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女杀手 > 正文
女杀手全文
作者:危龙  |  字数:10327  |  更新时间:2017-10-31 11:11:09 全文阅读

罗月来到百花镇上已有三年了,百花镇是个大镇,往来路人很多。这三年里她在隆升酒楼里打杂,虽然没挣几个银两,但能锻炼身体,她也乐在其中。

一天,罗月出镇去送货,回来时经过一片树林,忽然一阵痛苦的呻吟传来,她仔细一听,再循声走过去,发现一个红衣妇女倒在地上,这妇女身上流了很多血,看着快要死了,罗月不忍心让对方死,忙走上前帮她止血。

红衣妇女道:“小妹妹,谢谢你!”

罗月道:“不必,我看到了就一定会做,对了,你怎么受伤的?”

红衣妇女道:“我是被我师兄打伤的。”

罗月听她说下去。

红衣妇女道:“我叫杨佥,是太阴教掌门人,只因我得到了一本玄女秘笈而遭来杀身之祸!”

罗月道:“玄女秘笈?”

杨佥道:“不错。”

罗月道:“既然你们是师兄妹,为何会弄成这个样子!”

杨佥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罗月道:“我叫罗月。”

杨佥道:“罗姑娘,你有所不知,我师兄叫程明,他表面仁义道德,内心则心狠手辣,我这玄女剑法秘笈本想上交给我的师父,怎想被程明事先知道,他联合龙江四侠暗算了我,并谋夺了太阴教掌门之位,我死里逃生来到这儿………”

杨佥脸色已变得苍白,身体也渐渐无力,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去,急忙拉着罗月的手,把护龙剑和玄女秘笈交给罗月,并告诉她可依照秘笈的招式勤加练习,除此之外,杨佥还让罗月去找她的师父铁发金僧拜师学艺,下山后找程明等人报仇。

罗月一一记下了,杨佥含笑而死,罗月安葬了她。

从此,罗月白天在酒楼打杂,晚上便暗中练习武功,她虽没有师父指导,但武艺也在慢慢变好。

过了一年,她已把玄女秘笈上的招式都学完了,她每天都苦练着,为的不仅是杨佥的仇恨,还有自己的仇恨!

原来,罗月的父母都是武林上的侠客,夫妇手中的两支剑是很多歹徒的噩梦,可就在五年之前的一个夜晚,夫妇竟同时死在了家中,每人胸口上都有一个紫黑色的鹰形手印,双剑也折断在地,全家只有罗月一人因为外出采药而存活下来,当她看到父母惨死的情景,心中不知有多么悲痛,她哭了好久,直到暴风雨狂倾而下,寒冷的雨水冷醒了她,也冷住了她的心。

起初,她怕仇人们找到她,自己躲到一个山洞里去,每日就靠野果寒泉充饥,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她才在百花镇上当起杂工来,暗地里她不忘寻找当年杀害她父母的仇人!

思绪在罗月脑海中翻滚,她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父母。

她忍不住轻轻地叫了爹娘一声。

她明白报仇可不是简单的事,于是她离开了隆升酒楼,找到了铁发金僧的住处。

可惜铁发金僧也死了!

他临死前用尽最后的力气在地上写了两个字,程明!!

这两个血红大字映入罗月的眼睛,她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怒意!

“程明,又是程明,我一定要找到他!”罗月恨声道。

话音未落,忽然有暗器偷袭过来!

罗月身形一让,躲开了暗器,双目一望,只见不远处缓缓走出一个黑衣人!

黑衣人手上并未有兵刃,瘦削的面孔上布着一道森寒的杀气,他冷冷望着罗月,双掌一分,寒光暴闪,两把小刀直射罗月胸膛!

罗月没有闪避的意思,双掌一伸,接下了两把小刀,反手一震,两把小刀竟向黑衣人射去!

黑衣人面色微惊,他接住这两刀,一左一右收进怀中,身形忽然欺进,一掌向罗月打来!

