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隋枭 > 正文
第五章 天子召见
作者:长河一笔  |  字数:2241  |  更新时间:2018-08-02 12:24:11 全文阅读

来整是个精细人,听费青奴吹嘘后,还是派人调查了张伯坚的真实身份,确认张伯坚已经回到家中,没有问题后才放下心来;到法云寺咨询的时候,来整顺便向智空大师掌管的长生库借了一千五百贯钱。长生库就是法云寺的质库,可以用来僧邸粟,也就是高利贷,名义上的用途是赈济灾民,实际上上至王侯,下至商贾,都可以来寺庙借钱。

至于利息,北魏年间,宣武帝元恪下诏,规定利率,合计不得超过本金,大隋一直延续着这个惯例;一般人来寺庙借贷,房产、土地、衣服、首饰、牲畜等都可以被用来抵押,但是有些特殊的人就算了。

来整就是一个特殊的人,不仅自己是扬州的水军总管,他父亲荣国公来护儿是隋明帝杨广的坚定支持者,改革派的中坚人物,历任右骁卫大将军、左骁卫大将军、右翊卫大将军、光禄大夫,礼遇之隆,满朝无人能及。智空大师很放心,法云寺是杨广罩着的皇家寺院,来整要是不还钱,说给老朋友来护儿听,来护儿能把来整打死了。

东方搏在酒桌上听说,很是纳闷,问来整:“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来整得意地说:“你不知道,要开永济渠了,顾家在江南造船急需资金,一千五百贯放给他们,一年就能收回本钱。”

来整一年的俸禄不过两百六十贯,难怪会动心,东方搏一听头就疼了,历史上记载,永济渠是继隋炀帝开通济渠、邗沟之后,开凿的又一重要运河,成为隋朝调运河北地区粮食的主要渠道,东征高句丽的时候,就是输送人员与战备物资的运输线。百舸争流,千帆竞渡,虽然壮观,但是对扬州的商家来说,不是好事。

大隋朝对商人从来就没有采购一词,几乎全部是征收征用,由于是隋明帝杨广的起家之地,扬州更是物资征收的第一线。听商行的掌柜说,这几年连珠宝都变成了军用物资,日月商行每年都献了不少去江都宫;那些经营粮食、车辆、布帛的小商人,早就支撑不住,倾家荡产的不是少数。

真正能挣到钱的都是大鳄,豪族门阀只需开开口,财源就滚滚而来,像来整这样的一个军官,都能把生意做到江南去,那些一心捞钱的主将是何等的厉害。更关键的是,永济渠一修好,就是隋明帝东征高句丽的开始,大隋从此就会进入动荡不安之中;东方搏顿时没了喝酒的兴致,敷衍了几杯,就以身体不适,结了酒账先告辞了。

扬州城里其中还有老城新城,老城是汉魏所造,正方形的子城,都是官府权贵所在;新城是一个长方形的罗城,南北九里,东西六里,是隋明帝为晋王时所造,标标准准的外郭城,很多来自各地的客商侨居在城内,市场云集。

东方搏抢在宵禁前回到商行,老爹还没有回来,管家在门房里苦着一张脸,告诉东方搏一个不知道好坏的消息,圣天子,也就是隋明帝杨广要见他,来接东方搏的人是杨约,就在后花园里。东方搏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这等好运,有些官员做过几十年,只不过远远地看到皇帝一眼,根本没有被接见的幸运。

皇帝召见是不能不去的,东方搏训斥管家说:“这等大事,为什么不派人去找我。”

管家苦着个脸,心说冤枉,偌大个扬州城,你有个浪荡子,谁能找到你啊;那位杨大人又不允许去找,就是等你。东方搏一路小跑来到后花园,很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味道;使者杨约是一个宦者,满头华发,正在独自品茶,几名随从静静地散在四周,神闲气定地望着一脸惶恐的东方搏。

老太监没说话,只是抬抬头,一股阴冷之气立即充斥花园;东方搏上前行过礼,杨约打量了一番东方搏,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说:“圣天子听萧瑀说起你,想见见你。”

东方搏不卑不亢地点点头,没有说话。这让杨约很惊讶,多少江湖人物,多少阀门名士,听说杨广召见都表现出异常,要不然特别害怕,要不然就特别激动,还有些心机深沉的人会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很少有人象东方搏这样,怎么说呢,就是坦然,好象是街坊请吃饭一样,很平常的感觉。

东方搏随杨约上了马车,出了驿馆,已是黑夜,马蹄声在平静的街道上显得异常响亮,东方搏一路上都在猜测萧瑀这个王八蛋说了自己什么,绝不是生意上的事,自己老爹东方理和杨广认识,他们谈起来更方便。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东方搏还没想出头绪,马车到了洛阳宫。

杨约带着东方搏下了马车,一路快步,来到乾阳殿侧的御书房。东方搏两世为人,是第一次进宫,一路看见的是雕梁画栋、透花棂窗,图案精美,可谓鬼斧神工;再看到乾阳殿巨大的三重平台,九间九檩的三层重檐楼阁,还有浮雕着腾云起雾的盘龙柱,东方搏大有不枉今生的感慨。

杨约眼神一直盯着东方搏,这个年轻人的淡然让人不安,想到来整那封信里的描述,杨约又有些理解,经过生死的人往往气度非凡。御书房前,小太监通禀进去,不多时,出来一个道士,面色红润,白发飘髯,道袍上仙鹤飘逸,俨然有仙翁之态。老道望着东方搏,问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东方搏禁不住心慌。从心底深处,张伯坚绝对相信鬼神的传说,要不然自己怎么会到隋朝,但是老道根本不认识,难道我应该认识这个老道?东方搏在心底否定了这个想法,故作镇定地摇摇头。其实看见东方搏只是一个草莽的样子,老道就有些失望,见东方搏不认识自己,就更失望,只好说道:“贫道潘诞,至今已经三百岁。”

东方搏撇撇嘴,没敢笑出声来,就是在后来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的二十一世纪,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的不过是一百三十四岁,现在没有出生户籍记录,就任凭一个个吹吧。东方搏忽然有些明白了,今天为什么杨约这个右光禄大夫去请自己,潘诞在这里等着,都是为了看看自己这个人。

东方搏心神稍安,历史上这个潘诞被证明是个十足的骗子,自称能为为杨广炼丹,耗尽了无数钱财也没有结果,被杨广杀掉的时候,还说“这是天子没有福气,待我为兵器所杀蜕骨登仙之时,我就升于梵摩天了”等等。可梵摩天那是佛家的地方,你一个道士怎么能升得上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