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秘密?

更新时间:2017-11-15 09:22:05字数:10523

南宫仙儿此时乖乖的站在掌门左下方第一位长老的身后,默不作声,但仍然是面带淡淡的笑容,妩媚动人。

“这些都是新招募来的武者,诸位长老请自行挑选吧。”掌门人的声音很有穿透力,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

七位长老纷纷站起了身,像是看古董一样的看着陈朗等人,细细的欣赏。

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毫不犹豫的挑走两人,他觉得这两个比较瘦弱的武者,适合学他的武功。

这个老者是坐在掌门右下方第二大椅的,看来职位不低,跟着他不会有坏处。

“你们两个跟我走吧。”坐在掌门右下方第一大椅的老者,挑到了小纯洁和一个长的文静的女子。

“林木长老,这可不行啊,这个女娃娃可是我先看上的。”青叶长老指着小纯洁说道。

“那可真对不起,谁叫你不先选?”林木长老语气坚决,不肯退让。

“罢罢罢,那就让给你吧。”青叶长老一脸可惜。

“那就多谢青叶长老了。”林木长老直接带着小纯洁和那个文静的女子走向了一旁。

众些长老你争我夺,十几个新招来的弟子,都被挑选的差不多。

陈朗被数个长老把脉,最后众些长老都是摇了摇头,走向了下一个武者。

陈朗眉毛微皱,有点不明所以,难道自己不适合修炼这里的武功?怎么会?

李霸望了陈朗一眼,同样惊讶万分,为什么这么多长老都不选他呢?

“你来我殿中吧,看你身材壮实,又腰挎大刀,倒是挺适合学武的,将来会有一番成就。”青叶长老看着李霸说道。

“慢慢慢,此人我要了。”一个手还把在李霸脉搏上的老者说道:“我见他根骨粗壮,修炼法术必然无前途,但修炼武道,绝对会有一番前景,此人我要了。”

“长寿长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门下还缺修炼武道的弟子么?我的门下,修炼武道的弟子才不过五、六,这个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给你。”青叶长老说着看向了掌门:“请掌门做主。”

“青叶长老这话倒是没错,长寿长老的门下,已经有许多修炼武道的弟子了,现在该挑修炼法术的人才是,这个长的壮实的小伙子,就交给青叶长老培养吧。”掌门人慢条斯理的说道。

“谢掌门。”青叶长老连忙抱拳表示多谢,他之所以让陈朗通过考核,其实就是想让李霸来这。

因为他见李霸和陈朗似是亲如兄弟,如果让陈朗无法通过考核,李霸肯定也会跟着离去,所以他才让两人都通过考核。

青叶长老是一个有心计的人,当他看到李霸的手掌时,就发现他的根骨不错,将来在武道上,必定会很有前途,至于陈朗,无非是一个陪嫁品。

没有奇佳的根骨,他是不会挑选的,留给别的长老好了。

长寿长老见掌门下命令了,只好做罢,将李霸让给了青叶长老,之后又挑选起其余人来。

青叶长老微微一笑,他刚才都检查过了,这里就李霸和小纯洁的根骨不错,无奈小纯洁被林木长老挑走,他便只好选择李霸一人。

“去吧,好好修炼武道,到时咱们还可以好好交流。”陈朗见李霸不怎么愿意的样子,轻声劝解了两句。

“那好吧。”李霸点了点头,他是见陈朗没有被人挑上,心中有点不甘。

两人的性格其实相差无己,都很乐观直爽,而且重感情,所以在一番交流之后,便非常的玩的来,感情也很深厚。

李霸到了青叶长老的阵队,其余的弟子也被依次挑选完,孙凌的师傅,像是对冷酷的人有洁癖,挑选的都是不爱说话,眼神麻木的人。

“这个我要了。”长寿长老还未来的及挑选,除陈朗以外,剩下的一个弟子,被坐在掌门左下方第四把椅子的中年人挑走。

这个中年人坐在第四把椅子上,很明显是排行老七,身份没有其他人高,选择权也不多,所以他在发现陈朗没有根骨时,很果断的将最后一人选走了,哪管的上好与坏。

陈朗的根骨在其他长老的检查下,就是一点都不适合修炼,他们发现这个人,好像从未接触过天地灵气,没有吸入一丝外界的天地灵气,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突破到道境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的突破速度很慢,每次都是一点一点的积累,数年才突破一个小境界,所以此刻才到了道境。