黑衣人使的是七煞掌,掌式变化莫测,很难对付。

罗月怕自己在七煞掌下吃亏,护龙剑猛地出鞘,一剑向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挥舞出一道掌风,人也立即跟进,掌风逼退了罗月的剑。

罗月情急之下挺剑猛刺,黑衣人以攻为守,不再一味进招。

这黑衣人的功力相当不弱,罗月久攻不下,心中不免变得急躁起来。

罗月的剑招此起彼伏,一剑剑猛攻黑衣人,黑衣人身形暴退,腹部已是空门尽露。

黑衣人道:“好个臭丫头,你找死!”

说完,双掌微收,掌式再变,疾攻而来!

两人打了很多个回合,彼此不分胜负,黑衣人忽然使出杀招,并指如刀,打伤了罗月,罗月施展轻功掠走,黑衣人也不追击,他独自走了。

这黑衣人叫杨凌风,原是太阴教的大头目,他暗投程明,布下杀机偷袭杨佥,后铁发金僧死后,又奉程明之命留守此地,等杨佥回来再自图暗杀。

可惜,杨佥伤重死了,却等来了罗月。

杨凌风通报了程明,程明派铁燕帮追查罗月下落。

铁燕帮是武林一大黑帮,帮中高手如云,个个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夕阳西下,九龙坡上,罗月走在路上。

九龙坡是由铁燕帮所管,帮中的两个小头目带着数十个金衫劲装大汉守在此地。

这两人分别是方龙,谭诀。

方龙使的是长刀,谭诀使的是飞爪。

他们已得到了程明的命令,于是吩咐众人高度戒备。

这时,罗月已来到了关卡前,她停下脚步,观望情形。

方龙,谭诀看到了她,心中一疑,手已按在各自的兵刃上。

“你是何人?”

“在下是过路的,想到龙江镇去。”

“去去去,你不要命了,滚,快滚!”

“二位出口伤人,未免太霸道了吧!”

“霸道?你这鸟蛋敢这样对老子说话,你想死了是不是?”

罗月哼了一声,身形一闪,人已从关卡穿了过去!

“给我拿下!”

方龙一声令下,那些持着刀剑的劲装大汉已向罗月围来。

双方一阵混战,罗月杀退了众人,冷冷道:“还有谁不怕死的尽管过来!”

方龙,谭诀见状,双双抢出,刀攻上,爪攻下!

几个回合下来,罗月大怒,剑光一闪!

方龙,谭诀的衣衫都被割开了一道口子,两人一时都没回过神来,罗月不理会二人,身形拔起,一闪而没。

方谭两人眼看着对方走掉,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得向帮主徐涛汇报。

徐涛责骂两人办事不利,暗中通知龙江分舵舵主林啸月追查。

夜里,罗月来到了龙江镇上。

她在一间客栈住下,店掌柜怀疑她就是分舵要找的人,背地里通知了林啸月,林啸月得知这一消息后,命手下三大金刚带领大批人马悄悄包围了客栈。

三大金刚撞开了房门,手中兵刃向着罗月狠狠攻去。

“你这丫头到底是谁,快说,不然小心你的狗命!”

罗月沉着应战,过了十来个回合,三大金刚都被她杀了。

绝大部分的喽啰也死在她的护龙剑下。

罗月虽然杀敌众多,但混战中身上也受了几处伤,她知道得先寻一个僻静之地养好伤,然后再做打算。

罗月离开龙江镇,她一路疾行,不知走了多少路,误打误撞竟来到了“绵阴别府”!

这绵阴别府是一个废弃已久的洞穴,四周有两个洞门,一大一小,一左一右皆为入洞的通道,由于绵阴别府地处陡峭高山,两面绝壁高耸入云,要是轻功不好或者一般的武林人物是很难攀登上来的。

但对于罗月来说,要上绵阴别府到也不是什么难事!

罗月已在洞口前,她并没有着急进入,因为她闻到了一种奇异的味道!

这种气味和山下的完全不一样!

