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复仇(下)

更新时间:2017-09-14 00:44:42字数:5652

  马伦王子伸手去取用皮带系在武装带上的、具有传统风格的头盔,解开来,戴到金黄色的头发上。那是一个优雅的动作,表现了他对家族里代代相传、只做过小小改善的这一象征物的尊敬。

  他的士兵们将这个手势理解为进攻信号。

  背后轻轻的金属刮削声告诉他,这些人在为进攻做准备。

  “弓箭手前进到山顶下方。”

  他声音坚定地命令道,“步兵留在他们身旁,负责保护。”他目光右转:“第一骑兵队冲锋。刺激它们,挑逗它们,弓它们发怒。如果它们攻击你们,就立即返回,好像你们想逃跑似的。愚蠢的它们会跟踪你们,跑进我们怀里。我们要一劳永逸地歼灭这群魔兽。”

  他一点头,第一队一百五十名骑兵冲上小山,又像一阵钢铁旋风似的冲下另一侧,冲垮敌营最外围的几排。

  马伦紧闭着眼睛,凝神倾听声响。他听到打有护掌的马蹄的“嗒嗒”声,兽人惊慌的哇哇叫和格布林刺耳的叫声。

  然后就传来“咔嚓”声和“丁零”声了叫声更大了,由数百只喉咙变成数千只喉咙。

  怪物们乱成一锅粥盲目地跑到一起,想杀死这群英勇无畏的人类。

  马蹄声“嗒嗒”返回来,伴以尾随它们的故人的吼叫。马伦将持剑的胳膊举得高高的,让士兵们远远地就看得见,顿时,听到弓箭手绷紧拉直弓弦的“啵啵”声了。

  “ 第一队骑兵刚刚跃过小山。”

  王子就猛地将胳膊向下一挥。 一百多支箭掠过空中,以陡直的角度飞过圆形山顶,几乎垂直地落向涌来的兽人和格布林的浪涛上。

  一阵前雨追随着另一阵。

  马伦听到那些畜生垂死的叫喊,满意地微笑着。

  他的骑手们攻击完又撒回来,站成长长的队阵。

  “冲啊,伙计们!冲下去杀死魔兽!”他喊道,慢慢抬起睫毛,深深地呼吸,“为了索多斯!为了陨豖大陆!”

  然后他用剑背一拍马的屁股,它“嗖”一声冲上前去。五百名骑兵跟随王子行动起来,他们像一道银色的波浪翻过山顶。

  两千只马蹄的“嗒嗒”声持续不断,让冲上来的兽人胆战心惊。面对由矛、动物身体和毁灭性的钢铁组成的宽宽的波涛,兽人们一个也逃脱不了。

  缓慢的兽人率先被撞倒,较快的晚几步去见了死神。绿色的血溅得又高又远,面对开裂的伤口,再听垂死者的痛叫声,没有一个人感觉到怜悯。

  “他应该等等我们的。”

  埃弗顿第一部落抡斧族的双斧博因卡尔嘟囔道快速爬上狭窄地道的梯子,“我听得很清楚,他的骑兵已经开始进攻了。”他的双手地交替抓住铁梯,从头顶缝隙落下的微弱光线足够让他找到攀附处了。

  像所有的墨拓人一样,即使在黑暗中他也能看得很清楚。

  “卡斯比克作证,我们终于到了该死的那些人没有将小猪患留给我们!”他的声音听起来是真正的惊诧。

  跟在他身后的钢手乔蒂亚不得不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熟悉这个矮人的喜好,他别号“怒士”,这个别号可不是白取的:脾气暴躁,始终嗜战,对敌人无情。

  “别担心,博因卡尔。马伦王子答应过我,将几个兽人一直留到你出现。”怒士呼口气,黑辫子在背上来回荡着。“别人要是嘲笑我,我会记着的。”

  他向着下面叫道,没有放慢攀爬的速度。

  “我已经闻到它们甲胃上变质的油脂味了他高兴地咯咯笑道,“我们离小猪崽一定很近!”

  锁子甲、斧头和盾牌的重量对他一点儿没有影晌,他的手已经够到小窗,拔出了插销,用力举起窗板。他谨慎地探出戴着头盔的头。

  “你看到什么了?”

  乔蒂亚气喘吁吁,攀登对他的胳膊和服造成了明显的影响。

  “我们离得多近。”

  “好吧,如果你们问我的话,只有在卡斯比克的永恒锻造车间里才会更漂亮。”他高兴地欢呼道,“头十个归我!嗡嗡嗡,你们这些小猪患!听听垂死的猪叫声吧!”

