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转世神医在末世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涯共此时
作者:百年念雪  |  字数:3008  |  更新时间: 全文阅读

第一百四十七章 天涯共此时

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在进行着自己手中的活计,没有任何一个人是闲着的,家园重建,是无论如何都要摆在第一位的事情,没有人想要在这件事儿上进行懈怠。毕竟这件事情是关乎每个人的生存问题,如果你想住在一个较好的地方,就努力的去重建你的家园吧;如果你不想在明天大雨来临之时还没有一个庇护之地的话,就努力的去重建你的家园吧,给自己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庇护所。

正所谓,天涯共此时。

经历诸多事,我眼中河山已有新意,重逢那日,所书所写定然较今日更加壮阔,望你也多加努力,莫要令我失望。

社甫曾经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李白是中国行吟诗人中的王子,酣歌纵酒,敬畏官场,与月为伴,酷爱山川,并且总是壮志满怀:手中电曳倚天剑,直斩长鲸海水开。

我心中一动,蓦地忆起相府繁华如烟的岁月。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仰头见树隙间一轮下弦月挂于明空,残缺不圆。良久无话。

楼很高,翘角飞檐几乎与天相接。月亮出来了,今夜月圆,巨大的一轮堪堪挑在檐角,照出了满楼清辉。

虽然古往今来有许多“弃妇”,但有些时候,姑娘也可能很幸运,最终成了“贤妻良母”。毕竟中国戏剧通常以大团圆结局,并唱道:“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清州城内,兰亭水榭,歌声撩拨。歌姬长指轻叩琵琶弦“云心无我,云我无心。懒云窝,懒云窝里客来多。客来时伴我闲些个,酒灶茶锅”,声调悠扬,是诉不尽的衷肠,是唱不尽的哀伤。

乘着一艘画船,迎着温热的夏风,缓缓地向湖心的掬月殿移去。天上一轮皎皎的明月,水中一个颤悠悠的倒影。水软橹声柔,一棹碧涛,碾破水月影,且临风,且船移。

浪歌如剑,风萧萧起,断曲神还。雾海苍茫千里,寒石边,两心无语。媚眼葬泪红颜,看知心咫尺。心有愿,尘封百岁,不敢一时贪欢。回眸只为待枯海,芳心落,求千年一叹。梦中几度嗔语,人初醒,醉月孤衫。待看今朝,是倾城一笑水月中。怕此生情若暗许,恨意谁人知。

《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这首诗远非一个简单的比喻所能解释,这是一种诗的信仰,亦即天人合一的信仰,使生活本身与人类情感共振。

夜已过,酒已尽。流离世间之人若遇别离之事,总有千言万语系在舌尖,或折柳相赠,或相约来年。

这风直到半夜方才停止,渐渐风平浪静,岸上海水全退。云雾尽开,清光大来。半轮明月孤悬空中,碧海青天,一望无际,清波浩淼,潮音如奏鼓吹。景物清旷,波涛壮阔,另是一番境界。

诗歌教会人们静听雨打芭蕉的声音,欣赏村舍炊烟缕缕升起并与依恋于山腰的晚霞融为一体的景色,它教人们对乡间小径上的朵朵雪白的百合要亲切、要温柔,它使人们在杜鹃的啼唱中体会到思念游子之情。

月明则星稀。那又何妨?最遥远最明亮那一颗星星,已被他拥在怀中,从此温柔相护。春夏秋冬纵横交错,每一天都有它的月沉日出,而他多幸运,拥有了生命中唯一且永恒的星辰,照拂余生,耀眼光亮。

正是五月望夜,月光照得万顷澄波,水天一色;湖中渔火明灭,宛如残星;山寺疏钟,时闻妙音。衬得夜景甚是清旷。

与此同时,深夜池畔。风从湖面掠来,微波轻轻荡漾,水汽与桂花清甜芬芳的香气夹杂在一起。觥筹交错和丝竹之声已经很远了,夜色中灯火辉煌的清宁宫变得模糊不清,在湖光中映照星斗,随着波纹粼粼闪烁。

远处响起了羌笛声,悠扬的音调,和着风声听上去有些凄怆。慢慢那羌笛里混进了竹笛,截然不同的两种音色,在黑夜里有种悬异的味道。

所谓艺术就是选择近景,衬以远景,如云朵、瀑布、山峰和银河,而后把他们画在同一个平面上。于是刘禹锡这样写道:清光门外一渠水,秋色墙头数点山这种描摹的技巧达到了完美的程度:山峰看起来只是墙头上的几个“点”,给人一种立体感和距离感。

