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爱是最终点 > 正文
孤独里的自我寻找
作者:扬扬喜欢简单  |  字数:4957  |  更新时间:2017-09-17 00:21:30 全文阅读

夏果与薛冰是在大学认识的。

夏果喜欢当主持人,也喜欢诗朗诵,高中时,班里诗朗诵比赛,夏果得过第二名,第一名是大家一直依赖的班长。

期间,经过校园广播站的层层筛选,夏果当了一阵播音员。

站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当一个主持人,偶尔也可以唱唱自己喜欢的歌给可爱的观众听,曾一直是夏果的梦想。

薛冰喜欢音乐,在上大学之前,已经精通了很多乐器,偶尔也会自己编曲,写写歌词,抒发着情绪。薛冰的梦想就是当一个音乐人,一个歌唱者。

进入大学后,学校里经常会有许多活动,夏果就参加了主持人的选拔,并成功选上,其主持效果让很多人称赞,叫好。但夏果在欢喜之余,深感站在舞台前后的浮躁,尤其是在主持活动结束后,独自一人站在广阔的校园里,感到身体被掏空了一样,无所归依。

在痛苦挣扎的同时,夏果清楚明白到自己学时的不足,并认准了在大学期间最重要的还是学业,只有这样才能真真实实的站在地面上。因此,夏果放弃了主持,不再在校园里寻找与幻想关于主持的一切事物。

排除一切干扰,从此让自己的世界又回到安静。

惊奇的是,夏果发现自己,比起主持,身在宁静的图书馆会更让她安心快乐。但夏果并不后悔参加了主持,她把它当做了尝试。

薛冰虽然经常和立体的声音打交道,但是,他却时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人如其名,他的世界很安静,并且有些冰冷。

夏果与薛冰第一次遇见是在大学里,各自第一次登上舞台上。夏果主持的有条有理,温暖向上的语言给薛冰留下了印象。在薛冰好听的的歌声之外,沉静冰冷的气息,也给夏果留下了印象。但彼此仿佛很有默契似的都对这印象没有过多的再在意下去。

之后的夏果,除了上课在教室里以外,其它自由的时间几乎都在图书馆。就这样,夏果整日奔忙于上课,做作业,在图书馆上。就这样,日积月累,夏果也感觉到收获了不少,也有了些许轻快,但是每当晚上从图书馆出来走在操场上,还是会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悲伤与疲惫,这让夏果又一次陷入沉默。

夏果几乎每天晚上不到9点半,或9点半多点,就到操场上走圈散步,有时也会坐在观众台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也许同有沉重与悲伤,薛冰也经常在晚上独自徘徊于操场上。

多次的擦肩而过,终于在一个晚上,独自坐在观众席上的薛冰看到了看起来有很重心事似的夏果,盯住了距薛冰不远处第一排观众席上的一块位置,低着头,悠悠地走到跟前坐了下来,一如既往的无声的看着前方的一片操场。

“嘿!你是上次那个主持人吧?”薛冰向不远处夏果坐的位置俯了一下身子,微笑的问着夏果。夏果扭过身,抬起头,看到了薛冰,症了一下,便忽然想起了是上次活动上很会带动人唱歌的那个冰冷男生,“哦,嗯。”在夏果也微笑的客气回答过后,薛冰随即给了夏果一个赞的手势,这个举动让夏果内心顿感欢喜与感动,便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笑了笑,声音不大的说了声谢谢。

也许夏果与薛冰都是属于在路上拼搏,追寻梦想,向往美好的人,因此两人各自的心态或多或少是有些相同的。所以夏果与薛冰虽然不算熟识,但是彼此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与氛围却让彼此之间感到舒适与温和。

就这次的相遇聊天后,夏果与薛冰再遇到时便以熟人的身份打招呼了,如果还在操场上相遇,便聚在一起淡淡的聊几句天,或一起坐在观众台上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各自发着呆。

在一个晴朗微凉的夜晚,夏果走出图书馆准备向操场方向走去。清凉的空气清醒了夏果疲乏的双眼,随之也带来了舒爽的愉悦,看着如高清电视般清晰的空气,夜中的路灯都变得如钻石般闪亮,如置身在童话城里一般,夏果开心的走在其中,心里不时感叹:“太!浪!漫!”