  叫声未停,他已像一颗出膛的人肉炮弹般射了出去。

  乔蒂亚在逆光中看到他边跳边从武装带上拔出斧子的身影,然后他人就消失不见了。

  “快,我们必须跟上他!”他对着下面喊道,催促其他墨拓人。紧跟着,他自己也跃到了地面。

  尽管预感到了等着他的是一场不祥的意外,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乔蒂奇不寒而栗。

  落进怒吼的兽人和嘈杂的格布林的营地中央,博因卡尔可能会将此视为卡斯比克的馈赠,他的感觉可不是这样。

  他两脚刚在地面站稳,就从背后的架子里拔出了燃钢斧。斧刃上的钻石在落日的血红余晖里闪闪发光。

  刚刚还在冲过来的巨兽们停住了,“咕咕”叫着后撤。它们由斧子认出了出现在它们面前的是谁。

  黑轭山一战后,他的名字就已经流传开来了,因为乔蒂亚奇用燃钢斧消灭了它们的首领,强大的魔法师东蒂亚,同时消灭了住在他体内的魔鬼。

  兽人和格布林有足够的理由害怕这把独一无一的武器。

  它是由最灵巧的墨拓人的手制造的,采用的是最高贵的材料和最纯的钢,配有一份布鲁精钢,在陨豖大陆最热的锻炉里锻造,具有无法想象的锋利斧刃和威力。

  只有一个兽人又恢复了勇气。

  它气呼呼地向眼前的墨拓人走来,向他拾起了棍子。

  “你想成为英雄吗?”

  乔蒂奇避开那一棍,同时举起燃钢斧,原地一转身,将攻击者连肚子带甲胃划开了。

  内脏“扑啦啦”掉落在尘士里,随后是臭烘烘的血和眒吟的兽人。

  乔蒂奇举起斧子:“下一位在哪!”

  其他的兽人还在继续后退,高喊叫弓箭手。

  对手的不安让三十名墨拓人得以安然无恙地钻出隧道,全副武装地围成一圈,迎击下一次冲锋。0

  相反。

  怒士还在继续发怒。

  他跳进怪物的队列之间,斧头飞快地砍向兽人和格布林。

  乔蒂奇再也看不见他了,只听到他快乐的笑声和嘲讽垂死猪拱拱的叫声,地想用这叫声刺激敌人扑向他。乔蒂亚发现了营地北侧马伦王子的骑兵部队,他们正要排成整整五百公尺的阵形冲下小山,歼灭阻挡他们的一切。

  “博因卡尔,回来!”他担心地喊双胞眙弟弟回到自己身边。

  总共百名的墨拓人中的最后一名在他身后钻出地道,乔蒂奇的小部队完整了。

  “开始了吗?”博因卡尔开心的问话从混战中的某处传来,伴之以甲胃被毁的“嘚愣”声和兽人们的喊叫声。

  乔蒂奇双手抓住燃钢斧,低下头,他的眉毛紧缩成一团。

  “卡斯比克作证,现在开始吧。”他呢喃道,随即抬高声音,”将它们往前赶!”

  他的士兵们大声呐喊着成荫状散开,拍着他们的长斧、板斧和战锤,冲向犹豫不决的怪物。

  冲在最前面的是手举燃钢斧的乔蒂亚。

  什么也阻止不了燃钢斧,它“嗡嗡”地劈开盾牌、甲板和铁链,砍下肢体,可怕地一下砍断多条生命线。

  乔蒂奇和他的墨拓人同胞钻进敌群。

  他们不顾敌人的血臭味或涂摸油脂甲胃的令人恶心的气味。

  绿色液体从开裂的伤口里向他们溅落,砍断的肢体落在地上,被踩在脚下,很快他们就爬上尸体。他们向前挺进,意志坚决,想从陨豖上永远消灭邪恶。

  最初的反抗瘫痪了。

  胆大的兽人和格布林先倒下了,胆小的一见狂怒的墨拓人标准的大胡子脸掉头就逃。

   “别松懈!”

  乔蒂奇的计划开始实现了。

  仓皇失措的兽人们在他和他的武士们面前落荒而逃,和第二批逃跑者撞在一起,它们向北方跑去,想穿过营地逃避马伦王子。

  再也逃不掉了。

  乔蒂奇正准备一斧取走两个兽人的性命,它们就中了邪似的跌倒在地上了从它们身后钻出了怒士,全身上下沾满牺牲者的血,眼里冒着疯狂的火星。

  “啊呀,你们终于到了。我已经在担心了。”他愉快地向他的朋友们打招呼,“是什么耽搁你们了?难道是可怜的小猪患?”

