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纸扇青楼,酒囊饭袋

更新时间:2017-09-13 19:12:43字数:3351

邀琼楼位于扬州城内极繁华处,后倚着留吴水,楼前便是扬州城最热闹的玉人街。

邀琼楼本身并不大,但是招牌响亮。谪仙登楼望月,杯酒高歌,意气风发,一剑白芒三千里;诗圣凭栏挥毫,墨洒锦书,慷慨激昂,九尺素绢鹤东来……诸如这类雅韵古事不谈,当朝帝子大婚之典也是在此举行,其余诸多事迹,大大小小不计其数,不必多提。

唯一的瑕疵便是楼前的玉人街。

玉人街在扬州有个俗名,唤作勾栏街。再往白了说便是青楼汇聚之处。

谁都不明白邀琼楼为何要建在这儿,只听得有附近的老住户说道当初邀琼楼选址时,看地儿的风水先生正好瞅见了这,当即便选定在此。有人道毗邻风月之地怕是不妥,那风水先生大笑道:“人人生得一副皮囊,到头来尽是骷髅尔!”最终邀琼楼定址于此。好在是中间生着一道银杏树,天然屏风一般将对面的莺莺燕燕挡着,倒也少了些许不妥。

这日正值黄昏近晚时候,各店家都有丫鬟用竹竿在门口轻轻巧巧挂起灯笼,留吴水旁放起了河灯,一朵朵白莲花般的河灯袅袅娜娜往下飘去,照着留吴水荡漾着鱼鳞光。扬州是个车马少于船的城,留吴水流经整个扬州,大到雕楼画舫,小到乌蓬小舟,俱是在这留吴水中穿梭徐行。

暮色渐沉,新月升起。一叶乌蓬停在留吴水边,邀琼楼旁。一青袍公子掀开遮在蓬上的黑纱,附身与舟中人低语几句,而后放下篷布,摇着手中的纸扇向邀琼楼悠悠走去。

到了邀琼楼前,青袍公子合拢手中纸扇,敲打着手心,朝着三楼靠水的雕花木窗轻佻的吹了声口哨。几息过后,从木窗格子里蹦出一枚古旧铜钱,青袍公子伸手一把抓住,将铜钱翻转过来,见着背面刻着的五铢二字,轻啐一声,摇开扇子朝里走去。

进了邀琼楼,迎面走来俩身着罗绮素裙的侍女,青袍公子晃了晃手中铜钱,侍女见罢唱一声诺,领着青袍公子走到一处雅阁前,低头又唱了一声诺,快步走开。

青袍公子站在门前,又皱了皱眉,低声骂了一句,“这腌臜混沌,竟是选了间雅阁,煞了风景。”说罢便是抬脚直接往门上一踹,只听门内一粗犷声音破口大骂:“你这娃娃,大爷正喝酒赏月,却是要踹门坏了爷爷的好风情。”话音未落,门被忽的拉开,一邋遢老道虎目圆睁,一把将青袍公子拽了进去,又砰的关上门,声音不输于刚刚踹的那脚。

青袍公子进了门,理了理被老道拽皱的衣裳,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顺手在桌上一盘花生里拈了一粒放入口中,摇着扇子道:“你这牛鼻子,穿着不讲究,喝酒倒是会找好地方。”

老道坐在青袍公子面前,捞起酒壶大灌一口,怒道:“怎么?道爷邋遢归邋遢,酒可是我的半条命,含糊不得。”说罢抓了一把花生,塞进口里,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这娃娃千里迢迢从北原到这找老道我,应该不是找我喝喝酒吧。”

“那是自然,”青袍公子拿起另外一碟花生,走到这间雅阁外的栏杆旁, “师伯让我给你带句话,三年不坐忘。”

“啥?”老道眼睛一鼓,差点没把口里花生喷出来,呛咳几声,连忙又是一口酒灌下去,好容易缓过来。

“道爷我就剩四年活的,指望着坐忘吊一口气儿,结果你和我说要我三年不坐忘,摆明了要道爷的命是吧?”

青袍公子捡了几粒花生扔进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师伯让你大可放心,三年过后,《坐忘论》会完完整整到你手上。”

老道啐了一口,“《坐忘论》本就是道爷的,那老不死的借口身不能行迟迟不肯还我,身不能行几十年了还没好?亏得他还是一派掌教。再说,门下徒子徒孙那么多,就不能随便派一个送来?要不是道爷发誓至死不北上,非得把那老不死的胡子一根根揪下来。”

青袍公子面色怪异,望着老道说:“牛鼻子你是这几年喝酒喝蠢了?《坐忘论》可是你当初说借给师伯三十年的,现在刚刚二十余七年整。”青袍公子干咳一声,“再说了,就算你北上了,按师伯的脾气,不是你拔他的胡子,而是你要被一根根揪干净。”

老道正苦着脸掰手指头,听了下半句话,吹胡子瞪眼道:“小娃娃好的没学,嘴皮子和老不死的学了不少。”末了又道,“你这番过来,怕不是只为了这件事儿吧。”

青袍公子走回屋内,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酒,凑近了嗅着杯中酒的香气,“那是自然。师伯让你找个人。”

老道冷笑,“老不死的就没安好心眼。让爷爷压制修为就是为了让我找个人?再说了,以你们的势力,找个人还不简单?”