夏果在操场走了一圈后,身后突然有薛冰叫夏果的声音,当夏果回过头时,薛冰已经小跑到了夏果身边。“嗨!”夏果开心的跟薛冰打招呼,薛冰呵呵笑了笑说:“一起走吧,我刚来。”“哦,嗯。”两人便并肩走在操场的跑道上。

操场的另一头没有路灯,只印照了这边的一些微光,两边对比,另一头几乎就是一片黑暗。

夏果与薛冰慢慢地走到了操场的另一头,两人从开始到现在并没有再说话。夏果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忽然高兴地说:“看!好多星星!好亮!繁星啊!好美。”薛冰也抬起了头,呵呵的笑着说:“这氛围蛮恬静的,突然想起一首歌,我来唱一首歌吧!?”“哦,唱吧!”两人看着闪亮的繁星,脚步渐渐地变的更慢,薛冰轻轻地哼唱着:“我不愿让你一个人,一个人在人海浮沉,我不愿你独自走过风雨的时分……”

也许是因为只身一人走在梦想的路上,世界并不允许让人软弱哭泣,或许是因为夏果就是喜欢安静的一个人,要不是能和薛冰说得来,夏果才不愿和他一起走在这里,又或许两个原因都有点,又或还有其它原因。所以夏果马上就对薛冰说:“这个太伤感了,换个开心点的吧。”薛冰说:“哦,我觉得这个氛围还蛮适合这首歌的,无所谓啦,你想听什么,我再唱给你。”“嗯~《红蜻蜓》!”说着,夏果就说唱了几句“天空是永恒的家,大地就是他的王国,就这个!”薛冰也开心的笑了笑随即接着夏果的往下唱着,夏果的歌词记不全,偶尔会走在薛冰前面转过身面向薛冰,薛冰正面向前走,夏果倒着往前走,附和着薛冰一起唱着:“……看那红色蜻蜓飞在蓝色天空,游戏在风中,不断追逐它的梦……”

夏果与薛冰是彼此之间唯一的,可以说是朋友的人,平时他们各自忙着各自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是身处安静空间或认真严肃的做着他们自己的事。夏果喜欢看散文,散文让她快乐并理解着生活中的点滴,有时候看书看累了,夏果也会自己写写诗之类的文字,抒发着心情。薛冰还是喜欢着音乐,在学习之余,偶尔也会编曲,写歌词。一天之中,他们各自说不了几句话。他们都会在无聊的时候戴上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歌曲,享受其中。夏果则能幻想很多美好的画面,悠哉其中。

因为做事认真又勤奋,夏果与薛冰在他们各自的领域都有着自己的一片天地。都拥有着很强的被信赖的品质。所以他们各自被周围的人欣赏着,拥护着,而面对这些,他们的回应竟出奇的一致——冰冷多过热情。

将近夜晚10点,夏果从图书馆出来还是决定去操场散散心。这时候操场上的人已经很少了,都赶在10:30锁宿舍门之前回去了。夏果疲累的,脚步沉重的走到操场中,悠悠地看见薛冰独自一人在台阶上坐着,静静地看着远方,夏果在薛冰不远处坐下,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静静地看着前方,没多久,心情沉重地夏果觉得有点累,就把胳膊肘放在腿上,用手指撑着脑袋,用手捂住鼻口,继续沉静着。

坐在一旁的薛冰忽然轻轻地哼着旋律:“嗒 嗒嗒 嗒嗒 像孩子依赖着肩膀 像眼泪依赖着脸庞 你就像孩子一样 给我依赖 给我力量……”夏果突然用很深沉的声音打断薛冰的歌声:“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操场。

之后夏果与薛冰还是整日各自忙着自己的,没有再遇见。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各奔东西。夏果与薛冰最后一次遇见依旧是在夜晚的操场上。

夏果与薛冰坐在观众席的台阶上。“我找到了我梦想的方向。”夏果突然打破安静的说。“嗯,我也是。”薛冰也轻轻地回答。两人之后依旧静静地看着前方。

忽然夏果说:“要不要唱首歌呀!?”“嗯,可以。”“嗯……那就唱五月天的《将军令》怎么样?”“嗯,好,刚好,我也会。”这首歌的节奏很强,语调也很强硬,而薛冰却故意的吧旋律变轻,轻轻的,如对一个好久不见的朋友的问候。夏果则在一旁面无表情,若有所思的听着。

“……此刻到尽头 你是谁 曾怎么活 他们说 就让他们去说 生命如长风吹过谁的心头 你想被记住的那个名字将会是什么……”夏果忽然轻轻地说:“作家。”薛冰顿了一下,说:“歌手。”两人同时轻爽的轻声笑了笑并看向了远方。

离校后,夏果在尝试写文字外,大部分时间依旧还在读书。而薛冰则将自己创作的歌曲投到唱片公司,不久后,薛冰便接到了唱片公司的电话说决定用他的歌。就这样,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夏果好像还是原来的夏果,而薛冰已经把歌声几乎唱响到了世界上的每个角落。几乎不看电视不出门不追星的夏果,是在几乎全是世界都知道歌手薛冰名字的时候,还是偶尔在歌曲排行榜上看到了薛冰的名字,就好奇点了进去看歌曲MV,确定了就是自己认识的薛冰。看到薛冰现在的成就,再想想自己现在几乎一无是处,心里便不是滋味,激动着,害怕着,从而急躁着。

