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笼中的亚当 > 第一卷【冷风吹起】
第二章 雪强盗
作者:烂桑  |  字数:10948  |  更新时间:2017-08-15 12:06:42 全文阅读

慕小乔:“阿尔卑斯!你还没来吗?!”

无畏的阿尔卑斯:“马上到!战况怎么样了?”

无聊的铁拳:“冰骷髅在战场上还有五十几个人,不知道藏了多少,而且还在不断的刷新。维亚的腿中箭了,但是他的部队在趁胜追击,还有八个玩家在跟我们抢人头!”

无畏的阿尔卑斯:“BOSS掉了吗?”

巨熊奥拉夫:“还没刷,不过精英怪倒是被宰了两个,看样子这波事件可能没BOSS。”

慕小乔:“乔尔过来了吗?”

无畏的阿尔卑斯:“他应该跟上来了,他不会用队伍语音。”

慕小乔:“哼,叫他小心点,可别死了,这个游戏没有复活的!”

无畏的阿尔卑斯:“你现在说话他听得见的。”

慕小乔:“啰、啰嗦!我要你说吗?我当然知道他听得见啊!”

无畏的阿尔卑斯:“……。”

……

乔尔听着他们的对话,总有怪异的感觉,且不说他们说的话中有许多听不懂的名词,而且他们的所说的东西自己也完全不能理解。什么叫这个游戏没有复活?

不过乔尔已经不去思考这些了,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费心去思考也不会想明白,权当是佣兵们的黑话吧。

不过那个所谓的“背包”魔法可真是方便呢。乔尔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腰间别着的剑,这就是佣兵常用的家伙吗?果然和猎兔人能拿的锈剑不一样呢。

乔尔奔跑了一阵,从墓园到冷溪镇有一条铺好的石子路,因为墓园的地势要高于冷溪镇,入冬之后整条路都会被雪覆盖,如果这种时候来往的话很容易摔伤,所以这条石子路是必须的。乔尔望了望远方的天空与遗孀山脉,灰白的天空中窸窸窣窣的落着雪花,遗孀山脉的方向一朵铅灰色的云压低了飘了过来,那是暴风雪来临的前兆。

当乔尔奔跑到有些喘不过气的时候,他停下稍微休息了一下,这时才发现视野范围内的左上角,不知何时在红色的长条下方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条,此刻绿色的条已经见底,不过又在缓缓地恢复着。那是……体力吗?乔尔深吸了一口气,果然绿条的恢复速度加快了。

真是方便的魔法呢。乔尔不禁想到。

这时他看见了,视野范围内左边的四个方格都在闪着红光,还有他的红条。这就是说他们还活着以及正在战斗的意思吧?

一想到这里乔尔就不禁加快了脚步,厮杀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靠近了冷溪镇的围墙,乔尔迅捷的翻过了一根倒塌的木桩,然后从围墙的缺口进入到了冷溪镇。听声音他们是在教堂那边交战。乔尔望着昔日的家园如今化作了废墟,咬紧了牙齿,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但在经过那些残破的房屋的时候,乔尔还是忍不住望过去:铁匠铺因为是石质的所以保存得最为完整,只被拆掉了两面墙;酒馆被一把火烧了,焦黑的木炭倒塌在一起,依稀能看见门柱与塌了一半的壁炉,壁炉的石头也被火烧的漆黑;曾经的肉店已经只剩下几根焦黑的柱子叠在一起;巴鲁老爷的小店也坍塌成一堆,乔尔记得自己被杀的前一天赫米还吵着要买巴鲁老爷刚做的那个洋娃娃;再往前是樵夫诺亚的家,然后是渔夫斯诺,他们两家世代是冤家,从来都是吵个不停;接着是……再接着是乔尔的家,猎兔人乔尔的家。那里也只剩一片漆黑,那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楼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残垣断壁。

诸神在上。诸神在上。乔尔移不开目光,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胸口里面有什么东西破碎了。诸神保佑!诸神保佑!艾露,赫米。

他不得不移开目光,他加快了脚步,沿着鹅卵石道路朝着争斗的方向奔跑去,路过商场,走过商场中间的水井,乔尔看见了通往教堂的路,那是冷溪镇内最宽敞的路,现在那条路上火光照耀,弥漫着一层不知道是烟还是雾,人影在里面窜动,黑色的朦朦胧胧中不断的闪出金属的光与血红的颜色。

