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红包万岁 > 第一卷 没有什么事红包不能解决
第一章 迟到总比不到的好
作者:狼籍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17-10-20 11:03:56 全文阅读

夜班兼职交接稍晚了一些就错过了末班车,他正琢磨着是走回去还是壕一回坐出租车时,一道流光从天而降,精准的砸中脑门,随后看到浩瀚“星空”。

星辰在无边无际的星海中荡漾着,突然,遥远的星辰瞬息之间到达眼前,由此才发现闪烁的并非星辰而是一个“红包”,星空在星辰式的红包融入意识后消失,意识回归现实。

姓名:魏贤。

等级:红包奴隶。注解:红包奴隶是最低级的红包修炼者,没有发红包与抢红包的权利。红包奴隶通过充当载体(红包)积攒经验,从而提升等级。

归属:??。

经验点:0/1000。

意识中悬浮着如扑克大小的红包,简短的信息在内视红包时浮现,魏贤两世为人,虽惊不乱,“这是迟来的金手指吗?”

魏贤前世三十而立却患绝症而死,魂穿过来时是个早产儿,好在没有什么后遗症,但父母早早离异,魏贤此世活得还是颇为艰难的。苦难使人成长,再加上前世也与病魔抗争过,使得魏贤的性格沉稳中带有一股狠厉。

异世界虽然类似于平行世界,但很多历史都似是而非。比如历史上固然也有个大太监叫魏忠贤,只是并非明朝的,异世界也没有“明”这个朝代。魏贤的名字与之只有一字之差,所有也有同学叫他“魏公公”。

做为魂穿者,魏贤是失败的,他没有任何与众不同的地方,反而因为家庭的原因而不得不早早开始自立。

抄歌抄书当导演之类的就别想了,都有类似的存在,只是名字不同罢了。商业上投机也因为信息缺乏而无从下手,所以,魏贤只能凭借两世为人的沉稳,半工半读,争取活的好一些。

“红包奴隶,奴隶的话一般都是有主人的,我的归属却是打上问号,要嘛我是逃奴,要嘛另有深意。”

正琢磨间,魏贤虎躯一震。

“金额输入中……”。

红包发出者:情缘无定真君。

总金额:情缘点100。

红包留言:爱情啊!你即廉价又无价。

红包个数:5。

当前为:拼手气。(拼手气/普通/锁定)

群人数:随机。

距离红包结束时间:00:59:59。

情缘点:情缘无定,爱恨分明,是真情还是孽缘,不说出来又如何知道结果?注:1点代表所处世界1分钟。

情缘无定真君,俗称“月老”,司职:爱情。管杀不管埋,男女双方是爱的死去活来,还是拔吊无情,逼离无义,皆与情仙即是月老同志无关。

当金额输入时,魏贤发现自己的意识又进入了浩瀚星空,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意识将他牢牢锁定,随后就有什么东西进入身体,正确的是说进入扑克大小的“红包”,紧接着,意识回归现实。

看了看时间“21:30”,情缘真君输入金额连一秒都没有用完。

“抢红包”的重点在于“抢”,身为“红包奴隶”,魏贤在容有“金额”时,不能主动跟他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但这里的“主动”是有很大操作空间的,比如对他人说“握个手”吧!又或是提前站到他人行走路线前方,造成他人迎头而撞,等等,诸如此类的。他人自己主动接触是最好不过的。

公交车站后方即是人行道,被魏贤随机挑中的抢红包之人,约二十岁,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气。他与魏贤碰撞后,抢到了30情缘。情缘一入手,微醉的年青人先是呆滞一下,随后摸出手机迅速拔打了一个电话。

“思蔓,我爱你。”

年轻人旁若无人的对着电话大吼,就在他拔通电话的那一刻,魏贤看到年青人身上升腾起一根红线,红线冲天而起划出一道弧线后在都市的南面坠落。

都市南面升腾起两道纠缠如麻花的红线,这条纠缠在一起的红线上方浮现“00:29:27”的数字,那正是年青人抢到情缘点30的数字。

“纠缠的这么紧密,看来这段情缘是有戏了”,魏贤眯着眼睛注视着天空仅他可见的红线。随后,朝第二个目标走去,第二个目标是个精瘦的男子,年岁约四十上下,背微驼,一脸踌躇,他抢到了25点情缘。

精瘦男子在获得情缘点的刹那,微驼的背直了起来,整个人显的杀气腾腾,“贱人,不把你打出家门,我就跟那奸夫姓”,精瘦男子低吼一声,步伐由慢变快,由走变跑,迅速消失在魏贤的视线中。