罗月目光向四周扫视,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物,但这气味又浓,心中不免警觉起来。

罗月想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莫非这洞口附近已被人洒下了剧毒不成?”

她只是猜测,并不能证实自己的想法!

罗月紧盯洞口,微微叹了口气,道:“若是真的有毒,此刻我又受了伤,若就此下山岂非更是一件麻烦的事!”

她说完,目光触到这洞口附近地上的花草上,但见这些花草都已经枯死了,于是她更断定自己的猜测没错。

罗月思索一定,微微提气,运起功力,封闭了全身毛孔,身形电射,不一会儿,人已到了洞中!

她身形一稳,猛击两掌,掌风过处,呼呼直响!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有野兽躲在这儿偷袭。

这两掌的力量本就不可伤物,只是用来试探情形罢了。

罗月站在原地,缓缓吸了一口真气,再一运功,体内真气逐渐上涌,很快布满全身,这样,她就不害怕洞口附近的毒气了。

罗月先向四周看了看,缓缓抬步向前,目光望处,只见一面宽大的石壁上写着几个吓人的血红色大字:“绵阴别府,洞天福地”!

显然,这字是人工加上去的!

罗月望着这八个字,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寒意!

她看到左侧有一间内厅,心念一动,掠起身形,穿洞而过,落在厅上。

罗月道:“想不到这绵阴别府竟不止是一个普通洞穴这么简单!”

话音未落,厅内某个角落里立即传来了轻咳和干呕的声音。

罗月道:“谁?”

她说着话,目光转动,看到了一个伤残老人在喘息!

这伤残老人是什么人呢?

罗月道:“老丈,晚辈有礼了。”

伤残老人道:“你是何人?”

罗月说出姓名来。

伤残老人道:“看样子你也受了伤?”

罗月道:“正是!”

伤残老人闻言,微微一叹,竟大声咳嗽起来。

罗月道:“老丈,你没事吧?”

伤残老人道:“没事,我不要紧!”

罗月道:“晚辈不该冒昧闯入这洞府来。”

伤残老人道:“嗯,若是平常,老夫绝不容任何人闯入此地,但今日却大不同了!”

罗月道:“老丈之意是………”

伤残老人道:“嘿嘿,你可知老夫是谁?”

罗月道:“抱歉得很,还未请教老丈尊姓大名?”

伤残老人道:“老夫叫欧子铭,那时江湖道上的人物都送了我一个外号,叫毒如来!”

罗月道:“毒如来?”

伤残老人道:“不错,毒如来!”

伤残老人道:“只可惜现在我已身受内伤,命将不久,待老夫死了以后………”

罗月道:“老前辈何出此言,晚辈可以帮老前辈医治………”

伤残老人道:“不必了,你的好意,老夫感激不尽,但老夫不愿连累你,你救了我,你也会中毒而死!”

罗月道:“为什么?”

欧子铭道:“不要多问了,等我死后,你便是这绵阴别府的主人,老夫身上有张秘图,你取出后细心勤练上面武功,日后一定是武林之奇才!”

罗月道:“欧前辈,晚辈岂敢………”

欧子铭道:“怎么,你不答应老夫的请求?”

罗月沉默着。

欧子铭道:“罢了,罢了,你若不答应,老夫死也不会瞑目的!”

罗月道:“嗯,在下答应前辈便是了。”

欧子铭道:“那图纸有些机关,你得先………”

他的话并未说完,人已断气了!

罗月哭了好久,心中悲痛欲绝,她在洞外安葬了毒如来欧子铭,并把那张秘图捧在手上观察。

“这张图纸到底写着些什么东西呢?”罗月好奇的道。

罗月看到在秘图外边还包着一团黄纸,她小心打开黄纸一看,不由道:“原来,这绵阴别府还有地下一层,这倒真出乎人意料了。”

罗月说完,眼珠子转了转,灵机一动,手一伸竟在四周石壁上摸了起来,这间大厅连着外边洞穴的石壁上都装着一颗偌大的明珠。

罗月数了数,发现一共有四颗明珠,其中在大厅上的是最大的一颗明珠,虽然只有一颗,但光度已足够。

“莫非这就是机关吗?”罗月道。

她毫不犹豫一转石壁上的这颗明珠,轰隆隆一声,她站着的地方忽然一沉,地面在缓缓沉下去,一间比这间还要大的石厅已出现罗月眼前!

