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修真神话录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凰雪晴
作者:穷酸的龙  |  字数:3138  |  更新时间:2017-11-20 18:18:52 全文阅读

隐雾之深,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流入妖域之中,向西流入大海,河水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凝视着这隐雾之深的秀色。

  而蒋天生此时已经醒来,僵尸的肉身极其强横,虽说元婴爆裂,丹田被轰碎,但是肉身的威能还在,一夜随波逐流,河水的不断冲刷也不能将蒋天生的杀念去掉,反而愈发的根深蒂固,蒋天生双目无神,一片死灰的看着空中的红日,不知在想什么,浓厚的死气在其周身飘荡。

  隐雾之深,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流入妖域之中,向西流入大海,河水静悄悄地流淌,闪动着粼粼的水光,就好似闪动着明亮的眼波,凝视着这隐雾之深的秀色。

  妖域边缘,一处木屋坐落在河畔,周围隐约的有着强大的妖气守护着这座木屋,而有一少女迎着红日正在河中沐浴,阵阵波纹从少女为中心散开。

  少女的元神不断的吸取日之精华,炙热的真气从少女身上蔓延开来,正午时分,河中还能有阵阵雾气飘散。

  过了许久,少女凹凸有致的身姿从河中缓缓走出,如同清水出芙蓉般滴滴流水划过她白璧无暇的身姿,说不出的美艳,少女约有七尺高,一袭浴袍突兀的出现旋即被她披在身上,唇若点樱,眉如墨画,暗红的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媚,神若秋水,说不出的柔媚细腻,浓密柔润的秀发散发在洁白的后背,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裸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飘逸的红发自然而然的垂在细若水蛇一样的小腰上,一双修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芊芊细足踏入柔和的泥沙中,一步一步走出河中,妖娆而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

  “咦?”

  只见少女轻启红唇,旋即缓缓转过身,看向河流的上方,脚尖轻轻一点飞出,玉足划过河面,溅起一道波纹。

  当她看到河中躺着一个男子时,面红过耳,电光火石间,她的身体就出现了一套红色的长裙,遮住了屡屡春光,只见长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金红色的丝线在红色的长裙的甚是明显,一只传说中的凤凰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裙身,一根玄紫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砰!”

  一道真气从那少女体内涌出,强劲的真气在轰入河中,溅起一团浪花,那少女双眸似水,却带着谈谈的冰冷,丝丝的杀气。

  “咻咻……”

  几道鬼魅的身影从林中冲出,冲天的妖气使得喝水汹涌翻腾。

  “圣女大人!”

  几名老嬷向着河中的少女盯着,妖气滚滚而出,警戒着四周,这几名老嬷瘦削的脸面色黝黑,淡淡的眉毛下,一双眼睛炯炯有神此时却暗含杀气。

  “哼!”

  少女也不理会这几名老嬷,她的心很是愤怒,旋即急速掠出,冲向了河中那衣衫破烂的男子。

  “咻!”

  少女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冲到了河中那男子的上空,一把细细的宝剑在少女手中出现,少女旋即从空中冲下,剑尖指向那衣衫破碎男子。

  就在剑尖临近河中那男子时,少女的双瞳不断睁大,红唇张开,仿佛见到了什么般,宝剑消失在手中,而她径直的冲入河中,抱走那名双目紧闭的男子,闪烁间消失在河中。

  “圣女大人,这不可……”

  那几名老嬷无不动容,看向木屋急喊道。

  半个月后,隐雾之深,大河边的木屋。

  清晨,一轮旭日缓缓升起,千万缕金光像利箭一样,穿过树梢,照射到林中的草地上,照耀到河流中,波光涟涟。

  金光从东窗进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和灰黑的混合品,落在屋内,屋内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房中如若无的真气缓缓而动,似乎在暗暗昭示着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女子。

  屋内,一身穿红裙的少女看着床上,叹了叹气,旋即脚步轻缓带上房门走了出去,而屋内的檀香木的架子床上挂着淡红色的纱帐,整个房间显得朴素而又不失典雅,床上有一男子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怎么了,看起来有种沧桑操劳之感,眼泡微肿,微垂的眼睫下有淡淡的黑影,显然与这房中格格不入。

  这人正是蒋天生。

  这时,蒋天生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嘴角微微张开,显得有些疼痛。

  不久,蒋天生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刺眼的阳光使得蒋天生有些不适应,就在这时候钻心的疼痛袭击着蒋天生的每一根神经。

  “嘶!”

