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仙魔归途 > 正文
第十八章 祭祖
作者:李木鱼  |  字数:2342  |  更新时间:2017-09-07 18:59:09 全文阅读

两日后李家西郊宗祠里聚集了核心子弟不下四五百人,却不见一丝吵闹,所有人身着玄色锦制冕服,服上绣着不同章纹,有爵位者大多七章六章居多,只有厅中为首一名老者上衣是九章日月星辰,下摆则是火焰章纹,头戴九旒平天冠,另有八位家老分坐于厅堂两侧神情肃穆。

“今日乃我李氏一年一度的祭祀之日,诸位子弟皆为我李氏英杰,当孜孜不懈,奋勇向前,同心同德壮我李家。”

“天下之大,华夏之广,皆立于人。恭思我祖,肇创唯艰。佑护我皇,仁孝睿智。。。李氏英贤,代代相传。协和人天,人神共襄。昭告我祖,慨当以慷。魂兮来降,赐我福缘,佑我安康!”

为首念祭文的老者正是李家如今的族长李霸天,乃当今华夏天子的亲叔叔,天象境的真人。

真人是对天象境强者的尊称,寿千岁,真人一般不会干预世俗的争斗,而是专心修炼,以求超脱不灭,方可得长生。

一段长长的祭文听的李敖昏昏欲睡,站在人群最后也不敢放肆,毕竟这个世界有仙人的传说,保不准李家的老祖宗就在天上看着呢。

“今日除了祭祀先祖,还将请出家族祖器为几位年轻人赐下福缘,从此之后正式列为我李氏核心子弟。”

“按祖上规矩,有对此有异议者,可向三位年轻人发起挑战,挑战者必须是不超过十四岁的李氏血脉,功法修炼至少为锻骨层次。”

坐在上首第一位置的一位家老说道。

这些是李家对核心子弟最基本的要求,当然你所在的分支还需能为家族做出一定贡献,有族中长辈推荐。

就是说你不仅得有一定实力,还得有背景,那种毫无根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天才极少出现。

李敖对于挑战倒是很期待,毕竟在异世修炼了几日对自己的实力还不是很清楚,也想看看这个世界的杰出人才是怎样的表现,无论是帝王世家还是修仙门派,有争斗就得靠拳头说话。

李敖正幻想着人生第一个对手是何等模样之时,身旁一怯生生的少年举高了右手:

“族长家老,我想挑战。”

此时的挑战需一人战胜李敖等三人,既然你觉得可以质疑家老们的权威,就必须有过人的实力,李家鼓励年轻人上进,却也不能忽视各个分支对家族的贡献,所以此种略显不公的规则就诞生了。

之前李敖完全没有留意这年轻少年的存在,即便现在仔细打量起来也一点没有高手的样子。

细细的柳叶眉配上一对桃花眼,要不是嘴边刚刚长出的绒毛,你完全会以为这是个女子。

“我也要挑战!”这时又响起一声大吼。

“放肆!宗祠之内也敢大声喧哗。”

坐在末尾的一位年轻家老呵斥道。

“俺不是有意的,平时俺就这么大声音。。。”

只见一名身高六尺有余铁塔般的大汉走上前来,向厅上的几位家老行礼。

“这是那李元猛天生怪力,六岁时就能生撕虎豹,是当今族内小辈里的第三高手。。。”

周围人群中一阵交头接耳,李敖到也听个清楚。

“李元猛原本有机会被纳入核心子弟,但听说被那棺材铺的李敖抢去了名额,看来他是想靠武力强迫家老改变主意,这次有好戏看了,李元猛跟许多核心子弟争斗都能不落下风。”

没想到还没见识半神器就结下了个实力强劲的仇家,李敖也并不紧张:“就算打不过我还可以认输嘛,在没有确切把握的情况下,自己绝不会暴露所有实力的。”

这时候李敖身边的少年也走到人前:”弟子李红玉,想申请挑战。”说完居然脸颊一红低下了头。

这妩媚的姿态让李敖感到一阵恶寒。

和李元猛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高大威猛”,一个“娇小可人”。

“可还有他人要挑战?”

年轻家老再次发问,见再无他人回应,便转过身来向族长李霸天禀明:

“族长,李元猛为李岱一系旁支,年方十四,母亲是一青楼歌姬,父亲李灵为长安府书吏。李红玉乃李青家老的小辈,想必大家都已知晓,今年十三。两人都是家族血脉,符合族规可以挑战。”

见提到自己,唯一的女性家老只是微微一颔首便不再言语。

“既如此,让天策军准备好演武场,大家一起前往。”

天策军乃李家私军,有三万披甲精锐,其中5000是骑兵,平日里主要驻扎在长安西郊用于看护李家的祖先的陵寝。

华夏朝只有帝王世家可以蓄养私军,但上限不得超过三万人,这也是各个世家能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即便再强大的修士在面对上万装备精良的精锐时,也会选择避其锋芒。

还有一营天策军则常驻于宗祠附近,更像是家老的直属亲卫,主要职责是执行族规,追缴家族叛逆,执掌家族刑罚,名角木营。

天策军有二十八营以二十八星宿为名。

演武场位于角木营内,此时场地中正有一群不着上衣的汉子在对练扑击,也就是相扑。

相扑绝非某岛国的专利,相传万年前的氏族部落时代,人皇与蚩尤部落进行了一次大战。蚩尤部落“以角抵人,人莫能御”。

这种用头冲撞的作战方式,就是“角抵”的最早起源。而角抵就发展为后来的相扑。

相扑在华夏朝也颇为盛行,常常作为贵族豪门饮宴后的助兴节目,而军中也常以此来训练士卒的搏杀能力。

见一众家老前来士卒的演练并没有停止,而是当中走出一人上前见礼:

“角木营统领罗天勇见过族长各位家老。”

这罗天勇与寻常士卒一样打着赤膊,身上横七竖八的布满各种刀剑伤痕,古铜色的肌肉高高隆起,胸前还长了一丛浓密的黑毛。

“为何还在相扑,不是令人传话你等清理好演武场,家族子弟要在此较技。”

之前命人传信的家老颇为不悦。

“此处乃天策军营,士卒们今日的训练还不曾完成,请各位大人稍后片刻,天勇自会命人整理完善场地。”

“哼!不识抬举!今日是族中祭祖大典,此时需选出此界核心子弟,耽误了时辰怕你吃罪不起!”

“角木营能为家族扫清叛逆,以一营之力抗衡天象,凭的就是每日不间断的训练和战场上以命搏杀,家老命我等怠慢修炼就是让我等送命,天策军皆是李氏子弟,怎可厚此薄彼!”

罗天勇毫不示弱,坚持让自己的士兵完成扑技对练。

“好了,我们就等一等,罗统领说的也有道理。”

最后还是族长李霸天发话,结束了两人的争论。

罗天勇虽然也是李氏子弟,却因祖上是李家的家奴只能在天策军中效命,始终无法成为核心子弟,其天赋又极高,今年才满三十已是御气层的高手。

今日也是故意为之,想给这些家中年轻小辈一个下马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