  “我没有说过要你回头吗?”乔蒂亚摇头斥责道。

  “我还以为你是指他们中的一位呢。”怒士右手指着一个被杀死的敌人,“它从你手下溜走了。”

  他转过身,开心地打量着混战。

  “一年就这样快地结束,难道还不美妙吗,钢手?我们有大量活儿要做。”他边说边举起沾满血的板斧,一道阴影浮现在他脸上,“但它不像从前那样让我很享受。我想念我哥哥,我们在一起会干掉二倍多的故人。接下来的二十个是为博恩迪尔杀的。”他呐喊着又冲进去混战。

  “他的冲动总有一天会害了他。”

  乔蒂奇身旁的一个墨拓人低声说道,然后自己也加入了杀戮。

  我祈求不要这样。

  乔蒂奇落在后面一点儿,将他的号角举到唇边,吹出约定的号声,通知马伦王子,墨拓人到了,正在对面作战。

  这样就避免了马伦的弓箭手不小心地将致命的箭瞄准他们。

  距离这么远,敌人又高大得多,很难看清楚它们之间的墨拓人。

  他很快就听到了回答的号角声,于是怀着新的热情重新返回他的部下身边。

  他们一直所杀到傍晚,马伦的步兵的加入令怒士很生气。

  王子的一个骑兵中队追逐想逃的兽人和格布林,可不管兽人怎么努力拉开距离,还是被马儿和士兵们赶上,被长矛刺穿了。

  这样,在夜色降临之前,这块小小的平原上几乎再也没有位置容纳巨兽们的尸体了。

  满地流淌着绿色的血,和融化的雪水一起汇集成狭窄的小溪。

  墨拓人和人类相聚在北山顶,山后就是多斯伦的士兵们的营地。

  马伦打马向乔蒂亚驰来,跃下马鞍,伸手和他相握。

  他的甲胃上有几个包和擦痕。

  但除去右小臂上的一道口子,他没受重伤。

  “钢手乔蒂亚,很高兴看到您安然无恙。”

  乔蒂奇笑笑,因为这位君主像对待一位贵族似的和他讲话,他握住了马伦的手。

  “我的种族和人类再次出色地并肩作战了。”

  他们一起望着将兽人消灭得一个不剩的队伍,“这下我们为凯文加尔的居民除去一些烦恼了。”

  王子的脸阴沉起来。

  “但还是有生命损失。我们在途中发现了被兽人大军蹂躏和焚毁的村庄和居住区。”他的目光寻找着缓缓出现在深蓝色天空的闪烁的星星,“可您说得对。如果我们不阻止它们,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

  “你们不等我们就开始了。”博因卡尔抱怨道,声音很低,但清晰得足以让君主听到,“你们将它们吓坏了,让它们根本无法真正地抵抗。”

  他极其缓慢地将肌肉发达的小臂交叉在他壮硕的胸前,褐色眼睛里的表情表明他在生这些人类的气。

  马伦知道博因卡尔的怪脾气,知道他该如何对待这番他本不该听到的议论。

  因此他根本不争辩,而是保证说:“我们下回会等你们的,但你们要更加准时。”

  “更准时。”怒士反驳道,昂起头,黑色的胡子都发抖了,“我们终于钻出来支援你们!你们应该高兴。该死的地震之后,隧道的轨道弯了,我们的道路上有些路段上的大石块有巨魔屁股那么大。算你们走运 · · · · · · ”

  “请你收敛一点儿。”乔蒂奇抢在怒士彻底忘乎所以之前,用安慰的语气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马伦王子说得对。我们比预约的时间到得晚。”

  他转向君主,同时挤挤眼睛,示意他别理怒士:“可它以陨豖大陆的大胜结束,不是吗?”

  “绝对是。”金发伊多点点头,努力摆出严肃的神情,“没有墨拓人我们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战斗。”从其他任何人嘴里冒出这种无礼的反对的话,他都不会这么宽容,但对怒士他会克制自己。

  更何况这番谈话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人在场。

  温和赞美的话语让博因卡尔阴郁的神色放情了。

  他摘下头盔,露出长长的黑辫子,摸摸一侧被剃光的头。

  汗水开始往下滴。

  “好吧,依我看来,”他让步道,“我们大家都很开心。我们这样对待小猪患,卡斯比克会高兴的。”他轻咳一声。

  “请原谅我的发火。”他跟着咕哝了一句道歉,说到统治者的尊称,怒士不大重视人类的礼节。

  “我原谅你。”马伦指着山丘另一侧,他的小部队的帐篷就支在那里,“去我那里做客,同我们一起庆祝那些低级生物的结束吧。”

