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天决战场 > 第一卷 旧日换新天
第一章 这一位要死的年轻人
作者:墨子逸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17-07-14 20:26:54 全文阅读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出现了各种传承悠远的文化和各种历史性的发明。

二十一世纪的电子科技、互联网、云技术…这些东西点亮了人类最璀璨的篇章,互联网时代的几十年历程,仿佛可以超越古代数百年的沧海桑田。这个时代就像是一片夜空,广袤无际,虽然还有很多需要我们探索的区域,但其中已然浮现了太多夺目的星辰。

在这些星辰里,有一个闪闪发光的,略显调皮的,叫做“电子游戏”。

从最早期的真空管计算机上诞生的“井字棋”游戏,人们就发现了这一个能够满足人们乐趣的娱乐项目和其发展的前景。

相关的科技界前辈开始刻苦钻研,之后便是点燃了八九十年代人们童年的红白机时代,伴随着无数手柄被敲碎、无数卡带在市场上流传,数之不尽经典而优异的电子游戏百花齐放,带给了孩子甚至大人们极大的乐趣。

科技飞速发展,电子游戏也未曾落后,主机游戏、街机游戏、掌机游戏层出不穷。

再然后,家庭电脑普及,来到了电子游戏井喷的时代。

电子游戏继续随着科技发展的道路一路前行,越来越远,变成了蓬勃的产业,形成了独特的文化。

有些年轻人为此痴迷,只是已经有人能在电子游戏上取得回报,比如在职业比赛中崭露头角,比如在网络直播中风生水起,比如职业玩家的高薪报酬。有些名字开始如雨后春笋一般,在电子游戏世界中冒出头来,为人津津乐道。

……

而我们的主角,当然...并不能算是这样的人。

他叫姜陵,二十二岁,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普通青年。

他没有什么鸿鹄之志的抱负,有点闲云野鹤及时行乐的思想,他只是希望自己有限的生命中,能够找到更多的有意义的事情,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同时还想多找些有意思的事情。

大概初二的某一天,他发现电子游戏真的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从此走上了一条父母眼中的不归路。

他很热爱游戏,他玩过很多游戏,可以说他游戏玩的很厉害,也很认真,不过因为他什么都玩,也不专门攻克某一个游戏,导致他没有在任何一个类别的游戏圈子里闯出名头。

但是没关系,他又不要名头,他只是爱玩,玩游戏能让他心情愉悦。

要说明的是,他不是一个窝在房间里久不见阳光,不善交际、情商感人的屌丝游戏宅,他真的是一个纯粹的游戏爱好者。

他时常会运动,周围有朋友,偶尔抽出时间去旅游,还学习做饭开车等等等。

因为他知道这些事情比玩游戏要有意义,只是这些似乎都没有玩游戏有意思。

只不过这几年,他玩游戏的时候依旧愉悦,但是愉悦的深处,却有一层难以抹去的阴霾。

在有限的生命力去寻找更多的意义和意思,但是为什么……生命就这么有限?

对他来说,真的太有限了。

很狗血的是,在一次检查中被确诊他得了绝症,仅剩一年的寿命,毫无商量。

万幸的是这是被认定为“最友善的绝症”,没有太多痛苦缠绕,没有那些恼人而绝望的并发症,也没有必要...花费什么昂贵的药费。

真的是万幸,但是,他就是要死了。

一个要死的人还能玩游戏玩的很开心,也许就是真爱了。

姜陵放下手柄,看着屏幕上大大的“YOU WIN”字样,眨了眨眼睛,想起了些事情,随后站起身来,开门走了出去。

这里是他自己租的房子,现在是早上八点半。

而今天是他生日。

不过因为今年毕业,大学的同学已然天南海北各奔东西,而姜陵因为还有一年的时间就要game over,也就没有急着投身于事业的欲望了,这座城市只留下了他自己。

姜陵想,今年大概没有人陪自己过生日了。

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眯着眼睛看着天空的太阳打着哈欠说道:“今天的阳光真明媚啊。”

明媚的有些刺眼呐——这话姜陵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眼前一黑,瞬间没了意识。

…….