厅内灯光更亮,照遍了其中每一寸土地。

罗月走入这阴冷冷的石厅,寒意更重,她发现这才是一处练功之地!

大厅两面墙壁上都刻着很多武功招式,中央位置上放着一扇白玉屏风。

罗月的目光聚集在白玉屏风之上,她看了一阵,发现屏风上并未有字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心中不免有些小小失望。

她想了想,忽然把手掌中的秘图摊开一看,白玉屏风的秘密全在这图上写着!

原来,这屏风叫“九九归一无上真解”,为何是九九归一呢,因为,这屏需隔九九八十一天才会在表面上出现“玉佛神功”的武学图样!

所以叫“九九归一”!

更因为,“玉佛神功”一共有九式,每一式皆从前一式变化而来,彼此相生相克,而最后一式也是最强一式,则是各取前七式之精髓合成,所以又叫“九九归一”!

“玉佛神功”纵然厉害绝伦,但这“玉佛神功”之上的武功图样每次都只能保留半个时辰,若是过了半个时辰,这武功图样便会自行消失,一般人很难把握其中奥妙,如果要修炼这种武功,必须得有极高的智慧和悟性,并且心态要好,切不可急于求成,虽然每次只能学得一式,但也算是机缘巧合了,若要练完神功八式,起码得苦练两年,非有极强毅力者,绝难做到!!

所以叫“无上真解”!

别人可能做不到,但,罗月做到了!

两年过去,她苦练了两年!

转眼又是两年,她再苦练了两年!

终于,她练成了这“玉佛神功”,绰号“女杀手”!

她想到了父母,想到了杨佥,想起了铁发金僧,心中仇火冲天,忍不住下山去了!

她首先来到了龙江镇,四年过去了,她并未发觉这里有何变化。

铁燕帮龙江分舵就在镇上,罗月此次的目的地就是要到分舵去。

她找了酒楼大吃一顿,然后又故意闹事,果然有个叫胡亮的头目带着几个人向她走来。

这些人当然是铁燕帮的。

胡亮外号铁鹏,使的兵器是一对虎头钩!

胡亮道:“小子,你敢在这儿胡闹,不要命了吗?”

罗月冷笑一声,护龙剑忽然刺出,剑光一闪,胡亮身旁的手下们全被她杀了。

胡亮见罗月武功高强,心中一怔,虎头钩早已抽出,身形一闪,拔钩向罗月身上攻去!

罗月人影微微闪动,避开钩锋,长剑一抖,剑化千影,往胡亮胸膛刺了过去!

胡亮从剑影之中脱身而出,双掌一领双钩,左右一交,身形微微一闪,出钩向罗月劈去!

罗月一剑刺空,还未来得及刺出第二剑的时候,那虎头双钩已向着她的后背攻来,她拧身错步,急忙闪开,但见双钩一封一沉,已将她后退之路堵死,罗月向后退去,心中强压怒火,持剑凝立,想着对敌之策。

胡亮见罗月能躲开他的虎头钩,也不追赶,道:“臭小子,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

罗月凝立良久,心知此番是为了报仇而来,绝不能留半点情,一想到这,右手一抡,剑招变化,发射出的剑光立即化为一道道光圈,此刻她身形晃动,剑式又变,使出了“玉佛神功”的前二式!

只见漫天剑影中,忽然一道虹光疾射,斜斜的光影,闪电似的向胡亮攻了过去!

胡亮暗自吃惊,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这种剑式,就在他身形暴退的同时,这道飞速虹光已击中了他的胸膛!

