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狼痞 > 正文
五十五、入城白良关
作者:狼啸天  |  字数:2693  |  更新时间:2018-06-14 00:14:43 全文阅读

次日清晨,苏宝铜便统率10万大军进入白良关。杨宝林派忠武同苏宝麟等一起迎接,他则在准备自己母亲的后事。双方互相拱手施礼,忠武道:“各位辛苦了,请随我来。”不久,忠武他们便将军队给安置好了,众将领也随着苏宝麟来到白良将军府。

早在苏宝麟向众将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每位将领都义愤填膺,大骂恶来和单孤不是东西。苏宝麟向众将介绍:“这就是白良将军杨宝林,这位是他的夫人宝慧公主。”众将领齐声道:“见过杨将军,公主殿下。”杨宝林拱手回了一礼:“见过各位将军。”宝慧公主也是颔首,“见过各位将军。”

苏宝麟提议让大家都去祭拜祭拜杨老夫人,杨宝林却阻止道:“多谢苏元帅的美意,不过我要将我娘火化了。”苏宝麟不解:“哦~,为什么要火化呢?”杨宝麟悲伤的解释道:“我母亲生前的愿望就是想回归故土中原,火化后方便把骨灰带回,也算是圆了她的心愿。”苏宝麟连连点头,“原来如此,斯人已去,请节哀顺变。”杨宝林感激道:“谢谢!”

说完告辞后,正欲率众将回到临时的帅府——白良副将军府。谁知程咬金疑惑问:“元帅,我怎么没有看到大老黑啊?他没事吧?”没等苏宝麟回答,他就跑到了杨宝麟面前问:“杨贤侄,你爹呢?我怎么没有看见他?”杨宝林却没搭话。

程咬金热脸贴了冷屁股,还欲再问,苏,苏宝麟赶紧让七狼中的赵胜、钱荣把他给拖了出去。苏宝麟客气地问:“杨将军,不知尉迟先锋他……可还好?”杨宝林直言不讳:“他还好,毕竟他是我母亲的丈夫,有权利送我母亲最后一程。”听到这话苏宝麟就放心了。“那就好,我就不打扰了,告辞。”随后也走了出去。

回到临时帅府后,程咬金很不满:“元帅,你干嘛突然让人把我给拖走啊?我还没有问出大老黑怎么样啊!”面对程咬金的不满,苏宝麟严肃的说:“程老监军,这回你错了。本来尉迟先锋就多年来未在杨将军母子身边,如今一现身,却让杨老夫人为他而死。照顾的自己这么多年的母亲是为了多年来未曾见的父亲而死去,杨将军一时之间怎么可能接受的了?难道他的心里就没有对尉迟先锋的怨恨?你知道在你们走后,我询问尉迟先锋的时候,杨将军是怎么称呼尉迟先锋的吗?是——我母亲的丈夫。”

说了这么多话,苏宝麟都感觉到自己口渴了,拿起桌子上一杯水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程咬金缓过来后说:“元帅,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是我老程太冲动了,惭愧,惭愧呀。”苏宝麟宽慰道:“其实这个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程老监军以后多注意一些就是了。”程咬金连忙答:“是是是,我以后会注意的。”

夜幕降临后,白良关军营内进行了庆祝大典。大唐将士和北漠将士们混坐在一起。大家之间互相碰杯喝酒吃肉,一副欢乐祥和的样子。苏宝麟等人和忠武等共同坐在主位上喝酒吃肉,苏宝麟饮了几杯酒后就立马捂着肚子说:“那个,忠武将军,我突然肚子不舒服,实在是不好意思,失陪了了。”忠武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无妨,苏元帅,你快去吧!”苏宝麟临走前抓了苏宝铜去顶缸,苏宝铜无奈的坐上去顶替了他的位置。

苏宝麟出了军营后,完全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确实,他肚子根本就没有不舒服。只不过是想早点儿逃回临时帅府去吃更好的美味,喝更醇香的美酒。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出了军营不久后,杜妙然也推迟有急事跟了出来。

