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归迹 > 正文
第十四章 筹备
作者:于轻  |  字数:3005  |  更新时间:2018-01-13 08:13:16 全文阅读

清晨,落雾了,轻轻的雾。

白蒙蒙的一片,笼罩着平山镇,让人的呼吸,都是变得清新了起来。

林荫之下,裘宁望着那居高临下将自己盯着的厉阳焱,轻轻一笑,嘴角隐约有些嘲讽的弧度。

“所以说,你还是如此狂妄?现在,给你个认输的机会。”厉阳焱再度伸出手来,只不过这一次,在他的掌心,有着淡淡的元力在闪烁。

裘宁微笑摇头。

嘭!

就在裘宁摇头的那一瞬,厉阳焱眼神一冷,元力迅速收敛,其身形直接飞扑而下,毫不留情对着裘宁一拳轰出。

砰!

裘宁没有丝毫的迟疑,气海涌动,紧接着脚掌一跺,拳头与厉阳焱那凌厉的劲气正面相撞,一道闷声响起,漫天枯叶飞舞。

少年在地上滚了几圈,方才将拳头上的那股劲气化解而去,裘宁的身体停了下来,脸庞上布满着一种古怪之色,有些不甘,有些震惊,也有些倔强。

“再来!”

裘宁望着发红的拳头,眼神凌厉,他能感觉到,若单以肉身相搏,这并非是他的极限。

“这次我要动用一成的实力了。”厉阳焱怔了怔,但很快就明白了前者的意图,当即再次跨出步伐,发动了一轮新的进攻。

……

密林之间,两道人影正迎着晨曦习武修炼,奔窜之间,声吞天地,颇有气势。

而在两人这般以肉相搏的修炼下,半日时间,便是眨眼流逝 ……

这半日之中,裘宁的挑战没有停滞片刻,虽然是屡战屡败,但也是屡败屡战。体力透支,便由气海供源,不断消耗着灵气以补充匮乏的气力,如此循环,不到半天,他刚刚突破的三全境气满之态,终于是彻底的稳固了下来。

修炼之途,要稳扎稳打,只有打好了根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才能在恰当的机缘下领悟到契机,得以突破。但机会,永远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而真正能走到最后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要想傲视群雄,那付出的努力,也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平山镇,落凡泊。

浩渺的湖泊之上,波光粼粼,犹如银鱼翻腾。

裘宁与厉阳焱踏水而立,后者身上有雄浑的元力散发出来,外化成透明的光圈将两人笼罩,同时也是抵触了水波漫入,能量罩轻浮于湖面缓缓前行,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厉阳焱望着乾元府的方向,低声道:“落凡泊是通往乾元府北门的唯一水路,你要是想成功逃脱他们的追杀,必然会经过这里,所以我们必须在这里用些手段。”

裘宁闻言,眼神微凝,道:“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厉阳焱想了想,咧嘴笑道:“既然叫落凡泊,凡境的实力自然是过不了的,如此长的距离,就算是天人境五品的实力也不敢贸然渡泊,因为凝气成罩实在是太过耗费元力了。”

“如果乾元府的人动用飞骑呢?”裘宁反问道,“即便不派飞骑,连他们都过不了,更何况我呢。”

“飞骑嘛,杀你还用不着。那可是府中精锐,用来对付你这样一个凡境都不到的人,若是被其他势力看见了,传出去岂不让世人笑话?”

“也是。”裘宁尴尬的笑了笑。

“不过…”厉阳焱故作神秘,道:“你可以过。”

“哦?”

厉阳焱凝望着远处,也不再犹豫,他示意裘宁抓紧了,然后一瞬间就撤去了护在两人周围的元力气罩。

当这股力量消散的时候,厉阳焱手中印法一变,神色凝重,缓缓道:“来了。”

而就在声音落下不久后,大湖之下忽然有滚滚碧水向着两边排开,有如万兽奔腾,只见脚下一片“陆地”慢慢升起,水底之下竟然是一座巨大的舰船。

舰船之上,白帆遮天,船身足足有百丈,通体暗黄,从高空俯瞰,如一枚没羽箭,破浪前行。

裘宁在舰船前头负手而立,语气震惊的道:“这是?”

