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假老鬼

更新时间:2017-10-27 13:27:01字数:3049

“必安,你说木男哥,要我们找这个老鬼做什么?”花木男为必安和无咎派了一辆车。开车的司机叫老唐,已经为桔梗城堡开了二十多年的车子。正是这位开车的老师傅,此刻正载着他们去清泉市。必安和无咎坐在后座,聊起天来。

“哪里是木男哥要找老鬼,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必安答道。

“那就是说是北辰要找老鬼。”无咎说道。

“不,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必安开始闭目养神。

“这有什么区别吗?似乎没什么区别啊。桔梗城堡是北辰的桔梗城堡,桔梗城堡要找老鬼,难道不就是北辰要找老鬼吗?”

“以我男人的第六感判断,你正好说反了。应该是北辰是桔梗城堡的北辰,所以不是北辰要找老鬼,是桔梗城堡要找老鬼。”

“我的天,必安你为什么总是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我呢,总是说不过你。我们就帮木男哥找老鬼好了。就这样吧。”无咎一脸哀怨的盯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必安。

必安面露微笑,却不再说话了。

“小伙子,你朋友的意思是,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无奈。你在外面看这些高高在上的人能随心所欲,却不知道他们也有他们的苦。”给无咎和必安开车的司机老唐突然说话了。

“原来如此,唉,要是必安这个闷葫芦有你的直接,说话不要总是话里有话,带我绕来绕去就好了。”无咎同司机抱怨道。

“我不是带你兜圈子,我只是喜欢对问题抽丝剥茧。不像你,喜欢生吞活剥。”必安听到无咎的抱怨,怼了回去。“而且,我并不认同老唐对我的言论的解释。”必安不仅怼了无咎,连老唐也被他怼了。

老唐听到必安这么说,好奇心起,他自认为自己做了二十多年的司机,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对别人谈话的理解很少有出错的。追问必安,“小伙子,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说北辰而已。而你把一个点放大成了一个面,说所有大人物都如何如何。那是个对我们来说完全未知的领域,不是吗?举个例子,所有人都是好人,所有人都是坏人,所有的司机都开轿车。即使是在这些已知的领域,也无法概括着讲,如何如何。更何况是我们未知的领域。”必安为司机师傅解答道。

“小伙子,你知道什么叫尬聊吗?”司机老唐摇了摇头说道。

“我知道,尬聊就是把天聊死。是这天上地下,最强的必杀技。老唐师傅,你体会到我的痛苦了吧。”无咎抢答道。

老唐闻言,呵呵一笑,便专心开车了。和必安呆在一起,实在是没有聊天的动力了。

清泉市到了。司机老唐带着无咎和必安到了一幢别墅楼,这里就是花木男给无咎和必安在清泉市的安置点。这里是桔梗城堡的产业,平常就是供桔梗城堡的食客住宿的。

无咎和必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必安,你有什么打算,我们该怎么找那只老鬼啊?”

“木男哥的意思是让我们去做卧底,然后伺机找出老鬼。可是这方法好是好,就是太费时间。虽然说我们还是未成年,三五年的时间还是耗得起的。可是人生能有几个三五年?而且我最担心的是,到时候三年又三年。那就恐怖了。”必安按着手上的遥控器,不停的换着台。

“快的方法有啊。我去偷个核弹头,把它放在清泉市的市中心,引爆。那整个清泉市就会夷为平地。什么老鬼都好,连根毛都不会剩下。木男哥问我们,老鬼呢?我们就指一指地下。老鬼在地府里。哈哈哈。”无咎开玩笑道。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无咎,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必安突然想到了找到老鬼的办法。

“什么话?”

“老鬼就在你身边。”

“不是吧,大白天的你吓唬谁啊。”

“我可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老鬼就在你身边。老鬼,就是我。”

“疯了,疯了。必安,你是说让我带你回去向木男哥交差吗?你觉得木男哥是傻子吗?”

