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隋枭 > 正文
第一章 海上救人
作者:长河一笔  |  字数:2132  |  更新时间:2018-08-02 09:12:05 全文阅读

大业五年秋,东海苏山礁附近的海面上万里无云,虽然有阵阵凉风,依旧让人感觉闷热,几十里的海面上,清澈见影,就连商船都看不见一艘。停在礁湾里,是日月商行的一艘采蚌船,敞开的船舱里,日月商行的少东家东方搏正在和僧人福方聊天,船舱很干净,一只小巧玲珑的茶几上,放着越窑的茶壶和茶杯。

东方家本是鄱阳人,在金陵以瓷器生意为主,陈国灭亡,晋王杨广网罗江南势力,东方家主动投靠,搬来扬州,又献上了新平镇的一座瓷窑和几十名有经验的工匠,被杨广看重,并赐给了珠宝生意。等杨广成了隋明帝,东方家更是宫中瓷器和珠宝的供应商,生意遍布江南、河洛、关中。

东方搏刚刚二十岁,虎背猿腰,脸上棱条分明,双目炯炯有神,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身穿棉衣,说话充满自信:“明帝决定在张掖举办商会,是一个错误。那些西域人都是喂不熟的白眼狼,越是看见中原奢华,越是有窥视之心。”

僧人福方是扬州法云寺的药僧,与东方搏年龄相仿,一张谁看了都会觉得眼熟的脸,身穿僧衣,满面笑容。福方出身少林,又是名医巢元方的弟子,挂了个太医的头衔,医术高明,巢元方前往宁陵给主持开凿运河工程的开河都护麻叔谋治病,特地要福方从扬州赶去相助。不过让福方郁闷的是,师傅巢元方卸磨杀驴,麻叔谋的病好了,巢元方要去张掖,却没有带他去。

今天出海,福方和尚说是想看看东方家有没有上好的珍珠,其实就是不放心东方搏,这位大少爷前一阵子与人拼酒,差点没醉死过去,连呼吸都停了片刻,如果不是福方和尚赶到的及时,还不知道能不能醒来。听东方老爷说,东方搏最近记忆力不大好,不知道是不是那次醉酒的后遗症。

福方正准备说几句解闷的笑话,突然发现平静的海面升起重重的雾气,又在一霎那散开,天地之间光彩夺目,点点璀璨闪烁中出现了一片沙漠,戈壁、沙丘、驼队、寺庙、宫殿、树木,驼队行走的方向是远处一个望无边际的大湖。福方顿时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采蚌女尖叫着,纷纷爬上船。

福方早年游历过凉州,驼队的服饰、寺庙的风格、戈壁上的白杨树,无不是凉州以西的风情,就是那大湖,白鹭飞逸,也是像极了青海湖。忽而湖面拉近,竟然是一片海,远处岛屿隐隐绰绰,云霭无际,天水相溶,朦胧战舰数十艘扬帆而来,战舰上甲光耀目,旌仗森然,隐约金鼓声大作。

东方搏和福方骇然而起,最让东方搏惊骇不已的是,这些船的形状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看上去速度也快得惊人。东方搏经常出海,大隋的五牙大舰、高丽的楼船,还有那倭国的快舰,甚至各种各样的海盗船,都见过不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巨型车船,一眼望去,大船两侧不知道多少个桨在转动。

采蚌女纷纷逃上船来,突然海底出现一道水柱,足有百米之宽,怒喷上天,顿时乌云翻覆,天空下起了滂沱大雨。奇怪的是乌云大雨就在水柱的正上方,四周依旧是阳光普照;无穷的雨水转眼倾注进水柱,水柱转眼回落,竟有无数断木残桅在空中下坠。其中还有一块巨石,长约七丈,色艳纹美,超凡脱俗,就那么匆匆一瞥,也让人生出悠悠遐想。

船夫、采蚌女等人早已瘫在一旁,几个采蚌女发出歇斯里底的惨叫声,战舰、水柱、乌云、霞光顿时不见,平静的海面上,依旧只有日月商行的这艘采蚌船。可是东方搏的眼睛依旧盯着水柱的方向,福方仔细看去,惊讶地发现海面上竟然飘着许多木头,物品;是梦,是现实?福方最先反应过来,目光在海面上搜索,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有了发现,随着一根粗大的断桅露出海面,飘向苏山礁,桅杆越升越高,随即在起起伏伏的海水中冒出一个人头,渐渐地走出一个人来。很明显,就是一个人,虽然这个人的衣服有些古怪,就是一个人;那个人看到陆地,手一松,桅杆掉落在地,身体晃了晃,倒在露出水面的礁石上。

福方和尚纵身而起,三两步走下船,跳上苏山礁,直奔那个人而去,东方搏紧紧跟在后面。 大汉生得七尺五六身材,看上去不到三十岁,腮边微露些少赤须,衣服敞开着,坦露着胸脯,只是衣服的款式有点怪,是一种直领、对襟的长袍,看上去象南方的式样。大汉随身绑着一把刀和一个不透水的皮囊,皮囊是鲨鱼皮的,做工极为精致。

福方查看了一下,人还有气,大汉的脉搏沉稳,却细如游丝,似乎是一种奇怪的吐纳之术,现在绝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是太累了,精神突然一松懈,昏了过去。让福方吃惊的是大汉的内功反应,分明是少林一派的心法;大汉能从海里抱着桅杆走上来,足见内功了得,福方和尚出身就是少林,自然清楚,就是找遍少林、白马两寺的少林高手,能做到的不会超过两只手的数。

看大汉嘴唇干裂,福方和尚让人端来一壶茶水,倒在杯中,趁着温热给大汉一点点灌下去,不多时,大汉微微睁开眼睛,轻声道:“多谢禅师相救。”

大汉的口音有些奇怪,扬州的口音里夹杂着岭南的腔调,很像陈智略手下的岭南兵语气,但是福方和尚和东方搏并不感觉异常,大隋地域辽阔,各地方言千奇百怪,尤其到海外去过的人,说话的口音都要有些不同寻常。福方和尚小心翼翼地说道:“施主现在安全了,这里是大隋扬州。对了,施主从何处来?”

“何处来?”大汉说不出的疲惫,眼睛不是闭上一下,看着福方和尚,慢慢地说道:“我叫张伯坚,从岭南回来,坐的海船翻了。”

福方和尚只觉得眼皮子直跳,说不出话来。岭南,百越之地,指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等五岭以南,隋朝虽然在岭南设置交州,但是对于中原人来说,岭南依旧是个神秘的地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