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大江东去(完结)

更新时间:2017-10-18 21:38:50字数:7115

“就是在那里,”邱子安在玻璃窗前指着楼下的黄浦江,神情哀伤的说道,“我们都看到了,他在一艘游船上,警察将他包围,他举起双手,等着警察过来,没想到……他突然身子向后一倒,落入了江里。”

江楚成看着远处的浑黄的江面,心里难受无比。伊丽莎白蹲在它的脚边,也看着窗外。

西边的天空涂了一层金红的余晖,游船在江面上来回穿梭,好像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尸体找到了吗?”邱子安问江楚成。

江楚成摇摇头。

江楚成来到上海后,第一时间就去警局询问关于孔弟的尸体打捞消息,警方告诉他,搜寻工作正在进行,黄浦江的江水汹涌而浑浊,而且接近入海口,能打捞到的几率不大了,他们已经通知了近海的海警,只要发现近海有漂浮的尸体就会通知他们。

“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些人为什么要杀他?”邱子安疑惑地问道。

这些问题也是江楚成想问的,但比邱子安更困惑的是他不知道该向谁问起。但是,有一个人必须对孔弟的死负责,那就是他自己。孔弟是因为他才暴露了信息,被追踪到了位置,不然,他也不会死,他现在无比的痛恨自己。

决战那天,孙惟德的股权居高不下,江楚成资金已经用光,焦急不已,只能等孔弟的消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不是孔弟,是一个陌生的来电。

“呵呵,你就是江楚成吧?”一个刺耳的冷笑声从手机里传来。

“是我,你是?”

“呵呵,我就是你的对手!”

“我凭什么相信你?”江楚成以为是恶作剧。

“就凭我知道你和孔弟一直保持联系,呵呵!”

对方可能是警察,但是没有哪个警察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江楚成看了看周围的人,走出了办公室。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蒜了,你是赢不了我的!”的确如此,目前的差距太大了。

“你打电话来干嘛?”江楚成试探性的问道。

“和你做一笔交易,呵呵。”对方笑道,笑声让江楚成感觉到恶心。“一笔可以让你战胜我的交易。”

“说!”江楚成不想放弃,广场外的人早已失去了耐心。

“告诉我孔弟的电话,我就撤资!”这次对方没有出现令他恶心笑声。

“你要他的号码干嘛?”现在警方都在通缉孔弟,江楚成知道泄露他号码的危险性。

“呵呵,当然是报警啦!”江楚成没想到对方这么直接地说出了口。

“那你休想!”江楚成咬着牙说道。

“呵呵,你可要想清楚了?”对方再次笑道,江楚成想象不出与自己对话的是什么样的人,“你是要这座城市大乱,还是要你的兄弟,呵呵,你可别忘了,当初可是他将双威化工引进沔阳市的!”

那又怎么样?那是孔弟,无论怎么样,他就是我的亲弟弟!但是……,他冷静的思考着,沔阳市变成了一座危城,他已经束手无策了。

“好好想想吧,我给你时间考虑,但是呢,股市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呵呵!”对方挂断了电话。

江楚成看着手机,沉默良久,他清楚地知道已经没有办法了,终于拨通了孔弟早晨打来的那个号码,将这笔交易告知了孔弟。没想到的是孔弟竟然答应了。

“这次是我惹下的祸,我必须来承担!”孔弟坚定的说道,“告诉他,这笔交易我们做!”

“不行,你不能被抓!”如果你被抓了,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孔叔叔?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但是现在沔阳城已经没有办法了,这是唯一的机会,你应该比我还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吧!”

江楚成犹豫了。

“把他的号码给我,我来联系他!”

