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南朝明月 > 第二卷 剑胆琴心江湖客
第142章 草茎断案
作者:匹马黑貂  |  字数:2490  |  更新时间:2018-03-15 12:14:20 全文阅读

“在下是一位男子!”

说话间谢迁再次触碰那含羞草的叶脉,这次那叶脉竟然半点反应也没有。

其实这是含羞草的一个生物学上的特性。

连续触碰含羞草的叶脉数次之后,茎脉中的液体不能迅速回流,会令其暂时丧失了对外界反应的能力。

场内多数人似乎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容质疑,一时间大厅内嘈杂议论声再起。

萧正则一直冷眼旁观谢迁的表演,他确信这厮定然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伎俩,才能让眼前这知羞草随着他的话语展现出不同的闭合状态。

无奈他自小长在王孙贵胄之家,又哪里能洞悉这无名小草身上的秘密?

“谢子歌,你可是想用这含羞草叶脉来判断众人言语的真伪?只怕你这拙劣的表演难以服众吧?”萧正则不悦道。

“非也!非也!方才在下只不过稍微展示了下此草能与人产生感应互动的本领,雕虫小技又何足挂齿?”

谢迁频频摇首,笑道,“呵呵呵呵,世人却不知此草还有更为惊人的辨伪本事。”

厅内众人听他再次语出惊人,顿时肃静了下来。

“哦?本侯倒要见识一下你所谓的辨伪本事!”萧正则强作镇定,傲然道。

张灵宝正透过二楼挑檐间的瓦缝兴致盎然的观赏下方大厅内的表演,只见人群之中那白袍男子满脸肃容,继续说道:

“知羞草叶脉能感应出周遭生灵的气息,这一点并没什么稀奇,只不过……世人却不知它可以用生命来做一次终极辨伪。

此草茎脉中的汁液沾染人体的肌肤之后会快速渗入被测者的体内,从而产生出举世无双的感应效果。

海外异域的一位奇才便曾用此法从数百盗匪之中成功找出了真凶,今日谢某便西为中用,在我中原首开先河让大厅内的贼人自动现出原形!”

场内众人听得震惊不已,虽然心下仍有少许狐疑,不过细细思量之下,倘若依着谢公子的说法,这知羞草单单叶脉已经能够辨识真伪,若是取它的汁液,没准……

“龙云!拿刀来!本公子今日便要借这知羞草的命来断案捉贼!”谢迁高声喝道。

龙云正听得入神,一时没反应过来,身旁奚流风赶紧捅了他一下,他这才反应过来,应声道:

“刀来了!公子。”

说话间三两下窜到了谢迁跟前,抽出腰间大刀恭敬递上。

谢迁心中无语,道:“老云,你给我这么一柄大刀这是要宰牛马吗?公子我是要用来切草……”

龙云闻言尴尬的摸了摸了脑门,急忙收回了大刀,又笑嘻嘻地抽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再次递上。

“在下现在便将这知羞草的茎杆切出同样长短的百余份,四公子与众人可以验看比对,不过不得以手触碰,否则就不灵验了。

在下事先声明,呆会儿厅内众每个人需手握此草茎一刻钟,之后贼人手中的草茎便会自动长长三分。

此法乃是知羞草临死之前特有的惊世之能,世上无人能逃得过它的辨伪!”

谢迁声色俱厉的说着,连他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说的话了。

这法子其实是他从前在一本西洋智慧故事上看来的,曾经有位聪明的老外用这草茎断案之法成功破案。

不过片刻功夫,百余根同样长短的草茎便已准备妥当。

谢迁吩咐大厅内的众人依次上前领取草茎,并严嘱他们必须双掌合拢握紧草茎。

萧正则听他说得郑重其事,心中七上八下难以断定真伪,此时骑虎难下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期盼谢迁方才之言乃是诓人之语。

“妙容,公子所言可是真的?”奚兰满脸疑惑,叹道,“想不到这知羞草竟然临死之前尚有这般神奇的本事,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了。”

王妙容心中自然知晓情郎用的乃是攻心之术,她医术精深,对各种药草皆有涉猎,岂会不知谢迁方才之言乃是杜撰?

