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永安之城 > 正文
前传第一章 身死道消
作者:幽谷寻香  |  字数:3481  |  更新时间:2017-11-04 12:40:14 全文阅读

夜,无月

皇城一片黑暗,我迎着咧咧寒风立在鼓楼之上,俯视着这一片熟悉但又陌生的地方。十年了,从我下山开始到现在,整整十年时间,也曾为南唐王朝开扩过疆土,建立过不世之功;也曾受过皇族的信任,得过无尚光荣。只是这一切,如浮华的泡影,在兵临城下的那一刻,破碎了。

皇上怕了,他想举国出降。但我不同意,于是局面僵持了,后来有人偷偷上荐道:“除非我死,不然宋兵攻入城中,就是大家都死。”皇上犹豫了,一边是忠心耿耿、鞠躬尽瘁的护国大国师,一边则是死。这本就不是一道难题,于是皇上决定舍去我,他派人前来邀请我去赏舞饮酒,其实暗地里已经埋伏好了刀斧手,只要一声令下,就让我人头落地。

我太了解我这个主子的脾性了,若是大敌当前,他依然能有赏舞饮酒的闲情逸致,那倒也是好的。我只怕他此刻早已食之不得下咽了吧,这般鸿门宴,我焉能不知!只是我依然还是去了,不为别的,就想亲眼看看他想如何杀我。

舞依然绚烂夺目,美丽的娇娘让人意乱情迷,只是观舞之人却是各怀心思。皇上显然并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他失去了往日的潇洒从容,只是尴尬的举杯然后放下,想要开口却终究什么也没说。陪侍的大臣倒是显得比他要从容,因为他们觉得我便是再厉害,也做不到在一千刀斧手中逃得性命吧。但是他们低估了作为剑仙弟子的实力,我终究会给他们惊喜。

酒杯落地,从围帐后面冲出数不清的刀斧手,就跟过江之鲫一样,他们怒吼着冲向我,手里挥舞着骇人的巨斧,只是这不是应该砍向敌人的么,怎么这一刻,我到成了敌人了。我苦笑着闭眼,只是一瞬间,所有冲向我的刀斧手连同他们骇人的巨斧都断为了两截。遍地都是从他们身体里流出的内脏,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舞娘早就吓得跑没影了,只留下面色惨白,在那里瑟瑟发抖的文武大臣们。

我走到皇帝的面前,就那样望着他,我想从他惨白的脸上看出些许悔意,只是我看了很久依然没有发现,哪怕仅仅是一丝一毫。“你不是怕死么?为什么不向我求饶,难道此刻不比宋军的刀枪更可怕吗?”我笑的很苦涩,仿佛心中此刻正被万箭扎着那般痛。曾几何时,我们也彻夜长谈,探讨过家国运势;也曾推心置腹,看你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如今你双鬓已有了白发,而我也不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却为何要以这种方式斩断我们之间的联系。

“你杀了我吧,若是以我一命可消你怒火,便动手吧,只是望你放过文武大臣和满城的百姓,算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道圣旨。”他闭目等死。

“住口!”我心中升起了熊熊怒火,一掌劈断了他身前的桌子,“收起你的假仁假义,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恶心你。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最后一件事情。待你投降之日,将赵小子引进皇城,接下来的事情你便不用再管,事成之后你依然是你的南唐之主。”

“你这又是何苦呢?”他苦笑着问道。

“你要你的苟且,我有我的坚持,我就问你答不答应?”我直视他的双眼,决然道。

“好,我答应你。”他终究还是一国之主,这一次没有再选择逃避。

三天后,他带着满朝的文武大臣开门投降,将宋军迎进了京都。从此以后,天下再无南唐,也再无风花雪月的南唐后主,只是多了个悲天悯人的违命侯,苟延残喘。他终于还是履行了对我的承诺,将赵小子引进了承天殿中。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我背负九歌,踏风而来,直奔承天殿而去。只是当我破门而入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这时,门外点起了巨大的火把,映照得整个承天殿宛如白昼。果然,我还是没有看错他,他依然是那个苟且偷生的李从嘉。

“楚煜,放弃吧,没有再坚持下去的必要了,这都是天意。”殿外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那是宋国的大国师刘玉清,我见过他,一个正一道的老道士,挺和蔼的老头。

“哈哈哈……”我扬天大笑,随后飘然而出,傲立于高台之上。承天殿外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我这条小鱼上钩了。

刘玉清走到众人面前,对我说道:“楚煜,你若是答应我就此放弃,并且起誓不再找赵氏一族的麻烦,我可以做主放你离开。”他怕的是我师父,这一点我很清楚。

“我意已决,多说无益,今日不杀赵小子,我誓不罢休。”我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布混元金斗阵。”随后刘玉清不再言语,只是让旗手挥动令旗,瞬间便有三千身着金色符甲的力士向我冲来。我内心古井不波,迎着他们冲了过去。我体内气息涌动,调出存储于丹田的一千把气刀 ,围绕在我的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动荡的气流罩。