  蒋天生忍不住闷哼了起来,双手痛苦的捂着脑袋,许久,蒋天生才感觉到疼痛才略微的减轻,全身瘫痪的软在床上,但其全身早已湿透了,豆大的汗从额头流下。

  待疼痛完全散去后,蒋天生重重的呼吸几口空气后,竟渐渐的睡着了。

  日正时分,蒋天生这才爬起床,稍微的活动下,竟发现没半点不舒服和疼痛。

  但不久,蒋天生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自己经脉内竟没有丝毫的真气,这才想到自己被李卓凡的仙剑破入丹田中,旋即瘫坐在床沿,心中对李卓凡的怨恨也更深了几分。

  蒋天生的双目暗淡无光的扫视着房内的一切,这才平复那翻江倒海的心情缓缓走出走出偏暗的房间,刺眼的日光冲入,双目下意识的闭了起来。

  “你醒来了?”

  河中盘坐的女子看到蒋天生走出房门,惊讶的问了问,旋即一套红色的衣裙穿在身上,向着蒋天生闪烁而来。

  蒋天生看到有人好像在问他,这才闻声望去,看到来人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水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真是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然而蒋天生却没有心思欣赏这美景,蒋天生警戒的看着向他飞来的少女,当他看到那少女的容貌感觉有一种熟悉的陌生,好像见过她一般。

  “你是?”蒋天生撤开脚步,以一种攻击的姿态询问着少女。

  “怎么?几年不见,你那么健忘了?

  清脆中带点妩媚的声音传入蒋天生的耳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蒋天生这才想起这少女是何许人,或者说是何许妖。

  这少女正是那五年前蒋天生做悬赏任务时在隐雾之深救治的那名漂亮的女妖,五年不见少女越发的妩媚,一丝成熟的气息扑面而来。

  蒋天生联想到女妖的神秘抱拳答谢后旋即问道:“我昏迷多久了?”

  “嘻嘻,不多两年而已”

  少女看到蒋天生呆头呆脑的,想了想逗弄了一番,妩媚的撩动发丝,又把自己的衣裙避开,露出细白的小腿。

  “额?那九龙山庄在哪个方位?”

  听到蒋天生的问话,女妖这才正色一连犹豫地看着蒋天生道:“其实你已经昏迷半月有余了,九龙山庄……”

  蒋天生紧张的看着那女妖想从她嘴中了解一丝信息,但是女妖欲言又止,让他心中冒起了不详的预感。

  “九龙山庄已经覆灭了,就连得你师傅蒋九龙等在那一场大战中消失了!”

  蒋天生听完,身形酿跄,重心不稳,重重的瘫坐在地上,微风袭来,吹动着他的发丝,而他的双目没有丝毫的光彩。

  女妖也没在说话,而是在蒋天生身边站立着,心中也是哀愁,谁会想到一个喜庆的婚礼会变成血色的别理。

  “从天魔宗内部传来的消息,只有你和蒋九龙的女儿蒋婷婷失踪,其他人都……”

  蒋天生呆呆的望着大河,耳中传进了女妖的话语,轻轻的拨动了他心中的那根弦,也让他的双目变得精彩无比。

  蒋天生慌忙站起身,慌乱的紧握住哪女妖的玉手,看着那少女想从她口中了解更多,细腻白嫩的玉手被蒋天生握着有点通红。

  “你捉疼我了。”

  女妖感觉到手中传来的微痛之感,少女的矜持让她脸色通红,别过一边不敢看向蒋天生,旋即轻轻的说道。

  “额,冒昧了。”

  蒋天生悻悻地收回了双手,他也知道自己听到蒋婷婷的消息太过激动而忘掉了这是个女妖,恐怖的女妖。

  “天魔宗咬定是玄天宗做的,现在正魔两域都是暗流涌动!”

  李卓凡蒋天生咬了咬牙,一旦听到李卓凡或者玄天宗杀念滚滚,就连女妖都感觉到一股冰冷的气息。

  “你什么时候变的僵尸?你可知道僵尸是什么?”

  那女妖感觉到蒋天生那股如实的杀意,心中也是惊悚,这种杀意她不是没见过,只是没有这么浓重,让她的心很是不安。

  蒋天生呆坐在地上也没有回话,双目之中想着该如何。

  “你现在的身体你也知道,切忌不要乱跑,妖域之中不比正魔两域安全”

  少女又道:“僵尸在妖域之中不算什么,一般妖修不会理解,但是一到她们这种了解到一定秘辛的,看到僵尸那可就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我叫凰雪晴除了什么事情报我的名号就行,在妖域之中可保你无碍。”

  “凰雪晴?”

  蒋天生虽然想着其他的事情,没有认真的听着这显然比他大的女妖的话,但其中的要点他还是捉住了,特别是这女妖的名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