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圆觉游 > 正文
九十 兵无常态
作者:土猴吸水  |  字数:3289  |  更新时间:2018-03-15 00:15:24 全文阅读

“精彩!”声音从不远拐角处传来,伴随着掌声。两个身影闪现出来,带头的是候文曲,候公子和风临城城主段潇洒。

吴觉净看到候公子反而不觉得奇怪,如果说风临城第一个能找到自己的一定是候公子,虽然自己和候公子只见过一面,可俩人都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吴觉净再没说什么,静静地等俩人走来。

候公子对跟着的段潇洒笑言:“段大人,早寻我就不会耽搁这许多时间,从开始你们就把吴公子会待的地方想偏门。吴公子一身傲骨,哪会选你们所想的下流处。段大人,你也在我父亲聆听教诲多年,一个读书人会如何自处还要去想吗?“

段潇洒脸微红,心里早骂自己手下都是一帮蠢材,只能尴尬陪着笑。跟着候公子走到吴觉净跟前。

候公子走至吴觉净面前并没有先和吴觉净打招呼,而是对着蒙面人先开了口:“我虽不学武功,可我明白你输在哪里。你愿意听吗?”候公子并没有等蒙面人回答就继续往下说:“本来你先声夺人占了先机,可却去信一个无中生有的肉包子暗器。风临城哪来的肉包子暗器,是肉包子当然会有香气。未打你就让吴觉净反客为主,把注意力转移到这肉包子上,让他重新夺回先机。而偏偏吴觉净在打斗中并没有用包子砸你,而是朝天空抛去,他算死你站的位置,这才强攻于你,包子正是会砸落到你头顶,你先前被这包子所骗,宁愿挨吴觉净两掌也要先解决掉头上的包子,这本来也无可非议,可最后还是被吴觉净大喊一声‘香气’再犹豫片刻,接二连三的犯错,焉能不败。想不到从无败绩的‘落花无意’廖守净也会有败的一天!”

蒙面人扯去面纱,正是候公子的护卫廖守净。廖守净对吴觉净先行了个礼,这才开口:“受教!吴公子瞬间能利用世间万物为辅助,计谋在先,谋定后动,一击中的我无话可说,输的心服口服。以前看不起守关将士,今日方知江湖之人和疆场杀人犹如云泥之别。”廖守净重新再行一礼。

跟着候公子的段潇洒这才开口:“我怎么觉得廖护卫的刀也刺到吴觉净喉咙,算不得输啊?”

廖守净苦笑着解释:“段大人,吴公子掌已经离我前胸一寸,而我还有五寸才到。生死之间已判出输赢。如吴公子再进一寸就打到我死穴,我已无力再往前进一寸。”

廖守净又再问吴觉净:“吴公子,在之前我也详细研究过公子所用手法,特意弃剑用刀,为的就是刀刀夺命,可在如此猛烈攻击下,为什么吴公子却不是一出手生死相见?最后还能收手,这不像吴公子风格。”

吴觉净回头望望吓得现在口还是张着的大少还有摇头晃尾的戒馋,这才回答廖守净的问题:“你没杀气。”

“唉!原来世人都误会吴公子了。”廖守净这才恍然大悟。吴觉净不是传说中的动手必杀人,只是对想杀他的不留活口罢了。

候公子接过话来,拉着吴觉净指着段潇洒说:“吴觉净我来与你介绍,这是风临城的父母官,风临城城主,段潇洒,段大人。”

吴觉净见到段潇洒不想以平民身份叩见,于是上前对段潇洒拱手行礼:“南头关赵仲谋将军手下传令官,吴觉净见过段大人。”吴觉净并没有被撤官职,为了不拜段潇洒,只好拿出南头关官职对付。其实吴觉净认为风临城自己的遭遇与段潇洒疏于管理也有一定关系,所以不待见段潇洒。所谓官见官不用像平民似的叩见。

段潇洒哪有不明白的道理,笑嘻嘻的对吴觉净解释,也不怪吴觉净对自己的无礼。

”我明白吴小哥误会我疏于管理,这偷骗之事从来就有,谁为风临城主都一样。本官绝不是为自己解脱,自从一听说这事,过手梅以下已尽数被本官拿下,又听说吴公子是候公子的朋友这才跟随前来,一是还吴公子被骗的两百两银子,二是也想见见被候文曲推崇的吴公子,顺便一起吃个饭当做赔罪,还是我疏于管理之错。”

风临城主段潇洒说到这份上,吴觉净还再不给面子就是迂腐了。吴觉净赶忙重新回礼:“段大人怎能把我被骗怪在自己身上,说来也是我涉世不深轻信了歹人,怪不得城主。不过饭就不吃了,我还要干活。”

候公子笑了起来:“闹这大动静,就算你想干活,食为天老板还敢再请你吗?”

说到这里,食为天老板领着一群人已来到后厨,一见段潇洒连忙全部跪下,口喊:“拜见段大人!”

