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康熙嫔妃传奇 > 正文
第一章:朝野
作者:任瑾  |  字数:8057  |  更新时间:2018-03-12 10:30:33 全文阅读

作者简介:

作者艺名:任瑾,

作者性别:男,

作者职业:歌手、反串演员

出道时间:2016年的秋季,

出道单曲:《送太白》

单曲字母:《SongTaiBai》

                     

公元1660年,宠冠后宫的董鄂妃病逝,使得顺治皇帝逐渐的陷入痛苦之中,难以自拔。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染上了恶疾天花,便驾崩离世。

顺治皇帝驾崩,生前曾经留有遗诏,“立皇三子爱新觉罗-玄烨为皇太子,继承皇家大业,命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四人为辅政大臣,全程辅佐。”

因此,仅仅只有八岁的玄烨,由康惠淑太妃与懿靖皇太妃教授登基仪式,再由皇太后扶持继位,改年号为康熙。

一个八岁的孩童继承了皇家大统,自然会引起部分群臣不满,首先就有位列四大辅臣之一的鳌拜。一直以来,鳌拜都没有将年幼的玄烨放在眼里,时常在暗中作祟。

自从玄烨做了皇帝,之前的皇太后就顺理成章的当上了太皇太后。玄烨的生母佟佳氏,也从庶妃成了皇太后,上尊号为慈和,简称佟太后,与顺治的中宫仁宪皇后两宫并尊。

新帝登基没过多久,一日午后,太皇太后来到佟太后的宫里。这时候的太皇太后48岁,是皇太极的侧福晋,顺治皇帝的生母,以及永福宫的庄妃。

太皇太后有着高大的身躯,骨子里透着一股男人般的气质。然而佟太后却刚好与她相反,既没有高大的身躯,骨子里也没有男人般的气质,而是长得娇柔妩媚,只有21岁左右。和太皇太后一样穿着一身朝服,头戴朝帽。

刚坐定下来,佟太后的宫人给太皇太后上了一盏茶水,太皇太后喝了一口,说道:“嗡,当上了太后就是不一样了,连茶叶和以前的都有所不同。”

佟太后连忙说道:“母后快别取笑臣妾了,咱们婆媳两还是说点正经的吧!”

“哀家就是在说正经的呀!想当初,玄烨还没登基的时候,你只是福临的一个庶妃,庶妃从位份上来讲,还不如嫔位,就更别说和妃位相比了。这不,玄烨一登基,你摇身一变,就从庶妃变成了皇太后。记得那时候呀!你还成天的哭着叫着要见玄烨。”

“谁叫咱们大清有那么多的规矩,这些规矩得好好的改改,嫔妃的皇子自从落地那天起,都是由中宫抚养,皇子们长大后,都把中宫当成自己的亲娘,倒忘了谁才是自己的生母。”

“嗡!这个规矩是老祖宗定下来的,那可改不得,当初哀家生福临的时候,还不是和你一个样?福临直到龙御归天,也没正二八经的叫过哀家一声母后。”

接着,佟太后便转移了话题,打断太皇太后的话,说道:“母后,还是说正事吧!先帝临终之前,曾经交代过臣妾,说是,如果他那天不行了,要臣妾帮他做件事。”

太皇太后问道:“他要你帮他做什么事?”

佟太后回答说道:“先帝说,这件事在之前,曾经向您提过几次,您都没有应准,所以,这次要让臣妾一定帮他办妥。”

“他要做那件事,不都是自己做主,什么时候来争取过哀家的意见。你说吧!”

“先帝说,如果那天他走了,一定要晋一晋下面的姐妹们的位份。”

“那他到底想要晋那些的位份。”

“说是,先晋康贵人为康嫔、庆常在为庆嫔、善常在为嘉嫔。诏书臣妾已经拟好了。”

“你手脚倒是挺快的嘛!这到底是他的主意,还是你自己的主意。怎么连你也不来争取哀家的意见,倒自己拿起了主意,给哀家看看。”

太皇太后说着,便从佟太后的手里夺过诏书。太皇太后看着诏书,便念了起来:“奉天承运,慈和太后昭曰,从即日起,晋康贵人为康宪太嫔、庆常在为昭庆太嫔、善常在为嘉善太嫔。”

太皇太后念完之后,接着说道:“这诏书是你拟的?不是说晋为嫔嘛!这么一眨眼功夫,就变成太嫔了呢!”

