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奔战 > 正文
这不是一场战斗
作者:八百步  |  字数:2671  |  更新时间:2017-09-15 00:18:23 全文阅读

今年是太平一年,安定帝江浛已经死去了,做了四年的皇帝,造了四年的孽。最后是从万寿楼上观景时不慎失足跌落下去的摔死的。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是他的侄子——江蕙,年号太平,称宣明帝。刚刚继位就昭告天下,“朕观天下,四方臣服,海内升平,民众安居乐业,故而欲造祈天神坛,以答谢上苍风调雨顺之恩泽。”

于是,壮丁继续抓,赋税继续收,天下继续乱。

陷山,猛虎寨,也就是万雄的山寨。 万雄坐在自己屋前的台阶上,仔仔细细地擦着从刘猛那儿夺来的的那口,长虹贯日刀。自从夺了这口刀万雄像找到了灵魂的寄托,手指抹过刀背,认真倾听一个从指尖传来的约定。

王林也在屋前空地上咬着牙坚持,两个腿已经在发抖,但他不能动,因为大个子跟他说过,“下盘不稳,练一辈子也是白练!”想练好下盘,第一项就是扎马步。

万雄不时瞅一眼王林,“脑子灵,肯吃苦,是个好小子。三年内或可出师。”,这话万雄没对王林说过,不过他心里有这个自信。还记得师傅对他自己的评价,“性坚韧,可惜悟性不够。”万雄甩了一下头,收回思绪,“抬头,腰挺直,屁股再往下点!”

“大当家,大当家,出事了,官兵到山前了。”“别慌,怕什么,又不是没跟官兵干过,瞧你那个熊样儿”,“当家的,这次可不是县里的那些草包。听报信的弟兄说,带兵的好像是上次咱们劫镖时,被他杀出去那小子。”“那小子,”万雄来了兴趣,“上次让他逃了,这次我要好好会会他,带我去看看”“是。”

万雄走了两步后回过头来,“小子,跟我一起去看看!”“我站的时辰还不够,”万雄一愣,苦笑了一声,“哪这么多废话,跟我走。”王林慢慢站起身来,腿不由自已的抖动起来,接着他活动了活动手脚,一种疲惫之后突然放松的快感传遍全身,“这就是娘说的苦尽甘来吧”王林在心里又想起娘的脸。“快点!”王林被吓了一跳,“是”。

袁子成骑在马上,带着于老爷从县里“借”来的一百县兵,脸色冷峻,算然想明白了,但心里还是憋屈,这世道让他直想骂娘。

眼看着来到山寨前了,手中枪向天一指,“枪兵在前,弓箭手左右压住阵脚。”驱马上前,“有喘气的出来答话!”

却说这陷山,是整个云泽山系西南面的门户。云泽山系纵贯千里,在它的北面有库里斯大草原。在那个一望无际的草原上生存着八大部族和无数个小部落。在这里简单但又血腥,牧马放歌,适者生存。这蓝天白云下,不是个能容得虚伪与柔软的地方。

北郡在云泽山系的庇护下,才得以免受北面那些野蛮人的长驱直入,可是在北郡西面的镇远郡却是千疮百孔,“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因为云泽山系的戛然而止,那些蛮子从这扇“窗”蜂拥而入。如果不是他们自己不团结,或许他们已经杀到中原去了。

他们羡慕南边的气候、土地、物资,他们想要南面的一切。

扯远了,单说这陷山,北靠云泽山系,东、西遍布陡崖峭壁,只南面坡缓,只有一条还算可上山去的路,其余地方丛林密布。当初万雄选在陷山落草,就是看上这儿易守难攻。猛虎寨建在陷山山顶,高立寨墙,广积圆石、檑木,端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袁子成正在叫骂,猛虎寨寨门缓缓打开,万雄手中擎着长虹贯日刀,座下那匹黄棕斑点马,精神奕奕,身上一领墨绿战袍,好一身虎狼之气。在袁子成打量万雄的时候,万雄也打量着袁子成。只见袁子成身着一件梅花铁叶甲,手中一杆丈八点钢枪,座下一匹枣红马,好一个俊俏将军。万雄收住缰绳,斑点马打着响鼻。万雄目光灼灼地看着袁子成,“上次你我没有机会交手,这次就战个痛快如何?”身后一群喽啰大呼小叫,袁子成嘴角渐渐拉起一个弧度,“好啊,就战个痛快!”

