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奇异梦境

更新时间:2017-10-26 12:08:20字数:3046

秦远做了一个冗长深远的梦,梦中他化身一位叫做辛午的古代公子哥。

  他生活在一个很久远的年代,叫做大夏,父亲是一名羲和,也就是当时观察天文掌管历法的官员。

  他从小家境优渥,吃穿富裕,读竹简背史书,并在父亲的教导下,修炼一种叫做“灵”的能量。

  十六岁那一年,他外出游玩,在湘江之畔,遇到了一位兰质蕙心的美丽姑娘,辛午一见钟情,女子亦是含情脉脉。

  两人在湘江之畔度过了一个美妙的下午,辛午为她讲解各种城中趣闻,女子为他吟唱一段段优美的歌调。

  黄昏之刻,风流公子与情动少女依依不舍,辛午承诺,回去之后,便向父亲禀明,用六匹骏马前来迎亲,女子握住他的手放在心口,道:“君子之言,重愈性命,紫琴制备嫁衣,翘首以盼。”

  可恰巧在此时,羲和殿里发生一场大火,数百年来存留下的先贤经典全部付之一炬。

  当时的掌权者夏后勃然大怒,将父亲关入大牢,辛午也因此受到牵连,连同家中十几口男丁一起锒铛入狱。

  等到辛午再出来的时候,已是三年之后,父亲重新接任羲和,编撰历法经典,将功补过,辛午也终于将自己与紫琴的美丽邂逅告知父亲。

  劫后余生的父亲自是无不同意。

  辛午骑着高头骏马,带着金银玉帛,满怀愧疚与喜悦,来到湘江之畔,准备迎娶佳人。

  到了紫琴家中,等待他的不是那位美丽女子的翘首以盼,而是一则噩耗。

  就在两年前,部落的族长之子看中紫琴,想要将其娶走,紫琴自是不答应,并告知辛午已向其许下承诺,会骑着六匹骏马前来迎娶。

  族长之子知道辛午的事情,便捏造谎言,谎称其父亲与他因为那场大火都被夏后砍了头,脑袋悬在城门之上三日三夜。

  他本想着让紫琴死心,却不曾想到,紫琴刚烈至极,表面答应,在迎娶的前一天晚上,穿上金丝大红嫁袍,头戴凤冠,耳坠明珠,画眉描唇,来到湘江之畔,唱起悠扬歌调,缓缓走入江中,芳魂消逝……

  她答应过他,“君子之言,重愈性命。”

  她也以行动捍卫了她的誓言。

  辛午听到这则噩耗,悲伤至极,一口鲜血喷出,从骏马之上摔下,昏死过去,被随从救回家中。

  醒来之后,他茶不思饭不想,痴痴愣愣仰望天空。

  终于在三个月之后,他做出一个决定,舍弃爵位,放下这优渥的生活,走入名山大川,寻找仙人,以图复活爱人。

  苍茫荒山,树木参天,毒虫横行,虎豹林立,不知多了多少年,辛午没有找到仙人,却意外的发现了地脉流转之机要。

  他认为大地可以孕育万物,那么一定也可以复活他的爱人,于是放下寻找仙人的念头,以大地为师,纳灵气参阴阳,通五行晓众生,风餐露宿,不知疲倦。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

  辛午身边花开叶落一次又一次,寒风来酷暑去一年又一年,又不知道多少个春去秋来,他仍旧没有找到复活爱人的方法。

  他走出深山巨壑,来到人间,想要从人间之中找寻办法。

  此时的他发现,世间早就过去无数个年头,曾经威严一时的大夏王朝也没有人知晓,曾经的王都变成了一座更加巨大的繁华城池,他家的位置也被一座镖局所取代。

  寻寻觅觅多少风雨,风流公子哥已变为邋遢褴褛,胡须头发散乱如同野人一般模样。

  辛午心有感触,阴阳之变,有生便有死,已经离去的人,只能任其离去,再也无法挽回。

  他放下心结,游历人间,与老农种过田,跟铁匠打过铁,和孙思邈炼过药,与吴道子论过画……人世间种种他几乎都亲身经历过一遍。

  与此同时,他的修为越来越高,能力越来越大,随手一划,可以改变大河流向,轻轻一点,地脉之中便有火焰喷出,轰隆隆乌烟上升火光冲天,一座火山就这般形成……

  他炼制出一枚小小的印章,用的是他最喜欢的样式,非常喜爱,终日温养,直至后来,可大可小,便成了传说之中的法宝。

  这世间也有与他相似的人,他们称自己为漫天神佛,也有特立独行之辈,被那漫天神佛称之为邪魔妖道,但无论是漫天神佛还是邪魔妖道,辛午都不愿与他们接触,道不同不相为谋。

  争权夺利他不喜欢,他来时一人去时一身,权力财富于他如粪土。

  称宗做祖树立山门,对他来说也没有必要,他以大地为师,只要双脚踏在大地之上,那他就有源源不断的资源,用不着开山收徒为自己争抢什么。

  所以,哪怕在世间行走了数千年,知晓其名字的也寥寥无几,而且大部分也都埋进了黄土之中。

  当然,他也有几个朋友,也收了几个徒弟,但也都是品行高雅如兰之辈,君子之交淡如水,他就这么平平淡淡走过了数千年时光。

  直到有一天,他见到了一个人的尸体,那人是他的一位徒弟,死相凄惨,胸口被一只巨爪掏空,心脏消失不见,冰冷的双目至死不闭,凝固着痛苦与惊骇!

