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北域风神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雨夜
作者:神秘一笑的少女控  |  字数:5100  |  更新时间:2018-01-17 08:21:12 全文阅读

到了夜里,两人未找到蒋笑所藏之物的位置,只好在山洞里暂且过一夜,等明天天亮再说。

两人找来许多枯萎的树枝和草叶铺在山洞里,使得地面干燥而又温暖,坐在洞里,夜幕已降临,只等待黑夜早点过去,明天再去寻找那不知藏在了哪里的东西。

楚风数日以来身体已有些疲惫,坐在洞里靠在石壁上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在梦中,他来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四周烟雾缭绕,朦朦胧胧,他四处望去什么也看不到,往前走了许久,忽然发现前方的烟雾中好像有个人影,那人影背对着他,从衣着和身形来看像是个女子,并且是十分窈窕的女子,一身红妆,令她的背影看起来多了几分妩媚,他向她走去,却发现始终到不了她所在的地方,她与自己永远隔着一定的距离,他不禁在想,这难道是梦境么,这时候,忽又听见隐隐约约有声音传来,那声音很小,他全心全意的去听才刚好能够听见,略微沉吟,赫然发现那竟是女子的哭声。

无比娇柔,惹人怜爱的哭声,那到底是谁的声音,是前方那女子发出来的么?楚风向她望去,细细一瞧,果然发现她的肩膀在轻轻的抽搐,尽管只看得到一个背影,他却觉得这个女子实在哭得太过于伤心,太过于让人心痛,同时也让人感到好奇。

是不是有人欺负了她,让她受了委屈,而她又无人倾述,所以才一个人躲在这里偷偷的哭泣呢?楚风不由皱紧了眉头,又向前走去,却还是到不了她的所在,他竟有些急了,迈开步子向她跑去,眼见她与自己隔得越来越近,忽然脚下一空,他的人立马跌了下去,仿佛是从空中落到了地狱,四周顿时变得黑暗又阴冷,他吓了一跳,从梦中惊醒,猛的睁开双眼来,怔怔出神的发呆。

山洞里充满了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得见一片漆黑的颜色,他的思绪渐渐从梦中脱离出来,然后就听见了山洞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下得竟是如此的大,一串串雨珠从空中坠落,滴滴答答的声音此起彼伏,仿佛滴落在了人的心里,令人既觉得冰冷,又觉得心神荡漾。

楚风的心情有些莫名的失落,这时,他忽然听见洞里有哭声传来,那哭声隐隐约约,令人心碎,正如刚才在梦境中所听到的一样,难道刚才在梦境里听见的竟是真实的?

他心中一惊,猛然意识到是笑儿在暗里哭泣,道,“笑儿,你怎么了?”

蒋笑没有说话,她还是在哭泣着,轻轻的哭泣,声音很小,在这寂静的山洞中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楚风怔了半晌,手足无措,只能默默地坐在原地,安静的听着她哭,等待是他唯一能够做的。

过了许久,哭声渐已停歇,蒋笑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一个寂寞的人在深夜里听见雨声时,她的心里是多么的空虚和哀伤?”

楚风愣了愣,许久没有说话,他似乎在想着该怎么回答,或者说这个问题对他难说实在太难以回答,如果对方是楚红绫,他有一百种方法去哄她,无论是简单粗暴的方法还是机灵委婉的方法,他都有十足的把握,但面对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子,他竟不知所措,只怕稍不注意,就会令女子更难过,她已是如此的哀伤和可怜,她的声音都已变得那么的脆弱,她是不是又想起了她往日的情人,那个名为东门洛风的男子?

他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在黑暗中摸索过去,套在她的身上,道,“这雨来得太突然,天也比白天冷了许多,小心着凉。”

他小心翼翼的将衣服披上她的肩膀,然后慢慢的收了双手,起身找来几根枯树枝堆在一起,催动灵气,将其点燃,然后便静静地坐回她的身边,向洞外望去,外边月色无光,唯有疾雨飞落,这本该是滋润万物的春雨,却敲碎了谁的心?

蒋笑忽然在黑夜中轻轻叹息了一声,柔声道,“谢谢。”

楚风勉强笑了笑,道,“不用客气,你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比起来这又算什么?”

蒋笑竟嫣然一笑,道,“如此说来你还是相信我的,对么?尽管别人说我收买你,利用你,你还是不会相信别人的,是不是?”

楚风沉吟许久,忽也叹了口气,道,“我若不相信你,又怎么会跟你一起到这里来?”

两人转头凝视着彼此,许久之后,忽然相视一笑。

楚风又接着道,“我或许不是个宽容大度的人,我害怕甚至痛恨被欺骗,但不管怎样我都会相信你,因为你对我好,你为我付出过。”

蒋笑似乎愣了愣,道,“就这么简单?”

楚风点了点头,道,“就这么简单。”

蒋笑美目转动,嫣然一笑,道,“不,我不信,你肯定不会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一个人的,再说你若真的信我,白天里见面时你为何对我那样凶?”