胡亮口喷鲜血,他再反身出钩,寒芒闪动,六道钩花劈散了虹光,钩影万千,一阵阵向罗月猛攻!

罗月长剑不停舞动,剑光环绕,忽然,剑式一变,使出“乾龙升天”的绝招,身形陡然飞起,脱出剑光,向上飞去,凌空一折,斜斜刺去!

罗月恨透了这些人,自然出手间都不再留情,剑光再现,剑式三变,最后一剑刺穿了胡亮的脑袋!

胡亮临死前发射了藏在虎头钩里的暗器,可惜被罗月识破,击落暗器,一剑再刺入他的心窝!

鲜血喷了一地,胡亮终于倒在她脚下,她缓缓拔出她的剑,缓缓将剑插回鞘中,人再缓缓离开了。

接着,她来到了龙江分舵。

她是来报仇的,报仇就是杀人!

分舵舵主林啸月使的兵器是单剑,他不清楚罗月是哪条道上的人物,忙吩咐手下们围攻她!

罗月闻言大怒,剑如神龙,快似电光,剑芒不绝,众人皆死在她的护龙剑下!

林啸月心里一惊,脸上堆出虚伪的笑容,道:“女侠何必赶尽杀绝呢?”

罗月哼了一声,持剑向前,人已逼近林啸月。

林啸月道:“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嘛,何苦靠打打杀杀解决。”

罗月道:“和你没啥好说的,快带我到总坛去,不然我就杀了你!”

林啸月道:“姑娘莫非与铁燕帮结仇了?”

罗月道:“这个你管不着!”

说完,一剑向林啸月刺去,林啸月也挺剑攻向罗月!

两人打了几个回合,林啸月不是罗月敌手,罗月一剑刺伤他,问清了总坛地址所在。

林啸月忽然用暗器暗算罗月,罗月被暗器打伤,身上中了剧毒,被迫来到一个山洞疗伤。

林啸月趁机溜了,他把情况汇报给铁燕帮帮主徐涛。

徐涛提前在总坛埋伏人手,静候罗月上门。

晴,仙竹山,铁燕帮总坛,罗月到了总坛大门前。

“这儿是铁燕帮重地,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到这儿来,快报上名来!”有人喝道。

罗月冷冷一笑,身形一起,落下的时候手里已多了一面牌匾,上边写着“铁燕帮”三个黑底金字,她右掌扛着牌匾,一路疾行!

四周的守卫怎会让她如此轻松闯入,全拔出长刀围过来!

罗月身形一转,右掌持匾不动,左掌立翻,掌风涌动向那群守卫攻去!

掌风人影过处,惨呼声不绝于耳!!

罗月进了大厅,目光一望,厅内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帮主徐涛高高在上坐着,方龙和谭诀,还有两面的守卫全部拔刀挡在他的前面!

罗月道:“接着!”

话音未落,右掌一挥,这面牌匾立向徐涛飞去!

徐涛是一帮之主,武功自然高强,他伸手接下这匾,道:“阁下是谁,找到总坛来干什么?”

罗月自报女杀手三字,徐涛一怔,眼神一动,守卫们忽然挥刀向她攻去!

罗月杀意更浓,一招使出,杀光了这些人!

方龙,谭诀正要出手,徐涛忽然喝止二人,他缓缓站起来,缓缓走到罗月面前。

“女杀手?”

“不错!”

“江湖上还没有这样一个人物,阁下难道没有名字么?”

“本姑娘懒得回答这些废话,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程明这个人?”

“程明?你找他干什么?”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他现在在何处?”

“不知道!”

“你不要逼我出手杀人!”

“好吧,我说我说,他在太阴教里!”

“此话当真么?”

“当真,女侠可从地道去到太阴教总坛!”

罗月询问地道入口,徐涛把她带到一间密室里,密室墙后果真有条地道,罗月走了进去,徐涛忽然发掌暗算她,罗月不曾提防,后背挨了一掌,人竟昏死过去!