那里就是战场了。乔尔从来没有上过战场,但是此刻他却不感到害怕,更多的是一种陌生的感情。是恨意,想要复仇的恨意。

从这里开始,乔尔就看见了一具具的尸体,七横八竖的躺在那里,有身穿铁甲的王国卫兵,有披着毛皮、毛皮下面套着锁子甲或是别的从尸体上扒来的盔甲的雪强盗。雪强盗会用白色的灰烬把皮肤抹白,所以很好辨别。

乔尔冲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具尸体,那是一具雪强盗的尸体,背上还背着一个破破烂烂的箭袋,箭袋里还剩下十来支箭,不过都是粗制滥造的次品,箭头都是用骨头碎片制成的,少有铁箭头,甚至有的还没有箭头,只是把木头削尖。但此刻乔尔已经在乎不了那么多了,他捡起箭放入箭袋,取下弓,拿起一支箭搭在了弓上。

战斗还在继续,不过由于白色烟雾的影响,就算距离乔尔最近的几个人他也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与徽记,但是雪强盗很好辨认,这种地方还会披着不加修饰的毛皮的人,只有雪强盗了,乔尔瞄准了那个头顶着一只鹿头骨的雪强盗,这种诡异的装束,让乔尔不禁想起了曾经有一次靠近遗孀山脉时的经历,那可真是一次让人胆寒的经历啊。

瞄准,拉弓,乔尔想以前千百次那样,身为猎兔人,乔尔需要有精湛的设计技巧才能射中雪地中的白兔。冷静,乔尔深吸了口气,冷静,就像射兔子一样。

叮~您正在进行第一次战斗,请问需要开启辅助瞄准吗?

乔尔被忽然出现的提示框吓了一跳,搭在弓上的箭也随之脱了弦,箭矢朝着与原本瞄准时差距很大的方向射了出去,瞬间便没入了白烟与厮杀争斗的声音之中。乔尔迅速的躲到了一堵倒塌了的石墙后面,抑制住怒火,看了看那个方框内的内容,辅助瞄准?那又是什么魔法?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如果不处理掉这个方框的话会很影响乔尔的视野,于是他伸手迅速的在Yes上点击了一下。接着方框消失了,但是在他的视野正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红色圆点。

“这、这是……”乔尔愣了数秒,便适应了这个所谓的“辅助瞄准”,确实是一个很方便的东西。这一次乔尔又从箭袋里抽出了一支箭,动作行云流水,这一次拿到的是一支骨箭头的箭。动作有点不对劲,乔尔发觉了,自己的动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流畅过,简直就像是战场老手。

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得先清除这些雪强盗。乔尔搭箭拉弓,瞄准了之前那个窜动的鹿脑袋,乔尔缓缓地放了一口气,中!

箭头破空而出,划破空气的刺耳噪声引得那个鹿头转了过来,结果却被箭头正中眼睛,一阵临死前短暂的哀嚎之后他便轰然倒下,与他交战的两个人朝着箭矢射来的方向望去,接着便抬起手中的武器打了一下招呼。

队伍语音再次响起,无畏的阿尔卑斯笑呵呵的说:“不错嘛,乔尔,刚才这箭是你放的?比小乔强多了嘛!”

“后面那句话完全是多余的!”小乔不满的说道。

是那几个家伙吗?乔尔看见那两个穿着铁甲的人打完招呼后,便再次举起武器转身投入了战争,白烟中的厮杀还在进行呢。

砰。忽然背后传来了石头滑落的声音,乔尔条件反射般的伸手想要去拿箭,来不及了!乔尔转手拔出了腰间的铁直剑,不过是用左手反手拔出的,当他转过身时,一个黑色的影子盖在了他的身上,是一个躲在废墟高处的雪强盗!