众长老倒是很佩服陈朗的气概,没有修炼天赋的人,却是从小拼命修炼,熬到了道境。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陈朗其实是十五岁才开始修炼的,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到了道境,这里面虽然有小鼎的功劳,但也缺乏不了他的努力和天赋。

“看来我这次是没的收获了。”长寿长老叹了口气说道。

“长老为何如此说,那里不是还有一人吗?”掌门看向陈朗。

“我看不如也让给钟露长老吧。”长寿长老看了眼刚才选走弟子的长老说道。

“呵呵,还是让给青木长老吧。”钟露长老微笑着摇了摇头,婉言拒绝。

“我这里人数够了,我看这孩子天赋不错,还是看看别的长老是否缺人吧。”青木长老也婉言推辞,将陈朗抛来抛去。

经过几位长老这番推辞,众人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那就是他们都不打算收陈朗做弟子。

甚至还有长老别过了头,意思是千万别将这个人给我,我不收,你们不要看我。

一些通过考核的武者都觉得诧异,既然都不肯收这人做弟子,为何又让他通过考核呢?这不是在玩弄人家么?

李霸皱了皱眉,心中很气愤,他似是明白过来了,刚才青叶长老,并不是想让他们都通过考核,只是怕陈朗走了,他也要走。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掌门人见众长老这副表情,心中叹了口气。

这些长老,都是挑选有根骨的人,恨不得将根骨奇佳的武者都占为己有。至于那些根骨不好的,则是被排斥掉了,看见他们就像是看见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我叫陈朗。”

陈朗并没有感到失落,只是对青叶长老的玩耍感到痛恨,既然不愿意收自己为弟子,又何必让自己通过考核?

现在就是再傻也明白了,青叶长老看上的是李霸,自己只是陪同而已,到时有人选就选,没人选就再赶下山也不迟。

“恩!”掌门人点了点头:“名字不错,你的梦想是什么?”

“梦想?”陈朗不明白掌门人为什么会问这个,不过还是坦率的回答:“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武道强者。”

“哈哈…”

有长老不顾形象的大笑出来,不过笑的并无恶意,只是在开怀大笑而已,因为他们已经了解陈朗的根骨,根本就不适合修炼,想做武道强者,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他们只当是一个笑话来听的,有志气虽然好,但还是得量力而行啊。

在这里,仅有几人没有笑,比如孙凌的师傅,一脸的麻木,还有他的弟子,再还有李霸和南宫仙儿都没笑。

白清风和东方晓涵则仍然面带微笑,他们的表情一直都是带着笑意的,也算不上是在笑,总之让人看起来,觉得很好接触。

小纯洁也难得没有笑话陈朗,她觉得这些长老太过份了,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就不将别人放在眼中。

“我看不如掌门人收下他吧?”长寿长老说道。

“是啊,我觉得掌门人收下他不错。”有几个长老连忙跟着附和。

“我收下他自然好,只是我门下的弟子也很多,而且还有很多事务要处理,根本就无暇照顾太多的弟子。”掌门人自然也看出陈朗的根骨不行,只是他并不会明着说出来,看了众位长老一眼道:“这样吧,我就收这个陈朗为业余弟子,再看看哪位长老愿意收他为徒弟,平时我若有时间,你们可以让他来找我请教武道和法术,诸位看如何?”

