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绫香传说 > 正文
第三章 拜师
作者:银墨  |  字数:6380  |  更新时间:2017-10-20 20:25:52 全文阅读

第三章 拜师

黑龙带着绫香飞行了百余里后,终于来到了天青山上的天台边。

只听到轰隆一声响,黑龙落在了天台后便化为人形,原来那条黑龙便是银墨,他本是天宫龙族天帝的皇孙,在他百余岁时,师从天青山掌门玄清上神。这次去打探天人族也是受他师傅的命令。

黑龙降落天台,惊动了他在天青山的师兄弟们,大家纷纷出来一看究竟。

天青山共有九个宫殿,银墨所属紫清宫。这时,他在紫清宫的几位师兄弟都走上前来。

“师兄,你身边这个红衣女子是谁,怎么受了重伤。”首先说话的是平时和他关系要好的六师弟天玑子。

“我也说不清楚,一会还等掌门来了再定夺,你看到亦瑶师姐没。”银墨说道。

“是谁在换我。”亦瑶听到有人受了伤便走上前来。

亦瑶是天青山中医术最高的仙人,她也和银墨一样是天宫的龙族,从小便来这天青山跟着玄清上神和座下的几位尊者修行,现在她的仙法已经达到了“下清”级别。

亦瑶查看了绫香的伤势后,便用仙气给她止了血,护住了她的心脉。

这时,玄清上神终于走了过来,看热闹的人群一分为二,给掌门让出一条路。

玄清看了一眼银墨后,便走到绫香的面前,用他宽大的衣袖在她的头上轻抚了一下后,金光便笼罩住了她全身。

“好在这箭没有射中要害,她只是流血过多而昏迷。瑶儿,你先带她下去治疗吧。”

“徒儿遵命!”亦瑶行礼说道。

在周围看热闹的师兄弟们也都纷纷过来,帮着亦瑶把绫香护送到她的医舍下。

“墨儿,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去查看那姑娘气息,她是凤族的吧!”

银墨是天宫龙族的皇孙,这几百年来随玄清上神修行仙法,玄清很是对他疼爱。

银墨便把和她相遇,还有之后和天人族所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师傅。

这时,有一只凤凰也飞到了天青台上,化身为人形,这个凤凰便是绫香的二哥子凡了。

“上神。”子凡首先给玄清行了礼。

“子凡兄,你是来找亦瑶师姐的?”子凡爱慕着天青山的亦瑶,他经常来这里找亦瑶,银墨之前也是见过他几次。

“唉,银墨兄,实不相瞒,我是为了我那舍妹而来。”子凡回礼说道。

“莫非,就是我刚刚带来的那个红衣凤族姑娘?”

“正是,舍妹自幼就随身带着一个铃铛,那个铃铛原本是一个法宝,可以让我们得知她的行踪,她前几日在凤族闯下大祸后便逃离了凤凰谷,我几经追踪才到了这里。”

银墨把他和绫香的经历告诉了子凡。

“她受伤了?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子凡着急的说。

“亦瑶师姐带她回去疗伤了。”

“哦,是亦瑶,那我便放心了。”

子凡跪倒玄清上神身前说道:“我那妹子现在犯下大错,她要现在回凤族怕是族长一定要责怪于她,她自幼不服管教,我想肯求掌门上神,就把她收留在天青山上好了。”

玄清心想:刚才见那女娃的额头上有道水纹印记,这个印记他原见在翻阅通天宫的文献中时,见过同样的同案。说不定这其间和天梯之门有什么关联。我就先把她留在这天青山上。

“客气了,凤族和我们天青宫向来关系甚好,不过凤族的大族长那边如何交代,毕竟是他的女儿。”

“我父亲那里我这便回去述说,我想在这天青宫里修仙,我父亲他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等到她的伤势好了,我便在这山上给她寻一个师傅。”玄清说。

“多谢掌门上神!那我先回凤谷去把小妹的事告知大族长”子凡行礼后便化为凤凰飞走了。

仙林中的烈火永没有停止燃烧,夹渣着死亡气息的黑色灰尘在林中飘荡...