徐涛道:“哼哼,这臭丫头终还是栽在老夫手上,你们把她关进牢里。”

方龙,谭诀得令,立即把罗月关在一间独立牢房里。

徐涛给罗月服下“散功丸”,废了她的武功,然后用马车把她运送到了太阴教里。

太阴教一间华丽密室之中,徐涛,杨凌风,程明各坐一方,彼此神态流露着疑虑之色。

程明手中把玩着罗月的护龙剑,目头紧锁,似有心事。

罗月沉睡在一边,她的手脚都已被铁链牢牢锁住。

杨凌风道:“禀大爷,我和这小妞交过手了!”

程明道:“几时的事?”

杨凌风道:“大约在四五年前!”

程明道:“她是什么人?”

杨凌风把交手一事说了出来,程明听后,忽然冷冷一笑。

程明道:“她能找到我师父铁发金僧的住处,想来一定不简单!”

杨凌风道:“会不会是………”

程明道:“一定是我师妹杨佥告诉她的,因为护龙剑也在她手上!”

杨凌风道:“就怕杨佥没死?”

程明道:“我不相信她没死,她若没死的话,护龙剑绝不会落在这小妞的手里。”

杨凌风道:“有道理,只是这小妞到底是什么人呢?”

程明道:“这还用说,当然是杨佥的徒弟了!”

杨凌风道:“属下有一点不太明白。”

程明道:“请讲!”

杨凌风道:“杨佥那时已是身受重伤,怎么还会收徒弟传武功?”

徐涛道:“或许,她把玄女秘笈和护龙剑一起交给这个小妞,要知道有些人的武功是无师自通的!”

杨凌风道:“可能还有别的人教她武功,这小妞的确扎手的很!”

程明道:“嗯,杨兄,徐帮主说的都有理。”

杨凌风道:“在铁发金僧住处,我曾使出七煞掌来对付她,那时候,这小妞的武功并不在我之下!”

徐涛见状,急忙把罗月血洗龙江分舵,大闹铁燕帮总坛一事也说了出来。

程明道:“徐帮主老谋深算,哼哼,她栽得不冤!”

徐涛道:“大爷过奖了!”

程明道:“我看她向是为了报仇来的,会不会是以前咱们仇家的后人?”

徐涛道:“管她是不是,现在她已落在咱们手上,大爷还担心些什么!”

程明道:“这小妞明日就处死,因为留着她会对我们称霸江湖极为不利。”

徐涛道:“大爷,我已给她吃了散功丸,废了她一身武艺,就算不捉住她,她又能如何?”

程明道:“很好,不过今天晚上还得小心戒备,明白吗?”

杨凌风,徐涛都点了点头。

程明道:“龙江四侠已到白驼山去了。”

徐涛道:“是不是去接南宫浩老前辈了?”

程明道:“不错!”

徐涛道:“毒鹰掌南宫前辈威震武林,若他老人家能光临太阴教,那真是如虎添翼了!”

程明道:“嗯,但愿他们能早日回来。”

夜影婆娑,红烛燃烧。

程明独站窗前,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越来越发现罗月的相貌与多年以前毒鹰掌南宫浩杀死的一对夫妻极为相似,这桩惨案他也在场,他怀疑罗月正是那对夫妻的后人,现在一定是回来报仇了。

他心中不免一惊,但又很快镇静下来,这天夜里,他反复想着这件事。

徐涛今晚负责守夜,他一个人坐在密室里,坐着坐着竟睡着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条人影已悄然出现!

这是个蒙面人!

蒙面人步子很轻很快,徐涛睡得很沉,他根本不知有人闯了进来。

蒙面人来到罗月身边,给她服下了“百转大还丹”,没过一会,罗月悠悠转醒,她刚想开口说话,蒙面人示意她不要出声。

蒙面人解开罗月手脚的铁链,带着她一起向外逃去!

徐涛听到了脚步声,睁眼一望,不由大惊,身形向前欺进,攻出两掌直取蒙面人!

