手劲上来时,林书山只觉给一道巨力拽住,踉跄一下,坐回座位。手中酒坛砰的一声,落在桌上,险些碎裂。林书山好不懊悔:“他要挡我,要杀我,轻而易举,哪需要在酒中下药?林书山啊林书山,你为什么偏偏好奇,来到了这个鬼地方。真是找死。”

  老者狡黠的目光一转,正色问道:“你是哪门哪派的?”

  林书山老实道:“无门无派。”

  老者瞥了林书山一眼,淡淡道:“不老实。”独自揭开了酒盖,捧着酒坛咕咕地喝下了几大口,吐了吐舌头,重重地点头,自语道:“老大的酒果然不赖。没有骗老子。”两指夹起一块肥牛肉,放入口中,吃的嗒嗒作响。

  林书山心想:“这老头总是老子长老子短的自称,真是自大。”道:“大爷以为我是哪一派的?”

  老者咽下一口酒,粗声粗气道:“太平道的。”

  与老者目光相撞,林书山心念一转,笑道:“我是太平道,又当如何?”

  老者笑开了花,理直气壮道:“乳臭未干的小娃承认了吧。平常人在宵禁时分早睡了,只有心怀鬼胎的人才在深夜出来打酒。”

  太平道作为仙道联盟盟主,散布全国各地,降妖除魔。碰上太平道弟子并没什么奇怪的。若知是太平道弟子,老百姓往往要投去赞许的目光,好生招待。毕竟邪魔歪教横行,百姓深受其苦。太平道到来,自是人人欢迎。老者话中“心怀鬼胎”四字却让林书山疑窦生起。想到七名妖艳侍女,来去匆匆,神情古怪,心中不由得一凛:“是了。他们蔑称太平道,自是仙道联盟对头。他们原来是邪魔歪教之徒。”浓眉俊目,闪闪如电。

  老者威胁道:“只要你告诉老子你们太平道聚集到这儿的目的以及一些老子不知道的其他企图,老子就不杀你。看到门外板上的四个大血字了吗?那是用在你来之前刚刚杀的四名太平道徒子徒孙的鲜血染成的。”

  林书山一听,身子一震。惊讶之下很快转而愤怒、难过,道:“天理昭昭。大周王土,落阳大城,怎能让你等妖魔在此滥杀无辜?不错,我便是太平道的,是外宗弟子。我虽然功法平庸无奇,杀不了你,但太平道聚集落阳城,定要杀尽邪门妖道。老头儿,我劝你们早早关门大吉,快快滚蛋,或许还能捡的一条性命。”他向来仰慕太平道,此时言语间透着凛然正气,俨然将自己当做了太平道一员。

  老者双目瞪视林书山,如一对灯泡散发出寒光,冷冷道:“你们太平道果真骨头硬。那四名太平道弟子就是不肯回答我的问题,才被我一一弄死。你敢呼唤我们离开,比他们嚣张多了。”

  林书山头一扬,道:“我派聚集此地,就是要为天下苍生除害。你们不走也罢,我们要你们一一偿命。别不识好歹了。”

  老者森然道:“为天下苍生?呸!你们为至上宝物而来的吧。”

  林书山惊道:“什么宝物?”

  老者咧嘴笑道:“什么宝物,你却来问我?哈哈……”笑声转瞬即逝,青烟弥漫,一条身长九尺的彪形大汉赫然端坐而现。豹头环眼,胸口敞开,有一撮乌黑油亮的毛,形貌丑陋。

  林书山没料到老者竟是这大汉幻化而来,强掩住心中的惊异与恐惧,道:“你……现形了!”心头掠过一丝凉意:“修道中的世界如梦如幻,凡人竟如此难以看清。而我是凡人,只是凡人……”

  彪形大汉喝道:“老子是圣使落雷。快说,你们来了多少人?”一脸怒容,似要将眼前这个瘦弱的书生一口吞下。

  林书山一怔:“哪家圣使?”心念飞转,“魔龙教圣使”五字从脑海之中飞闪而过,内心中感到一阵惧意:“原来他即是魔龙教五大护教魔头之一,落雷魔头。魔龙教触手竟深入落阳城之内。”他知魔龙教魔头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身陷魔手,要想逃离,几无可能。心神稍定,只觉横竖一死,何必惧他。

  林书山淡淡道:“落雷圣使变身之术如此厉害,在下竟无法看出半点端倪来。你的功法如此高超,恐怕我派七子联合起来都未必是圣使的对手。像我这样的外宗弟子,来了再多也无济于事了,何必要问来了多少人呢?”佯装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拿起来一碗酒,一口喝下,只觉苦涩难咽,脸上尽是痛苦之色。这一脸苦色却不是装出来,虚虚实实。落雷听了林书山一赞,又见他愁眉紧锁,不禁得意洋洋,抓耳挠腮,嘿嘿冷笑。

  太平道七子是太平道掌门太上真君的七名关门弟子。此七子得到太上真君的专门指点,道行高深,视为新一代太平道的领导者,人称“太平道七子”。太平道七子在得太上真君真传之后,修为有成,便奉命在大周各地云游历练,斩妖除魔,从未失手。太平七子的名声愈响,甚至传到了北凉境内。

  落雷自知太平道七子的厉害,心想来了其中一子尚能对付,倘若再多一子,便不能应付了,反受其害。他只听七子之名,却未见其人,不知对方道行,虽听林书山称七子联合,未必是自己对手,心中将信将疑,但听得却十分受用,笑道:“此话当不得真,太平七子都来了,老子非得关了这黑店。”  