  他向他们发出邀请:“我们也有烈性啤酒,给养车刚刚到达。”

  “谢谢你。”怒士赞赏地点点头,大步走下山丘。

  口渴将他目标明确地领向巨大酒商所在的地方。在乔蒂亚的示意下,其他墨拓人都跟着他走去。

  士兵们也回来了,为即将到来的第一个不用行军的平静夜晚高兴。

  马伦和乔蒂亚留在山顶,看着大获全胜的战士们一起走近火堆,开始吃起来。

  “往事历历在目。”君主若有所思地说道,“当年我是个流亡的被放逐者,今天我是一名我的祖先一直想做的执政者。不仅仅如此,我还成了一场我本以为绝不可能的联盟的目击证人。”

  乔蒂亚想着这些日子里他经历的动荡。

  从一位魔法师的普通助手,到所有墨拓人的宝座继承人,再到武士,又在黑轭山一战中,意外得到了借助燃钢斧消灭强大的魔法师东蒂亚及其体内恶魔的任务。

  “共同的敌人让我们联合起来了。”他同意马伦的话。“我的种族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过会和森林精灵并肩作战。”

  马伦悲伤地笑笑:“这样一来,死亡国度带给我们的不幸确实有点好处。我们又意识到了要团结。”

  乔蒂亚点点头,将燃钢斧放到地面,双手撑住剑柄。

  “是这样的。现在要靠我们来保护这颗火星,让它燃烧成熊熊大火,让我们在其中锻造我们的联盟,永远不让它冷却。”他打量着欢庆的人们,“你们损失大吗?”

  “大约五十人和差不多数量的马匹,但伤员的数量要多得多。”马伦总结说,“但想想对手的绝对优势,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

  “我们很幸运,没有一个损失,只有几个受伤和骨折的。卡斯比克用他的盾牌保护着我们,要么就是他不想在永恒锻造车间见到更多他的孩子。在黑轭山,去那里见到的太多了。”

  他有些哀伤。

  王子拍拍他的肩:“走吧,铁手乔蒂亚,在踏上艰难的归途之前,让我们好好享受这个夜晚。”

  乔蒂亚没有反对。

  他们将从隧道回去,收拾他们的日常用品,同斯诺克第四、巴凯斯第二部落的志愿者一起出发,前往西方,去红色山脉与埃弗顿第一部落会合。

  他想从那里北上去灰色山脉,像他曾经许诺的一样,让石门关古老的墨拓人要塞重新恢复生机。

  这三个部落诞生出的后代将保存着对烈之火眼塞巴特钢被灭部落的纪念。

  塞巴特钢是第五部落和烈火之眼氏族的鼻祖。

  乔蒂亚不再幻想。

  只要石门洞开,就会有其他来自北方彼岸大陆的怪物进入关口,在废弃堡垒的通道和隧道里筑窝的。

  卡斯比克,我希望不会有太多反对我们的敌人。他一边跟在马伦身旁跑下山丘一边向他的创造者请求道。我们战斗了这么久,总有够了的时候。

  他们老远就听到怒士在带头唱一首歌,那是他们的已故战友锤拳巴伍拉戈曾经唱过的歌。

  也许只有他例外。

  乔蒂亚接过马伦递来的一大杯啤酒,他们在武士们的高呼声中一起碰杯。

  他现在很满意,在他看来,黑轭山战役后,各种族宣誓的团结至少在人类和墨拓人之间真的实现了他看到他们混杂地坐在火堆的火焰旁,那有士兵们爱吃的烤肉和丰盛的汤。

  他们边吃边讲着战斗经历,几个人类挥着勺子,手势丰富地模仿他们同兽人或格bou布林的作战;墨拓人们笑着,大口地喝着汤,大声评论,友善地开着玩笑。

  我们需要先有敌人才能坦诚相见吗?

  乔蒂亚在人群中溜达,在这里听到墨拓人用低沉庄严的声音描述他们的美丽的山脉,走上几步又见两名马伦的武士在教墨拓人们唱军歌。

  乔蒂亚满意地观看着墨拓人和人类,希望巴林迪娜在他的身旁。

  来自凯文加尔后人的埃弗顿第一部落的女铁匠,将他的心变成了一座高炉,它燃烧着对她的满腔激情和爱情。

  他很快就又要见到她了 · · · · · ·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遥远的地界》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遥远的地界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3)复仇(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遥远的地界”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