楚风一怔,道,“我有对你很凶么?”

蒋笑噘着嘴,忽然变得就像个十几岁的少女撒娇埋怨时的模样,道,“怎么没有,你不知道那时你的表情多么冷漠和可怕,连我都被你吓着了。”

楚风苦笑道,“是么,对不住了。”

蒋笑这才笑了笑,却也不追问下去,改变话题道,“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是那么单纯幼稚,就像个小孩子,谁能想到你这么快就变了,甚至已经学会怎么对付女人了。”

楚风默默地听着,听到这里,心头忍不住一颤。

又听蒋笑继续说道,“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面对我还很拘谨,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现在却已懂得主动关心我,为我加衣服,你已经初步具备一个成熟男人该有的风度了。”

楚风笑道,“是么?”

蒋笑瞧着他道,“不是么?”

楚风笑了笑,道,“我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对我做过一些事情。”

蒋笑怔了怔,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事情,俏脸似乎微微红了红,道,“嗯,我的确,勾引过你……”

楚风干咳一声,瞟了她一眼,只见她俏脸微红,轻轻咬着嘴唇,一双美目里魅光流转,本为娇羞之情,却偏偏是一副媚态,令人心头一颤,他只好赶紧挪开目光,不敢继续看下去。

蒋笑低声道,“我也不知道那时自己究竟怎么了,不过好在你拒绝了我。”她的话里有庆幸的意思,但瞧向楚风的眼神却隐隐带着一股哀怨。

楚风注意到她的眼神,微微怔了怔,似觉得尴尬,勉强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也忘记了自己当时究竟怎么了,如此一个大美人想和我发生点故事我竟然忍心拒绝,如果有下次,或许我就不会再拒绝了。”

蒋笑莞尔一笑,一双玉手拍着楚风的肩膀嗔怒道,“你这小坏蛋,好久不见,竟学会调戏女人了!”

楚风微微笑着,任她拍打,等她打完了,两人照面凝视,明亮动人的笑容又齐齐在火焰中绽放,火苗扑动,火温袭人,洞外大雨兀自下着,却似乎不那么觉得冷了。

蒋笑叹了口气,脑袋轻轻的靠在了楚风的肩膀上,柔声道,“世事纷纷扰扰,令人疲倦,若山洞外的世界也像这洞里这般平静该有多好。”

楚风愣了愣,不知她为何忽然这样说,感受到肩膀上的柔软和温度,闻着扑鼻而来的女子清香,心似已醉了,他没有将她推开,也不忍心将她推开,因为他也有疲倦的时候,他知道一个人在疲倦时若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尽管蒋笑是个强大的女子,但她疲倦时也和一般女子没什么不同。

气氛沉默了许久,谁都没有说话,似都在享受这难得的温存,不愿意将这气氛打破,蒋笑靠在楚风的肩膀上,气息刚开始还有些局促,后来就渐渐变得稳定,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

楚风静静地看着面前跳动的火焰,火焰是明亮的,也是温暖的,他的心慢慢静了下去,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又不知过了多久,蒋笑忽然柔声道,“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一定要相信我,好么?”

楚风怔了怔,本来以为她睡着了,但听她突然说出这句话来,沉吟半晌,道,“为什么这样说?”

蒋笑道,“不为什么,答应我,好不好?”

楚风轻轻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蒋笑长长吐了口气,不再说话,心里也不知在想什么事情。

楚风道,“对了,你带我来到底要找什么东西?”

蒋笑道,“血灵刀。”

听到血灵刀这三个字,楚风的整个人都震了震,蒋笑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来,嫣然一笑,瞧着他道,“怎么,吓着你啦?”

楚风道,“你刚才是说血灵刀?”他当然听得真真切切,但却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血灵刀乃是当年东门洛风所使用的法宝,乃是上古灵器,威力无穷,东门洛风死后,血灵刀自然回归赤月教所有,又怎么会在这里,再说蒋笑为何又要将它给了自己?

蒋笑看出了楚风心中的疑惑,神色忽然变得十分凝重,她徐徐道,“血灵刀乃是赤月教圣物,但当年风哥死的时候偷偷把它交到了我的手中,让我将其隐藏起来,以免再生事端,如今想来,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楚风道,“那你为什么要将它交给我?”

蒋笑道,“你的秘密已被天下人知晓,只有拥有它,你才能在五域大陆生存下去,再说它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

闻言,楚风心中更惊,又惊又疑,这血灵刀怎么会属于自己?

蒋笑接着道,“你记不记得我说过,你有可能是风哥转世而来的?不管你是不是,你一定和他有着某种联系。”

楚风沉默了,他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只听楚寻花说是在街边捡到自己的,那究竟是谁把自己扔在了街边上,是不是自己的父母,如果是,他们又究竟是谁?

