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兴之主 > 正文
第十五章 珍珑棋局
作者:七感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18-07-20 05:46:48 全文阅读

长平把玩手中的折扇,听得众人讨论变法话题之后的余温,实在无趣,原想是来逗逗这个貌似乞丐的男子,现在也没了想法。

变法言论最高潮的部分结束,众人的心态已然平静,心中成竹的想法不便透露,他们只聊耳熟能详的方面,至于利国利民的详细细节不宜透露。

虽说不上心怀鬼胎,但是坦荡无私他们还做不到。

将来这里每个人都说不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只因生在这烽火战国。

所有人的脸色少了一些兴致,公子明觉得这场筵席还未结束,便再助兴一番,将句号画的完美一点。

三方所带的侍从离着这片角落不远但也不近,四男两女共六名侍从齐齐守候在一处,互不理睬,一直保持警惕。

看来这几个侍从护卫的训练程度颇为严格专业,应该是从军队挑选而出的拔萃。

公子明微微转过头,用眼神唤来一名护卫。护卫附耳听着主子的吩咐,眼神一动,低着头急忙退下。

公子明转过脑袋,朝着众人缓缓道:“今日目睹各位博学,在下恰好从宫内得到一份珍珑棋局,不知各位可有兴趣破解其中奥秘。”

能够在文学深有造诣的人,对棋法肯定有所涉猎。

听公子明一说完,众人眼前一亮。

但凡是听过珍珑的人,无不知晓其中蕴藏的奥秘。

相传起源时代末期,淮国缔造者——淮皇安起,这叱咤风云的人物曾经将自己对兵法、帝术、谋略的心得融入其中,能够破解其留下的九九八十一篇棋谱,便能掌握得到淮皇安起遗留的宝藏,公子明今天展示的只是其中一篇。

“明公子真是大度,竟然将如此重要的棋谱供大家参琢。”隔着面纱,看不出江子依神情。

公子明稍低头朝众人作揖,作揖的双手挡住了他腼腆的微笑。

公子明道:“这八十一篇棋谱沉寂在宫内,十几代族人传承下来千余年,至今部分棋局让人毫无头绪,还不如供各位才俊品味其中含义,提高棋艺,若是有心之人能够破解,我父王必定不吝奖赏。”

此时高台之上,公子明叫来的那个护卫将台上逗留的刘洵等人请了下去。

两名丫鬟搬着高凳,来到那巨大的侧倒的棋盘上,将之前悬挂的地图撤去。

其中一个丫鬟身高怕是不太够,垫着脚尖,巴掌大的小脸蛋憋的通红,吃力的将悬挂的地图取下,随后从怀里掏出一页棋谱,按照上面的指示,将一枚枚和他小拳头一样大小的黑色鹅卵石镶嵌在十字中心。

除了一副模样狼狈邋遢的宗恒还有身旁一参禅打坐的老道在那片角落,其他人的身影显然被那高台上的棋局吸引过去。

宗恒太不起眼了,众人离开时都未扫上他一眼,除了自己小师妹过问了一句,要不要一起的话。宗恒没有点头,小师妹就没多干涉,跟着去了。

宗恒心里暗自提醒自己,千万要低调,千万要低调,自己还有些仇人在各处找寻他的踪迹。

刚才几人的小聚会上,当别人问起自己身份时候,虽然身为江子依的师兄让别人有些刮目相看,但是出于谨慎和低调,丝毫不觉得脸皮厚度,张口就说自己只是跟着老子先生有些渊缘,老道同情他,收他学着点参禅打坐以及修身养性的门道,自己一无所长。

而江子依师兄这层身份在他人眼里形同虚设。

方才桌面上哪一个不是抱着一些求贤若渴的心态而来,对于宗恒这般粗鄙的介绍,长啸等几人不屑一顾,丝毫未做搭理。

若是有过路人经过这片区域,无意间听到两人对话,一定会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以为这两个人是疯子,更何况这两人打扮被宗恒衬托地就有些另类。

宗恒无精打采的瞅着老道,问道:“老子先生,您老人家睁个眼吧,能跟小子说说这淮皇是什么人物,他留下的宝藏为何让如此多人趋之若鹜。”

老道那被岁月划过折痕的眼角微微一动,睁开眼睛说道:“那小子和你这小子一样,被眷顾的人。”

老道又正经介绍淮皇安起的身份,也是众人熟知的身份。

说完,老道脑海中不禁多了一个少年身影。

穿着松垮的深青色道袍,全身打满补丁的少年牵着一头青牛缓缓走在乡间小路上,少年用灵动干净的眼眸看着坐在青牛背上的老道士,一口一句师父,叫的老道士心中暖暖的。

少年歪着小脑袋,稚嫩的小脸带着一丝狡黠,说道:“师父今天晚上吃什么?”

“师父,要不晚上吃牛肉吧。”

被牵骑的青牛眨了眨眼皮,似乎通了灵,牛鼻子呼呼喘着粗气,发出不爽的长哞,摩擦着后蹄子,顶着脑袋上的弯弯尖锐的牛角朝少年奔来,老道士被甩落在地,一脸懵然。

少年急忙甩掉手中的绳子,抱着脑袋狂奔,嘴里不停的求饶:“小青我错了,我错了……”

……

“老子先生,什么是眷顾的人?”

宗恒听完可不淡定了,迫切的询问,这个难道还有什么秘密,又难道那个淮王安起和他是同乡。

任凭宗恒怎方追问,老道随即又闭上眼睛,只字不提,这老道耐心出奇的好,宗恒无奈罢手。

刚刚提起的精神又被这句话充沛丰盈起来,宗恒看着中央高台上的热闹,又看了一下桌面各人留下的水杯,随后拿起水壶疯狂朝着肚中猛灌,心中熄灭的火堆又复燃开来。。

宗恒心里想到,下棋吗?我也会,好歹围棋在华夏也是国粹,在隐上上四位老师也教学了不少,自己来凑个热闹也好。

刚刚想着有人追杀自己,这不门外又来了几道身影,其中一道让他感觉到恶心,长相虽然不算引人注意的一种,但是那浓郁的眉毛让人记忆深刻。

方直!偷了作战部署的地图,诬陷自己是奸细叛徒,而且让慕容陷入了他未知的糟糕处境,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