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乡村小野医 > 第一卷 乡野医事
第七章 老麻子
作者:吃鸡胸弟  |  字数:2800  |  更新时间:2017-12-05 12:27:14 全文阅读

村西,念慈庵。

“咳咳,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一个穿着尼姑服装的漂亮女人手中拿着根鸡腿,一边吃一边笑道,大大喇喇丝毫没有尼姑的模样。

“静音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信不信我收拾你呀?”

刘子东不等对方说完,怒声打断了对方的话。

“嘿!你这小子,跟说谁说话呢?信不信我阉了你?”尼姑样貌清秀,带着一份英气,不像女人,倒像是男人,一抹嘴,眼睛露出凶光。

刘子东一愣,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摸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念慈庵不大,位于村外山头,两进的院子,前面是寺庙,后面是后厢房,整个庙里就一个尼姑,静音师太。

在别人眼里,静音师父不喜欢说话,只有在别人上香礼佛之时,才念着几句听不清的经。

实际上只有刘子东知道,这个静音师父其实是个贼,不过她不偷普通人家的东西,只偷县里和城里的不良有钱人的财物。

一年只干一次活,倒是舒服得很。

从刘子东第一次见到她出现在这个原先破旧的尼姑庵,到现在已经整整五年了。

三年前,刘子东当兵回来,无意中发现了她的秘密,从普通认识机缘巧合成了朋友,就好像姐弟一般。

“喂,我说,想什么呢?吓到你啦。”

静音师父将吃剩下的鸡骨头,扔在垃圾桶中,笑呵呵的看着他。

刘子东无奈摇了摇头,扬了扬拳头。

“静音姐,我现在心情很烦躁,你少惹我!”

静音师父暴跳如雷:“喂喂喂,我允许你将你的语言重新组织一次,你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信不信我揍扁你?”

“好啊,那你揍我好了,反正我正难受,打死我得了。”刘子东自嘲着苦笑道,心如死灰,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为何到最后嫂子会那般。

“哟呵?有点小脾气嘛,我告诉你,你就这怂样子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知道晗香为什么会拒绝你吗?那是因为你没有足够的能力,我这样说不知道你懂不懂啊?”

“什么?能力不够?你说清楚一点!”

陷入绝望的刘子东就如同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问道。

“嘿嘿,这下知道求我了吧?那就让我这个老江湖来告诉你,要怎么读懂女人的心吧。”

“姐,有什么你就说,我什么都听你的!你最好了,最美了,就跟天上的仙女似的!”

刘子东不由的兴奋起来,如绝境重生一般。

“咳咳,仙女的屁?老娘这么漂亮,怎么也没看你对我动过心呢?也不知道你看上她哪一点。我好歹只比你大个一两岁吧,沈晗香可比你大三四岁了,还真想抱金砖啊?”

“呃……这都说的啥呀?好姐姐,你快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嘛?”

“算你小子识相,看你这么勇于改正,我就给你指一条明路好了!那就是你要有钱,你一旦真正有钱了,你自己还会顾虑这些吗?含香还会顾虑这些吗?你们搬出村子到哪去不行啊?”

静音不急不忙的说道。

闻声,刘子东眉头一蹙:“有钱?原来归根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天真,不是钱是什么?对于晗香,村子里会有这样那样的流言,最好的办法,就是你变成村子里面公认的强者,别人才无话可说!”

“可是我现在打架挺强的呀,但是,钱的事一时半会儿也急不来,我都已经想到办法了……”

“是不是傻?你在军队里练了两年,加上我又教了你三年,现在勉勉强强才可以算得上是个高手,可在钱这上面,现在身上有多少钱啊?你就没想过,一旦自己有钱了,让晗香开开心心的,她还有时间去想那些流言蜚语吗?”

对啊!

刘子东内心顿时燃了起来,猛的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一丝坚毅:“那好,那我应该要怎么做?”