他现在正怪叫着挥舞着手中的两把兽骨斧头从高处落下来,乔尔迅捷的翻滚到了一边,雪强盗的斧头劈在了他刚刚当作掩体的石墙上。乔尔直接丢开弓,双手握剑,对付这种穿皮甲的家伙,铁器是最具杀伤力的。

雪强盗站稳身姿之后,迅速的转过了身来,他背上披着一张狼皮,狼的头盖在他的右肩上,就像是死死地咬住他的肩膀一样,但事实上是用一根皮带固定在肩膀上的。在皮毛底下是一件残破的锁子甲,锁子甲后面是更厚的毛皮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体型庞大,但实际上这些盔甲并不会很重。他的脸部抹上了一层白色的灰,那是曾经统治遗孀山脉的土著所信仰的某种萨满教的传统,他们认为如此做的话,雪山之神就会保佑他们、并赐予他们力量。

这些都是乔尔从巴鲁老爷那儿听来的。只是一些吓唬人的手段罢了。乔尔冷静地望着这个雪强盗,他也警觉的移动着步伐,不敢贸然上前,显然知道乔尔手中铁剑的厉害。

“吼!”雪强盗怪吼怪叫做挥舞起了手中的斧头,然后冲了上来,说实话确实很有气势,乔尔也被忽然吓了一跳。

但是仅此而已了。乔尔也直接扑了上去,手中的铁直剑猛地刺出,手臂的长度再加上直剑的长度,直接刺穿了雪强盗的胸口,刚刚还挥舞着双斧的强壮双臂便如此停滞了下来,接着那两把被磨利的斧头掉落在了地上,随着乔尔抽回铁直剑,雪强盗强壮的身躯也压倒了下来,倒在地上。

乔尔看着剑上与手上的血,那是抽出剑是喷出来的血,在飘落着雪花的现在还冒着热气。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舒了口气,乔尔摸了摸胸口,那是被剑刺穿的地方,现在还有一条伤口。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乔尔伸手捡起了地上的弓,然后走到雪强盗的尸体旁,蹲下,搜刮了一下他的身上,除了几个脏兮兮的印有六棱宝石徽记的碎铜板便没有别的东西了。

六棱宝石徽记是公国的徽记,不过这种铜板在王国也能使用。乔尔将铜板塞到了腰带里,那里缝有几个装零钱的小袋子。

乔尔将直剑收回剑鞘,伸手从地上拿起木弓,又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搭上,缓缓地从石墙后探出脑袋,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

带有象征公正的天秤烙印的铁锤重重地砸在了山贼的圆木盾上,碎屑四溅,披着鹿皮、头顶鹿角的雪强盗向后退了几步,盾牌上雪花图案的中心位置一片焦黑,赫然呈现出是一个天秤的图案。

“圣职者的攻击还是一如既往的炫酷呢!”阿尔卑斯调笑着用盾牌弹开了一支飞箭,反手用直剑刺中了一个雪强盗的肩膀,接着抽剑退步。

“敌群的增援到了,又有四个玩家加入了战斗。”小乔通过队伍语音报道到,此刻她正在废墟的高处,曾经的商馆残破的楼顶,那里是战场的最高处,能够俯瞰这个教堂广场。

“玩家再增加的话这场战斗的规模可能也会随之升级啊!”铁拳用巨斧逼退了一个同样拿着双手斧的雪强盗。

“那不是正好吗?如果一直是这种没有挑战性的规模,也不会刷BOSS吧?”阿尔卑斯用直剑刺穿了一个雪强盗,再一脚踢在他的尸体上,将沾满了鲜血的剑从他的尸体上拔出来。

“说什么傻话?NPC的队伍已经开始疲倦了,连NPC的指挥官都受伤了好吧?”小乔搭箭,射中了一个想要爬上房顶的雪强盗。

“我们的血量也开始下滑了,最好先撤退一波,让新来的玩家顶上,我们好补满状态应对BOSS。”奥拉夫挥舞着铁锤,又一锤重重地砸在了一个雪强盗的胸甲上,伴随着一阵骨骼破碎的声音,那个雪强盗整个得飞了出去。

“计划可行。撤!”阿尔卑斯用盾牌堪堪挡下了一击,便果断后撤。

……

从他们的对话可以听出了,战况开始有些不利了。乔尔又放出了一箭,也不知道射中没有,他便缩回了掩体后面,几支乱箭正中他当作掩体的石墙。

他们说的指挥官……乔尔记得,那个叫做奥拉夫的圣职者说过,与雪强盗交战的是维亚爵士,维亚爵士是冷石镇的贵族,冷溪镇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他的徽章是一把尖锐的猎矛,乔尔刚刚也在几具尸体上看见了这个徽记,想来那些都是维亚爵士的部下。