  林书山暗觉好笑:“你倒也知承认这店是黑的。”挑逗道:“人人都说太平道第三子费神好酒,能喝上一天一夜不醉,醉后灵力大涨,能推山断流,一拳打死巨兽,是在下最敬佩的人了。若论酒量和费神酒后功力,只怕落雷圣使要差一点了。”

  落雷哼了一声,道:“老子的酒量也不差。”一掌猛地拍在桌上,酒盖尽数掀开。七坛酒水哗哗响,形成了七条水柱喷涌而出,落在了他张大的嘴中。咕噜咕噜……七条水柱喷来越猛越粗,那嘴张得越大,是一张血盆大口。牙齿长长,有如兽牙,寒光点点。不多时,七个酒坛已空见底,尽被喝光。

  落雷甩掉酒坛,满面通红,摇头晃脑,粗声粗气道:“老子酒量也不错,即便那费神喝了酒,他也不是老子的对手。老子见了,一把拧断他脖子……”手中兀然现出了大铁棒,猛然折断。头微微发晕,差点跌倒。

  林书山心中一震:“一根大铁棒竟也给他折断了。”他不知修真灵力强悍,落雷的一举一动均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心下惴惴。

  落雷喜形于色,道:“快说,他们在哪?你知道了老子的厉害,不说就如这根铁棒一样。”两手各舞着半截铁棒,呼呼响。

  林书山皱眉道:“我太平道七子行踪诡秘,现下我也不知师伯他们在哪?”

  落雷怒道:“什么?你不知他们在哪?老子让你活着,有什么意义?”那半截铁棒举高,眼看要砸了下来。

  林书山知落雷在吓唬自己,灵机一动,面不改色地笑道:“我不知他们在哪,可我愿为圣使的内应,作用可大多了。”

  落雷一怔,狡黠笑道:“你这可是背叛师门啊!”收回铁棒,砸在椅上,砰砰作响。

  林书山愤愤道:“我在太平道受尽了欺凌,功法低微,斗他们不过,早想弃了太平道,另寻好去处。”目光充满了期许,望着落雷,道:“落雷圣使功法卓绝,如果不嫌弃,请收留在下。”

  落雷睁大眼睛,大声道:“你骗我,你先前说什么‘为天下苍生除害’来着?”

  林书山神色自若,淡淡道:“有人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先前不知阁下是大名鼎鼎的魔龙教圣使,自是以太平道言辞虚与委蛇。可现在我知道了,您是圣使,能够帮助我。我便坦言相告了。如果圣使不信,尽管杀了我好了。我决不皱一皱眉头。”

  落雷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好!老子的老大断崖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很聪明,做了魔龙教的内应。魔龙教不会亏待你的。”一屁股坐下,笑道:“那宝器的藏处,法王已经知道了。只怕太平道会来抢,分散了不少弟子来防范你们,却让老子在这破地方假扮酒家,真是糟心无聊。好在遇到了四名太平道弟子,问不出什么来,干脆杀掉了。糟心无聊。”酒气浓重刺鼻,一股脑自顾抱怨着。

  林书山听着落雷的一顿抱怨,料想魔龙教志在必得此宝器,看来此宝器对其来说至关重要。他从小在落阳城长大,却从不知有如此宝器的存在。正要询问宝器的藏处时,门口突然闪进了两个人。

  “我要一杯茶。赶快!”

  忽然一个强有力的声音涟漪般在空气中荡漾开来,直震得桌上酒坛均现出了裂痕。林书山耳膜生疼,捂紧了耳朵,身子受到一道无形之力推动,险些摔倒。

  林书山吃惊地顺声望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中年男子与一少女两人。两人着灰色衣衫,土里土气。右胸口绣着七颗蓝星。七颗蓝星环绕,熠熠有光。中年男子三十多岁,目光冰寒,一脸冰霜。少女只十三四岁的模样,清秀可爱,稚气未脱,尤为引人注目。

  林书山看这着装,知是某派修士,心想:“糟了,又来两名找死的。他们怎是魔头对手。”他正欲探知魔龙教追寻何种宝器,不料半路杀出两名修士来,打断了自己的计策,不免怏怏不乐。

  落雷醉眼朦胧,目光落在了那七颗蓝星上,身子一震,道:“太平七子来喝茶了。哈哈……茶没有,酒也喝光了。”心中嘀咕:“来了两个,棘手。”一张狰狞地脸面却绽开了笑意,目中射出精光。潜居落阳城、假扮酒家的窝囊气一扫而光。

  在落雷看来,眼前两人是两条大鱼,倘若将他们擒住,功劳极大,不虚此行,那是杀掉千万太平道弟子亦是不能比拟的。落雷的目光死死盯着二人,露出饥渴之色,犹如盯着一道美食。

  林书山一听,心下欢喜:“原来两人是太平七子。”望向那少女,只觉过于年轻,不禁大为奇怪:“太平道七子闻名遐迩,为世人尊崇。没想到七子中竟有这么年轻貌美的少女。但她凭什么成了太上真君的关门弟子了?”正疑惑时,忽听得少女怒道:“我派四名弟子许久未归,店门招牌上有鲜血,一定是你杀了他们!”

  落雷哈哈大笑道:“是老子杀了他们。怎样?老子等的就是你们太平道的兔崽子。老大有令,老子的任务就是来杀你们太平道的。”末了,扯开嗓门,道:“就是见一个杀一个的任务。”

  话音刚落,楼上如鹰般飞下了七名黑衣人,两个堵住了门口,其余五个分散开来,团团围住了中年男子和少女。五把鬼头刀指着,竟都带着鲜红的血迹。那七名彩衣少女是这七名黑衣人幻化而成,形貌一变,杀气腾腾。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魔剑行》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魔剑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八章 七子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魔剑行”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