“星罗船。”厉阳焱嘿嘿一笑,“玄阶上品法器。”

此话一出,裘宁的面色忍不住一变,虽然他知道厉家底蕴不一般,但当星罗船驶出之际,依旧感到震动。

要知道,玄阶上品的法器就算是放在乾元府的宝库中,都算是宝贝了,一般会用来封赏大功者。

法宝武器,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别,而每个阶别又有上、中、下三品。

“竟然是玄阶上品?”裘宁微微动容,他用过最好的武器天悲剑,也只是玄阶下品,还是运气好才碰巧得到的。

“喏。”厉阳焱看他一副穷酸样,顿时白了他一眼。

“这是控制星罗船的灵符,送给你咯。”

“这个,太过贵重了,我不能要。”

裘宁低沉的声音,在此时有些发颤:“你把厉家的镇族之宝偷来了,还敢拱手送我,难道不怕被你爹爹发现吗?他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望着情绪颇为激动的裘宁,厉阳焱心绪也是有些起伏,“这都被你发现了。那算我借你的总成了吧,大不了…你用完后还我就是了。”

“反正用几天家族中也没人知道。”厉阳焱不在意的嘟囔道,他始终不敢直视裘宁的眼睛,显然也是有些心虚,生怕后者因有所顾忌而拒绝了他的一番苦心。

毕竟,这也不是一般的法器。

“好吧,我暂且收下了。”裘宁倒也不是矫情之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婆婆妈妈的反而只会误了事情。

厉阳焱略感意外,但马上又是惊喜的道,“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让我失望。”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裘宁在厉阳焱的指导下熟悉了一下星罗船的掌控,虽然凭借着灵符可以轻易的调动它,但由于他的意念之力过于孱弱,几趟下来已经是累得近乎虚脱。

意念力,直接关乎三全境的最后一层状态:神旺。如今的裘宁正处于第二层状态,而且根基未稳。这般看来,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休息了几个时辰后,厉阳焱又递给了他一卷功法,名为追风步,适合逃命时用,这也是裘宁现在最为需要的。

祖阙未开时,无法修炼神术,唯有借助气海内的精气和意念力施展普通的功法秘籍。

所以,对于三全境的人而言,意念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要知道,一卷稀有的武功秘籍,会让普通的三全境修者,在相同的等级中脱颖而出,甚至面对品阶较低的天人境强者,也有着一战之力。

原本的裘宁,可是熟稔三卷三品神术的,不过在经历如此劫难过后,实力暴退,以至于现在都无法施展。

“切勿浮躁,还是好好修炼吧。”压下心中的遗憾,裘宁打开卷轴仔细研读起来。

“追风步,高级功法,疾步追风,修成可退人千里之外。”

裘宁细细品味着这篇功法,慢慢领悟了修炼之法。紧接着,一个个奇特的动作,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而出,将这些尽数铭记于心,少年随即双手轻抬,开始了第一次练习。

汇气于脚踝,左三步,右一步…动作虽然是有些生涩,但是速度显然比先前快上了不少,正当裘宁打算继续练习时,眼角的余光忽的瞟见了远处有一道黑影掠来。

“阳焱,你来了。”

这道黑影,自然便是厉阳焱,看着裘宁湿透的衣襟,他诧异的点了点头,一下子从九品天人境,掉到这种层次,还能保持如此心境潜心修炼,实属难得。

“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曾经的少修罗。”

裘宁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要的情报弄到手了。”厉阳焱顿了顿,方才接着道:“王石爷爷现在无性命之忧,只是…被关押在哀牢狱。”

虽然厉阳焱并没有说的太清楚,但裘宁却是知晓,这哀牢狱,绝对不是个好地方,十有八九,乾元府会派精兵把守,看来,眼下是很难救出石爷爷了。

想到这些,裘宁的眼神也是渐渐平静以及淡漠下来。

厉阳焱拍了拍裘宁的肩膀,微微一滞,他凝视着眼前的少年,后者那平静的面容下,似乎是隐藏着一些连他都相当心悸的东西。

他有种预感,终有一天,这个少年会让乾元府为曾经所做的一切,付出惨痛代价。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也许更久…但,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朝前夕惕,时间如水,不知不觉,黄昏将近。

平山镇的半天边已被晚霞映红,镇上的人气,也是逐渐的达到了巅峰,熙熙攘攘的人潮,格外热闹。

厉家大院,空旷的院落内,两道身影飞相交错,剑锋交碰间,隐有光影漫现。

两道身影,一道沉稳,一道如蝴蝶般的飘逸。

一招过后,蝴蝶身影连退了数步,险些被锋利的剑刃所伤。

“你又欺负我,我要去告诉阳焱哥哥。”女孩小嘴嘟了嘟,双手叉腰地望着面前的少年,嗔道。

望着娇嗔中的小女孩,裘宁却是微微一笑,故作了一个打寒战的表情,然后转身走进了客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