当再次伸手去拿箭的时候,乔尔发现自己的箭袋中只剩下最后一支箭了,那是一支有磨亮的铁箭头的箭。“好运箭么。”乔尔将箭搭上弓,深吸一口气,从掩体后面跑了出来,这条路他几乎每天都会走,这里的布局没有人可以比他更清楚了,就算是闭上眼睛乔尔都能知道能在哪儿找到遮挡物。

奔跑,注意躲避飞箭的攻击,因为烟雾的缘故不能根据眼睛来判断距离,但是距离什么的已经记在了乔尔的脑子里。几支箭划了过去,乔尔躲到了一堵石墙之后,这里曾经是一家丝绸店,是镇上少有的奢侈品商店,就连冷石镇的维亚爵士要采购丝绸也必须来到这里。如今店铺已经被洗劫一空了,只剩下坚固的石墙还矗立在这里。石墙的另一面,就是教堂广场了。

“乔尔,你别一个人靠近了,雪强盗的增援到了,想来BOSS也马上要刷新了!”阿尔卑斯的声音让乔尔稍微迟疑了一下,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确定阿尔卑斯并没有在附近。

乔尔看了看四周,街上躺着几具尸体,有雪强盗的,也有士兵的,一个靠近石墙、身穿铁甲的士兵死于一把斧头,那把斧头正插在他的脖子上,那里是铁甲最为薄弱的地方。不过最重要的不是斧头,而是他背上的箭袋,都是黑铁木制成的上等箭矢,就连箭的翎羽都被染成了黑色。

乔尔伸出头望了望,仍旧不时有飞箭射过来,但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乔尔深吸一口气,在一根飞箭从眼前划过之后,他猛地伸出手,抓住了他具尸体的腿,将他拖了过来,在湿润的鹅卵石地板上留下了一条暗红的拖痕。期间还有一支箭打在了尸体的头盔上,不过那只是一支没有箭头的木箭而已,直接被弹开了。

把尸体拉过来之后,乔尔将他翻过身来,靠在了石墙上,解下了他的箭袋。这时乔尔才看见了尸体年轻的面孔,他到死都睁着眼睛,那是一双淡绿色的眼睛,脸上只剩下惊恐。这小子才刚刚开始长胡子而已,却死在了雪强盗的手里。“愿你与诸神同在。”乔尔咬着牙蒙上了他的眼睛,然后将搜刮来的那十来支箭放入了背后的箭袋。在这样嘈杂的战场上,不知道诸神能不能听见祈祷。

“对了,现在刚好有空闲。乔尔,我刚好教教你怎么使用队伍语音吧?”阿尔卑斯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样的魔法我也能用吗?乔尔疑惑的想,我可不记得自己学过什么咒语之类的呢。

“先呼叫队伍面板吧?只要对系统喊队伍面板就行了。”阿尔卑斯语气轻松的说,虽然没见过他面具地下的脸,但是乔尔还是能相信到他的表情。

不过他们佣兵的黑话还真是层出不穷呢。乔尔一边这么想着,但还是试着低声说道:“队、队伍面板。”

接着面前便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方框,方框靠左的一竖排是带有阿尔卑斯他们头像的方块,后方是他们的名字。L、LV12?这是什么意思?佣兵的军衔吗?

接着名字的后面,还有他们的红色条HP与绿色条AP,以及各种奇奇怪怪的小方块。虽然能稍微看懂一点点,但是还是觉得很复杂。

“点击方框右上角的设置选项,就是那个‘叉’左边的齿轮图表。”

乔尔按照阿尔卑斯的指示,又连续点击了好几个他完全看不懂的东西。

“好了,点击输入指令之后,只要设定好特定的语音指令,就能随时使用指令来进行队伍语音了,语音指令的话随便怎么设定都行的。哈哈,虽然设置是麻烦了一点,但是使用起来却很方便呢!”