佟太后连忙回答说道:“母后,如今是玄烨继承皇位,所以要称太嫔了。”

“哦!对对对,你看,哀家都被你弄糊涂了。”

太皇太后看了看诏书,犹豫了一阵子,又继续说道:“诏书倒是拟得不错,不过,要晋她们三个为太嫔,好像不太够资格。那是到了咱们大清朝,规矩改多了,要是换作以前的朝代,先帝驾崩,不让她们殉葬,能留下一条贱命就不错了,还妄想着晋封太嫔?哼!真是自不量力。不如这样吧!逢人就称她们为太嫔,先别把她们的名字排进嫔妃名册,暂且搁一边,省得污坫了清史。”

“是,母后。”

佟太后才将诏书收了起来,门外的侍女就进来禀报:“禀太皇太后,禀太后,太皇太妃求见。”

佟太后一听,连忙问道:“哪一位太皇太妃?”

侍女回答说道:“回太后,是康惠太皇太妃。”

太皇太后一听,先是看了佟太后一眼,接着说道:“看你着急的样子,还以为是你的那位懿靖太皇太妃来了。”然后又继续往下说道:“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

太皇太后刚说完,佟太后就对侍女说道:“快请。”

没想到太皇太后却拦住,说道:“慢,不见。你出去回话,就说不在。”

佟太后连忙说道:“母后……这样做不太好吧!”

“哀家就是不想见她,见了不是心烦,就是碍眼。想当年,哀家并不看好立仁宪为继皇后的,福临也没这个想法,都是她在背后挑唆,福临才选择立仁宪为继皇后。”

“臣妾知道,仁宪虽说是您的亲侄孙女,可她不听母后您的话……”

“她何止不听哀家的话,每次,只要是受了点委屈,就跑到康惠的宫里去诉苦。”

“所以,在母后心目中,皇后的人选一直都是恭靖,却阴差阳错的成就了仁宪。”

“你别总是埋怨,也别总是跟其他的嫔妃们斤斤计较,如今不也当上了太后了嘛!人家恭靖到了现在,什么名分也没有,仍然不争不抢,不吵不闹。”

就在这时,佟太后宫里的太监也进来禀报:“禀太皇太后,禀太后,康惠太皇太妃求见。”

太监禀报完毕,太皇太后又对佟太后说道:“你看你看,八成又是为了仁宪的事来了。”

太皇太后不许佟太后接见康惠太皇太妃,她只好与太皇太后一同待在寝宫里。

没过多久,佟太后突然说道:“母后,臣妾一直都想不明白,这康惠太皇太妃与仁宪,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为何总是帮着她,处处为她着想。”

“你想不明白的事还多着呢!给自己找棵树靠呗﹗一个无依无靠的老孤女人,不找棵树依靠,往后在后宫里如何生存。”

“那也犯不着成天秤不离砣的样子。”

“康惠从表面上虽说与仁宪没有什么关系,她的兄长却与仁宪的父亲是八拜至交,你说她帮不帮仁宪。哎也!你可别只光顾着说人家,她与仁宪,就好比你跟懿靖一个样。懿靖的兄长不也是你父亲的八拜至交吗?要不然,从你进宫到现在,懿靖又怎么会一路的提携你,为你铺垫。总的来说,在这个后宫里,哀家为了恭靖,康惠为了仁宪,懿靖为了你,争夺这中宫的位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母后,臣妾胆敢问一句,那您觉得,恭靖、仁宪和臣妾,谁更适合管理后宫呢!”

“哀家不是刚说过了嘛﹗你已经是皇太后了,还问这些做什么!”