“就给钟露长老培养吧,他的瓮奇峰不是缺少弟子么,老是说我们和他抢人,这次就将最优秀的弟子给他了。”一个长老正色说道。

“我赞同意见。”青叶长老连忙点头。

“我也没有意见。”白寿长老和林木长老纷纷点头。

唯有孙凌的师傅九云长老和另外一个长老没有表态,两人一看都是不怎么爱说话的人,做事非常谨慎。

钟露长老则一脸铁青,这种废柴他才不要,要了只会影响心情。

而且掌门人说的,闲余时间可以叫陈朗去找他请教法术和武道,其实这说了等于没说,因为这个弟子根本就不适合修炼,请教了也是浮云和神马。

“我翁奇峰已经不需要修炼仙法的弟子了,我看还是交给长寿长老培养吧,而且长寿长老实力高强,经验丰富,一定可以培养个强者出来。”

“哈哈,钟露长老说笑了,我仙棋峰有仙儿等人,足以笑傲一界,实在不需要人了,你不是在为难我么?还是看看其他长老是否需要人吧?”长寿长老看了其他长老一眼说道。

众些长老就如同遇到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将陈朗抛来抛去,谁都不愿意收他为弟子。

因为每届都有新收的弟子比试切磋,如果收了个废柴,实力无法长进,岂不是太丢脸了?

虽然说是这个弟子的根骨不行,可在别人的眼中看来,却是这个师傅不行导致的,正所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一山更比一山高。

如果教出来的弟子是废柴,就别说什么青出于蓝胜于蓝了,脸皮都会丢尽。

东方筱涵和白清风、南宫仙儿等人,还是第一次听到众些长老吵得如此激烈,他们心中都是一阵苦笑,想帮陈朗说两句好话,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在这里,只有李霸一脸怒火,为陈朗感到忿忿不平,只是在这么高手的面前,他不敢发作罢了。

陈朗自始至终都很平静,看着众些长老争吵,无动于衷,仿佛是不关自己的事一般。

掌门人盯着陈朗看了许久,神情微微有点诧异,这个少年让他有点看不透,表现的实在太镇定了。

“好了,我决定了,陈朗以后就进入长寿长老的门下,大家不要在争辩了。”他淡淡的说道。

“是,掌门!”长寿长老立马恭敬的答应下来,掌门人都开口说话了,他自然不敢有异议。

其余长老也点头应是,表示遵循掌门人的意见。

“长寿长老,真是恭喜你啊,得了一个这么好的徒弟。”青叶长老抱拳笑道。

“是啊,恭喜长寿长老。”林木长老跟着说道。

其余长老也跟着道喜,包裹九云长老,也说了一句恭喜,仅仅两字而已。

唯有长寿长老一脸难看,众人的恭喜,听在他耳中和讽刺没有多大区别,他望着陈朗气不打一处来,要这个废物弟子有什么用?无非就是在将来的比赛上丢一次脸。

事情解决完后,众些长老都带着自己挑选的得意弟子离去,留着一脸苦逼的长寿长老在这里站着。

“长寿长老啊,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你想的那般不堪,我见这孩子以后不会比任何人差。”掌门人站起身,对着长寿长老说了一番话后,便朝殿外走去。

“仙儿,带他去仙棋峰。”长寿长老看了南宫仙儿一眼,随后便一个闪身,到了大殿门口,随后御笛离去。

“走咯。”南宫仙儿调皮的对着陈朗眨了眨眼:“你真的让我很着迷哦,你到底存在着什么秘密呢?”