风烟翠柳,夏花如画。是哪一年的光景中,船头巷陌埠头边,一行人醉笑三千。如今往事散场,旧时人找来,将明媚景致放在浮萍之上,岁暮的风一吹,全破了。

清辉照孤影,应怜月光寒。远方,依稀传来了竹涛阵阵,那是山风吹过了小竹峰上的竹林,月光之下,细细的风儿也吹过了这儿,悄悄吹进了窗口,将她的衣裳掠起了小小一角。天琊,静静地倚在窗子一边,像是和它美丽的主人一样,沐浴着清冷月光,凝视着天际。.

亲人远行,吹笛的人留在帐篷外,看着风吹草低,等着那人回归,所以曲调始终低转。偶尔风来,看见远方的牧人马群,迎上去,却不是,于是又只有风声,仍旧是依依相望,只是多了几分失落。

再往远看出去,又是海阔天空,波澜浩瀚,涛声盈耳,一望无涯。真个是秋光明丽,冷艳绝伦,气象万千,应接不暇。暮霭苍然,瞑色四合。

这一晚,月明星稀,月光如水,僻静的城墙之上被月光照得颇为光亮,周一仙喝了酒之后,便仰首望天,怔怔出神,一时没有话说了。

月令天上雪,初绽始凋。一刻生,一刻灭。谁知芳华现,花盼为月,相思展笑颜。惜月见,零落成永诀,君如云中月,吾作萍间蕊,回望矣,空余泪。缘浅叹憔悴,感君一顾心事相许谁。琴瑟起,锁三生情归。人与人就是这点不好,只要朝夕相处,便会生出挂念。这挂念既暖回愁肠,也危险至极。

自古以来,天涯之上思念最多,愁肠也最多。思念是人之常情,没有人能够逃过这一步,全世界的人的心都系于一处,对于家园的重建,所有人都心心念念。

又把心上人所说的话重又反复玩味,似着了魔一般,不住展转反侧,短叹长吁,恨一阵,爱一阵,喜一阵,愁一阵。

铃声敲醒了顾深,却没有敲醒净霖。他的目光流连在铜铃上,仿佛见得什么故人。

何其有幸,让我遇见你。枯索无味的人生,有了甜与苦,有了酸涩和热烈,五味俱全的浓墨重彩,洗去苍白。鲜活的活过,爱过。何其有幸,不负光阴,不负卿。

如果,清风有情,那么明月可鉴,抹不去的,是幽幽飘洒的孤独,解不开的是袅袅缠绕的前缘,斩不断的,是缠缠交织的思念,转不出的是,泻泻而逝的流年。

在许多故事里,一对恋人总有各种结局:公子可能赴京赶考,顺利通过科举考试,被迫接受一个更有名望人家的女子做妻子;或许两家中的一家迁居到别的城市,两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或许公子尽管在外旅居却仍然保持忠贞不贰。

人生的聚聚散散唯有一世的情丝任凭你是天王神明又有如何的无边法力也是无法斩断。既恋之,则天涯海角,吾往矣,既爱之,则战天斗地,吾行之。苍天嘲笑世上癫疯的痴人,而世人又何尝不是以这一生的痴狂来羞煞这苍天的无情!

战争爆发即意味着无限期的等待与拖延。那位在深闺中等待着的年轻女子,这时只有优伤与焦盼。如果这位姑娘的爱情是真挚而热烈的,那么她可能会得相思病(这种现象在中国爱情故事中惊人地普遍),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芒与喜悦之情。

苦读诗书,或者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就是为了一展胸中抱负,不负平生所学么?哪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没有挽大厦于将倾的梦,哪个金榜题名时不抱着出将入相的念想,圣人流传几千年的教诲,无不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有时候圣人是对的,有时候圣人也会扯淡,可谁也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就是那些个被扯了淡的倒霉鬼。

这是往昔的最后遗存,这往昔日渐衰落却不会彻底消亡,因为它在自身之中无休无止的败落下去,每过一刻便向彻底灭亡更近一步,却永远无法抵达最后的终结。

重建这个世界需要很久的时间,可能是几年,也许是几十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愚公移山的精神就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了十足的体会,全世界的居民,团结一致,众志成城的在每天持续着相同的工作。

天涯之人,三三两两,或多或少,但基本目的相同,所有人都不会有什么别的幺蛾子,也不会出什么多的纰漏。

天涯共此时,与你与众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