夏果在学着写长篇文字的同时,还间插着写这歌词,其中有几首夏果觉得还不错,就决定去薛冰所在的公司找薛冰,将歌词递给他看并希望他能采用。

夏果要到薛冰所在的公司,坐大巴需要21个小时。

到达薛冰所在的城市后,夏果就立刻去找薛冰所在的公司。地址明确,交通发达,很快就找到了。站在公司门口,夏果有些胆怯,担心找不到薛冰,又或无法将歌词递到薛冰手中。经过几次挣扎,夏果终于鼓足了勇气进去,问了柜台小姐能否将这份歌词递给薛冰,而没有问薛冰在哪,柜台小姐很客气地说,如果见到他就会递上去的。夏果激动地说了谢谢后,便转身出去了。

几个星期后,夏果手机上显示了陌生号码,夏果试着接听,是薛冰,直接说了关于歌词的事,“歌词内容,我想只有我能看懂,太自我了。”薛冰说。夏果只哦了一声,顿了一下便接着说:“知道了,就这样吧。”挂了电话。

薛冰拒绝了夏果的歌词,夏果多少心里有些怨恨薛冰,认为是薛冰本来就认识她,从而小看她。夏果在网上看了关于薛冰的综艺节目,看到薛冰和一个有名的女歌手亲密的互动,时不时的还来个拥抱,夏果简直看不下去了,就开始恨着薛冰,恨着那个女歌手,恶心着他们。夏果关了页面,停了一会儿后,看着页面发呆,并随手胡乱翻着其它页面,看见了一个关于周星驰电影的剪辑,点开后,开头就是《喜剧之王》画面,并唱着“屎,你是一滩屎,命比蚁便宜……”撑得很久的夏果瞬间崩溃的,无意中竟哭出了声,谁也不知道夏果在去寻找薛冰的路上受了多少委屈。气的夏果,手不自觉的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深感自己的无能与卑微,心里越发的发狠,紧接着又扇了自己一巴掌,夏果很伤心的狠狠哭了很久终于慢慢平静下来,又回到理智思绪,仔细分析了自己的歌词,并和那些优秀的歌词做对比,发现自己写的歌词,情绪确实有些混乱,并觉得薛冰说的也并无道理。

夏果决心再研究歌词。又写了几首后,又递给了薛冰。

几天后,薛冰的电话打来,“句句是理,但话语太过的复杂,听众想放松心情……”“哦。”夏果挂了电话,已经气得不想再多说什么。

后来的夏果只是更加深沉的在家里看着电影。

在一个深夜,夏果独自坐在电脑前看电影《第一滴血》,看的夏果热血沸腾,但看到最后,电影人物突然爆发的话语,句句说在了夏果心里,触不及防,不禁的早已捂住口鼻哭泣,随之电影里的人物也开始痛哭,惹得夏果更加的悲伤,哭的更加的伤心。夏果脑海中想的不止是为写好歌词而付出的心血,还有在其它种种拼搏时所忍下的血痛,都在此时及其清晰的展现在夏果的心里,同电影人物的情绪同时爆发,并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一个乞丐,苦苦的在乞讨着什么。

哭过,调整好情绪之后,夏果还是决定再写歌词,就继续仔细研究,练习着,慢慢地,用简单的语言表达着深刻的道理,最后并以专辑的形式,系统的写了十几首歌,规整好一切后,便决定再投给薛冰所在的公司,一是因为那是个大公司,值得信赖;二是因为,薛冰给的建议都对。但是,这次,夏果并没有递给薛冰,而是直接递给了公司。

就这样,几个月后,在夏果几乎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公司电话打来了,说要采用夏果的歌词,并约定时间,经过双方商讨,决定将歌词给得过金曲奖的玄俊成来谱曲并且演唱。

夏果的歌词得到了不俗的反响,在夏果悄悄松了一口气后,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其间,夏果与薛冰并没有见过面。

紧接着,夏果又写了一些歌词递给玄俊成。他们经常在录音室讨论着关于歌词的一切问题。就在夏果与玄俊成认真讨论某句歌词该投入怎样的感情演唱时,录音室的门被推开,夏果与玄俊成同时抬头朝门口方向看,薛冰已经进门,玄俊成高兴的迎接:“嗨!薛冰!好久不见!”玄俊成并不知道薛冰和夏果认识,而薛冰也只是刚好开车路过,并一心想着音乐,就决定来找玄俊成聊聊关于音乐上的事,没想到遇见夏果也在这里,“哦,我只是来找你聊聊天。”薛冰回答过玄俊成后目光紧接着转向夏果,两人都以理解的眼神,微笑着,夏果便开心的向薛冰伸出手并说着:“你好。”薛冰握住了夏果的手,说:“你好。”站在夏果与薛冰中间的玄俊成看着眼前的一幕,仿佛很快就会意了,在一旁微微的笑着。

原来,夏果在作词人一栏中,并没有用自己的本名,而是起了个笔名——扬果,才有了这么一场意外的相遇,与化解。

夏果,在后来慢慢的领会到,原来,爱是最终点。

扬扬喜欢简单
作者的话

女主人公夏果在孤独里的自我寻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