亦瑶的医舍在离紫清宫不远处,是用竹子建造的二间屋舍,这里环境幽静,很适合患有伤病的人静养。一个屋舍里放着几张给病人休息用的床,而另外一个屋子是专门炼制丹药用的,从屋子向外望去就能看到云青山。那里生长着各种用来治病的珍奇仙草,她时常去那座山上采药。

亦瑶此时正在医舍中研磨治疗绫香的仙草,她看到另一间屋子里有红光闪烁,便起身一看究竟。只见她的额头上印记在闪烁着光芒,身体也被红光所覆盖。亦瑶隐约的感觉到这股气息不像寻常的仙气,好像是魔气。她便双手凝聚仙气,放在绫香的额头上来压制这股魔气,过了一会这魔气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有一些化为细小的像针一似的利箭,突破了亦瑶的仙气层,在她的捡上和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

“快,快来帮我。”

“瑶儿,你受伤了?”

这时,亦瑶感觉到一股清流从她身后涌来,魔气瞬间被压制了回去,渐渐的绫香额头上印记的光芒消失了。

子凡返回凤凰谷后,把这的情况和大族长述说了后,又赶了回来看他的小妹。他一进屋时便看到亦瑶在仙法来压制魔气,他便出手帮忙,合两人之力才把绫香额头上的魔气给压制回去。

亦瑶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她只用了医疗的仙法便使伤口愈合了。

“出去说吧!”子凡拉着亦瑶着手,亦瑶也乖乖的跟着他出了屋。

他们俩人不约而同的相互拥抱在了一起。

“你怎么这么久才来。”

“我是来找舍妹的。”子凡放开她说道。

“舍妹?”

“屋里那个便是,这几天照顾她辛苦了。”

“这没什么,不过方才她身上的魔气是怎么回事?”

“哦,你也听说了吧,她前几日练功走火入魔,烧了大半个仙林,可能现在体内还有一些残存的魔气。”

“到是听来这里的紫清宫的人说了一些。”

“最近那些尊者们给你渡修行了没?”子凡抓着亦瑶的双手说道。

“渡了。”

“你和我离开这里好吗?不要在让他们给你渡修行了!”子凡用力抓住亦瑶的手腕说道。

“我们能跑到哪里,这天地间的事情还不是都由天宫的那些人说了算,他们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要听什么。这就是我的命,从一出身就已经安排好的。”亦瑶双眼无神,眼中含着泪光。

“这是哪儿?”

绫香终于醒了。

子凡听到她在屋中说话便走了进来,亦瑶随后也跟了进去。

“二哥,你怎么在这。”

“你这爱惹事的丫头,走到哪里都不让人省心。”

“哎呦,好疼。”她看到二哥在旁边就起了身,这一动牵动了伤口。这她才想起,她是被箭给射中了,后面的事情她就不记的了。

“二哥,刚才我在睡梦中做了可怕的梦,我梦到仙林到处都是火在还在不停着燃烧。”

“小妹事情都过去了,等你在这里安心养好伤后,天青山上的玄清掌门会给你找个师傅,你往后就在这里安心的修行一段时日。”

“这里是天青山?”

“嗯,那天你被箭射中后,银墨救了你,把你送到了这里。”

“你说的是那个做事说话都一本正经的木头人救我回来的?”

“呵呵!”在旁边的亦瑶听到有人说银墨师弟是木头人也不由的笑了一声。

“这位姐姐是?”

