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二十七 居心何在

更新时间:2018-07-13 01:55:21字数:3290

幕无敌恼怒地接着问朱嘉礼:“太师,你是何居心?让赵仲谋回大都城我不反对,可怎能还把军权交给金雄和赵仲谋,太师难道不知道他们与吴觉净是结拜兄弟吗?这还不如叫皇上拱手把江山让给幕柔新这逆贼好了!”

幕喜没说话,又望向朱嘉礼,以对朱嘉礼的为人,幕喜不相信朱嘉礼会无缘无故说这番话。朱得隆没敢插嘴,毕竟朱嘉礼是他家族长辈,不过脸上看出是很不服气。

朱嘉礼倒没觉得意外,对幕无敌的反应是他意料中的事。朱嘉礼等幕无敌再没话说这才冷静分析给幕喜和幕无敌听。

“皇上,既然我们都认为三大家不会为了幕家内部事公然站队,哪为什么不派最能对付和了解吴觉净的金雄和赵仲谋呢?吴觉净据我所知本来就是赵仲谋红狼营的兵,他所知道和学会的有关战斗的知识都是在赵仲谋和金雄哪里学会的。在傲战国没人能比他们二人更了解吴觉净会干什么。赵仲谋是金雄一手提上来的,金家对他有恩,他是绝不会背叛金家的,而金家在皇上手里捏着。这一轮下来,皇上为什么不用他们二人?还有比他们更好的人选吗?”

朱嘉礼看幕喜还是未说话,于是更进一步解释:“皇上,我们都知道要夺江山无非是明夺和暗抢,以幕柔新的性格除非没机会给他,现在有了风临城几万兵马,为了堵住后人的嘴,逆贼肯定在选择和皇上打上一仗,让支持和反对的臣子都站在明面上方显得他幕柔新光明磊落。所以和吴觉净之间的这场战争是避无可避的事。”

幕喜听完朱嘉礼所说,反问道:“太师,你怎么觉得一定是吴觉净带兵呢?以本皇对我这叔叔的理解,他一直以为自己文韬武略,无所不精。本皇认为他一定是自己带兵亲征。”

朱嘉礼听幕喜这般分析,觉得幕喜有理,没再做声,站回原位。

幕无敌再站出来禀报:“皇上分析的级对。以臣子对幕柔新的观察和情报分析,幕柔新虽然也有点本事,但好大喜功,特别是这次他更想在傲战国人前表现自己,臣同意皇上的意见。幕柔新一定是亲自带兵前来。而不是让吴觉净掌兵。而且不是臣自夸,臣也是从小熟读兵书,武艺传自幕家绝学,论行兵打仗绝不会比吴觉净这才刚打了几战的差,臣有信心不管是幕柔新还是吴觉净带兵前来,都让他们有来无回。根本用不着金家的人。”

朱嘉礼没站出来反驳,如再说下去就是怀疑幕无敌的领兵水平,反正该说的话也说给皇上听了,至于皇上怎么定夺是皇上的意思。

幕喜望了望朱得隆,看他没发表意见,就指指朱得隆:“朱统领,你也说说自己的看法。”

朱得隆赶紧上前一步:“皇上,我同意幕将军所说。我禁卫军是皇上亲兵,现在是到我们效忠皇上的时候了,我禁卫军就是要给幕柔新这逆贼一致命打击,让以后傲战国想有叛心的都要先想到我禁卫军的厉害,绝了他们的非分之想。”

“嗯,朱爱卿这话朕爱听,就是要绝了逆贼的心才一劳永逸。”幕喜很满意朱得隆的表态。幕喜终于下来决心。回头对着朱嘉礼下了圣旨。

“太师,立刻下圣旨,调南头关赵仲谋回大都另有任命。另派朱家选一位能力强的暂为南头关临时总兵。另外太师,这几天总有事要你亲自处理,就在皇宫先待几天吧,朕让人为太师安排好,太师就辛苦一些。”幕喜怕朱嘉礼回去被艾因知道又被幕柔新抢先一步,干脆不放朱嘉礼出宫。

这是很平常的要求,朱嘉礼急忙表示一定尽力办好差。幕无敌也匆忙带着朱得隆赶往御林军重新布置人手去了。

在幕喜正密锣紧鼓做着准备的时候,吴觉净在哮天犬的帮助下顺利把幕柔新写出的信都交了出去。在白云深处,吴觉净坐在哮天犬的背上,有点无聊的问哮天犬:“狗大哥,现在回去是否太早,我们现在回到风临城幕柔新大哥也还没赶到,我还是不愿意替幕柔新拿太多的主意,毕竟是他做主才对。”

哮天犬扭头望着吴觉净,咧开哪只狗嘴:“吴小弟,我知道一个地方最合适我们前去。”

吴觉净立即推开哮天犬的狗头:“不准提,我还不知道你,最好的地方就是食为天的厨房,是吗?”