临时帅府苏宝麟的房间内,“对对对,就放在这里,哇!完美,太好了,你们可以出去了。”苏宝麟吩咐道。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摆满的整张大方桌,苏宝麟搓了搓双手,坐在凳子上,夹起了一块瘦肉,“啊~”正准备往嘴里放。“碰,碰,碰。”房门被敲响了。

尽管听到了有人敲门,苏宝麟还是毅然决然的把肉放进了嘴里。后来站起就走到房门跟前,将房门打开了一小部分,自己的头伸了出去。“谁呀?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本帅休息?”说完就看到了自己眼前站立的杜妙然。又继续问道:“杜军师,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杜妙然直接说出了此来的目的:“我刚才都看见了,你让人拿了好多好吃的饭菜进了你的房间,我也想吃。”“什么?”苏宝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要这么直接啊!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苏宝麟决定放杜妙然进房一起享用美食,“好吧,你进来吧!”关上门后,杜妙然看着满桌的佳肴,赞叹道:“你可真会享受。”苏宝麟却谦虚道:“一般一般。”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苏宝麟说:“对了,我去给你拿双筷子。”

很快,拿着筷子的苏宝麟回来了。把筷子送到了杜妙然手里,“好了,吃饭吧!”两人同时开动了,苏宝麟以风卷残云的方式吃,杜妙然却在细嚼慢咽。以至于苏宝麟早早的就吃完了,杜妙然才吃了个半饱,于是他只好在旁边欣赏了。

杜妙然在吃饭菜的同时,苏宝麟在一旁喝着酒。放下了空空如也的碗后,杜妙然说:“我吃饱了,可以喝几杯酒吗?”苏宝麟愣了愣:“你要喝酒?”杜妙然肯定地回答:“嗯!”在听到杜妙然肯定的回答后,苏宝麟说:“这,不好吧!毕竟这是在我的房间里。万一一会儿你喝醉了,又整出什么事来,就不好办了。”一副为难的样子。

杜妙然笑了笑:“又不用你负责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这话像是在说苏宝麟胆小一样。苏宝麟淡然道:“好!既然你都不怕的话,那我陪你喝。”“好,这才符合你的风格嘛!我们来干杯。”杜妙然举起酒杯,苏宝麟的酒杯里也碰了上去,“干杯!”

这一男一女喝了不多时,杜妙然就渐渐地醉了,走向苏宝麟的时候都摇摇晃晃的。“来,我们再……再喝,呃哦~”最后竟吐了苏宝麟一身,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苏宝麟直接把外套给扔到了地上,把杜妙然扶到凳子上坐着,给她擦了擦嘴,倒了杯白温水给她喝了下去,她咂了咂嘴,显然是好受了些。苏宝麟无奈却又像是在责怪的说:“早就说不让你喝了,你偏要喝,现在吐了吧!倒是让我倒了霉,我上辈子真是欠你的。”

杜妙然似乎是听懂了苏宝麟的话,不满道:“小……小气鬼,大不了赔给你就是了。”苏宝麟知道她喝醉了,却偏偏又想在这个时候逗弄她:“赔给我,你拿什么赔?把你自己赔给我,行吗?”醉酒中的杜妙然很生气:“赔给你就赔……赔给你,有……有什么了不的?你把我拿……你拿走吧!”

听着这话,苏宝麟忍不住笑了,“这女人喝醉了还挺好玩儿的。”就在这时,杜妙然抬起了头,看向了发笑的苏宝麟,笑嘻嘻地说:“苏宝麟,其实……你……你长得……挺……挺好看的,可……可就是太讨厌了,老……老是欺负我,我好讨厌你啊!”

“哎呦~,妹子,你挺有眼光的啊!看在你说了实话的份儿上,今天晚上我就免费让你睡本帅的豪华大床了。”说着拦腰抱起了杜妙然,放到了床上。褪去了她的外衣和鞋袜,把她放进了卷好的被子里。

苏宝麟正欲走出房门去别的厢房睡一晚,醉酒的杜妙然却用手抓住了他的左手,嘴里喊道:“别走,别走……”而且手抓的还挺紧,苏宝麟无奈:“看来今晚又要趴着睡一夜。”于是头枕在床边上,开始进入梦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