蒙面人躲了前一掌,却被后一掌打中,脸上的黑巾也被掌风吹落,徐涛定睛一看,原来这蒙面人竟然是一个女子,看她的模样还是个下人。

“好大的胆子,你竟敢私放要犯,老夫杀了你!”

徐涛大怒,双掌一变,立掌如刀,往这女子身上攻去!

女子并不会武功,她让罗月不要管她,还把一封信交给了罗月,罗月逃走后,这个女子被徐涛一掌杀了!

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奴仆,她救人的目的是不忍心看着罗月去死,再有就是希望罗月能替她报仇!

罗月先逃进了一片树林里,她运功调息,发现自己体力竟恢复了大半,她不知道那个好心的女子给她服下的是百转大还丹,她休息了一阵,施展轻功向绵阴别府掠去。

她到了绵阴别府后,才暗叹未将护龙剑取回,心中不由变得急躁。

罗月把那女子交给她的信一看,才清楚自己吃的是百转大还丹,同时信上还写着这女子的父母被铁燕帮害死,并请求罗月为她报仇。

罗月看完信后,深深呼了一口气,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然后睡了一觉。

她做了一个梦,梦到遇见了一个人,那人传授了一套武功给她………

过了很久,她迷迷糊糊醒过来,一阵风吹来,吹走了她的困意,她缓缓站起来,走到外边去,现在依然是凌晨,夜空一片静谧,她的心也变得安静。

安静是美好的,她独自享受这安静,默默沉思。

忽然有笛声传来,这么晚了,是谁在吹笛呢?

笛声是从山下传来的,那个吹笛人也一定是在山下了。

笛声美妙,罗月竟被吸引住了,她仔细听着,向下极目望去,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白衣人坐在青石上吹笛。

这白衣人是谁呢?

罗月目力虽极好,但山上山下距离实在太远了,她也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白衣人的相貌并未看清。

眼看天快要亮了,她便回到了绵阴别府里,开始运功调息,恢复精神。

第二天,她下山了,她在路上看见有个白衣僧人坐在一块大石上休息,心中一想,难道他就是昨夜那个吹笛人吗?

她本想开口去问,但一想到大家都不认识,这念头忙打消了。

她正走在路上,忽然那白衣僧人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哦弥陀佛。

白衣僧人说完后,径直向罗月走去。

“施主要到什么地方去?”

“阁下是谁?”

“贫僧法号慧空。”

“原来是慧空大师。”

“在下罗月,大师有什么事吗?”

“贫僧是专程在此等你的。”

“等我?为什么?”

“因为贫僧可以助罗施主一臂之力!”

“此话怎讲?”

“贫僧自然可得知罗施主的事情,至于详细的就不说了!”

罗月望着慧空大师,心中有些迷茫,她不知道慧空大师为何要帮助她?

慧空大师说自己云游四海,这一生都浪迹在江湖之中,他最痛恨的就是看不惯邪恶势力的抬头,他决意不惜回报将所学武功全部传授给罗月。

罗月自然感激不尽,于是她在绵阴别府里安排了一个房间专门供慧空大师起居,慧空大师则传她轻功“飘香步”,掌法“紫阳掌”两大盖世绝学!

接下来罗月又开始勤练武功了。

慧空大师此次下山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追查毒如来欧子铭下落,罗月在第一次误入绵阴别府时,毒如来欧子铭已受了伤,而使他受伤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慧空大师!

慧空大师武功深不可测,毒如来欧子铭竟吃了亏,他侥幸从对方手里逃脱,身上却中了慧空大师的两掌,是以内伤很重,当他回到了绵阴别府静养疗伤后,罗月才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

说到这里,慧空大师为何要对毒如来欧子铭痛下杀手呢?