乔尔点击了所谓的语音设定,方框闪烁之后,屏幕上出现了提示:叮~请输入语音指令。

语音指令?大概就是咒语之类的东西了吧?乔尔皱着眉,在佣兵的黑话里面,语音指令就是咒语的意思吗?不过该设置什么样的咒语呢?

“索达。”索达是传说中的飞毛腿雪兔,传说只有月圆之夜才会在遗孀山脉下的雪原上出现,据说它已经存活了上千年,就连遗孀山脉的土著也相信它的存在。当然这不是乔尔胡编的,而是从巴鲁老爷那里买来的睡前故事上记载的,也是赫米最喜欢的一个故事。

“哈,连进来了连进来了,乔尔你那边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呢!不过记得说完想说的话之后还得再次输入语音指令来关闭队伍语音呢,不然的话就会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会很麻烦的。”阿尔卑斯高兴的说。

“知道了。索达。”乔尔有些不适应的说道。这么对着空气说话总觉得很奇怪。

“哼哼,不错嘛,看样子乔尔也开始适应这个游戏了呢。”铁拳也带着笑意说道。

游戏?佣兵是这么称呼战争的吗?乔尔暗自想,虽然是一群不错的家伙,但果然还是嗜杀的佣兵呢。

“不过居然还有乔尔这样的纯新手呢,这可真是少见呢。”巨熊奥拉夫也语气轻松的说,乔尔看见他的红色条正在闪烁着淡绿色的光,正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恢复着。他们四人除了慕小乔之外的三个人都损失了不少红条,铁拳损失了将近一半,阿尔卑斯次之,奥拉夫损失最少。

“可别小看这个纯新手哦,他的箭术可是真厉害。想来现实里也是个箭术高手呢!”阿尔卑斯语气夸张的说,引得奥拉夫与铁拳陪着他一起哈哈大笑。

“乔尔,战斗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血条’。如果血条清零的话,就会死,死了之后可是没办法再复活的哦,这个游戏是‘一命制’的。如果死亡,就只能建新号了,之前所获得的等级、装备都会全部丢失。”慕小乔用队伍语音给乔尔指点到,语气比起最开始的时候要缓和得多了。不过乔尔听不太懂她说的话。

这些佣兵的黑话可真是听不懂。乔尔皱着眉想到。

“毕竟是最贴近真实的硬核动作游戏呢。”阿尔卑斯笑呵呵的说,不过听他的语气有些故作轻松的感觉,“就连厮杀都简直和真的一样,每次都让我一身冷汗呢,那些家伙简直比怪物还可怕。”

“同意。”奥拉夫语气沉稳的说,“人形的家伙在难度上跟怪物完全不同。而且与他们战斗起来心理压力也非常大,毕竟是都是人形,厮杀起来让人觉得自己也变成的怪物。”

“你们说的怪物是……?”乔尔听他们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也是佣兵的黑话吗?还是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怪物?可是所谓的怪物不都是魔法时代才存在的东西吗?魔法时代已经早就结束了啊!

“嗯?乔尔还不知道吗?上个版本之后,怪物就回归了,魔法时代也重新开启了,魔法师渐渐地多了起来呢,虽然数量还是少得可怕。”阿尔卑斯解释道。

“怪物……回归了?”乔尔靠着石墙坐着,呆呆的望着身旁同样靠着石墙的士兵尸体。

“现在造成的危害还不是很严重,不过以后就不好说了,慢慢地危险的家伙一个接一个的从地下爬出来了,听说王国西部已经开始出现亡灵了呢。”奥拉夫说道。

“不愧是圣职者呢,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总是要灵通一些。”铁拳赞叹道。

“少说废话了,BOSS刷新了!”慕小乔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

教堂广场上传来了一阵更加嘈杂的声音,乔尔探出了半个脑袋。教堂广场是一个可以容纳三百人的石头广场,广场中间有一个喷泉,是修建在一个温泉之上的,所以喷泉涌出的水是冒着白气的热水,不过如今喷泉早已被毁,温泉也已经干涸,围绕着广场周围种下的十二棵象征丰饶女神恩赐的果树也被烈火所烧死,现在其中两棵已经化作木炭的果树又被点燃了,正在白烟中熊熊燃烧着。