“你一定要确保自己的安全,求你了,孔弟,少柔她还要去美国找你。”

“我知道。”

江楚成将对方的号码给了他,孙惟德的股权果然开始下降,可是没想到是孔弟不是被抓,而是死了。

如果找到了孔弟尸体,就将孔弟和少柔葬在一起,他们本就是夫妻,虽然八年来孔弟都用冷漠折磨着少柔,但是最终他还是回心转意了,他们在那边一定会幸福的。

“哟,贵客到了,有失远迎,真是惭愧,惭愧!”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江楚成转过头来看到一个头发梳的整整齐齐,浓眉三角眼,面皮白净,身穿一件黑色西服,打着一条红色领带的人,脸上挂着笑容,朝自己走来。“你就是江楚成吧?”他伸出双手来,要和江楚成握手。

“李总,我们等你很久了。”邱子安笑着介绍道,“这就是我向你提起过的朋友——江楚成!”

“子安啊,这样的朋友,早就该让我认识认识了!”他又转过脸来看着江楚成,“你在沔阳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人才难得,人才难得!”

这应该就是邱子安的投资合伙人,同样也是他的领导李岳松了,江楚成将来要在他的底下工作,所以见面是必须的。双威化工被中概股借壳回归,股价连续攀升,孙惟明不但没有关闭企业,还大赚了一笔,和邱子安之前签订的协议也兑现了,也让李岳松的安信投资大赚了一笔,决战当日江楚成找邱子安借的三亿元封板资金也还给了他,但是答应子安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所以他决定来上海和邱子安合作。

“房子都安排好了吗?”李岳松问邱子安。

“安排好了,就在静安区,”为了迎接江楚成的到来,他们为江楚成在上海高档小区买了房子当作见面礼,同时也方便江楚成家人过来生活。“上午我已经带他过去看了。”

“那就好,子安办事我放心!”他拍了怕邱子安的肩膀,“那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吧,为我们的贵客接风?”

“多谢了,不过已经订了晚上回湖北的机票,一会儿就走了。”

“对,他回去收拾收拾,很快就会回来。”邱子安抢着说道。

“那就好,这次有事在身,招待不周,下次你来,一定好好招待一番,子安,到时候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就是了。”李岳松热情的说道。

“好。”邱子安笑着点点头。

“那你们两个老同学先聊吧,我就不打扰了!”说完正准备转身离去,忽然又响起了什么,“对了,子安,公司搬迁的事情你就多费点心了。”

“好的。”

李岳松离开好,江楚成问道:“公司打算搬到哪里?”

“还能是哪里,就是搬到楼上呗!”他指了指上面,“这座楼叫银鹏万座,里面基本上都是做投资的,现在对面的金峰云基建起来了,几个大公司都搬到了对面,楼上就空了,本来可以不搬,但是做投资,图个吉利,节节高升嘛!”

这座银鹏万座当年江楚成听父亲提起过,好像就与父亲当年所在的万鸿证券有关,听他们议论要建全中国最高的楼,没想到后来真的实现了,父亲和孔叔叔却回到了沔阳,现在最高的楼被对面的金峰云基取代了,真是时过境迁。

“我送你去机场吧!”邱子安说道。

“不用了,我还要去见一个人。”

“好吧,你回去之后,能不能帮我一件事?”邱子安神情哀伤的说道。

“什么事?”

“帮我在少柔的坟前献上一束花。”

江楚成点点头。他将伊丽莎白抱入怀中,独自下了楼,来到黄浦江边的广场,看着斜晖映射在江面上,泛起金红色的波光,但是细看,依然掩盖不住江水的浑黄。

他看着江面,往事历历在目,父亲和孔叔叔当年在对岸的交易所工作,自己和孔弟也会跑到这黄浦江边来坐船玩,那时对面还是一片滩涂,就和沔阳的万鸿广场一般。

父亲小时候离开沔阳,三十岁时从上海回到沔阳,自己小时候离开上海,三十岁时又从沔阳回到上海。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需要时间去思考。

江风缓缓地吹着,伊丽莎白在怀中昏昏欲睡。少柔死后,伊丽莎白就没人照顾了,他就将它接到了家里,他看见伊丽莎白,会觉得孔弟和少柔就在自己身边。但是金秋好像并不喜欢伊丽莎白,她自从少柔死后,就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也没有提出过离婚,即便是自己提议将家搬到上海,他也没有表示出意见,这种变化让江楚成捉摸不透。可是,不管怎样,她永远都是自己的妻子。

