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耿康的小算盘

更新时间:2017-08-16 11:57:08字数:3953

第二天早上,耿康把残阳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有事商量。

残阳觉得也应该对一些迫切的事情有所商量了,业务暂停下来,坐吃山空,等待很多时候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既然鼎力公司自行发货,截断了销售渠道,同时截断了供货渠道,就不能在观望和等待。主动开发上游供货渠道,打通被截留的销售渠道的同时再开发优质新市场,不走出这一步,将永远受制于人。商业是势利的,唯利是图。利益面前,谁也不是傻子,不可能一直提供免费的午餐。

今年董事会口头定的任务量是10万吨磷矿石销售,尽管今年只有半年时间,公司不对经营业绩进行考核,但卯足了劲去做,至少真实知道现在的市场行情,然后年底压一压结算量,不仅对明年的预算或者计划做到心中有数,也可好定任务,保障明年目标完成。残阳猜测明年一定会采取考核措施,关系到自己的收入的事,必须做到心里有底。

残阳猜测,耿康估计是请他商量贸易的事情,但超出意外的是只猜对了一半。

“咚咚咚”,残阳端着茶杯敲门后直接进去。

“坐,阳总”耿康指着沙发说。同时递过来一支中华软装香烟。

残阳没有客气直接接过来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还吐了一个烟圈。

“厉害”耿康给了个赞。

残阳没回答,这种事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有些事应该过多的说,有些事却要少说,还有些事根本不需要说,还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残阳不问耿康找他商量的事情是什么?残阳在等。。。等他先说。

耿康拿起水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说:“阳总,刚才我给杨总打电话,让他协调鼎力公司供货,你猜他怎么说?”

“他是KY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不假,但他的老板是厉董事长,如果我是他,我一定根据厉老板的旨意做事。猜的不错的话,我们停货以及他们从中截留市场,都应该是厉老板授意,他自己对这件事做不了主,所以他肯定告诉你鼎力公司确实没有符合要求的矿砂,并且还附带了很多解释的理由”清泰分析说。

“阳总,你也太NB了,他确实是这么说的”耿康恭维人的功夫很不赖。

“哈哈,哪里。不过耿总,我们也该做新的打算,不能依赖别人啊,即使鼎力同意发,以后也会随时停货,受制于他们。更何况现在水西没签订新合同,价格最近听说降幅又大,执行原来的合同对方肯定不认同,更何况没有打款过来”残阳谈了自己的想法。

耿康带着情绪说:“不过杨总不仅是鼎力主管贸易的副总,也是任中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一直迟迟不到位,货还给停了。年薪24W,每个月还得准时发放,也拿得太轻松了些?我想下个月停发他的工资,不劳而不获嘛,在哪里都能说得过去。”

残阳觉得耿康有些冲动和情绪化,这事残阳不这么看。残阳说出自己的看法,希望打消耿康冲动的念头:“耿总啊,理是这么个理,但情却不是这么个情哦!你想啊,公司刚成立不久,各股东之间还在磨合期,如果因为这事你停发了杨总的工资,势必引起厉董事长和杨总不满,他们在某些事上必然会给你难堪。为了任中公司的工作,东胜集团已经更换了一任总经理,再换肯定不可能,那样庄董事长会没面子,所以一些非原则的事情庄董必然全力挺你。两个老板都是有头面的人,当然不会为这事明面上红脸,但会产生隔阂,这样必然对公司不利。

你应该清楚,老板当到这么大,有些东西不是钱的问题,是一口气和面子问题。所以我建议你别停,把今年熬过去,明年董事会的时候你找个理由向董事会提议,毕竟副总工资怎么发、发多少权利在董事会”。

“MD,这也太过分了。算了,不谈这事了”耿康自行发了句牢骚。

残阳从耿康的反应感觉他与杨总协调不仅是不畅顺那么简单。耿康不想说,残阳也难得糊涂。

“阳总,我准备这个周末先去睡下厂家,把合同签订下来,上游我已经联系了原来的供方,他们已经答应供货,只是先款后货而已。上游价格我心里有数,我去遇到什么情况再和你沟通,不过我走了,你可能要辛苦些,继续做好内管家哦!”耿康说。

其实公司现在这种状况除了傻子,谁都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什么时候开始做而已,与其说对贸易的事情是商量,不如说是交代残阳管好家,这种所谓的商量残阳不可能提出异议。

“你就放心去呗,无所谓辛苦不辛苦。你不也要出去冲锋陷阵嘛!相互配合,各尽其职,公司的日常事务我会关注落实”残阳表了个态。

“另外,这次去水西,我想让杨吉荣开车和我一起去,这样方便得多。可能要带4条和天下牌香烟和两件六瓶装的茅台酒过去,不过你放心,该用的我用,不该用的,我是不会乱用的”耿康说道。

残阳马上接过话说:“耿总,你这么说我如芒在背。你也是为了公司去做正事,该用的当然要用。再说你第一次去接洽,尽管我们已经建立了客商关系,但不牢固,而且这帮人胃口被他们喂大了,我觉得带着些东西有备无患,还是很有必要。如果能如愿签协议就阿弥陀佛了。”

“另外,我给你提个意见,你以后不能这样想,彼此坦诚些,你这样会搞得我难堪嘛。都是为了公司,出发点和立场有所不同而已,相信你耿康不是敖国军,不至于对这些蝇头小利也看中吧!我们两个应该算是耿直人吧,做事往往除了遵照规矩还凭着良心”残阳继续连打带夸的说。