“你不是也有很多秘密吗?至少我看不穿。”陈朗注视着南宫仙儿,自信的一笑。

南宫仙儿微微一愣,但随即笑道:“师傅其实并不是什么不近人情的人,你只需要努力点,证明给他看,他会肯定你的成就的。”

“恩,我会的,谢谢你。”陈朗说着,对着南宫仙儿的眼帘轻轻吹了口气,这个女子实在让他看不透,就如同刚才说话,从一个话题到另一个话题,突兀的点过去,却不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妥。

“你在勾引我?”南宫仙儿两腮绯红。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想。”陈朗说着朝南宫仙儿走近了一步,两人差点就鼻子贴鼻子,嘴巴贴嘴巴的撞到了一起。

“那你就先想想吧。”南宫仙儿后退一步,妩媚的笑道。

“可以走了不?”陈朗问道。

“当然。”

两人走出了大厅,南宫仙儿祭出了她的桃花色音笛,随后跃了上去。

“上来吧。”

她话音一落,陈朗刚好跃上音笛。

“站稳咯。”南宫仙儿甜甜一笑,妩媚动人,驾驭着音笛飞向仙棋峰。

陈朗的身子晃了晃,站在这个上面,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左手不自觉的抓到了南宫仙儿的左肩上,怕从高空中掉下去。

“你想占我便宜?”

“不敢。”

“那还不将人拿开。”

“我恐高。”

“咯咯,还大男人呢。”

两人说着话,顺着微风翱翔天空,骄阳将两人的脸颊都晒的通红,不多久,便来到了仙棋峰上。

仙棋峰,真的好像是一个棋盘,宫殿错落有致,而且落脚点,像是一场棋局的开场。

山上有雾气缠绕,尽管天气炎热,却是久久不肯消散。

在这不远处,还立有一块很大的石碑,上面写着“仙棋峰”三个大字,刻写的非常醒目。

地面铺满白砖石板,通往各处宫殿和房屋,在右边不远处,还能听到喝哈的声音,看来是有弟子在训练了。

而左边的地方,仿佛是有笛音传来,飘飘荡荡,优雅动听,但是当叽的一声传来时,原来的和谐音调,便被打乱的一塌糊涂。

看来学御笛飞行并不是这么容易的,有天才能掌握的很好,但也有人却是久久都学不会精髓。

“跟我来吧,师傅在前面的殿中等你。”南宫仙儿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朗询问。

“因为每次招来了新弟子,都会去那里见他,然后给分配任务。”南宫仙儿解释。

“哦!”

陈朗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其他,和南宫仙儿一起向前方的殿中走去。

“前方就是仙棋峰的主殿,有什么事,众弟子都会在那里集合,而以主殿为中心,左边的房屋所属为修炼法术的弟子,右边则属于修炼武道的弟子。”南宫仙儿详细的向陈朗介绍仙棋峰的环境。