“臣妾只是想听听母后的想法。”

“这还用问嘛!当然是恭靖了。”

就在这时,佟太后的侍女又说道:“太后,康惠太皇太妃还候在外面。”

侍女刚说完,太皇太后大声说道:“不是跟你说过了,打发她走。”

佟太后急忙说道:“母后,康惠太皇太妃的兄长可是先祖的老将,不看僧面看佛面,这样做的话,咱们娘两怕是惹不起。”

“要不是看在她兄长是先祖的老将的份上,哀家早就将她逐出三千门外,还留她到现在。一个无所依靠的老女人,尽然敢与哀家抗衡这么多年。”

就在这时,康惠太皇太妃带着宫人从外面冲了进来,康惠太皇太妃身材娇小,从年龄上来看,要比太皇太后大上两三岁。

太皇太后看到她严肃的面孔,连忙说道:“哟!康姐姐怎么不请自来。”

康惠太皇太妃回答说道:“庄妃,你是故意怠慢,还是有意疏忽,今日可是母妃的60大寿。”康惠太皇太妃刚说出此话。

顿时,太皇太后突然恍然大悟,转身面向佟太后,说道:“奥哟!该去仁寿宫给老寿星拜寿了。”

太皇太后一边说着,一边责备佟太后,说道:“前几日哀家不是告诉过你嘛!要你今日记得提醒哀家,你怎么可以忘记。”

佟太后连忙说道:“母后,给皇祖妃拜寿的事,前几日您是提醒过臣妾,可臣妾今日也忘了呀!”

太皇太后说道:“走吧!现在去还来得及。”

不到半个时辰,太皇太后与康惠太皇太妃一同前往仁寿宫,佟太后跟在她们的身后。

来到仁寿宫,寝宫里早已坐着两位妇人。其中年纪比较大,瘦小如柴的便是寿康皇祖太妃。然而,全身风韵犹存的那位,就是懿靖太皇太妃了,年龄与太皇太后和康惠太皇太妃相差不大,都不过半百。

懿靖太皇太妃早就来到仁寿宫,接着,三宫一同跪在地上,齐声喊道:“臣妾等给母妃请安,愿母妃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这时,皇曾祖妃从座位上慢慢的站立起来,心里十分高兴,面带笑容的说道:“三位皇媳平身。”

紧接着,皇曾祖妃向宫人说道:"快给太皇太后与二位太皇太妃上座。”

跪拜礼仪结束之后,三宫刚坐定下来,康惠太皇太妃四处望了望,面带笑容,说道:“仁寿宫倒是越来越好了,母妃的仁寿宫再好,可有些人,怕是请都请不来。”

听过康惠太皇太妃这话,太皇太后朝着她看了一眼,回答说道:“这不已经来了嘛!”

康惠太皇太妃继续说道:“若不亲自去请,你庄妃哪里肯来仁寿……”

康惠太皇太妃还没有说完,站立在太皇太后身边的佟太后连忙打断她的话,说道:“臣妾泡了一壶好茶,给皇祖妃和二位母妃品尝。”

佟太后说着,就将侍女端着的茶水开始送出。

佟太后端起第一杯,首先来到皇曾祖妃的跟前,单膝跪到地面,亲切地说道:“臣妾请皇祖妃喝茶,愿皇祖妃福如东海,万寿无疆。”

这时,站在太皇太后身边的小玄烨跟着佟太后叫了起来:“皇祖妃万寿无疆,皇祖妃万寿无疆。”

佟太后连忙叫住小玄烨,说道:“玄烨,皇祖妃是你皇阿玛和母后叫的,你要叫皇曾祖妃了。”

接着,曾祖太妃接过茶水,将茶水放到桌上,随着双手扶起佟太后,和蔼地说道:“地上冰凉,快快起来。”

佟太后连忙回礼说道: “臣妾谢皇祖妃。”随着,佟太后又将茶水送到太皇太后与二位太皇太妃的手里。

几人正聊着,寿康曾祖太妃突然间说道:“这福临,好端端的,就这样走了。”

太皇太后看了看曾祖太妃,说道:“路是他自己选择的,走就走呗!倒是留下这么多嫔妃,一个个年纪轻轻的,真是苦了她们。”

懿靖太皇太妃说道:“庄妃说的也是,年长一点的也就二十几岁,年轻的,二十岁都不到。”