“对不起,阳总你多想了,我只是不小心开了个玩笑”耿康道歉。

残阳说:“多大回事,而且我认为这是好事。两个搭档就好比夫妻,彼此原来经历的环境、思想不一致,总会产生碰撞,大家多份理解,少些猜忌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阳总,还有一件事和你商量”耿康又说。

“哦,什么事?”残阳问。

“是这样,我们不是昨天开会讨论决定买些中档酒吗?我建议买两斤装的金门高粱。便宜,才286一瓶,实际一斤才143,用起来也耐用。”耿康说出他的打算。

“这样啊!不过也许我孤陋寡闻,这个酒我没听说过,从名字上说应该是福建省产的吧?便宜是便宜,怕买来拿不出手。我担心花了钱买了酒拿出来招待,客人都不认识,没有名气,某些场合适得其反,最后怕是要压在库房很久哦”残阳提出自己担心的地方。

残阳顾虑重重,事反常必有妖。酒以前都在山西、山东,历史渊源,现在酒乡是贵州,不仅茅台、习酒等出名,高中低档都有,何必去福建买呢?

耿康又说:“没事,我们少买点,就买20件,一件12瓶,也就不到7W元。”

残阳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就套问了句:“耿总,如果你找我是商量,你真实地告诉我,给我交个底,是你的什么人找你推销,7W元不是个小数目,而且买来真不实用。”

“哎。。。朱经理和我是临海的老乡,原来是我手下,他哥哥和我是发小,关系也不错。这次他哥哥卖酒的,库存压了很多金门高粱,找到我消化一些,他们按厂价卖给我们,至于我个人就只想帮他们个忙,没有任何好处”耿康没办法给残阳交了个底。

“哎。。。。。。既然是这回事。我也不想发表什么看法。但是耿总,最好下不为例,而且这件事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你只是买来以后我才知晓,而且我持保留态度。当然,如果有人问,你偏要说曾经和我商量过,我将会表示我坚决反对,但你却坚持要买,我能做的就这么多”残阳很不高兴的说。

残阳的内心不想开罪耿康,但怎么这些人做事就是让人左右为难。

“要没什么其他事,我先回办公室了”,残阳站起来转身就离开了。

阐述了这个态度以后,想到如果耿康是聪明人,应该不会继续采购这个酒,但出乎意料的是,一个星期以后20件酒通过物流邮寄到了公司。

来到办公室,残阳觉得心情非常不好,坐在椅子上抽闷烟。烟刚抽完,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喂,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中音:“你好,你是阳总吗?我是杨少军。”

“哦,你好杨总!来公司这么久还没见到你,准备抽空去拜访你,还没抽出时间,你就打电话来了,真是让人激动啊!”残阳客气的说。

“哪里哦,应该我去拜访你,早就听牛董说来了位财务总监阳总,早就想去看你。这不?凡事太多,一直也没去成,怕‘财神爷’有意见,特意打电胡问候一下,下次到任中一定去看你”杨少军也客套的说了几句。

残阳问:“杨总啊,你折煞兄弟咯,你打电话来一定有什么事交代吧!请直说,能办的我一定出色完成。”

杨少军说:“不敢,也没什么具体的事,就是特意问候你。

“对了,听说公司来了一位叫耿康的总经理?”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清泰嘀咕了句。

“是滴,二股东推荐过来,听说各董事已同意,名字叫耿康,名牌大学毕业”残阳将大体情况给杨少军通报。

“管他什么名牌大学不名牌大学,刚才给我打电话,命令我协调鼎力公司给任中公司发货,我告诉他确实没合适的货,你猜他怎么说我?”杨少军问。

“呵呵,我还真猜不出来,怎么说?”残阳问。

“他妈的,他说老子吃里扒外,把任中公司的客户截留给了鼎力。生意可以各做各的嘛,再说我是任中公司主管销售的副总,凭什么这么做?如果他这样说,老子把鼎力的单子停了该可以吧。鼎力在乎这点小生意吗?哎。。。抱歉,不经意在阳总你面前发牢骚了,不过既然说了,请你帮个忙,把我刚才的话原封不动告诉耿康,老子看他想干什么”杨少军在那头发火骂起来。

残阳从杨少军的电话里印证了耿康要停发杨少军工资的猜测。不过这电话残阳听着始终不是滋味,看来明面上骂的是耿康,让残阳传话,实际也附带告诉残阳他的态度,也有点敲山震虎的韵味在里面。

“呵呵,杨总消消气,大家都是同事,可能有些误会,没什么大事。我也不适合给你传这话,我还没见过你呢!也只认识了耿总三天,我去传这话怕是引起调拨离间的误解。另外,大家都是好兄弟,小事不要太计较,商量着办”残阳明确了自己的看法和中立的立场。

残阳没必要卷进这种是非之地。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掺和那就是大脑有毛病。

“不好意思,阳总。你是个好哥哥,很抱歉打扰你啦。我很不爽耿康,就当找你倾诉一下吧!”杨少军对残阳说。

“呵呵没事,杨总。说明你把我当做你的朋友嘛,人生气的时候出气筒一般都是妻子或朋友,我耐受力强,以后又想不开的地方找我,我天生就是朋友的出气筒”残阳话里有话的表示不满。

杨少军说:“哥哥,对不起,下次我到任中一定去看你,和你喝两杯”。

残阳说:“杨总想多了,等你来任中一定到公司看我,我们兄弟两多亲近亲近”。

“那好,一言为定,拜拜!”杨少军先挂断了电话。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命运的辘轳》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命运的辘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九章 耿康的小算盘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命运的辘轳”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