“她是亦瑶,这几天都是她在照顾你。”

“感谢亦瑶姐的救命之恩。”绫香勉强行了礼。

“妹妹不必客气,咱们现在算是同一个师门的了。”

绫香这时想起她原来所做的事情,眼泪不由的便纷纷落了下来。

“原来我不肯听你们的话,不好好的修行,这才放火把仙林给烧了,惹了大祸。后来我还怕你们责怪我,便一走了之。这次还要天青山上的人收留我。真是把咱们凤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他们要是都不要你了,以后姐姐就是你的亲人。”亦瑶把绫香抱在怀中。绫香便在她的怀中痛哭了起来。

天青山这里的地脉灵气充裕,向来是修仙的好地方,而且通往太清界的天梯也在这。这里最大的宫殿位于山上正中央的天青宫,宫中的掌门历来由上清界仙法修行最高的人来担当。玄清上神便是现任的掌门,他的仙法修为已经到了“上清”的等级。除了掌门外,上青宫还住着七位仙法修行仅次于掌门,在天青山上资历和辈分都极高的人,大家称之为尊者。

前几日,绫香放火烧林,天宫的司雨小仙不得不引来瑶池的仙水来灭火,这让天帝很是不悦。她还在天人族与淮江城的战事上惹出了事端。玄清掌门听闻这些事情已经在上清界传播的沸沸扬扬的,各类版本的谣言都有。他为了顾及天青宫的名誉,不想把这事太过张扬。给绫香找师傅这事,便只独自一人来到紫清宫。

这一日,紫清宫的数十位师兄弟们在大殿等候掌门人到来。绫香穿着不太显眼的青绿色衣衫,梳了双尾辨也站在这里。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看到一旁边的那些师兄弟在对着她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大概内容可能还是那些谣言吧。

玄清掌门手中拿着一柄普通的女子用的短剑走到了紫清宫前,等众弟子都行礼后,他叫绫香上前。

绫香跪在掌门面前。

“凤族皇女绫香接剑,从现在起你便是我们天青宫的弟子,要听从师门的门规,立此剑为誓。”掌门把剑交给绫香。

“谢掌门收留,我定当遵守门规。”她抱着又手磕了几个头后起身。

这时在旁边的那些师兄弟们都在议论,看掌门要选谁来给她做师傅。

“银墨上前。”

银墨走到掌门面前,跪下行了礼。

“她的命是你救的,你做她的师傅好了,以后你要以门规约束于她,她若犯错,你也要一起受罚。”

“弟子遵命。”银墨行了礼便起身。

这哪里是给绫香找师傅,就连紫清宫的师兄弟们都看的出来,掌门这只是让银墨来约束她,不让她在这里胡闹罢了。

掌门走后,大家也都散了。这里就只有银墨和绫香俩个人。

“喂,木头人,你真要做我师傅?。”

银墨只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便走了。

等他走远后,她才反映过来。

“喂,咱们多会儿行拜师礼,你还没有告诉我呢”绫香向走远了的银墨大声喊着。

之后的一个月内,绫香也没有和银墨再见过面,期间她只是在天青山上到处闲逛,熟悉这里的道路与各个宫殿。饿了的时候就返回到紫清宫的饭堂去吃饭。大家也都没把她当回事,感觉她只是在这天青宫上借住而以。

有一天,绫香在紫清宫的饭堂吃饭时,正好偶到平时和银墨关系比较好的天玑子。天玑为人机灵随和,他一见到绫香便感的和她很投缘,便和她聊起天来。

“那天夜里,银墨师兄化身威武的黑龙,风尘仆仆的,带着受伤的你轰的一声落在了咱们天青山边的天青台上。当时,惊动了天青山上所有的人。他下来第一件事就是叫人去找亦瑶师姐。你看他那着急的样子,我还是真是从来没有见过。”天玑子绘声绘色的和绫香说着。

绫香拿起酒壶喝了一口酒后,双手掌心撑着头,好像在听评书似的听天玑子讲那天夜里的故事。

“看来,那个木头人还有一些人情味,那他这一个月中怎么都没有找过我,我的拜师礼还没有行呢。”绫香委屈的看着木桌说道。

“喂,你就别再喝了,虽然说这天青山上的门规中没有说不让饮酒,但你从刚才到现在都喝个不停。”

“那你说,我怎样才能让他和我行拜师礼。”这时绫香已经微微有些醉意了。

“让我想想。”

“有了,要是他不理你,你就要去创造和他相遇的机会。书上是这的写的。”