两年后,佟太后突然身患重疾,难治身亡,年仅24岁,上谥号为孝康,世称孝康章太后。

佟太后驾鹤西去,太皇太后想借此机会,凑合恭靖太妃,让她替代孝康章太后接管后宫。

于是,康惠太皇太妃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冷冷地对太皇太后说道:“佟佳氏走了,还有仁宪,恭靖只是一个普通嫔妃,哪里随便可以接管后宫。”

太皇太后回答说道:“仁宪?哼!她哪里会管理后宫,从草原来大清这么多年,还改不掉草原上的坏习惯,有些时候训人跟训马似的,要是让她继续管理后宫,这样长久下去,那后宫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

康惠太皇太妃接着说道:“仁宪已经身为太后,要让恭靖来接管,哀家绝对不会答应。再怎么说,仁宪已经是先帝的皇后,然而恭靖只是先帝的嫔妃。”

看着太皇太后正与康惠太皇太妃争论不停,懿靖太皇太妃插上一句,说道:“既然仁宪无能,恭靖也不行,那不如就让端顺来接管。”

康惠太皇太妃连忙说道:“懿妹妹这是什么话,是不是以为,一手扶持上来的佟佳氏走了,就好安排她的好姐妹预备着,你倒是挺会周旋的。”

懿靖太皇太妃回答说道:“现在的后宫里,位分比较高的,眼看只有仁宪、恭靖和端顺了,宁悫和淑惠都还不成熟,就更别提康宪、昭庆和嘉善了,那还有谁适合管理后宫的。”

就在这个时候,太皇太后执意要让恭靖太妃接管后宫,康惠太皇太妃坚决反对,力保仁宪的太后之位。懿靖太皇太妃更是想进一步的推动端顺太妃,让她替代之前的佟太后。

这样一来,太皇太后与二位太皇太妃的争执永不停息。

争到最后没有结果,太皇太后才做出了决定,对二位太皇太妃说道:“既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就给玄烨举行宫廷选秀,让他自己的后妃亲手管理后宫。”

二位太皇太妃分别说道:“玄烨才多大。”

于是,在两年之后,11岁的玄烨开始举行婚礼,太皇太后让内务府在紫禁城里为玄烨安排选秀女。

眼看选秀就要来临,两位太皇太妃与太皇太后同时换上朝服,头戴朝帽,和举办大朝会时一个样。

选秀当天,太皇太后坐在中间,二位太皇太妃分别坐在左右两边。

然而,各宫的太妃太嫔们,被分配到东西六宫忙碌。

这时,护送秀女的车辆已经缓缓的进入从紫禁城。随着,秀女们从初选,一轮一轮的进入殿选。

到了殿选之时,每十名为一轮,排得整整齐齐,来到太皇太后和两位太皇太妃的身前,等待筛选。

当第一轮的秀女排成一队走了过来,转身面向太皇太后和二位太皇太妃之时,内务府的大太监开始宣读秀女名册:“兰州知府王承明之女,王嬅春年十岁……,扬州知府陈应龙之女,陈云珊年十一……。”

接着念了两个,都没有通过,大太监又继续往下念道:“满洲正黄旗纳拉氏,五品郎中索尔和之女,宫嫦韵年十岁。”

太皇太后看了之后,摇了摇头,懿靖太皇太妃看到太皇太后的表情,抢先说道:“这个好,留下。”

太皇太后回答说道:“依哀家看,这个不好,长大了定是个狐媚子,只会卖弄风骚……”

太皇太后只说出了前面半句,却将后面半句藏在心里:“跟你一样。”

懿靖太皇太妃眼看此女马上就要落选,突然灵机一动,就立刻问起太皇太后身边的玄烨:“皇上,你快告诉皇祖妃,此女好还是不好。”

懿靖太皇太妃平时挺讨玄烨喜欢,年少无知的玄烨就随口说了一声:“好。”

于是,懿靖太皇太妃急忙说道:“既然连皇上都说好,那就留下。”

顿时,太皇太后回了懿靖太皇太妃一个冷眼。

突然,太皇太后的陪嫁侍女苏麻喇姑走上前来,对着太皇太后的耳朵轻声说道:“主子,这批秀女当中,鳌拜的女儿和遏必隆的女儿都来了,连苏克萨哈的义女也在其中。”