破碎的喷泉上七零八落的靠着不少尸体,有士兵的,也有雪强盗的。到处都散落着武器与箭矢,平日会被教堂的修士精心打扫的石砖地面如今沾满了污泥与血渍,往日的宁静祥和都不复存在了,这里已经被诸神抛弃了。

教堂广场的一头连接着冷溪镇的中心市场,一头连接着冷溪镇的侧门,因为冷溪镇是沿着从遗孀山脉上淌下的溪水建立的,所以黑铁木建造的围墙上一共开启了三个出口,而这个侧门便是第三个为了应付紧急情况而设立的出口,平日里都是紧闭的。但如今那扇大门早已被砸毁了,就连围墙都残破不堪了,两个防御用的塔楼一个上部分倒塌了,一个被烧成了木炭,但都仍旧耸立着。

雪强盗便是从那个缺口涌进来的。

此时维亚爵士的部队已经退守到了教堂中,教堂是冷溪镇最坚固的建筑,也是现在的冷溪镇上唯一一个保存完整的建筑,除了楼顶的瓦片大半不见了、窗户的彩绘玻璃尽数被毁、诸神与王国的旗帜被焚烧之外,整体并没有其他严重的损伤,原本白色的石砖上现今遍布焦痕,但仍旧发挥着它为了能够当作庇护所使用而特意加固建造带来的作用。

乔尔刚刚赶到的时候,维亚爵士的部队还占上风,但是随着强盗源源不断的赶来,没有后援部队的维亚爵士渐渐落到了下风,听说他本人还受了伤。士兵们带着受伤的爵士退守到了大教堂,强盗们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凶狠地追击了上去,不过好在爵士的队伍中有不少佣兵,这些技艺精湛的佣兵击退了追击而来的雪强盗,掩护着维亚爵士进入了教堂。

如今教堂已经被包围,教堂内并没有其他什么出口,雪强盗们正在汇集人数准备再次冲击维亚爵士的防线,现在教堂广场上已经累计了差不多五六十人的强盗了,人数在维亚爵士之上。

乔尔抬起了弓,弓上还搭着那支从雪强盗那儿搜刮来的“幸运箭”。

他们说的BOSS……就是那个了吧?乔尔眯起了眼睛,看向了雪强盗中间的一个。

一个个头比所有雪强盗都要高上两尺,披着白色豹皮的高大男人,那是一张完整的白色豹皮,豹子的嘴咬住了他的头盔,那是一顶鹿角盔,黑色的鹿角从豹子的眼部穿了出来;他的身上则穿着骨头制成的骨甲,那是一身看起来沉重事实上轻便的白色盔甲,行动起来时会发出骨头碰撞的特有声响,但外面套着的野兽毛皮隔开了那些声响。那个男人的手中拿着的是一把黑色的长柄斧,斧身与斧柄连为一体,用不知名的黑铁锻造,除此之外上面还用已经变暗的血液写着密密麻麻的咒文。

那是雪强盗的头领吧?乔尔咽了口唾沫,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危险人物,他身上带有的血腥气息让人不禁觉得其他的雪强盗跟他比起来,根本就是温顺的羔羊。

不过啊。乔尔又藏回了石墙后面,躲开了那个男人的视线。这里可不止有他这么一头野兽而已,还有一群名为“佣兵”的饿狼呢。

砰!教堂的大门哄的一声被从里面打开了,那是一扇厚重的黑铁木大门,上面的铁箍已经锈迹斑斑了,木门上也是有无数凹槽与焦痕,但它仍旧坚固。不过如今它保护的人主动打开了它,从里面杀了出来,为首的是数名身穿铁甲、手持铁盾的佣兵。他们盾牌上的徽记各不相同,佣兵的徽记一般都不同,除非他们隶属于同一个佣兵团。

“王国万岁!”数名士兵手持长矛跟在了佣兵的身后,长矛刺穿了一名雪强盗,同时也逼退了想要冲上来的雪强盗,雪强盗也不都是无脑的莽夫,他们是精通于杀人的暴徒。

“时机到了!上吧!”阿尔卑斯在队伍语音中一声令下,白雾之中一个高大的黑影冲了出来,身披厚皮甲的铁拳挥舞着巨大的战斧重重地劈在了一个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的雪强盗身上。