一想起此事,楚风的头就大了,丝毫没有头绪,而想到之前看过的东门洛风的画像,确实几乎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这又如何解释?

他沉吟许久,问道,“当年东门洛风之死,究竟是怎么回事?”

蒋笑叹了口气,她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火焰,似已变得遥远而模糊,道,“说来话长,有很多事情连我都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是由灵武宗和天宗的人害死的,除了灵武宗和天宗,还有些别的江湖势力,我查了十几年,却也没有查清楚,甚至连一点苗头都没有摸着。”

楚风皱眉道,“灵武宗的人,你是说林意先么?”

蒋笑道,“不错,也就是现在的灵武宗宗主,他的手段可谓阴险得很。”她仿佛是想起来了什么,目中泛起一股浓浓的怨恨。

楚风道,“这些事赤月教想必也是知情的,他们为何没有替东门洛风报仇,是不是因为赤月教的实力不够,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蒋笑蹙了蹙眉,缓缓摇头道,“我也不明白,但我可以肯定不是这个原因。”

楚风道,“为什么?”

蒋笑叹了口气,道,“因为赤月教的实力并不弱,恐怕比起灵武宗和天宗也是只强不弱的,世人所了解的赤月教,不过是看到了赤月教的冰山一角而已,完整得赤月教,势力庞大得令人无法想象,当年我虽然结识了风哥,但他只对我说了这些,所以我对赤月教也所知不多。”

楚风的心沉了下去,联想到牧象坤和牧春来出现在灵武宗对自己说过的话,自己究竟是不是与东门洛风有关系,如果有,是否也和赤月教有着某种牵连,楚红绫是不是因为这个牵连才被抓走的?

这时候,洞外忽有笛声扬起,悠扬动听的笛声。

楚风的瞳孔迅速放大,他的人像剑一般飞了出去,洞外天地广阔,群山连绵起伏,大雨瓢泼而下,雨声中,笛声悠悠响起,在天地里传荡,大雨洗涤着万物,笛声却洗涤着人的灵魂。

楚风的灵魂似乎已脱离了身体,他呆呆的望着周围的群山,笛声究竟从哪里传来?他刚想迈步去寻找,笛声忽然又止住了,再也没有响起,冰冷的雨水淋透了他的全身,但他的心远比身体更冷。

蒋笑从洞中追了出来,见他呆呆的立在雨中,不知是何缘由,担心的道,“怎么了?”

楚风道,“你听见了么?”

蒋笑一怔,“你是说刚才那笛声?”她自然也听见了那笛声,却不知道那笛声有何不对劲之处,令他如此失魂落魄。

楚风只是点了点头,沉沉的嗯了一声。

蒋笑狐疑的道,“那人究竟是谁,谁会在这样的雨夜里鸣笛?”

楚风道,“是她。”

蒋笑道,“她是谁?”

楚风道,“我也说不清楚,只碰见过一次,听这笛声,和上次的一模一样。”他想起那笛声,仿佛觉得那就是某种召唤一般,召唤着他的人和他的灵魂。

良久之后,他黯然叹了口气,转身向洞中走去,蒋笑跟在他的身后,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更加狐疑,向四周望去,却哪里还有什么笛声。

回到洞中,楚风一言不发,呆呆的坐在火堆前,一双眸子迷离失神,他上次见到那神秘女子的回头一瞥,和楚红绫的模样是那么的神似,但她却好像并不认识自己,她到底是不是楚红绫?他本来想着是自己看错了,但再次听见这笛声他的心绪立马就被扰乱了,又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他忽然抬头看着蒋笑,道,“这地方如此偏僻,怎么会有别的人来?”

蒋笑一怔,她蹙着眉头,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心想莫非是别的人发现了血灵刀藏在这里的秘密,于是跟踪自己想要抢夺?但转念一想,自己保守这个秘密十几年,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就连自己的随从以及好姐妹绿茹都不知血灵刀藏在这里,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再说对方若真的是为了抢夺血灵刀而来,又怎么会夜半鸣笛暴露自己呢?

她摇了摇头,同样想不通这个问题,道,“也许是个巧合罢了……”

两人静坐一起,时间不觉间很快的流逝了,雨停了,天已渐渐变亮,突然之间,不知什么东西吱吱几声从洞外跳了进来,定睛一看,原来是只猴子,它在洞里窜来窜去,突然跳到了楚风身上,伸手就去挠楚风的头。

楚风兀自还在惊奇怎么会有只猴子跑进来,见它忽然要攻击自己,赶紧抬手护住脑袋,想要去抓那猴子,它却立马又跳开了,落在蒋笑的身前,只见蒋笑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温柔的瞧着这猴子,就像在瞧着个老朋友似的。

楚风愣了愣,道,“这是?”他的话刚说完,那猴子又转身冲着他吱吱叫了两声,左跳右跳,看起来有点不安。

蒋笑瞧着他笑了笑,随即对那猴子道,“不用担心,这位不是外人,他是我的朋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