青袍公子慢慢踱步到外,抿了一口酒,眼神亮了亮,赞叹一声,“好酒!”随后道:“我们可找不到,非你不可。”

老道瞪眼:“老不死的那点毛病你倒是都学会了,说话说半截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青袍公子咂咂嘴,似有深意的看了老道一眼,“这人你认识,沈三问的亲孙子,淮阴沈家现在的独苗。”

老道正倒酒,听闻此言,猛的滞了一下,杯中酒液溢出来,淌在桌上。

“沈家怎么了?”

“满门抄斩,只剩了个沈三问带着他孙子跑了出去。”青袍公子看着楼下的留吴水缓缓说道。这时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了天空,留吴水却是一片灯火通明,数层楼高的画舫飘在留吴水上,不时有歌舞声、饮酒作乐声、谈笑声传来,悠悠飘荡在水面上。

喀啦。

一声轻响,青袍公子诧异的看向老道,只见着桌上酒盏碎片洒落,琼浆淅淅沥沥淌了一地 。

“何时的事?”

“三个月前。”

“他们去了哪?”老道走到青袍公子身旁,俯身看雕楼画舫。

“西漠。”青袍公子望了眼老道,老道眼中倒映着流萤灯火,平静的像天上的星空。“但是前几天得到消息,沈三问死了。”

老道忽的转过头,眼中燃起火。

“死了?沈三问怎么可能死?当世能杀他的,除我之外只有三人!”

青袍公子轻飘飘地说道:“谁知道呢,但是确实是死了。”

“那小娃娃呢?”

“走了。”

“去了哪?”

“扬州。”

老道沉默了下来。须臾,又道,“三年后我亲自北上取《坐忘论》。”

青袍公子有些诧异。

“找到人以后,我会教他修行,北上时我会带他一起,之后就交给你们了。”

青袍公子点点头,“这也是师伯的意思。”

老道又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如此甚好。”随后又道:“小家伙,沈家可是被……”

青袍公子面色一变,伸出折扇往老道面前一伸。

老道恨恨一甩袖,“果然,果然。”

青袍公子低叹一声,“所以师伯让我南下找你,师伯说,这普天之下,能护住他三年的只有你。”

老道长叹,“当年沈三问那老头救我一命,我欠他一条命,”说罢,老道抬头看着夜空,眼角泛着晶莹,“结果如今出了此等大事我却不知,是老道愧对他。”青袍公子见状,垂眼抿了一口酒,折扇轻摇,突然想起什么似地,折扇一收,从袖中摸出一枚木牌,扔给老道,“拿着,没这个你找不到。”

老道收神,一把捞过木牌,定睛一看,面色变了变,随即便恢复如初,将木牌收入袖中,却像是浑然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事一般,不耐烦的挥挥手,“还有什么事要说快说,道爷还要喝酒,别扰了我的兴致。”

青袍公子干咳一声,“你这牛鼻子还是老脾气,没事了没事了,喝你的酒去吧。”

老道走回屋内,抓了一把花生,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呢,回北原?”

青袍公子徐徐踱步,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千里迢迢从北原直下江南,怎么可能就回去?我来这一样有要事在身。再说,”青袍公子凭栏,幽幽叹了一口气,“北原可没有此等夜景可看。”

“有甚可看的,浮华种种,尽是虚幻,”老道大袖一挥,扫开杯盏碎片,拿起酒壶咕咚灌下一口,用脏兮兮的袖袍擦了擦嘴,“你看那雕楼画舫,明朝就冷冷清清,再看那青楼歌舞,日出之时亦是化为乌有,不如喝酒逍遥自在才是真快活。”

青袍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你是个腌臜混沌,不像个修道的,像个酒囊饭袋。”

老道眼珠子一瞪, “道爷爷只喝酒,不吃饭。”

青袍公子哈哈一笑,“酒囊饭袋,酒囊饭袋,清酒入皮囊,饭菜成糟糠。”说罢折身走向门外,拿起酒壶斟满一杯,一口将杯中酒一口饮尽,一把顿在桌上,顺手拈起一粒花生扔进嘴里,拍了拍手,重新摇开折扇,“那我便和师伯三年后待宾北上了。”

“先等等,”老道像是想起什么,“那沈家娃娃,名字叫啥?”

“沈葱茏,单字一个景。”青袍公子打开门,顿了顿。

老道若有所思点点头,忽的看了看青袍公子顿在桌上的酒杯,又看了看酒壶,突然喊了一句:“这酒壶口沾了道爷爷的唾沫,你刚刚吃酒可吃的快活?”

青袍公子正关门离去,听闻差点一个踉跄。

“你…你这酒肉*道士……等北上时我必好好报答一番!”老道听闻门外恨恨一声,嘿嘿一笑,抓着酒壶走到屋外,看着楼下青袍公子钻进了临岸边的乌蓬离去,灌了一大口酒,摇头晃脑。

葱茏墟落色,泱漭关河气。

耻从侠烈游,甘为刀笔吏。

“世事无常呐,老伙计。”老道沉默地望着留吴水上的雕楼画舫,一口饮尽壶中酒。

“怕是如不了你的愿了。”

楼下舟中灯火映的好像天上人间。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去来》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去来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纸扇青楼,酒囊饭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去来”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