仙棋峰主殿门前,有几个身着白衫的弟子在打扫树叶,看见南宫仙儿时,他们齐齐叫了声师姐。

可见南宫仙儿来这里很久了,身份也比较高,所以众弟子都很尊敬她。

陈朗心中一直很宁静,刚才从南宫仙儿那里了解到很多事情,总算是将仙棋峰弄熟悉了一点。

他是说怎么右边是武者的喝哈声,左边则是音笛声,原来是分成两个派别了,法术和武道是分开的,两者互相不联系在一起。

“不知道女弟子是否和男弟子住在一起呢?”鬼使神差般的问出了个稀奇古怪的问题。

“你说呢?”南宫仙儿没好气的看了陈朗一眼。

“自然不行啦。”陈朗微笑着说道。

“那你还问。”南宫仙儿狠狠的刮了他一眼。

“…”陈朗顿时哑口无言,自己这个问题实在太离谱,如果对方是东方筱涵,只怕会一掌将自己拍飞。

仙棋峰的宫殿虽然同样富丽堂皇,但却是没有音澜殿那么浩大和气派,面积也小上些许。

敞开的殿门两边,站着两个身着白衫,纹丝不动的弟子,看见南宫仙儿也不打招呼,仿佛是两具雕像。

门顶之上,挂着一块古黑黝木的牌匾,上面写着仙棋殿三个大字,气势雄伟,劲道十足。

看这动笔之人,绝对是一个实力高强的武者,挥笔有力,如游龙戏水,充满着神秘的力量。

两人并肩走进了大殿,长寿长老果然端坐在那,入门正前方,古色幽香的太师椅上。

长寿长老年龄很大,今年已经有一百六十余岁,所以才称为长寿。

殿中的布置,和音澜殿相差无己,都非常的气派,装饰齐全,金碧辉煌。

长寿长老看见陈朗来了,脸色有点不善,表情也不怎么好看,仿佛是看到了洪荒猛兽。

“师傅!”

“长老。”

南宫仙儿和陈朗分别对着长寿长老行了一个礼。

“还叫长老?”南宫仙儿看了陈朗一眼,意思是怪他不懂的灵活,现在都是仙棋峰的弟子了,该叫长老为师傅才对。

“师傅!”经南宫仙儿提醒,陈朗立马醒悟过来,他不想得罪长寿长老,他是来这里学武的,所以很尊敬的再次行了个礼。

“算了,你就不必这么客套了,说实在的,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神,我知道,都是青叶长老这个小兔崽子搞的鬼,将你带了进来。”长寿长老的语气处处挑针带刺:“但掌门人发话了,我又不好不容纳你,这样吧,从明天起,你就负责打扫这里的卫生,负责清洁工作。”

将青叶长老比作小兔崽子,也只有长寿长老有这种豪气。

陈朗的双拳握的咔咔作响,他是来学武的,不是来当清洁工的,凭什么让他来打扫树叶?

对于这种侮辱和藐视,他是真的受不了,正准备说自己不干,要下山时,南宫仙儿却是拉了拉他的手臂:“还不快谢谢师傅。”

陈朗皱了皱眉,看了南宫仙儿一眼,只见对方也是愁眉不展,一副担心的样子。

因为音澜派有音澜派的规矩,这个神圣的地方,不是众人想进就能进,想出就能出的。

南宫仙儿知道陈朗有大志,想说离开这里,但为了他的性命安全,还是阻止了他说出这番话。

“谢师傅。”

陈朗的声音很大,有怨气,有不满,但是却不敢愤怒和咆哮。

他心中充满了怒火,牙齿咬的咔咔作响,双拳紧握,青筋已经暴起。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容我?都要这样对待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他心中有史以来的难以平静,不相信自己是这种命运。

“行了,你们下去吧,仙儿,你带陈朗去安排一下住处。”长寿长老挥了挥手,看的出他心情很不好。

“是,师傅。”南宫仙儿应了一声,随后摇了摇陈朗的手臂:“走吧!”

两人转身走出了宫殿,南宫仙儿又说道:“你也不要生师傅的气,只是他一时还无法承认你的能力而已,我相信你是个有潜力的人。”

“我知道。”陈朗平淡的点了点头:“我命由我不由天,命若天定,我就破了这个天。”语气突然豪气冲天。

南宫仙儿有点愣住了,真不知道这个陈朗是在吹牛,还是真的有本事。

他语气里有一种不甘,而且还有一种豪气,仿佛他真的是九霄上的仙道强者,无敌于天下。

但真的看起来,并不是如此,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诸位长老都不肯收为弟子的普通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说大话?”陈朗突然看向了南宫仙儿。

“不好说。”

“呵呵,你真像我爷爷。”