他觉得自己从出身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股市,虽然自己对股市并没有兴趣,股市却像自己梦中的神秘之地,时刻在召唤着他,他无法摆脱,可能这就是命。孔叔叔说得没错,上天赋予自己的能力,就必须做点什么。

他绝对不会让孔弟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

“你站的地方,就是我当时站的地方,”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我看到他落进了江里。”江楚成转过头来,这就是他要见的人,他打量了一下对方,五十开外,穿着一件灰色的亚麻西装,脸型瘦长,目光炯炯有神,留着小胡子,戴着一顶黑色的礼帽,令江楚成感到奇怪的是:今天是晴天,但是他手中却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你就是那个给我打电话的人?”江楚成问道,在抵达上海后他就收到一个陌生来电,他说他会告诉他孔弟的死因。

“是我,我和你父亲,还有孔锡乾,师出同门。”

“你也是当年日本留学的?”

“没错,我叫叶堂,是师门中最小的弟子。”

“叶叔叔!”江楚成毫不怀疑的叫道,他听父亲提起过,在日本还有一位师弟没有回国。“你是怎么知道孔弟会出现在这的?”孔弟被警方缉捕,行踪肯定很隐秘。

“他回上海后,我和他见过面,可是他并不听我的,我一直都在跟踪他,直到看到了那一幕。”

“你知道有人要杀他?”

“他杀了胡枫之后,就有人要杀他了。”

叶堂点点头。江楚成后悔不已,如果当初自己知道有人要杀孔弟,肯定不会和对方做交易,可是现在一切都迟了。江楚成已经听张泽沛说过,胡枫的幕后主使是“老三届”,于是问道:“杀他的是‘老三届’?”

“没错,”他手扶着栏杆,看着江楚成,“不只是孔弟,你的父母,孔弟的父母,都是‘老三届’所害!还有我所有回国的师兄们,在‘逆流事件’之后,统统遭到了‘老三届’的监控,只要有所动作就会遭到迫害,特别是在沔阳,因为我们‘银藏系’有三人出身在沔阳,”江楚成知道,自己的父亲、孔叔叔,还有“银藏系”的老大鲁良科伯伯,“‘老三届’怀疑‘银藏系’会在沔阳东山再起,就一直找机会迫害他们。”

“‘老三届’的人为什么如此仇恨‘银藏系’?”江楚成咬着牙说道。

“因为在中国股市里,能与‘老三届’抗衡的,也只有‘银藏系’,就像这栋楼,”他指了指自己刚刚离开的银鹏万座,“当年你鲁伯伯代表‘银藏系’建的,一时风光无两。现在已经被这栋金峰云基超过了,这栋金峰云基就是‘老三届’的雷毅山建的。”

江楚成抬头望去,这栋金碧辉煌的大楼,像一座宝塔一样高耸入云,旁边银色的的银鹏万座看起来矮了许多。

“‘银藏系’现在还有人吗?”

“死的死,逃的逃,坐牢的坐牢,已经没什么人了。”叶堂意味深长地看着江面说道。“但是,‘银藏系’像你一样的子孙后代正在崛起,一个时代已经落幕,新的时代即将开启!”

“我们?”

“没错,我这次从日本回国,就是奉师傅遗命重整‘银藏系’!”

“又要和‘老三届’争斗了吗?”

“‘逆流事件’后失去的,我们要重新拿回来!”叶堂坚定的看着他。

江楚成没有说话。

“‘逆流事件’后,‘老三届’几乎控制了中国股市,他们把股市当做田地一样瓜分,由不同的人掌控不同的行业,每个行业都成了他们收割企业、机构和股民的工具,今年刚刚过去的大牛市,就是‘老三届’的人发起和制造的,牛市过后企业、机构和股民有多惨,我相信你已经看到了,而‘老三届’的财富却越滚越大,整个A股六十万亿的市值,他们已经占到十万亿,或许比这更多。”

