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陛下请戒血 > 正文
第五章 南枢陵
作者:大漠浅水谣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2019-03-14 15:11:15 全文阅读

我哈哈大笑的嘴角一时半会儿没有收回来。差点抽筋,怎么办,上一波还能糊弄过去,这个套路可用不了第二次,国学老师刚才在黑板上板书的可是屈灵均大人浪漫主义的诗词,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点。

“李未来同学,是否对我板书的诗句又有什么异议?”国学老师扶了扶架在耳朵上的黑框眼镜,以尽量平稳的语气问我。

这个“又”字实在是说的意味深长。我一时竟无言以对,尴尬地左顾右盼,目光一时对上了阮小离投射过来疑惑的眼神,立马迅速躲开,阮小离疑心这么重,估计此刻已经在心里冒出几千个问题了。

讲台上的安墨•伊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没办法了,未来,扶好桌子哦”。

什么意思?

他的瞳孔渐渐变得血红,持续了五秒秒钟,教室里面突然狂风大作!书籍、作业本、以及各种文具一刹那间被狂风刮得满教室乱飞。

他到底想干什么!我根本来不及多想,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课桌,其他同学也不傻,一边尖叫着一边抠住自己的板凳或者课桌,可是风实在太狂!把所有人连人带桌都刮得横七竖八。

“啊——!”

“啊——!”

这风起码有八级,教室窗户上的窗帘都被刮离了轨道,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面像没头苍蝇一样乱飞。

“同学们,不要慌,不要慌,淡定!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学老师整个人扑在讲桌上面,脸几乎被吹到变形。

真是见鬼了,教室外面完全没有刮风的迹象,反而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什么鬼?!局部地区突发性台风吗?

“上帝爷爷,救命啊——!”

“妈妈,我要回家!”

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我的脑袋也嗡嗡作响,此刻我只想报警!

安墨•伊蒙这个死家伙到底做了什么,难怪他刚刚要提醒我扶好桌子,根本就是因为他要开始捣乱了。

我勉强抽了个空抬头看向讲台上,那美的像画一样的男子看到我们的囧样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最后干脆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笑得打滚。

有那么好笑吗?!

大部分同学一定也注意到了室内和室外的不同,无论是怎样的心态,大家都很努力地往教室门口缓慢移动,却刚走两步,就把狂风吹得人仰马翻。

很遗憾,阮小离就是其中一个,阮小离不算瘦,作为女生该有马甲线也是有的,身体也算非常健康了,居然也被风吹得爬不起来。

“小离,你没事吧?!”我的声音被风吹得几乎颤抖。

“没事!”阮小离撑着课桌勉强爬了起来,已经完全不想动弹了“未来,你一定抓紧啊!”阮小离都被吹得几乎说不出话了,还不忘嘱咐我。

可惜她的话音刚落,我的手指一松,整个人就被一股风力给向后推去,身边同学突然向我伸出一只手想抓住我的衣服,却在一瞬间错过,我的座位后面本该还有几排桌椅,可是此刻那些桌椅也被风刮得四散开来,而我下一秒就要直接撞上后面的墙壁了,那股力量是从我正面袭来,我根本没有着力点去反抗。

命不久矣——命不久矣——!

正当我为自己的小命呜呼哀哉的时候,却感觉到背部撞进了一个冰冷的怀抱,我的身体也停止了快速移动。扭头一看,是安墨•伊蒙,正眯着眼睛,微笑着看着我“未来,好危险”

你也知道好危险啊?!我正想对着他开骂,安墨•伊蒙的眼神却投向教室门口方向,有些变化。

“报告”

一片混乱中,教室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慵懒的男声,几乎是同时,教室里的狂风渐渐停了下来,作业本和书籍也噼噼啪啪地陆续掉落在地面上和课桌上或者掉落在同学们的头上,身上。

背后冰冷的感觉也和狂风一样在一刹那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安墨•伊蒙那只吸血鬼一样,不见了。

安墨•伊蒙刚刚是看见了什么?为什么他突然就带着他的狂风消失了?再看教室门口,松松垮垮穿着校服斜挎着黑色书包站在那里的分明就是昨天刚转学来,还占了阮小离座位的新同桌。

明明整个教室内都像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一样,新同学却如浑然不知一般,站在教室门口,重复地低喊了一声“报告”。

呃.....他是瞎了么?没看到我们每个人都丢了半条命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向国学老师“申请”进入教室来上课。

国学老师已经筋疲力尽了,趴在讲台上弱弱地答了一声“请进”

新同学左拐右拐地绕开了地面上横七竖八得课桌椅,走到了我的课桌旁边把自己的课桌扶正便放下书包坐了下去,然后趴在课桌上......开睡......开睡.....。

心态会不会太好了一点?

下课铃声适时想起,本班的教室很合理地成为了全校围观的焦点,各路人士各种揣测,为什么本该静如止水的国学课会上成了这副模样,除了当事人,谁又能知道我们上课经历了怎样一场见鬼般的风暴。

这一个课间,大概是高三A班最为安静的一次课间了。

直到晚自习下课,安墨•伊蒙都没有在我的眼前出现过,教室已经走空,只剩下我、阮小离以及新同学。

收拾好书包以后,新同学也在昨天这个时间有了动静,睡眼惺忪地伸了一个懒腰,站起来,好在经过昨天的刺激,现在的我对于他瞳仁的颜色已经完全免疫了。

我和阮小离背包的动作同时停在手上,为什么,因为新同学又一次扭头对着我们两个人“友善”地笑了一笑,笑得我一身鸡皮疙瘩全都起立。

微笑之余礼貌地颔首:“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南枢陵,来自西方。”

奇怪,好好地,干嘛突然要自我介绍,我也不想知道啊。

“你好,我是李未来,来自东方。”我也照本宣科,也是搞笑的自我介绍,正常人不都自称来自某某城市,这人可好,来自西方。

阮小离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我白了她一眼,目光接回了新同学的脸上,他勾了勾嘴角说:“我知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