太皇太后回答说道:“哟!这辅政大臣送女入京选秀,还真是很积极。”

苏麻喇姑又继续说道:“鳌拜、遏必隆和苏克萨哈三位大人这么做,不就是正在炫耀他们的女儿,耻笑索尼大人没有女儿可送。”

“索中堂虽说没有女儿可送,可人家有个好孙女,喽!就是那个。”太皇太后说着,将手指给苏麻喇姑看。

现场是由侍卫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将场内和场外区分开来,在场外的角落里,一名年近半百的老男人抱着一名小女孩,也挤到了人群中,观看当今的皇帝选秀。这位年近半百的男人是满洲正白旗,乌雅氏,原是包衣,现在是皇宫御膳房的总管,手上抱着的小女孩是他的孙女。

只听见他正小声的对他的孙女说道:“玥瑶,看到没有,等你长大了,也要像她们一样,到皇宫里来选秀,这是女子唯一最好的一条出路。”

紧接着,大太监又继续往下宣读着:“满洲镶黄旗兵部史郎何强文之女,何彩云年十一。湖州知府县令卢乾坤之女,卢芳芳年九岁。满洲镶黄旗,瓜尔佳氏,鳌拜大人之女鳌倩,年九岁……”当大太监念到鳌拜的女儿的名字时,话音刚落,太皇太后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说道:“慢着,这名秀女,撤销她的参选资格。”

这时,站立在角落的鳌拜气得直吹鼻毛,二位太皇太妃突然觉得奇怪。

康惠太皇太妃连忙对太皇太后说道:“庄妃,你这样做,似乎不大符合规矩,秀女晋选,你为何要撤销人家的参选资格……”

此时,苏麻喇姑又对着太皇太后的耳朵轻声说道:“主子,您的行动有些快了。”

就在这时候,太皇太后与康惠太皇太妃发生冲突,没完没了。

懿靖太皇太妃好像有些坐不住,趁着她们争吵,就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让嬷嬷扶住,转身往没人的地方走去。

懿靖太皇太妃刚走出几道宫门,来到外面,就从别的地方赶来一个人,这个人是国舅佟国维。

佟国维迎面扑了上去,急忙向懿靖太皇太妃行着大礼,说道:“老臣扣见太皇太妃。”

懿靖太皇太妃回礼说道:“国舅大人勉礼。”

佟国维行完扣拜之礼,从地上站了起来,说道:“回懿靖太皇太妃,康惠太皇太妃与鳌拜的这盘棋算是已经散了,但微臣还是有些担心小女,结果是否会跟他们一样。”

“有哀家在,国舅大人不必担心。”

“小女今日能否被选为皇后,微臣真是一点底线也没有,目前就只能全看太皇太妃您的了。鳌拜的女儿眼看虽然完了,可是还有遏必隆的女儿。康惠太皇太妃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她当年能够把既将要落选的仁宪太后扭转乾坤,微臣想,说不定今日也能将遏必隆的女儿送到彼岸。”

“国舅大人尽管放心,当年鳌拜、遏必隆、仁宪的父亲、还有康惠的兄长,结为金兰的事,庄妃也早有过耳闻,这几个人一个鼻孔出气,后宫有个仁宪就已经够受了,庄妃是个聪明之人,绝不会再多选一个仁宪。佟佳氏的家世显赫不说,又是皇亲国戚,令爱定能够成为皇后的人选。”

“就看上苍怎么安排了。”

“哀家不曾忘记佟太后殡天时的遗言,佟太后说她这一身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当上皇后。所以,就将此身的愿望,都寄托在了佟千金的身上,无论如何,哀家也要确保令爱成为皇后,若是令爱做不成皇后,哀家在后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

半个时辰之后,懿靖太皇太妃从皇宫的后院回来,坐回原来的位置。

此时,宣读名册的大太监仍然继续往下念着:“满洲镶黄旗兵部尚书瓜尔佳氏隆笔昌之女,隆琪丝,年11。满洲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赫舍里-噶布喇之女,索嫆娴,年12。”

大太监念到这里时,周围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是索中堂,索尼大人的孙女,赫舍里氏。”索嫆娴刚向太皇太后和二位太皇太妃行完大礼,就被太皇太后强行留了下来。

