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永远护着你 > 正文
第一章 唐晓云,时间到了
作者:知否知否  |  字数:2188  |  更新时间:2017-08-16 13:15:22 全文阅读

“唐晓天,你给我住手!!”

桃花一片片随风飘下,在空中肆意舒展着曼妙的身躯,像折了翼的天使,,姗姗而落,眼看着就要触地,却又忽然打了一个转儿,又猛地朝枝头飞去。

桃林中的秋千上,女孩儿哇哇地叫着,身体一次次升起落下,她吓的闭紧双眼,身后的男孩儿却又猛推一把。

“跟你说多少遍了,要叫‘哥’!”男孩儿一脸无可奈何,嘴角却是得意的笑。

“你这人那么计较干嘛,差不多,差不多啦!”女孩儿明明害怕地要死,话却还是轻松无谓的样子。

“哦?我怎么就不觉得差不多呢?”男孩儿又狠狠推了一把。

“哥!亲哥!我亲哥!”女孩儿马上认怂。

“嗯~”男孩儿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做人,要尊重你的兄长,尊重你的父母,注意语言的使用,做一个文明的好孩子……”

“哥!哥!哥!”女孩儿适时打断,“在我做人之前,能不能先让我下来?”

……

“也对,”男孩儿绕到秋千前一米多远的地方,伸开双臂,露出一个大大的怀抱,“下来吧。”

女孩儿瞬间睁大眼睛,“不是吧,你脑子没病吧!你,你现在不是应该把秋千停住吗?”

“你以为锁元千是我这点法力能停住的吗?”男孩儿耸耸肩,“放心吧,你飞下来,我能接住你。”

“你的话,有可信度吗?”女孩儿喃喃自语。

“你猜?”

秋千又一次往前冲去,唐晓云瞪大眼睛,当即松手!

嘭!!!

呃,他当然,接不住她。

女孩儿从地上爬起来,满脸的灰尘,额头红肿一片,发间还夹着几片桃花瓣,看起来狼狈不已,可她一秒都没停留,看着身下压着的唐晓天,抽抽嘴角,伸出双手就直接拽住男孩儿地头发。

“唐晓天!你不是说你能接住吗?!”

男孩儿……就无话可说了……

当!当!当!

监狱里的钟特别大,特别旧,声音沙哑,在空旷的黑夜里沉重地敲着唐晓云的心。她猛地清醒过来,发现周围还是漆黑一片,没有桃林,没有锁元千,也没有两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这是,梦吗?

她笨拙的摇摇头,脑子里一团乱,伸出苍白无力的手摸了摸额头,除了早已干掉的血,就剩一片滚烫。

“发烧了啊?怪不得又做莫名其妙的梦。”她喃喃自语着,“十二点了,差不多了,再睡一觉。”

可闭上眼,脑子里却还是那片无限唯美的桃林,喉咙干哑的像要废掉,一丝睡意也没有。她又从草堆里爬起来,侧耳贴着墙,细细倾听那一针簌簌的声音,深吸一口气,右手猛地一抓,掌中立刻多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嘻嘻,抓到你了吧!”她笑着,嘴角却没有一丝笑意。

熟练地咬开喉管,熟练地吸食血液,老鼠的尾巴一动一动的,终于还是没了生气。

唐晓云扔掉老鼠,强压着心底阵阵恶心,擦去嘴角地血液。重新躺了回去,终究还是好受了一点。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牢房终于有了点光,清楚地照着那个满身伤痕的女子。

“唐晓云!”王总管的声音尖锐刺耳,完美的把唐晓云拉出梦乡,她皱了皱眉,双手扶着墙,慢慢地站了起来。

“唐晓云,时间到了,”王总管淡淡地说着,一名士卒把牢门打开,唐晓云平静地走了出去,每走一步,脚下的锁链便发出一阵响声,不得不承认,唐晓云其实挺喜欢这样的声音,铁与铁碰撞的声音。

她能感觉到自己还在发着烧,脚下的步子已经虚了,整个人软绵绵的,只走了几步,便倒了下去,头磕到冰冷的地面,已经感觉不到痛了。

“啧啧。”王总管唏嘘不已,“没想到唐小姐还会有今天啊,果然,没了巫骨,还不都是废物一个!”

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士卒,“你,去,把唐小姐扶起来!”

“哦,哦哦。”那士卒走向前去,一把把唐晓云捞起来,一手撑着她的腰,一手拽着胳膊,勉强让她站好。

“尼玛,占老娘便宜!”唐晓云喃喃道。

当然,没人听的清,她嗓子早就哑的不行了。

王总管清了清嗓子,张口就来,“岚州唐氏十三代唐晓云,胆大妄为,光天化日之下杀害岚州州长言千行,罪不可恕,但陛下仁慈,念其年幼无知,唐家历代对朝有功,所以宽厚处理,责其关押天牢三年,后发配南疆矿场,如今,三年期限已到,”

王总管顿了顿,朝着唐晓云微微弯下腰,那张恶心的嘴脸便十分清楚的呈现在唐晓云面前。

“所以,唐小姐,我们,该走了。”

……

唐晓云抬起头,平视着王总管的眼睛,发丝掠过,露出绝美的容颜,眼底波澜无惊,嘴角却勾起一抹冷笑,脸色白的像纸,宛如从地狱走出的亡魂,可这个动作,即使她伤痕累累,却还是优雅端庄。

王总管收起了笑脸,眉头逐渐皱起。

这就是,唐家的威严吗?

哪怕此刻卑贱如泥,

只是一个抬头,就能让人望而生畏吗?

……

唐晓云目睹王总管表情的变化,心底一阵嘲讽。

“知道了。”

……

“切,”王总管挺起身子,“脱毛的凤凰不如鸡,破烂一个!”

“带走!”

那士卒立刻拉着唐晓云往外走。

“等一下!”王总管突然叫了一声,然后向前一步,直接来到唐晓云脚边,王总管眼睛睁的很大,眉头紧锁。

目光,却不是对着她。

“怎么是你?”王总管问那个士卒,“莫亚呢?这两年来,但凡唐小姐有半点小事,他可是寸步不离的呀!”

“回,回总管,莫亚今天请了假,好像是家里出事了,我来顶班。”

“哦~”王总管看向唐晓云,“原来是这么回事。”

“唐小姐,这么重要的日子,莫亚都不来跟小姐告别,还真是不礼貌啊。”

唐晓云对莫亚的印象,开始于两年前,莫亚是一名士卒,负责她这间牢房。

莫亚是个穷困潦倒的人,骨瘦如柴,说话斯斯文文,从没给犯人用过刑,连酒都不会喝,活像个白面书生,同行的都不喜欢他,他就越发自卑起来,可他是离不开这份差,他父亲是个赌鬼,他娘常年卧病在床,他什么都不会,能挣钱的,只有这样,只有在罪恶和血腥中昏昏欲睡。

“很老套的煽情式。”当初莫亚说完后,唐晓云是这么回的。

知否知否
作者的话

嘻嘻,第一次写,不好请包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