十万亿如果集中在几个人身上,这是多么恐怖的数字,江楚成心想。

他开始走动起来,江楚成跟着。“他们几乎在所有民营行业都能呼风唤雨,很多人辛辛苦苦创建的企业在资本市场被他们轻松拿走,他们想要谁的企业活,它就活,想要谁的企业死,它就死。就连中国排名靠前的房地产企业,几乎都是‘老三届’控制着。”他们在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

“那我们还能有胜算吗?”江楚成问。

“现在已经不是胜算不胜算的问题了,我们必须要让‘老三届’得到制衡,这头贪婪的巨兽越长越大,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一个生态系统失去了平衡,那么这个生态就容易崩溃,中国该是一片净土,中国这些年创造的经济更不能被他们所践踏。”

“可是这件事做起来恐怕没那么容易,他们太强大了,首先我们哪来的资金和他们抗衡?”

“我回国肯定不会空手回来的,师傅临终前将他毕生的资金都给了我,让我重整‘银藏系’!再说了,‘老三届’也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无坚不摧,他们很快就会发生内斗,到时候就是我们的可乘之机。”

“内斗?”

“没错,因为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没有人不想进入,可是能进去的只有一个,到时候一场席卷亚洲的金融战争必将展开,现在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已经远远大于亚洲其他国家,中国股市就是将来的主战场!”

“什么新世界?”

“金钱的世界,现在的世界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几百年的经济发展全世界都卷入了这个巨大的金钱游戏当中,个人的财富、国家的实力都是靠金钱来衡量的,世界历史上的几次重大事件都离不开被金钱操控的命运,在政治博弈的背后,其实是几个金融家族在博弈。”他看着远处的江水,“这金钱对于当今经济世界的意义,就像这水对于这个自然世界的意义,它无孔不入,无所不至!水,汇成河,汇成江,汇成海,就会诞生你想象不到的巨兽,就像在这个世界,有些人的财富你永远想象不到有多么庞大!”他严肃的说道,看着江楚成沉默了一会,这是江楚成从未听到过的事情。

“在欧洲,几个国家的财富流动甚至只是一个金融家族的内部流通而已,国家、企业、组织和个人,都沦为他们的金钱木偶。众所周知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现在已经没落了,但是它当年就用自己手中的金钱改写了欧洲近代史。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都有他们操控的痕迹。后来一战和二战时期,在与所罗门家族的金融战争中落败,地位被取代。随着越来越多的金融家族的崛起,这些金融家族之间的摩擦越来越大,对世界造成的损失也越来越大,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摩擦和损失,世界七大金融家族便组成了‘天堂议会’,来处理这些摩擦和纠纷,它几乎与联合国议会同步诞生,但是联合国议会形同虚设,正真主宰世界格局的是‘天堂议会’。”

“‘天堂议会’里都是哪些家族?”

“欧洲的所罗门家族、中东的谢赫家族、南美的卡洛斯家族、北美的摩根家族、俄罗斯的乌斯曼诺夫家族、大洋洲的索普家族,还有中国的宋家,代表亚洲地区。宋家本姓赵……”他看着江楚成,笑了笑。

“难道是宋朝的赵家吗?”

“没错,宋朝被金、元推翻后,有一个叫赵肃尹的后代,试图在元朝的统治下复辟宋朝,但是他知道蒙古人不是用兵器可以打败的,于是终于想出了金融战,为行动方便,改赵姓为宋姓,发起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抗元金融战争,他们通过大肆发行纸币,给元朝造成史无前例的金融危机,蒙古帝国岌岌可危,后来民不聊生,群雄并起,朱元璋和陈友谅能分割天下,也只是顺势而为。”

“这个家族一直延续到现在?”