乔尔拉满了弓,辅助瞄准的红色圆点对准了一个雪强盗,拉弓,吸气,放箭!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幸运箭”正中那名没有戴头盔的雪强盗,铁箭头贯穿了他的脑袋。

与此同时双方厮杀成了一片,佣兵小队冲入敌群,雪强盗也嘶吼着反击了回去,斧头劈在了铁盾上激起了火花;铁剑刺穿了御寒的毛皮,沾染了血红。

乔尔抽出了箭袋中的黑木箭,好重,比起一般的木头箭要重不少。搭上黑木箭,乔尔再次瞄准一个雪强盗。

这时候,雪强盗的头领行动了,他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举起了手中的黑铁长柄斧,朝着冲在最前方的佣兵的对牌猛劈而去。铛!火花四射,但是巨大的力量还是把顶盾冲刺的佣兵打得向后踉跄,铁制的盾牌上也留下了深深地凹槽。

这时队伍语音里传来了阿尔卑斯的惊呼声:“一击就把盾牌的耐久打掉了大半?!”

“是附魔武器!小心,这个BOSS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巨熊奥拉夫一锤砸中了一名雪强盗的手,打落了他手中的大刀,同时砸断了他的手骨。

拉弓、放箭!再次射到一名雪强盗,这已经是乔尔放倒的第五个雪强盗了,他们的数量在锐减,佣兵的作战能力完全凌驾于雪强盗之上,这已经不是他们的掠夺战了,而是佣兵的歼灭战。战斗结束得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

与此用时,雪强盗的头领一斧头劈中了一名士兵的胸口,巨斧斩开了他的胸甲,但是斧子并没有撕裂他,雪强盗头领的斧子也没有因此而停下,而是拖着士兵的尸体一起砸在了旁边的佣兵身上,以一种野蛮且扭曲的姿态将尸体连带着佣兵一起砸飞了出去。

“这是什么力量啊?!”阿尔卑斯难以置信的喊道。

巨大的声响引起了其他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怪异恐怖的力量让乔尔握住弓弦的手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搞什么?这BOSS为什么会这么强啊?上一个补丁到底加入了一些什么东西啊?!”慕小乔的声音中也充满了惊恐。

“不,不对!这不是人类拥有的力量!是魔法!雪强盗掌握魔法了!”巨熊奥拉夫判断道,显然即便如同他这样老练的战士面对突如其来的强敌也会有些措手不及吧。

魔法?雪强盗吗?乔尔回想起了巴鲁老爷的故事书上有讲到,关于遗孀山脉萨满的巫术的故事。

“不过雪强盗有可能掌握魔法吗?就凭他们?难道是公国派来支援他们的吗?”铁拳疑惑的问道。

公国支援?这是什么意思?公国怎么可能支援雪强盗呢?乔尔拧起了眉头,不过说起来,之前阿尔卑斯说冷溪镇如今已经不是王国领土了,而是中立领土,是因为雪强盗吗?仅凭他们可能做得到吗?在见识到佣兵的实力之后,乔尔不禁怀疑。

“不,在文献与装备简介中有提到过,在魔法时代遗孀山脉上侍奉雪山之神的萨满可是会使用巫术的。如果说魔法时代回归了,那么萨满也可能会重新掌握巫术!”巨熊奥拉夫一边战斗一边在队伍语音中大喊道。

“啧,早知道就叫上白玫瑰那帮家伙了!现在在场的玩家里可没有法师能对付这种怪物啊!”阿尔卑斯举起盾牌挡住了雪强盗的一击,一边缓步后撤,想要拉开与雪强盗头领的距离。

“要撤退了吗?”铁拳也开始往阿尔卑斯的方向靠去,奥拉夫也同样这么做了。

“不行,如果维亚爵士在这里死掉的话,冷石镇可能也会遭到雪强盗的洗劫,到时候王国最北边的两个城镇就都沦陷了!这样子的话公国的那帮混蛋不就大赚了吗?”慕小乔咬牙切齿的说,显然她对公国的意见相当的大。

不过说到对公国的敌意,乔尔自认为不会比她弱。他再次拉开了弓,对准了一名妄图靠近阿尔卑斯他们三人的雪强盗,吸气,放箭。

奥拉夫现在也冷静了下来,他沉稳的说:“小乔说的有道理,阿尔卑斯,你现在立刻通知你在白玫瑰的朋友,让他们带一支队伍来支援我们。”