她略一思忖,正色道:“阿兰,你家公子博学多才,此前的朝颜辨水、酒气提炼皆是古今未有之举,恐怕他说的是真的也未可知……”

奇布此刻内心充满了恐惧,昨日连角不过败了一场下场便如此凄惨。

他不敢想象倘若今日真的被谢迁当众揪出真凶,之后他将如何面对再次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的公子……

一刻钟很快过去,谢迁命众人将草茎重新交回,且当着众人的面依次编号比对,结果令人大跌眼镜,竟然有十几根草茎比初时短了一大截。

谢迁对萧正则朗声道:“四公子,在下不负众望,已然找出了真凶,你可以好好欣赏下这知羞草辨识出的结果。”

萧正则只看了一眼那名单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的脸色变得煞白,想要出言反驳却又无从辩解。

他知道自己这一群人皆中了眼前这白袍贼子的算计,却又全然无计可施。

萧正则脸上肌肉跳动片刻,厉声道:“谢子歌,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又对刘昭冷声道:“刘记室,写张百万钱的欠据与他,此地本侯一刻也不想再呆下去,即刻沿水路启程赶赴马平!”

萧正则说完猛一甩袍袖,拔脚便往大厅外走去。

谢迁默然无语,他知道这已经是今日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默默接过刘昭递过来的百万欠据后,他朝萧正则遥遥拱手一礼:

“多谢乐山侯慷概解囊,恕不远送。”说完信步回到了王妙容身旁。

王妙容此前不经意间曾见过萧正则那欲择人而噬的眼神,心中既惊又怕,轻声道:“子歌,我总觉得此人对你恨之入骨,往后怕是要对你不利。

他又是王孙贵胄,万一日后他要害你可如何是好?不如……”

“王姑娘,我明白的……”谢迁朝她点了点头,灿然一笑:“我还有一个人要救,此外还有一桩心愿未了……”

王妙容顿时明白了他的心意,失神片刻后,柔声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即刻上路赶往茅山,你的伤势再也拖延不得了……”

谢迁朝着胡九、龙云笑道:“老.胡、老云,张灵公子的晨食还在十里之外等着咱们呢,呵呵呵,现在赶去没准还来得及,走!”

萧正则一行已经陆陆续续自后院离去,大厅中冷清了不少,谢迁移步来到英苘跟前,拱手道:“英兄,期望能有再见之日,告辞!”

英苘郑重躬身一礼:“谢公子,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公子这般看得起英某,是英苘的福分。

待某妥为善后这融水邮驿的诸般事宜,日后自会前往建康投奔公子。

公子眼下可逆水行舟十里,至融水苗寨后看能否借得马匹前往龙州,小的这便去为公子备好舟船。”

柳江两岸山石嶙峋,杨柳依依,江面上的薄雾尚未散尽,十余排竹筏载着谢迁一行人逆水而上直往融水苗寨而去……

张灵宝撑着竹篙回首轻笑出声:“谢公子,你方才这草茎断案的法子的确高明。

倘若小女子猜得没错,那知羞草定然没有辨伪之能,你可真狡诈。”

谢迁仿若没有听见这俏巧女子的言语,望着身畔碧绿的江水,千头万绪忽然涌上心头,他不由得落寞一笑:

“假作真时真亦假,这世间真真假假的谁又能算计得过来?

或许只有在那出云峰顶九天玄女居住之地,才能真正忘却这俗世的烦恼……”

匹马黑貂
作者的话

抽空码出两章来,确实很忙,只能尽力而为了,希望诸位书友莫怪匹马黑貂,后面本书节奏可能会加快,一同期待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