“你个大傻子,我是说由我来假扮老鬼。然后引真的老鬼出来。你要知道,真亦假时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必安把遥控器扔到了无咎的肚子上。

“啊,这个主意好。要是有人假扮我为非作歹,我肯定第一个跳出来砍他。必安,你真是太聪明了。而且我突然发现,这还是个一箭双雕的事情。就是从你假扮老鬼那一刻开始,你就不是你了,你可以对你自己的所做所为,负零责。老鬼就是我们的背锅侠。哈哈哈。”无咎猥琐的笑道。

“呵呵,哪有这样的好事。没人知道老鬼长什么样。可是你知道他有多少仇家吗?我们假扮他,要是照你说的去为所欲为,不是他是我们的背锅侠,而是我们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的替死鬼。所以,你记得出门前替我烧支高香吧。”正当无咎歪歪时,必安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所以我们还是要有计划,有步骤的去扮演好老鬼,让大家都以为我就是老鬼,而后方可以假乱真。”

“不过讲真的,你怎么看也不像是老鬼。充其量也是一只小鬼而已。”无咎对必安的外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怪我咯,怪我长得太年轻。哎!到时候我带着面具,变个声音,没有人会知道我有多大年纪的。你就扮演好我的小弟。然后我们就以老鬼的身份,去做损害老鬼利益的事情。”无咎和必安就这样有了如何找出老鬼的方法。

既然有了方法,就要做足准备。无咎和必安在别墅里,翻箱倒柜,寻找适合老鬼的衣服。最后还真让他们找到了一套衣服,穿在必安身上,必安戴着面具,旁人一看,还真以为他是个四五十岁的人。至少符合了人们对老鬼的心理认知。虽然没有人知道,真正的老鬼有多大年纪,可是按照老鬼在清泉市呼风唤雨的时间算算,老鬼至少是个五六十岁的人了。四五十岁,五六十岁,至少不似十几岁和五六十岁差距那么巨大。现在看去,最多就当必安这只老鬼,保养得比较好。性别当然也是不确定的。不过还是要迎合,大众对这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黑道大哥的认知。也许是世人的偏见吧,这个设定大多总是男的,而且还要是老男人。

无咎和必安在别墅里扮演老鬼,反复练习了许多遍,直到觉得真的是差不多了,才停止了练习。

“必安,你现在扮演老鬼,已经似模似样。”

“做到这种程度,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其实说起来很是讽刺,让我一个不存在的人去扮演另一个不存在的人。”

“必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没从黑棺跑出来。反正都是听命于人,帮人做事,无论是帮黑棺也好,帮桔梗城堡也好,其实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段日子,我一直在想,也许我原本不属于黑棺,可是在黑棺的这十年里,黑棺在潜移默化中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而我也成了黑棺的一部分。不管我愿不愿意承认,我是一个为黑棺而设计存在的人。”无咎突然有感而发。

“黑棺就像是一个黑洞,它在拉扯着你,不停的拉扯着你。虽然你离开了它,可它的引力却还作用于你。我们的脊椎上还有黑棺的纪念品,不是吗?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离开黑棺。而且它已经活在了我们心里。不过,你现在对黑棺的思念,只是不适应新环境副作用罢了。你不习惯看到那么多人,你受不了都市的喧嚣,受不了这个世界的繁文缛节,你喜欢过纯粹的生活,哪怕那生活是强加于你的生活。可是,最后你终究会适应的。”

“是副作用吗?可是生活总是强加于人的。即使是现在的生活,也不是我自觉自愿的。好吧,不管怎么样,我们一起共同面对一切。”无咎自己也不确定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突然陷入了一个情感漩涡之中。

“大概是今天太累了,我们接下去就好好休息吧。钓老鬼的事情,放到明天。我刚才看到冰箱里有不少好吃的,应该是前一个住客留下的。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把冰箱清空。其他事情,就由它去吧。”必安意识到了无咎的不安,觉得与其让他沉湎在过去,不如让他着眼于食物。在这个世上,什么都可以辜负,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人是社会的人,一个人若是脱离社会太久,他身上的许多能力就会退化。然而随着一部分能力的退化,他的另一部分的能力就会被凸显出来。无咎的感性与必安的理性,都是在黑棺的桎梏中,变异出来的。变异是因人而异的,好在他们的变异正好可以互补,于是他们在黑棺这个残酷的地方生存了下来。重新回到社会的无咎和必安,多多少少对新的环境是有排斥的,只是无咎的反应更加显性。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虚空横拟》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虚空横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假老鬼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虚空横拟”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