“你才像我奶奶呢。”南宫仙儿一脸的不满。

“我开玩笑的,这你也当真?”陈朗笑道。

“我也是开玩笑的啊,难道你当真了?”南宫仙儿笑起来特别妩媚,对着陈朗一个飞吻,差点没有让他流鼻血。

陈朗脚步匆匆,急忙向前走去,心说这南宫仙儿真是个狐媚子,从外表酥到了骨子里,是一个男人就受不了。

“怎么,你受不了了?”南宫仙儿快步追了上来。

“切,怎么会?”陈朗瞥了她一眼。

“喂喂,走这边。”南宫仙儿突然朝一条小道走去。

仙棋峰真的很大,房屋诸多,这主要是因为弟子多的缘故。

有些弟子看见陈朗和南宫仙儿嘻笑着走过,眼神之中都闪过一丝狠毒之色,狠狠的将这个男子记在了脑中。

“我在这里可能有点麻烦。”陈朗注意到了这些人狠毒的眼神,仿佛就是当时众些师兄弟看到他和杨若紫在一起一般,两者的眼神都相差无己,有一种怨毒和痛恨之色。

“你怕了?”南宫仙儿自然知道陈朗在想些什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才不怕,你这是故意害我的吧?最毒妇人心啊。”陈朗玩笑式的叹了口气,仿佛是在感叹世态炎凉。

南宫仙儿只是笑了笑,没再说话,带着陈朗穿过了一栋又一栋房屋,最后在最里头的一栋房屋前停下了脚步。

“没办法咯,你以后只能住这里。”

“没关系,反正我很随意。”刚才一路走过来,陈朗注意到了,最里头的房屋,基本是下人住的,也就是一些不被重用的弟子待的地方。

有天赋,实力高强的弟子,都是住着一栋栋如同豪宅般的房子。

最里头的房子真的很普通,全部都是用普通的树木搭建成的,门外有一个围栏,围栏外种栽了些许花草。

南宫仙儿带着陈朗走进了房中,这都是一个人住一间的,倒是比较方便。

“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南宫仙儿淡淡笑道,见陈朗没有嫌弃这里差,已经坐到了床上,心中倒挺佩服他的,这个人和其他的弟子有明显的差异,不管是冷静度和反思能力,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有地方住就很好了,呵呵,总比睡外面要好。”陈朗看了南宫仙儿一眼:“只是我修炼的事怎么办?是修炼武道还是法术?”

“这…”南宫仙儿有点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长寿长老就只安排了他打扫卫生。

“你不说我也清楚,要等师傅安排对吧?没关系,我可以等。”陈朗笑了笑,并没有太过为难南宫仙儿。

“恩!”南宫仙儿点了点头:“这打扫环境,一共有七个人,加上你就八个了,整个仙棋峰的环境清洁都要打扫。”

“没问题。”陈朗很平静的说道。

“恩,那我先走了,你可以先在这里好好休息,或者出去转转,但千万不要随便闯入别的殿中,不然被抓到了,我也保不了你。”南宫仙儿交代完,便转身出了房间。

陈朗一声苦笑,南宫仙儿这个女子,他是真的看不透,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随意大方,还带着淡淡的妩媚,像是一个狐媚子,但却是知道适可而止,凡事有个度。

她对任何人都那么的随意,可她的身体周围,却像是有一层淡淡的光幕,让人无法完全靠近。

“我能出去么?”

想到这些,陈朗摇头一笑,他知道南宫仙儿是故意和自己走的这么近的,她是因为自己之前没有理她和回答她的话,所以想让这仙棋峰上的弟子来为难为难自己。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别人真要惹上来了,他也不会一直忍气吞声。

走出了房门,旁边是同样的几栋这样的木屋,这些弟子都很可怜,不被长寿长老看重,所以便被派去打扫树叶了。

“我一定要证明给你们看,我要让你们知道,我不是无用的人。”

陈朗狠狠的一掌,将房间外的木栏拍了个稀巴烂,随后转身走进了房中,安心的睡起了他的午觉,什么事都不管,什么事都不想。

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和说话声,看样子是有人过来了。

陈朗瞬间被惊醒,他的反应力很强,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浑身都是警惕着的,因为这样可以预防被人偷袭。

望了望窗外,刚刚过正午时分,才睡了一小会就醒来了。

竖起耳朵听着房外的人对话,只见他们在说:“难道我们一辈子都要打扫树叶么?这样待着有什么意思?”