“早就通知了,但他们赶过来可得花不少时间啊,我们能不能撑那么久还是个问题呢!”从阿尔卑斯的语气大家就都明白了,他想要撤离。

就在队伍中进行交流的时候,握着黑色长柄斧的雪强盗头领再次将一名佣兵砸飞了出去,佣兵手中的盾牌直接被斩成两半,雪强盗们因为头领的勇武表现而变得士气高涨了起来,刚刚冲出教堂的佣兵与士兵们被挡了下来,这一次突围并没有成功,而且还造成了不小的损失。

那两个与雪强盗头领正面冲突的佣兵也被一拥而上的雪强盗所杀死。

“喂,到底怎么办啊?再在这里拖下去,我们也会危险的啊!”阿尔卑斯有些焦急地问道,之前的轻松语气已经荡然无存了。

“如果我们撤退的话教堂里面的玩家和NPC可就都死定了!可是就算我们留下也不一定能起到什么作用。”铁拳也在犹豫不决。

“维亚爵士被杀死的话,冷石镇就等于宣告沦陷了!”慕小乔极力主张继续拖延战斗。

“我赞成小乔,毕竟我的角色设定是一个信仰坚定的圣职者呢,是绝对不会在这种邪恶魔法面前退却的。”巨熊奥拉夫带着笑意说道,但他的语气非常坚定。

“啧,麻烦的RP玩家!”阿尔卑斯有点烦躁了,虽然雪强盗们正在围攻教堂,但是他们仍然身处战场,如果不快点脱离的话,很可能会被雪强盗的头领给盯上。

“这是我身为RP玩家的骄傲呢!”奥拉夫大笑着说。

“那么两票撤退对上两票继续战斗,可是我们的队伍里面有五个人。”阿尔卑斯说道。

虽然没有面对面,但是乔尔仿佛已经能感觉到他们四个人的目光了。

“我不会离开的。”乔尔果断且坚决的说,“我会留下来。”

“唉,真是后悔组你进队了。”阿尔卑斯无奈的叹了口气。

“哈哈,就是这样,乔尔!”奥拉夫得意的大笑道,但他马上就冷静了下来,“那么阿尔卑斯,想办法把教堂里面的玩家一起拉进队伍,好指挥作战。”

“指挥作战?”乔尔愣了愣,这些佣兵还懂得指挥作战?

“嘿,乔尔啊,你可别看老熊这样,他可是我们曾经的老团长呢,无论是PVE还是PVP他都能游刃有余的指挥作战呢!”铁拳语气中带着得意的说。

P、PVE?PVP?这都是什么东西?乔尔虽然听不太懂,但是却还是隐约猜到了铁拳想表达的大概。

与此同时,队伍的提示音不断的响起,一共有七个人加入了队伍,这样算来加上之前阵亡的两个佣兵,这场战斗一共来了十三个佣兵。那七个人加入队伍之后,巨熊奥拉夫便仔细的对每个人进行了询问,大多都是问所擅长的装备与属性怎样,都是些乔尔完全听不懂的交谈。在经过一番仔细的询问与简短的商议之后,巨熊奥拉夫便得出了作战方针:

“现在我们只有十二个人,没有魔法师,所以这将是一场艰难的战斗。我当中使用弓箭的人有三个,小乔,乔尔与飞鱼,想要击杀BOSS的话只能靠你们;我们当中估计只有铁拳的力量能够让他正面格挡BOSS的一击,所以铁拳你换掉巨斧,上巨盾当主T,其他用盾的玩家能上巨盾就上巨盾,不能上巨盾就负责清小怪,我负责副T和治疗,不过不要太指望我,我并不是什么治疗号,能使用的也都只是一些低级治疗术。其他的就靠各位的临阵发挥了,我也会根据战局做出指挥的,希望各位玩家到时候能服从指挥。”

乔尔脑子里乱作一团,佣兵的黑话果然听不懂,但乔尔大致理解了奥拉夫交给他的任务。他又抽出了一支黑木箭,搭在了弓上,只要把那个强盗头领当作目标就是了吧?乔尔拉满了弓,瞄准了那个高大的雪强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