此人的家就在附近,约十分钟后,附近一幢居民楼升腾起一根交缠在一起的红线,随后,一分为二,其中一条红线不断抽打着另一条红线。

“哟哈,看来被绿的不轻啊!”魏贤有些不厚道的轻笑道。

第三个抢红包的也是个年青人,此人手气很差,只抢了4点情缘线,但他的表现却是让魏贤吓出一身冷汗。

这个年轻人在获得情缘点后嚎啕大哭,“小音,我不能没有你”,此声怒吼一出,魏贤就觉得不对劲,果然,吼完后,年轻人就就朝马路冲去,一辆急驰而来的汽车即将到达。

魏贤惊吓之余一个飞身扑上去,将失恋的年青人拉了回来,年青人挣扎,哭泣,魏贤只能紧紧的拦腰抱着他,并目视天空那条孤独的红线上数字“00:03:21”,短短数分钟的时间,让魏贤倍感难熬。

“放手,放手”,失恋的年青人在情缘点时间到达后,奋力挣扎,在魏贤放开手后,失恋者怒视魏贤数秒,显然在对比武力值,最后估计算出打不过魏贤,失恋者恨恨的离去。

“这是忘了之前为爱赴死的事情?”魏贤挠了挠头,哭笑不得。

第四个抢到红包的是位中年大叔,情绪很稳定,慢条斯理的说着话。

第五个抢到红包的是个单身狗,一路都在自言自语,“白雪,今天老板又在讲他那一套工作效率……”。

这是一个注孤身的单身狗,他二十多年里没有暗恋过一个女生,也没有爱慕一个男生,就连明星都不爱。情仙估计也不知道白雪是类似地球“SIRI”的软件,所以,代表情缘的红线很无奈的盘旋于单身狗的头顶,形成一个大大的“?”。

100点情缘被五个随机路人所“抢”,手气最佳的在情缘点帮助下获得了爱情,而他回馈给“情仙”是“30”点“东西”。中年大叔回馈给情仙21点“东西”,其余三人都无回馈。

魏贤也接到了电话,一个祝他生日快乐的电话,魏贤这才想起今天是他的生日,“21年前,我从地球魂穿而来。21年后,红包从星空降临,这是巧合吗?但为什么是21年后呢?”

金手指是指能帮助主角获得巨大利益的外挂,但“红包”这个外挂获利的好象不是自己,这就让魏贤有些忧伤。

魏贤望着消失于天空的数字,皱眉,“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呢?信仰点?功德点?还是别的?”

正琢磨间,魏贤意识再次脱离了现实,但此次看到的并非星空而是浩瀚的漆黑。黑暗不知持续了多久后,先是一道光芒,紧接着是第二道,数以亿计的光芒穿透黑暗,黑暗如潮水般消退,最终露出一个如纪念碑般的庞然大物。

“红包?”魏贤失声喊道,但他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

嗖嗖嗖,从消退的黑暗中窜出无数的暗影,它们冲入“红包巨碑”内,红包巨碑的光芒随着暗影的进入而不断暗淡,最终,黑暗再次掩盖了“红包巨碑”。

时间在黑暗中毫无意义,魏贤在心中呐喊着我要回去,一切却是徒劳。就在魏贤以为自己将在黑暗中沉沦时,数之不尽的光芒绽放,黑暗再次被光明驱散。

“红包巨碑”已经消失无踪,驱散黑暗的亿万光芒,是相对初始红包巨碑而言的袖珍“红包巨碑”,但实际上它们比星球还要庞大的多。这些袖珍“红包巨碑”分散于整个宇宙,让黑暗无法再聚拢。

一颗颗星球在袖珍“红包巨碑”笼罩下诞生,战争也随之出现,魏贤无法看清战斗过程,但他看到了结局。

战败的“红包巨碑”或被吞噬,或自行兵解,吞噬的无需描述,兵解的则是化为数量众多更加袖珍的“红包”,然后继续投入战争,继续或被吞噬,或兵解。

虽然红包仍然遍布宇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二代红包巨碑的数量却是越来越稀少,失去强大的第二代红包镇压,黑暗有了重新吞噬宇宙的趋势。战争并没有停止,但能够明显发现战争变得有节制,有秩序,而造成这种情况出现的则是第二代红包巨碑形成的“六极”势力。

魏贤重新看到最初所见的璀璨星空,看似静止实则高速运动的浩瀚红包,他若有所思。

“我获得的红包,应该是兵解无数次后的混沌红包,而这颗星球估计正是我红包母体笼罩下诞生的。或许我就是母包的最后一个碎包,一旦连我这包都被吞噬,这颗星球要嘛毁灭,要嘛沦为战利品。”

意识回归现实。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的等级是红包奴隶,这个红包没办法再分化了;但也有可能,我的红包是六极为稳定宇宙而洒下的种子。要解锁更多的姿势,看来要努力提升随等级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