“想当时,我们也是道境的武者,只是因为无法修炼法术而已,便被派到这里来了。”

“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冤枉鬼呢,这里可不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擅自逃跑者,将是杀无赦。”

陈朗听着一惊,杀无赦?幸好自己没有逃跑的想法,不然被这么多人追杀,想活命真的很难。

看来自己真是个倒霉鬼了,他摇了摇头,好事没有遇上,坏事却被撞上了。

双手垫在脑后,眼睛望着房顶,他在思索以后该怎么办,这样下去是绝对不行的。

隔壁传来一阵关门的声音,看来是打扫环境的弟子进房休息了。

陈朗对这些人表示同情,可是他同样无能为力,帮不上任何忙。

阳光明媚的一天匆匆过去,第二天早上,陈朗背着扫帚出门了,心里虽然委屈,但是他告诉自己,必须忍,一定要想办法逃出这个狗屁地方才行。

他的出现,惊讶了其余七个负责打扫环境卫生的人,昨天几人还在说,以后还有倒霉鬼会来的,没想到现在就遇到了。

一个身穿黑衫的弟子追上了陈朗,笑着说道:“你也被安排来打扫卫生了?”

“恩!”陈朗淡淡的应了一声。

“我们都是可怜人。”黑衫弟子带着忧伤的语气说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交个朋友吧,我叫黑虎。”

其余的六个负责打扫卫生的人,也匆匆的追了上来。

陈朗倒是挺佩服这些人的,都像自己一样起来的这么早,而且还说巧不巧,竟然给碰上了。

“我叫陈朗。”自我介绍了一下。

“我叫张姜。”

“孙涛。”

“严悟!”

……

几人都自我介绍了一番,果然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对陈朗对比较的友好,丝毫没有敌意。

“你们甘心在这里扫地?”陈朗看向七人问道。

“谁想啊,这不没办法么?”严悟说道。

“想跑都跑不了,我擦!”孙涛说道。

音澜派的律令非常的严格,凡是叛出门派者,都要遭到追杀,他们不允许叛徒的存在,这关系到门派的脸面。

进入音澜派,却又想出去的,也会通通做为叛徒处理。

不过若是逃出去了,十年之内没有被他们杀死,他们将不再追究你当年犯下的过错。

“其实我很不甘心。”张姜眼神坚定,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可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吗?没有一点办法。”陈朗平淡的说道。

“是啊,哎!”

张姜、孙涛等人,都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几人开始扫起地来,顺着白砖石板慢慢的前进,打扫飘零下来的落叶和灰尘。

“其实你们不必起来这么早的,何苦这么卖力呢?”陈朗将扫帚扛在肩上,丝毫没有要打扫卫生的意思,这种狗屁事情,他才不愿意做。

“你以为我们想啊?”孙涛突然压低了声音,四处张望了一眼,拉过陈朗说道:“长老没有给我们安排修炼的地方,也不让我们跟着大家修炼,所以我们只能早起,趁着众些人在练习的时候,偷偷的去观看一眼,这样还能偷学到不少东西呢,只是实力无法长进,哎。”说着,长叹了一口气。

“咳…”正在打扫落叶的严悟,突然捂着嘴轻咳了两声。

孙涛的脸色瞬间一变,一阵惊慌,又突然笑道:“哈哈,陈朗兄弟,我刚才跟你说笑的,你可千万别当真。”

“恩!”陈朗点了点头,就像是丝毫没有当一回事。

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刚刚来到这里,自然无法取得他们的信任,偷学武功是一件让人觉得可耻和违法门规的事情,他们怕自己向长寿长老告密,所以才打了个哈哈将此事揭过去。

七人再也没有多说武功,只是和陈朗闲聊着其他有趣的事情,讲解一些打扫的经验,和门派中该注意的事情。

“陈朗兄弟,你长的一表人才,没想到长老竟然派你来打扫落叶,实在太过份了。”黑虎替陈朗感到不平。

“呵呵,没办法,谁叫我的根骨不好,不适合修炼。”陈朗摊了摊双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黑虎七人都有点惊讶,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随意的人,既然不是为修炼来的,又何苦跑到这里来呢?