段潇洒这才端起城主架子,对食为天老板说道:“想不到食为天饭菜做的不错,还同样会请人,把我的朋友请到你后厨当伙计。老板如缺个管账的,可以考虑本官如何?”

这话把食为天老板吓得话都不利索:“城······城主大······大人。小人要······要是知道是你大·····大人朋友,就算借我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请啊!”

吴觉净那学过以势压人,看到自己老板这样连忙出来解释:“段大人,我还要谢谢老板收留我呢。要不是连饭都没吃的,就别为难老板了。”

吴觉净已经明白自己是非走不可,但他却从未再提大少对自己的照顾,如果段潇洒找到自己,那么该来的都会找来。吴觉净可不想让大少陷入这漩涡中来。

候公子对段潇洒说道:“既然来到食为天就选这里请吃一顿,段大人可好?”

“别,别!二位,我在食为天干活,现在又要同事侍候我,这饭菜实在难入口。换个地方如何?”吴觉净连忙开口。他可不想再给食为天为难。

段潇洒和候公子同时表示理解,于是段潇洒就说:“还是到我城府衙门设宴吧。我府里厨师也有几个拿得出手的菜,也好让吴公子和候公子品尝提提意见。”

候公子和吴觉净都没意见,于是都随着段潇洒回府。吴觉净临走对大少使个眼色,两人心照不宣的微微点点头算是告别。

戒馋可没管吴觉净去哪里,依然是摇头晃尾跟在吴觉净后面,只是经过廖守净时对他汪汪大叫几声,算是对廖守净毁了肉包子的不满。

就这样,三人同行回到城主衙门,已经是吃饭时分,三人直接就来到宴客厅,分宾主坐下。这时的戒馋看到没自己的座位又开始“汪汪汪”的大叫起来。

段潇洒和候公子都很好奇,不知道戒馋为了什么大叫。别人不知道,可吴觉净太明白戒馋想要什么。于是对段潇洒和候公子说道:“我这狗叫戒馋,他叫想是问我们为什么不留位置给他,不给他吃的,他可记仇。风临城肉包子店可给他闹的要来求我。”于是吴觉净就把戒馋对付肉包子店的事原原本本说与俩人听。

“哈哈哈······”段潇洒和候公子都被吴觉净的描述说的哈哈大笑。

段潇洒急忙叫人再搬张凳子给戒馋,段潇洒对吴觉净笑着说道:“连吴公子都奈何不了的,我段潇洒还是有自知之明。候公子可有意见?”

候公子摇头,对段潇洒和吴觉净说道:“我方才在听吴兄弟说时,一直在留意这狗。你们知道狗是狼被人驯服过来的吧?但你们可知道狼和狗的区别在哪里?”

吴觉净接口:“狼是竖着尾巴,狗是夹着尾巴。”

候公子指着戒馋对俩人说道:“这戒馋不简单,如他意时夹着尾巴,不高兴尾巴是竖着的。”

段潇洒若有所思,对候公子言到:“看来候公子是另有所指。”

“正是。其实人何尝不是狗和狼在互换。一个天生的奴才无论何时都会对自己的主人夹着尾巴,这种人用好就行了。另一种人是对谁都是竖着尾巴,天生的狼性。这种人也不可怕,管不了杀了就是。最可怕的是像戒馋这种又会夹尾巴又会竖尾巴的,知道什么时候藏拙,什么时候出击。我说的有点道理吗?”候公子说的头头是道。把段潇洒和吴觉净听的一愣一愣的,拿人比狗和狼虽难听却很有道理,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段潇洒来了兴趣,指着候公子和吴觉净:“现在就我们三人,没外人在场。候公子可否评价在座三人谁是狼,谁是狗还或者两样都有。”然后望着吴觉净,看吴觉净是否同意自己的提议。

吴觉净不以为然,哪有拿人比作狗和狼的,不过看到段潇洒充满了好奇的眼神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下。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

候公子看俩人都没意见,于是开始点评。候公子指着段潇洒开始说:“段大人,家境贫寒,一心出人头地,师从我父亲,学的就是当狗的学问,就算原来是狼,现在也变成狗。狼性只是想想而已。至于我,别看我每时竖起尾巴,像是狼性,可我们侯家都只是狗性,装狼只是没遇到好的主人罢了。而吴公子却最为奇特,原来是狗性,可后来却变成了狼。到最后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是狼还是狗。说到底,我们这座上三人都没戒馋活的明白。”

段潇洒无话可说,转头问吴觉净:“吴公子然否?”

吴觉净没立即回答,而是望着戒馋,想了一会才说道:“我不同意候公子所说,本来就不应该以狗和狼比喻人,前提错了怎么说都不对。但如非要拿人说是狗还是狼,我从小学佛又入道。我更愿意从佛和道来比喻狗性和狼性。但段大人怎么也让我们喝杯酒再说吧?“

段潇洒和候公子听完哈哈大笑。段潇洒手一挥:“开宴!上酒!”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