紧接着,大太监再继续往下念道:“下面是马佳氏,员外郎,盖山之女,马修荣,年10岁。”

马佳氏的名册刚念完,也被懿靖太皇太妃强行留住。

再往下就是遏必隆的女儿,大太监念道:“满洲镶黄旗,钮钴禄氏,辅政大臣遏必隆之女,遏锦兰,年13。”

话音刚落,太皇太后和之前对待鳌拜的女儿那样,同样说道:“此女也算是落选。”

太皇太后还没说完,康惠太皇太妃就将手心敲打着桌面,严厉的说道:“此女不能再落选。”

康惠太皇太妃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转向太皇太后,然后说道:“庄妃,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秀女犯了规矩,还是钮钴禄氏家族有负于你,你之前撤销一个不够,还要再撤销一个……”

顿时,太皇太后冲着康惠太皇太妃说道:“你左一句庄妃,右一句庄妃的,哀家已经听乏了。哀家现在告诉你,你应该叫一声太皇太后了,而不再是庄妃。”

“在哀家的眼里,你永远都是庄妃。哪个朝代选秀女,是像你这样选的。”

“玄烨是哀家的皇孙,他未来的嫔妃,哀家想怎么选,就怎么选。”

“先祖的任何嫔妃,都为新帝的皇祖母、皇祖妃,莫非你当哀家和懿靖是空气?”

这时,懿靖太皇太妃插上一句,说道:“二位姐姐,你们说你们的,不要将妹妹也搭入其中。”

康惠太皇太妃冷冷一笑,回答着懿靖太皇太妃:“哟!哀家忘了,懿靖妹妹可是与世无争的。”

经过长时间的争执,遏必隆的女儿最终还是被康惠太皇太妃夺下,太皇太后当场输给了康惠太皇太妃。

再往下面,就是国舅佟国维的女儿上前,大太监又继续念道:“满洲镶黄旗,领侍卫内大臣兼国舅之女,佟合绵,年11。”

其实佟合绵也不被太皇太后看好的,而是被懿靖太皇太妃想方设法的留了下来。

选秀大典刚结束,为了防止朝廷混乱,太皇太后就从座位上站起身子,双手缓缓的从下往上抬起,神气十足的大声说道:“诸位,为了大清的江山社稷着想,为了不会变得夜长梦多,哀家在这里宣布,立赫舍里氏为皇后。”

此话刚出,懿靖太皇太妃连忙说道:“庄姐姐,当年先祖定下来的规矩可不是这样的,后宫立后,那可不是在宫廷选秀的现场,是在一年之后。”

太皇太后说道:“规矩是人定的,如今哀家已为太皇太后,已为当今皇帝的亲生祖母,难道连更改一个规矩的权利都没有?”

懿靖太皇太妃一直都是让着太皇太后的,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康惠太皇太妃接过话题,接着说道:“如果哀家没有记错,当初先祖大封五宫后妃的时候,庄妃的妃位是排得最末的。若不是福临做过皇帝,玄烨继位,也许今日也轮不到你庄妃坐在这里撒野。”

太皇太后回答说道:“康姐姐真是好记性。就因为是福临做过皇帝,如今又是玄烨继位,哀家才能从最末的庄妃变成太后,再成为这众人之巅的太皇太后,所以现在说话,一言九鼎。”

这时,苏麻拉姑走近太皇太后,轻声说道:“在主子的心里,原来早就已经有了皇后的人选。”

太皇太后回答说道:“如今鳌拜横霸朝纲,眼看满朝文武大臣,也只有索尼才敢与他对抗,所以这个皇后之位,非赫舍里氏莫属。”

苏麻拉姑回答说道:“主子英明,原来这才是您真正要立赫舍里氏为皇后的原因。”

辅政大臣之一的遏必隆和国舅佟国维眼看各自的女儿已经没有争夺皇后的希望了,经过二位太皇太妃与太皇太后的多次争夺,终究无效。

到了最后,康惠太皇太妃只能为遏必隆的女儿争了个妃位,封为兰妃。懿靖太皇太妃也如此,也只为佟国维的女儿争了一个妃位,封为佟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