叶堂点点头。“后来中国的几次重大历史转折,都与宋家分不开。现在在‘天堂议会’中拥有席位的叫宋京虚,据说他已经一百五十岁了。”

“一百五十岁?人怎么还有这么长寿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些掌握巨大财富的家族,他们享受的医疗科技不是普通世界能够相比的,互联网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被德国科学家研发出来了,而现实世界是在七十年代才有,为什么?因为‘天堂议会’的人掌控着世界发展的节奏,在他们的世界里,还有很多人类的科技成果是我们没有见过的,甚至是没有听过的。但是,延长寿命并不等于长生不老,宋京虚的确是快不行了。按理来讲,‘天堂议会’的席位应该是让子嗣继承的,因为财富不可能瞬间灰飞烟灭,宋京虚的儿子孙子宋铭,在中国股市建立后回到了国内,却二十多年前意外的死了,现在他只有一个曾孙,叫宋钦承,可惜他太年轻,继承不了议会席位,据说他本人也对这个席位没有兴趣,反而喜欢在世俗红尘中逍遥时光,宋家的财富现在只是躺在某个地方睡大觉,成了一堆不具影响力的数字了。”

“也就是说,又会有新的家族进入‘天堂议会’了?”

“是的,新的‘天堂议会’席位将会受到其它家族的重新考量,只要等宋京虚一死,‘天堂议会’就会向有实力的家族发出邀请,目前看来只有‘老三届’的人有这个可能性,‘老三届’已经各怀鬼胎,内部的一场厮杀必定不可避免。”他用雨伞指了指金峰云基,“看到这栋楼了吗?这栋楼就是‘老三届’的雷毅山送个宋钦承的嫁妆,雷毅山的女儿雷佳很快就要和宋钦承结婚了,这场婚礼定然不会一帆风顺的。”

“‘老三届’如此打压‘银藏系’就是为了称霸股市,抢夺‘天堂议会’的席位?”

“可以这么说,如果‘银藏系’发展壮大的话,‘老三届’是不会有机会的,所以他们要对我们的同门赶尽杀绝,现在,我们是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的。”

这不就是与朱元璋打败陈友谅后,还对沔阳心存芥蒂,派沈友仁监控他们,寻找煊龟下落不是一样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们该从何做起?”他又想了想,“可是我已经因为双威化工的事情已经答应了我的同学邱子安……”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等需要你的时候我自会来找你。”叶堂安慰他道。“我正在召集‘银藏系’的师兄们,还有他们的后代,孔弟的师傅龙继生已经启程回国了。”

“孔弟有师傅?”

“看来他没有告诉你,他的师傅叫龙继生,在美国唐人街,当年也同你父亲去日本留学,在‘银藏系’中排行第三,‘逆流事件’后逃到了美国,机缘巧合碰到了孔弟,他得知孔弟死讯后就决定回国了。还有,‘银藏系’在东南亚的势力也正在崛起。”

“那里怎么会有‘银藏系’的人?”

“同样是‘逆流事件’后,我的二师兄危桥安被‘老三届’下了‘追杀令’,带着妻儿逃到了泰国,但是依然没有摆脱被杀的厄运,还好他的妻儿活了下来,躲到了寺庙里,机缘巧合地是,他的儿子危童出家做了和尚,成功预测了九八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救了一名当地富豪,后来这名富豪把他当作活佛一样宣扬,还娶了危童的母亲,富豪死后,危童掌握巨大资金,通过资本市场不断的向东南亚其它小国入侵,很快整个东南亚的经济都将在他的掌控之内,我很快就会去过找他。他现在法号叫沙旺。”

叶叔叔带来了银藏师公的毕生财富,如果叶叔叔东南亚之行顺利的话,那将又是一笔巨大的资金,江楚成望着黄浦江,已然感觉到一场席卷亚洲的金融大战将要在这里展开,这里将掀起滔天巨浪!

“你晚上的飞机?”

江楚成点点头。

“改签吧!”他笑着说道,“晚上跟我去见一个老朋友!”

老朋友?江楚成想不出来是谁。

只见叶堂从怀里拿出一份报纸来,递给了江楚成,江楚成打开报纸,就在报纸的首页,他看到一个被记者团团包围的老人,穿着白色西装,头发灰白,带着墨镜,脸上挂着意气风发的笑容,带着大金戒指的手拿着一根粗大的雪茄,遮挡着四周射来的闪光灯,只见报纸的标题写道:股市巨鳄“九头鸟”鲁良科今日出狱!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长江巨鳄之危城》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长江巨鳄之危城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67章:大江东去(完结)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长江巨鳄之危城”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