“我要去修行了,师妹你没事时把门规再多背几次,可千万别犯了门规。”说完便离开了。

绫香最近时常在饭堂饮酒,来吃饭的师兄弟门碍着她是凤族皇女的身份,到也随着她。

这一天夜里,银墨独自在天青山的碧溪池边,看着池中的明月的倒影在入神的想事情。这时,池中忽然有一个人影在晃动。他抬头向上看去,只见一枝伸进池子上空的树枝上面有一个人影在动。他还没反映着是怎么回事时,那个在树枝上爬动的人便掉入了下方的水池中。

月光下,他看到有一个绝美面容,额头有着红色印记的长发姑娘从水中冒了出来。月色朦胧,月光照拂在她那被水浸湿的半透明青绿色的素衣上,身体的凝脂显着格外晶莹剔透。

“绫香?你怎么会在这里?”银墨也吃了一惊后说道。

“啊,师傅。你怎么在这里。”绫香双手交叉在胸前说道。

银墨迅速的跳入水中,把她从水中抱起后,放在了岸边的泥草地上。他见她坐在地上直发抖,便脱下自己的青色外衣给她披上,然后便去捡了些树枝生起火来。

俩人就这样坐在篝火前,一言不发。

“喂,木头人,我的拜师礼多会举行?你也要给定个日子啊!这都一个多月了。”绫香调皮的说道。

“你当真要拜我做师傅?”银墨看着绫香严肃的说道。

“嗯,我是认真的。”

“你和我来。”银墨说着便站起了身。

路上绫香静静地跟在银墨的身后,天上的明月为他们照明了前方的道路。当走到一间偏僻幽静的茅草屋前,银墨停下了脚步。

“这是我以前所建的简陋茅草屋,多年未用了。这个屋子送给你,你清扫下,三日后便在这里行拜师礼。”说完便离开了。

绫香进了屋子,点着木桌上的烛台,屋子里有休息用的木床,一些他所作的书画和一张伏羲式的七弦琴。

“没想到,这个木头人还挺风雅的。”绫香抚着琴。天色也不早了,她便关上茅草屋的门回到她自己的住所去了。

今天是掌门玄清上神考查紫清宫修行的日子,在天青宫大殿前的空地上,玄清掌门和凌霄尊者站最上面。在他们两旁还站着数十个紫清宫的弟子。

“玉衡,银墨,上前。”玄清说。

玉衡子是紫清宫的大师兄,他向来不服银墨这个师弟,以前银墨刚来紫清宫时,还吃过他不少苦头。由于银墨的天资极高,短短几年中他的仙法竟然快要赶上他这位玉衡师兄。

“你们俩点到为止即可。”知徒莫若师,玄清当然知道他们俩平时谁都不服谁。

玉衡子比银墨年长几百岁,他的修为自而然的比银墨高一些。玉衡子是“天”字三品,银墨则是“天”字五品。修行从底到高排列为“玄--天--下清--上清--太清”,每个阶级又另分“一到七品”,玉衡子的修为则比银墨高了二品。

银墨拔出他的玄铁重剑,玉衡子用的则是材质比较轻一些的清光剑。他们俩人电光火石,你来我往交手数十回合后都没有分出仲伯,凌霄尊者也抚着他那长长地白胡须频频点头,旁边的师兄弟们更是连连的叫好声不断。

这时,银墨幻化的七道隐蔽的剑气还没有在玉衡子身边显现时,到被他提前识破,他用剑向身边一个横扫,那些隐藏的剑气都被化去。

玉衡子凝神聚气到他的清光剑上,他宽大的衣袍开始飘荡起来,这时,他从天空引来数道天雷向银墨击去,银墨被这天雷追的甚是狼狈,差一点还被这天雷射中了。只见,最后一道巨大的天雷附在了玉衡子的清光剑上,被剑所吸收。他手中的长剑立即化作一把威力十足的雷光剑。