急催战马,刀枪共举,所有人的眼睛都张得大大的,这必定会是一场让所有人难忘的龙争虎斗。说时迟,那时快,袁子成打起十二分精神,运尽平生本事,刺、挑、拨、扫,端的是让人防不胜防,目不暇接。 有道是,“燕子衔泥一点空,游鲤分水二分穷”,这是专讲枪法的虚虚实实,变幻莫测。万雄禁不住大喊“好本事,好本事”。

他本就是走的以力降巧的路线,“任你狂风暴雨,我自岿然不动”,这就让他打的有些憋屈。可是,只有这种程度的战斗才能让他,放开手脚,无拘无束,并且让武艺渐渐再上一个阶梯。多长时间了,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万雄心里感慨。

正所谓,“棋逢对手难藏幸,将遇良才好用功”。这两个人就在陷山上你来我往,刀光枪影,把两边的人都看痴了,“这么些年来,哪见过这场好斗。”

王林凭着寨墙看着这场大战,仿佛自己的鲜血都燃烧起来了,“这就是我的道路,这就是我的归宿!骑马,战斗,杀人!”

从日中杀到日西,从午时战到申时。从马战到步战,两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三十招之内,当可擒你”万雄说的中气十足,“痴心妄想,”两个人互相看着对方灰头土脸的样子,突然一齐哈哈大笑。“今日天色见晚,明日再战如何?”“好,一言为定!”袁子成收抢回阵,骑上枣红马,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的万雄大笑一声,“走!”

夜晚,于府。

“怎么样?那小子没耍花样吧?”于常明轻抿了一口茶,“于老爷,我看那小子没偷懒,今天他跟万雄那场大战我看在眼里,那真是触目惊心,一刀一枪都是奔要害去的,不得不说,袁子成那小子确实是个有本事的,”县兵队长段虎毕恭毕敬的站在于常明面前。

于常明轻轻吐出一根茶叶棒,“是啊,可惜。那万雄你觉得怎样?”“也是一个了不得的,跟袁子成正是对手!”于常明眼睛一眯,“那你感觉他们两人若战到最后谁的胜算会更大一点?”段虎沉思了一会儿,“我看似乎袁子成似乎胜算更大一点。今天大战,我看万雄最后好似有些气力不济。”“哦?”于常明似乎有些吃惊,“这小子有这么大本事?...头疼啊。”“于老爷,您...”“啊,没事。今天辛苦你了,明天你给我继续盯紧那小子!”“于老爷放心!我一定给您盯死了。那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去了”“嗯,等等,这些银子拿着,别嫌少,拿去请弟兄们喝酒吧。”“于老爷,这,这,”“行了,天儿不早了,回去吧。”“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于老爷,段虎告辞!”“段队长慢走,管家,送送段队长。”“是,老爷。”段虎一抱拳,离开了于府。

“老爷,要不要让段虎偷偷弄死袁子成,这小子我们以前小看他了。”管家俯首站在于常明面前,“是啊,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能藏的,不过临时还不用弄死他,他临时还有用,等时机一到”于常明眼中冷光一闪,“明白了,老爷。”

第二日,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鸟雀在枝丫上叫的没心没肺的,这种飞遍大江南北的过客,不论遇到何种情况都不会忘记歌唱的。

袁子成还是昨天的装束,驱马挺抢,宝剑已出鞘。万雄早早的等在寨门外,不过今天就他一个人,看起来有一种孤胆英雄的意味。袁子成大喊一声,“停!今天谁都不许上前!”也是一人一马向着万雄跑过去。

这不是一场战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