“你不是说你自己想到办法了吗?只要你那个办法能赚钱,坚持做下去。话说你那办法是什么呀?”静音师父好奇的说道。

“我想在村里开诊所。”

“啊,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整个村子加起来也不过七八百人,而且不是有了一家诊所吗?”静音师父惊讶的说道。

“得了吧,就老王那家诊所,根本就是家黑心诊所。三年前我回来的时候就想说了,只不过一直没有深想,现在想想,老王都住到县城里了,依然要在这里开诊所,这肯定是可以赚钱的。与其让他来挣钱,还不如自己去挣呢!”刘子东握着手说道。

“可是,要开个诊所,可不那么简单,不仅要钱,还要证书啊?”

“这些我早就想好了,钱我现在有,身上加起来有十来万,开个诊所足够。至于证书之类的,老王的证书,在他原来喝醉的时候就说过,花了两万多块钱买的。再说了,他也不看大病,出不了什么事儿。我也是这样,我靠着中医,还能真正的治好别人。”

“这么说,你是要暴露自己会医术了?”静音冷声道。

刘子东没有察觉出来,随意的耸了耸肩,无所谓道:“管不了这么多了,我现在别无所长,就只会打架和医术,你总不能让我到县城里去当保安吧?自从我当了兵后,我就知道自己是个不受管的人,所以还是当个村医比较自由。”

“可是你说过,你爸妈不让你暴露会医术的?”

“我爸妈都死了十多年了,我要活着,想好好的活着,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刘子东叹了口气。

“别怪我多嘴,你爸妈说的话,可能有含义在其中,所谓不听老人言……”

“得了得了,静音姐,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啰嗦?反正这些事情我已经决定下来了,这几天就把这些事儿全落实下来。到时候你就等着我赚大钱吧,等有了钱,我一定给你把这个尼姑庵好好的修一修!”

刘子东说完,起身拉开门,向外走去。

静音师父的脸上却闪过一抹冷色。

家中。

就在刘子东激动万分筹划着诊所的事,一个凄惨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很微弱,却是的确有。

这不禁引起了刘子东的注意,当他静下心去聆听,声音再次响起。

“你别过来,老麻子,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我就……”

“叫啊,我倒要看看谁能救你……”

刘子东心中一蹙,这声音应该是从隔壁院子传来的。

两道声音,一个是弱女子的叫声,一个是男人粗狂的笑声。

又是老麻子!

刘子东的脑海里顿时幻化出老麻子的模样,之所以叫老麻子,就是因为从小他脸上就布满麻子,所以大家就给起下的外号,而他身形魁梧,是村子里的村霸,无耻到无恶不作,但乡里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因为都传他敢杀人,块头又大,没人敢得罪他。

刘子东心中大叫一声不好,但还是出门来到了隔壁。

到她家门,门都是虚掩着的,并没有关上,透过那门缝的一丝看去,两个不协调的身子正纠缠在一起,刘子东一眼就看出是在干嘛。

男人正是那老麻子,被欺负的女人居然是秋菊姐!

秋菊姐跟沈晗香一样,都是苦命的女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都已经快近30的人了,一直没有结婚,唯一的闺蜜就沈晗香一个,本本分分的,却没想到被老麻子盯上了!

先不说别的关系,就因为她和沈晗香是亲如姐妹的闺蜜,刘子东也没理由不管这件事情。

“老麻子,你要是敢轻薄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秋菊浑身颤抖着,一边说一边退。

“你要死,也得先让我爽了再死!哈哈!”

老麻子如泼皮无赖一般,一脸猪哥像,那垂涎的模样,就跟是饿狼看到了食物。

“麻子哥,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就饶了我吧,只要饶了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尽管多年没做过那方面的事情,但秋菊也不想让自己的身子给了这样的一个人。

“嘿嘿?饶了你?那谁饶了我啊?谁让你长得这么水灵,还穿得那么少。”

老麻子嘴角肆意的口水飞溅,如饿狼扑食一般,朝着秋菊去了。

眼前的情况刻不容缓,刘子东顾不得别的,踹门上去就是一脚:“狗麻子!住手,光天化日的,你居然调戏良家妇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