众人再次停止了说话,慢慢的往前方演武场打扫过去。

“几位大哥,这仙棋峰的弟子,日日夜夜都训练的么?”陈朗心中一动,故作好奇的问道。

“是啊,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有弟子训练,有些弟子是白天休息,晚上训练的。”孙涛不觉得有什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哦,我知道了。”陈朗问完事情,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难怪昨天晚上他听到隔壁有人开门出去的声音,心中估计是这些人出去偷学武功了。

他觉得这办法不错,既然不让学,那就偷学好了,如此好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陈朗在心中告诉自己,他不是音澜派的弟子,他只是一个人,只代表自己。

诸位长老如此待他,心中原本的一点好感,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们到那里去打扫吧。”严悟指着演武场地说道。

此刻,音澜派的弟子已经在训练了,这是一群学音笛的人,嘴中不停的吹着音笛,美妙的声音四散开来,很动听,很高雅。

还有的人在学御笛飞行,可有人踩到音笛上没多久,便掉了下去,摔了一个五脚朝天,这个被摔的人是男的。

孙涛等人都卖力的扫起地来,快速的往演武场扫去,陈朗心中明白,这些人是想偷学了,不仅是这些人,就连他也期待着偷学。

哪怕没人教,他也要自学成师。

“吹音笛的时候,要注意气,把节奏感把握好了,便能将这股气外放,以音划刃,斩破苍穹,看我演示一遍。”

训练众些弟子的执事,手中拿着音笛一吹,一个美妙的音调飘出,与其同时,空间中本来虚无一物的,突然出现了一把内气化成的大刀,刷的一下,将一根木桩斩掉一截。

众人惊讶,这实在是太厉害了,都卖力的练习起来。

在这里的人,无一个不是为修仙而来,无一个不想成为强者。

刚才执事的姿势,嘴型,没有一点逃出陈朗的眼睛,这一个动作,不停的在他的脑中回放,顿时就像是有千万把钢刀在晃动。

“噗…”一个弟子吹出音调跟放屁一样,难听死了,连口水都喷了出来。

教学的执事立即指着他大骂:“你有点宝气,一脑袋的泥浆,现在就不学无术,玩世不恭,以后将祸国殃民。”

这个弟子立马低下了头,一脸的晦暗,失落加伤心,更是胆颤害怕。

虽然这些人的天赋也不怎么好,但根骨却是奇佳,只是智商不够高而已,所以学起来花费的时间多。

而陈朗等人够努力,智商也不算低,但根骨却是奇差,所以长寿长老用都不用他们。

在弥蓝镇的时候,陈朗的根骨是很好的,可是到了这里,因为门派不同了,实力不同了,便再次变成了废柴。

“你看什么看,还不给我继续练习,我们仙棋峰有你这样的弟子,耻辱,真是奇耻大辱,你这个杀夜的,教不会的猪。”执事像是词汇达人,骂人的话接二连三,一有弟子不够努力,便会挨上一顿臭骂。

这些弟子倒也识相,有人被骂后,便都老老实实的拼命练习起来,哪怕是吹的喉咙嘶哑了,也不敢停歇。

他们怕被赶去扫落叶,更怕挨骂和挨打。

执事教这么多弟子,也是够麻烦的,所以有时候心情不爽,便会对没有上进的弟子进行打骂,虽然有些脾气火爆的弟子会还手,但实力根本不是一个等次的,直接被执事打的惨叫连连,卧床月余不起。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我在欧美的修真生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我在欧美的修真生活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81.秘密?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我在欧美的修真生活”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