“小心他的谪仙落。”不等刘玉清提醒。我与符甲力士已经撞到了一起,宛如金铁交鸣。高速旋转的气刀,切割在金色符甲之上,不断冒出的火星竟在我周围形成了一个大火球。金色符甲终究抵不了我不断涌出的气刀,在持续的切割之下,金光散尽,剩下的就是三千具血肉之躯,瞬间被我屠杀殆尽。

刘玉清神色平静,似乎这三千人只是送给我的见面礼。我看着丹田内所剩无几的气刀,恍然大悟,原来这三千人只是用来破我的谪仙落而已。

“布四象绝神阵。”刘玉清的语调忽然变得高亢起来,仿佛在吟唱着歌曲。

人群向四周散开,显露出在东南西北四处等候已久的道士,每处各设一百零八人,共计四百三十二人,几乎动用了正一道所有的力量。

“南方离火朱雀~”吟唱般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即,南方一百零八人齐声念诀,只见一道华光冲天而起,把天空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后面的璀璨星空。此刻南方众星在法阵的引导下,发出灿烂光芒,竟洒下星力,在半空中化为一只百丈大小的朱雀神兽。朱雀神兽俯视着我,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九歌,出鞘。”九歌剑似乎感受到了来自朱雀的藐视,“铮”的一声化为一道流光直射朱雀而去。我踏风而起,紧追上去。

“傲视九天踏歌行,横剑当哭落黄泉!”我抓住九歌剑柄,洒然一剑,九歌化为巨大剑影直刺朱雀。朱雀并不闪躲,周身化出熊熊烈火,硬撼这一剑。只听得“轰”的一声,剑影消散,但刹那间我已化为流光直刺朱雀脑袋而去。朱雀毕竟只是道残念,灵智不高,待要躲时已是迟了。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龟背横在了我的面前,九歌直接撞了上去,“彭”的一声,我的身体向后倒飞回去,嘴角已经流下血来。

玄武!我抹掉嘴角的鲜血,冷冷的直视前方。果然一个人硬撼四象绝神阵,是有些勉强了。我查看着体内的伤势,刚才那一击我用上了全力,只求能先破一阵,那还有赢的希望,却被对方识破了意图,用偏于防御的玄武来挡我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倒是让我自己受了反震之力,伤了内脏。

“楚煜,你还不认输吗?”

他们肯定觉得已然胜券在握,此时他们占尽了优势,就算我还有什么招式没使出来,也翻不起什么大风浪吧。正一道第一大阵岂是我一个凡人能够抵挡的!

“我要说不呢?”我再次化为流光,冲向朱雀、玄武二兽。两兽迎面扑上,我却突然变向,往大阵所在之处飞去。我调动体内仅存的百把气刀,将它们全部射了出去,却被后来赶上的玄武尽数挡下,只是我的目标并不在此。我催动体内灵气,化出至强至快的一剑射向半空中的朱雀。朱雀张嘴喷出烈火,却阻挡不住我这一剑,被我刺穿头颅,当场化为光点消失了。地上南方朱雀阵中,一百零八人同时吐血倒地,竟是被星象反噬之力震断了经脉,全部死亡。

这一兵行险招,让我搬回了些许败势,但局势依然对我极为不利,因为对方还有青龙、白虎两只神兽还未召唤。我吞了一颗补气的丹药,勉强补回两成的灵气,但依然是杯水车薪,今日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我苦涩一笑。

这一突然的变故,明显让对方乱了阵脚。刘玉清不敢再托大,同时召唤出了青龙和白虎两只神兽,想对我来个致命一击。

我持剑凌空而立,面对着三只神兽,我毫无胜算,但我不想放弃。白虎首先发难,抬起利爪朝我抓来,我闪身躲过,却不想被随后扑上的青龙一记神龙摆尾抽中了后背,顿时我的身体便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了很远,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但我用灵气强压住了体内的伤势,举起九歌,一招青莲剑歌,连化九道青莲,我踏莲而上,连迈九步,使得剑势暴涨,我凌空飞渡,直刺白虎额头,果然玄武又来相救,我顺势改变方向,一剑斩下玄武头颅,破了玄武大阵。

被我连破两座大阵,刘玉清已然慌了,他顾不得许多,拔出宝剑,也加入到了战局中。刘玉清修为高深,一身道法练自玄门正宗,威力惊人。我勉力支撑,只是奈何体内灵气所剩无几,加之伤势严重,之前一直用灵气压着,可是当灵气越来越少时,伤势便有些压不住了。

随着白虎势大力沉的一爪,我被拍到了地上。我用九歌支撑着身子,勉强站了起来,口中不断咳出血来,是人都能看出,我已是强弩之末了。刘玉清怕我有炸,一记掌心雷轰断了我的左臂,看我确实再无战斗的能力,才走到我的身前。我见他走近,暴起便是一剑,却被他闪过,我见状,动用最后灵气震断九歌,九歌断刃飞出,正好刺进了刘玉清的身体里。他难以置信的望着胸口的断刃,死不瞑目。而我面朝南方,含笑而亡。因为那是酒剑峰的方向,我想最后再看一眼师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