  接下来,他又发现了数具尸体,要么是他的徒弟,要么是他的至交好友,而他们统统都有两个共同点。

  一个是他们的胸口都被破开一个大洞,心脏不知所踪;第二个就是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学习过一些辛午的术法。

  或是他授业传授,或是在道法交流中习得。

  他循着凶手的气息,从西荒大泽一直追寻到南方十万大山,又从十万大山,来到了东海。

  这期间的画面十分模糊,秦远看不清楚,但隐约还能够看到,他在西方手擒一条黑色巨蟒,一把拧下它的头颅,鲜血喷洒如雨;在南面轰然踩落,踏碎成片山峦;在东海,搅起泼天风浪,数个小岛沉没海底……

  他还能感觉到活了数千年的辛午异常愤怒,满身杀气,随时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忽然有一日,他定住身心,仰望星空,静坐半夜,第二天来到湘江之畔,洗净身心,将那枚最喜欢的印章扔进滚滚江水,与那位曾为他歌唱为他投江的女子做最后道别,而后,白衣飘飘,身体逐渐飞升,遥遥消失在碧蓝的天空之中,不知去向……

  秦远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

  火红的太阳刚刚从东方升起,晴空万里一望无际,又是一个好天气。

  他的双目之中尽是茫然,还没有从那梦境走出,短短一夜的工夫,他像是经历了漫长的一辈子,而且是远比常人长的多的一辈子,数千年的时间。

  一分一秒都历历在目,那个辛午做什么他便在做什么,从无遗漏。  

  “啊!”

  半晌之后,秦远才从辛午的经历中摆脱出来,重新回到自己的人生。

  他不由纳闷,这究竟是一个梦还是化身辛午经历他的一生?

  饶是他有很高的智商,也不由蒙圈。

  说它是人生,可他只是过去了一晚上,可若说它只是一个梦境,哪有那么真实的梦境?

  “咦?我怎么坐了起来?”

  他忽然发现他正盘膝坐在地上,双手交叠放于小腹处,胸口正以一种奇怪的节律起起伏伏。

  可是他明明记得摔倒在了地上!

  不仅仅是盘膝坐着,体内似是有一股暖流在流淌,曲曲折折,流到骨骼处,便如甘霖流入沙漠之中一般,渗透进去,消失无踪。

  坐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任何疲乏,反而倒是精神奕奕。

  “骨乃山峦傲立坚,肌是厚土载万物,脏有五形分阴阳,气如流水通百骸!”

  秦远脑中不自主浮现出了一句话,那是梦中人体悟大地通晓阴阳之后的感悟。

  骨骼如同高山巨岳,坚硬似铁,支撑天地。

  肌肉像是土壤,磅礴厚重又细腻丰饶,蕴养术法。

  五脏六腑吸纳五形阴阳,化生五形之力……

  这便是他修行的第一重境界的三个小境界,炼骨,养肌,脏分五形!

  而改变这一切的灵力,则是像水一般,渗透进身体各个方位,滋养浸润,生机勃勃!

  而这第一重境界,也有一个非常贴合及大气的名字——脱胎!

  秦远狠狠咬了下舌头,疼,真特么的疼!不是在梦里!

  可若不是在梦里,那枚印章又去了哪里?秦远可是记得清楚,那鬼玩意钻进了他的身体,他捏捏胳膊捏捏腿,该硬的地方硬,该软的地方也软,没有发现哪里多了块东西啊?  

  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秦远这才接受现实。

  不止有科学,还有玄学,在某些情况下,玄学要比科学远远强大!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不可能把脑袋剖开,再将那东西取出来!”

  秦远不是犹豫的人,这份“礼物”的好处远大过坏处,实际上他还没有没有发现有什么坏处,也便没有惶恐的必要。

  “小家伙,谢谢你喽。”

  小狐狸还在睡觉,秦远走过,摸了摸它的后背,小狐狸睁开眼睛,目光有些暗淡,似是蕴藏复杂情感。

作者求捧场月票

求收藏,求推荐,新书需要呵护,谢谢诸位。 读者交流群:4399680*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都市最强地师》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都市最强地师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三章 奇异梦境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都市最强地师”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