这雷光剑的威力银墨也不敢小觑,每回俩剑要碰撞时,银墨都躲闪开来,不敢碰到那把剑。玉衡子也利用这一优势,对银墨发起排山倒海的攻势,银墨只有躲避的份。

这时,银墨突然把手中的长剑丢到了地上,眼看就要被雷光剑贯穿身体时,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幻化出厚重的玄木腕爪,他便用这厚重的爪子去抓雷光剑的剑刃。就这一抓,银墨竟然把雷光剑生生的缠绕到了他的玄木腕爪上。

他们俩人都向后退了开来,玉衡子见他的宝剑就这样扭曲着被银墨丢到了地上很是心疼。

“师兄,对不住了,等过些时日我给你另寻一口宝剑。”银墨行礼说道。

“呵呵,小事,我还有另外几口藏剑,这就不用师弟费心了。”玉衡子青着脸说。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掌门说。

大家等掌门离开后也都散去了。

“银墨,你给我等着,以后有你好看的。”玉衡子看着地上他昔日疼爱的宝剑说道。

绫香在紫清宫的一处僻静的修仙地独自打坐,二天后就是她和银墨拜师的日子,她在想那间茅草屋要如何布置,这时,玉衡子走了过来。

“玉衡师兄。”绫香行礼说道。

“师妹,我见你在这里冥想,是否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

绫香想:大师兄在这山上也应该是见多识广了,问他应该不会错的,便把二日后要拜师的事情和他说了。

“哦,这事好办。你只要今日下山一趟,去市集买一些喜庆点的蜡纸,帘幕什么的,挂在那间茅屋就行。拜师嘛,当然要喜庆点好了。我这里还有些银两,你拿去用便好。”说着他便在绫香手中放了一些银子。

绫香道了谢,拿上银两便下山去了。

今天是拜师的日子了,绫香一大清早便把茅草屋布置好,站在屋外等着银墨的到来。银墨在紫清宫里也算是有份量的人物,宫里的师兄弟们听说他今日要收徒弟,便纷纷拿着贺礼来到这里准备给他祝贺。

人们站在门口看到,茅屋外挂着红色的帘幕,屋中桌子上还摆放的二枝点着的大红蜡烛,屋里床和其它装饰差不多都是红色的。大家看到后都是一脸吃惊的样子,相互在指指点点的说着。

这时,银墨也来到了屋前,看到在门外等待他的绫香。

“随我进去吧。”说着便走进了茅屋。

绫香也跟在了他的后面。

银墨走进屋中,看到桌子上有两枝红色的烛台,木床边也包裹着红绫。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他的精神突然变的恍惚起来。

幻境中,他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茅草屋中拜堂成亲的幻象。

他座在正中央的那个竹椅上。绫香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杯茶给银墨奉上。

“师傅请用茶”。

“扑哧,哈哈,呵呵。”在窗外的师兄弟们这时可都憋不住了,他们都捧腹大笑。纷纷说:“银墨师弟你这是在收徒弟,还是在和绫香姑娘拜天地。”

“师傅?绫香举了半天都不见他接茶杯。

银墨这才回过神,接过绫香给他的茶喝完后,只说了声“好”,便起身走了。

等银墨走远后。

“哈哈...”他的那些师兄弟们更是笑作一团。

“我没做错什么吧,拜师礼不是要喜庆些吗!”绫香望着他远去的身影。

银墨
作者的话

第三章 拜师 讲的是绫香被化成黑龙的玄墨救了之后,回到了天青山 后来天青山上的人终于收了绫香进师门 并且让银墨来做绫香的师傅 可是过了一个月银墨都没有和绫香说过话 更没有选定拜师的日子 绫香只能使计强迫他在水池中和她相见 银墨终于定好了日子 这一天玄清掌门来考查紫清宫人的修行 紫清宫的大师兄玉衡子和银墨比武 银墨终于赢了玉衡子 快到绫香拜师的日子了 玉衡子交给绫香装饰茅屋的方法 绫香听着玉衡子的 把拜师的大堂装饰成了拜堂成庆的喜堂 在这拜师那天 引来了前来给银墨祝贺拜师礼的师兄弟们的哄堂大笑 银墨在这草堂中看见有人成亲的幻像 不管怎么说最后绫香还是完成了拜师礼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