因为,毒如来欧子铭不久前秘密潜入少林寺偷盗武学宝典,被人发现后还出手杀死了三个门人,作为达摩院三大长老,排行第二的慧空大师奉大师兄慧善之命,下山寻找毒如来欧子铭踪迹,慧空大师下山以后,经过多方打听,还真就找到了毒如来欧子铭暂时落脚的地方,两人相见,分外眼红,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

话说,毒如来欧子铭逃进绵阴别府以后,他自知命已难保,为了以防不测,故意在洞口附近撒下了毒粉,一来可以阻止陌生人进入,二来就算有人闯入,若是没有高超武功的,也有可能会沾毒而亡!

可谁都没有想到,毒如来欧子铭如此用心良苦,没想到临死前还收了罗月这么一个徒弟………

这些都是后话了,自当不提。

日子过了几个月,罗月日夜勤加苦练,是已将“飘香步”,“紫阳掌”练入化境,慧空大师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他虽然知道罗月是毒如来欧子铭的徒弟,但对她并无特别看法,反而是越加疼爱。

慧空大师提出让罗月到少林寺里再度修炼,罗月答应下来,慧空大师觉得绵阴别府不是什么好地方,打算用武功掌劲毁掉整个洞穴,罗月怕毒如来欧子铭的骨灰会遭难,便将其迁往别处,以尽一个徒弟的本分。

从此绵阴别府没有了,两天后,他们已向少林寺而去。

路上忽然有一批杀手出现!

杀手们是铁燕帮帮主徐涛精心挑选的,众人早已埋伏在去少林寺的路上。

罗月击杀了所有的杀手,和慧空大师到了少林寺。

她在少林寺的密室里深造“玉佛神功”,“飘香步”,“紫阳掌,”又过了半年,功力大幅提升。

达摩院三大长老除了慧善,慧空之外,还有慧明。

三人分别考验了罗月的武功,紧接着,她离开了少林寺,往铁燕帮总坛而去。

这一战,血雨腥风,罗月摧毁了铁燕帮,方龙,谭诀自尽而亡,帮主徐涛惨死在她的掌下。

徐涛使的是毒鹰掌,不过功力仅有三层,罗月看到他发掌击物之后显示的是一个浅红色的鹰形手印,脑海中立刻浮现出父母惨死的情景,这手印都是一个老鹰的形状,只不过是手印大小和掌力颜色不同罢了,其实,她并不知道,之所有大小和颜色不一样,完全是因为各人所练毒鹰掌的功力不同。

三层功力自然是浅红色的,五层功力那就是紫黑色了。

她逼问徐涛,让其说出太阴教地址,徐涛宁死不从,罗月一怒之下,出手取了他的狗命!

罗月想到铁燕帮中可能有通往太阴教的地道,可惜她找来找去就是没有找到。

徐涛的死讯很快传到了太阴教里,教主程明大吃一惊,他不相信铁燕帮全帮之众还敌不过一个女人,一方面暗中吩咐高手路途上截杀罗月,另一方面他深夜已秘密来到了白驼山和龙江四侠等人会合。

正午时分,罗月在路上被数批杀手围杀,她都一一突围,从那些人的口中得知了太阴教总坛所在。

罗月马不停蹄来到了太阴教总坛,总坛里到处都是人,她大开杀戒,血洗总坛!

杨凌风现身出来,使出七煞掌猛攻罗月!

罗月可不比以前了,以她目前功力来看,杨凌风绝不是她的敌手了。

两人打了二十多招,罗月使出“玉佛神功”伤了杨凌风。

她从杨凌风处得知,程明已经到了白驼山,为了找到程明,她点了杨凌风的穴道,把他放在马车上。

罗月赶着马车向白驼山疾驰而去。

终于,正邪之战即将来临………

白驼山,空灵岛。

杀气弥漫!

厮杀正进行………

“玉佛神功”迎向“毒鹰掌”…………

“紫阳掌”,“飘香步”破了“护龙神剑”………

最终,程明,龙江四侠死了…………

毒鹰掌南宫浩落入海中,生死不明………

杨凌风留得一命,改过自新………

罗月毁掉护龙剑,离开了空灵岛,她看破红尘,到少林寺出家了………

【全文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