哮天犬呵呵尴尬地笑了起来,哮天犬正是想带吴觉净回到食为天吃个饱饱的。

吴觉净有点无奈对哮天犬说道:“我也想回食为天见大少吃个饱,可再不能把大少拖入这场战争,他们只是个凡人,战争对他们意味着会死人,我已经够连累他们了。你就没替大少考虑吗?光顾着吃,吃完以后一拍屁股,除非你留在食为天不走,我可以同意你去。”

哮天犬晃了晃狗头,想了一下,还是留念的吞下口水:“不回食为天现在先回风临城真没多大意思,不如这样,你有师傅,我也不好教你别的,找个安静的地方,我教你狗最拿手的怎样?也算是我们交往一场送你一小礼物。”

吴觉净一听来了兴趣,忙问哮天犬:“狗大哥,什么是狗最拿手的?”

“狗最拿手的当然是狗鼻子。只要有味道留在空气中,狗都可以凭着气味找得到。这是狗与生俱来的本事,我又是狗的祖师爷,可以这么说,只要有痕迹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你说算不算拿手的?”哮天犬这本领确实没什么可以跟他比的。而且教给吴觉净也不算违背道家门派。

吴觉净一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要长一只狗鼻子出来,连忙摇着头:“不干,我不干,你肯定是看上我了,想我跟你一样长个狗鼻子出来。我明明是个人却长出狗鼻子,哪让我以后怎么见人。我不学。”

哮天犬被吴觉净气得差点从背上把吴觉净摔下来,但还是没好气的解释给吴觉净听。

“你想的美,我把你变成狗鼻子。狗的鼻子是天生的,我没这本事把你鼻子改过来,只是教你如何运用你的人鼻子。真是气我,别的想让我教还没这么容易,你倒嫌弃起来。”

突然哮天犬想起什么,对着吴觉净奸笑起来:“呵呵呵,我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某人是一定会去寻拿被噢雅教‘请走’的拉娜思迪的,如果有了我这狗鼻子这三界真还不知道有什么地方不可寻到的。”

被哮天犬这么一说,吴觉净眼睛立即放出光来,什么比能找到拉娜思迪更能诱惑吴觉净的,吴觉净态度立刻变了过来,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还用手轻轻摸着哮天犬的狗头:“狗大哥,知道你对我好,我不就怕变成狗鼻子嘛。可我现在想通了,就算是变成狗鼻子都愿意学。”

哮天犬挖苦起吴觉净:“没看出来,你吴觉净还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一说到拉娜思迪就什么都肯了。不过也不怪你有这种想法,技不如人就应该学好本领,抢都要把拉娜思迪要回来,这才是我认识的吴小弟嘛。”

说到拉娜思迪,吴觉净满是苦涩,心里的痛又被勾起,对着哮天犬没言语重重的点点头。

哮天犬没再调戏吴觉净,脚一蹬,快速的飞了起来,就一会功夫来到一处茫茫大山最高峰,周围都被白云笼罩,峰顶耸立在白云之上,这里是连鹰都不敢飞临的世外桃源。一片片的松树密集的围着中间一块空地。空地还很平,奇怪的是空地旁边还有一间小木房。

吴觉净一被哮天犬带到这里,脚刚一落地就好奇的四处打量起来。偶尔透过云还能看到远处的群山,但与这山比起来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吴觉净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一座山在傲战国内。

望着好奇的吴觉净,哮天犬笑了起来,发出狗的叫声:“奇怪吧?”

吴觉净连忙点头:“狗大哥,我在傲战国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能高出这么多的山来。这里仿佛是仙境似的,真不可思议还有这种地方。更奇怪的是在这么高的山顶还有人在这里盖房子。这都是些什么人来的地方?”

哮天犬走到平地的中央,用狗爪子指着这里:“是没凡人来过罢了。其实这不是一座山,这里只是在天上飘着的一块石头,是天庭特意留给过路神仙一处歇脚的地方。”

吴觉净虽然知道仙人有着超出凡人的法力,可听了哮天犬所说还是连眼都凸出来。吴觉净用力蹬了几脚地面,大惊小怪叫道:“你是说这是一块漂浮在天上的大石头。还一动不动停在这里?”

哮天犬没理吴觉净,身子突然一晃,变成一个中年模样的书生,笑眯眯对着吴觉净道:“我要不是知道菩提祖师的厉害,真怀疑你是哪个骗子带的徒弟。在三界这算什么。难为你还大呼小叫的,真是丢我的脸。”

吴觉净这次没反驳哮天犬,而是认同的随着点头:“是啊,是啊!不知道师傅是怎么想的,虽然我游历也悟出些道来,可谁知道对不对,别到时又得从头开始。哎!现在想来,人间真是无聊的很,争权夺利勾心斗角倒头来还不是白骨一堆,享受的是地狱轮回,这还算好的,真做了坏事,还得十八成地狱转一圈。”

变成中年书生的哮天犬问吴觉净:“如果你不知道还有神仙还有天堂,会有地狱,你吴觉净会留恋在凡间的权力和对你真心实意的拉娜思迪和义薄云天的兄弟,还有你的父母吗?”

“这······”哮天犬一番话让吴觉净陷入了沉思中,有那么容易忘掉吗?吴觉净不敢回答。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圆觉游》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圆觉游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一百二十七 居心何在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圆觉游”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