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乡村小野医 > 第一卷 乡野医事
第十九章 能说话了
作者:吃鸡胸弟  |  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17-12-11 09:11:25 全文阅读

齐秀先跑到厕所去了。

剩下来的陈厂长欲哭无泪啊,早知道不站在齐秀面前了,现在陈厂长一身的呕吐物,刚刚本来准备说话的,话没说出来,身上却一身吐味。

“陈厂长这是不打算换衣服了是吗?”刘子东看着一身污血的陈厂长笑着说道。

“呃……”陈厂长这才反应过来,嘴里嘟囔着什么,就打开房门走进了浴室。

不过刘子东一转身,看向厕所,却是让刘子东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敢情厕所的门根本就没有关牢!

齐秀的衣服脱下,现在正在房间里面拿着卫生纸擦拭着,刘子东眼睛一亮,齐秀虽然是上了年纪,但这身子确实保持的很好啊!

听说这陈厂长还没有孩子,也就是说,这齐秀不曾生育过,这倒也是一件怪事了。

“小神医,麻烦你了!”

齐秀先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是换过了,要不是还有事情,她还真的是想去洗个澡,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啊!

“没事!”刘子东淡淡说道。

“那,现在就为我公公施针吧?”齐秀打探的说道,刚刚刘子东给自己扎针好像费了巨大的精力,就好像作法一般,现在她也不知道,刘子东还能不能给陈炎民扎针。

“没问题,嗯,还是去那个房间吧。你去把房间里面所有的窗户都关起来!”刘子东指着陈炎民带着的那个房间对着齐秀神神秘秘的说道。

“关起来?”齐秀一愣。

不过她并没有多问,直接走到房间就把窗户都给关起来,刚要准备去叫刘子东,猛然回头,刘子东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进来,吓了他一大跳!

“你怎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齐秀吓了一跳,赶紧拍着胸口有些后怕的说道。

“刚刚!”刘子东回道,瞥了一眼齐秀的胸,赶紧回神。

“你这走路的声音也太小了。”齐秀长出了一口气。

“陈厂长不来嘛?”陈厂长现在还在房间里面没有出来呢,刘子东自然是要问一下。

“不用了,他来了也没什么用!你就给我公公施针吧!只要能治好,钱什么的都不是问题!”齐秀摆手说道,觉得陈厂长在这费事,索性就不打算让他来了。

“那行吧!”刘子东笑道,陈厂长不在那也好,避免那家伙在这又想动什么手脚。

走到陈炎民面前。

“老爷子,我现在给你扎针,要是不愿意你就眨眨眼,愿意的话,你就不要动,行吗?”刘子东看着陈炎民说道,还是要征求一下陈炎民的意见。

果然好一会陈炎民都没有动弹,这也就是说默认了,刘子东可是施针了!

见状,刘子东也不再迟疑,拿出早就消好毒的针,朝着老爷子的脑门上扎了四针。

鱼尾,丝竹空,听宫,下关,晴明,百会六个穴位,还有十余个穴位,等到刘子东扎好了针,老爷子的脑袋上面就像是变成了一只刺猬一般,全部都是银针,看得齐秀都有些头皮发麻。

刚刚她也不过是扎了四五针而已,陈炎民可是不下二十多针啊!

“呼,好,好,好……”陈炎民竟张口说话了,虽然有些哆嗦,但也总比之前好多了,齐秀见状,立马惊了!

“爸,你没事了?”齐秀赶紧问道,却是不敢触碰陈炎民的身体,生怕出现意外。

“想好还没这么快,最少也需要我扎针两个月才行!”刘子东这时候才喘了一口气,这一次真的是废了巨大的精力啊!

老爷子的穴位不好找,陈炎民的身子有时候还会抖动,根本无法控制这也给刘子东治疗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不过,刘子东也不是没有收获,在治愈陈炎民的时候,他感觉陈炎民身上竟有一股股的气流,刘子东每扎一针,那些气流就会进入刘子东的体内。

刚开始刘子东还是有些疑惑,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在气流进入刘子东的体内后,他的疲惫竟然有所缓解,身子好些比之前好了许多,却是不知这是为什么。

“多,多谢了!”陈炎民等待了一会,好多了,说话没有之前的哆嗦了,起码可以正常说话了,但身子还是不能行动。

“没事!”刘子东笑着说道,这老爷子看着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教出那么一个儿子的!

“等十分钟之后就可以拔针了,你准备一下清淡的食物给老爷子!这几天不要接触油腥,清淡一些就好!”刘子东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表,对着齐秀说道。

齐秀自然是赶紧点头应是,出去准备去了,就在她打开房门之后,陈厂长就跑了进来。

“爸,你!你怎么能好了呢!”陈厂长看着陈炎民很是不敢置信,华清大师都医治不好的病,刘子东竟然治好了,他此时有些口不择言。

“混账!你不盼着你老子好点,是不是要我早点去死啊!”陈炎民听到陈厂长的话,立马大怒,怒声说道。

“咳咳咳!”

话一说完,陈炎民猛地开始咳嗽起来,刘子东赶紧上前,又扎上了几针,陈炎民才好了一点!

“陈厂长,这可是你的父亲啊!你怎么能这样!”刘子东看着陈厂长一脸的痛心疾首。

“我,爸,我,我就是太激动了!我太激动了,你好了就好,好了就好!”陈厂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道。

“哼!”陈炎民冷哼一声也不搭理陈厂长。

“那陈厂长,你答应我的事情,是不是!”刘子东赶紧说道,现在在这老爷子的面前说出来的话,陈厂长应该不敢造次。

“那些东西之后再说!”陈厂长不悦的说道,真的是很让人意外啊,刘子东竟真的把自己父亲给治好了!

“答应人家的就要做到,我是怎么教你的啊!”

陈炎民又是怒哼一声对着陈厂长说道,脸上布满,显然自己的儿子又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陈厂长真的是恨不得把刘子东的嘴给堵上啊,这家伙要是不说这个,自己还能拖一下,现在被陈炎民知道了,不给也不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