当姜陵醒来的时候,他大致能够感觉到自己应该不是晕了很久,但他自然有些心悸。

在他还没完全张开眼的时候,他想的是,自己还是不能逃过病魔的折磨么?可是之前医生明明带着很勉强的笑意告诉自己,这个绝症是最幸福的绝症,因为到死亡之前也不会有太多的痛苦。

可是自己居然莫名奇妙的晕倒了,唉,也不知道隔壁的女邻居有没有把自己送到医院。

嗯?不对,为什么自己是坐着的状态?

不管是昏倒在地还是被送到医院,自己不应该是躺着的么?

姜陵张开了双眼,然后…他闭上了双眼。

妈的,这个病还会引起幻觉么?

姜陵的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使劲转了转,然后重新张开。

“呃?什么情况?”

姜陵瞥了一眼自己被拷在椅子上的双手,然后重新把目光放在了前方。

这是一间仅仅十平米的屋子,屋子四周全部是金属墙壁,连门的位置都很难用肉眼确定,天花板正中央有着一个明亮而不刺眼的灯,而在姜陵前方,是一个三十左右年龄,穿着标准的职业装束,戴着圆框眼镜的女子。

她翘着二郎腿,高跟皮鞋在灯下有点反光,她的左手手肘支在腿上,略微前倾和斜着身子,左手手掌承着下巴。支撑的手臂没有挡住她的胸前,虽然并不是暴露的装束,但是通过微低的领口还是能看到一缕白皙,也能从轮廓感到一丝丰满。

她的坐姿非常随意,她正用一种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目光打量着姜陵。

她开口,声音清晰干脆,语调平稳:“不要害怕,没人会伤害你。”

姜陵皱眉问道:“是你们把我搞昏的?”

“不好意思,是的。”

“那还好。”

把人搞昏的人只是淡然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被搞昏的却松了一口气说了一声那还好,实在是够稀奇的。

职业装女子不觉得稀奇,因为她把姜陵搞到这里是因为一件正事,很重要的正事,搞晕他也是不得已的方式。她继续说:“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

姜陵之前说那还好,是因为发现自己并不是因为病魔引起的昏倒,所以庆幸那医生没骗自己,这个绝症比较友善,自己最后的生命里应该还能活的自在一点。但是随即姜陵自然是警惕,只不过对于一个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又知道自己没啥值得抢的东西,姜陵也就相对放松了很多。

他问道:“什么事情?”

女子坐直了身子,扶了一下镜框,开口道:“请你参加一场游戏。”

姜陵闻言歪着头皱眉重问了一遍:“啥子?”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心想这个青年还真是波澜不惊,被弄晕后绑到陌生的地方,竟然还这般轻松自如,嗯,可能也是没心没肺。这般想着,女子重复道:“参加一场游戏。”

姜陵有一种挠头的冲动,但是他的手还被拷在椅子扶手上,他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拷锁,认真地问道:“什么游戏?”

如果只是某个网吧组织了一个什么什么比赛,或者某个公司研制出了某个新游戏,是不会把自己搞晕又私自地绑到这里的。

难道是…恐怖片里那种类型的游戏?一瞬间,电锯惊魂、杀人游戏…从姜陵大脑中闪过。

“不好意思,不方便解释,等你玩了自然就知道了。”女子说话间,脸上带着一种莫测的笑容。

这种笑容在姜陵眼中变成了阴险甚至病态的笑,姜陵有些毛骨悚然地问道:“到底是什么游戏?我为什么要玩?能拒绝不?”

出乎预料的是,那女子很平淡地说道:“你可以拒绝,我只是邀请你来参加游戏。”

“哦。”姜陵松了一口气,笑着就要说他拒绝参加。

但是下一刻,女子身体前倾,稍微靠近了姜陵一些,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道:“你就不问问如果参加游戏有什么好处么?”

淡淡的香水味飘入姜陵的鼻子,他思考了一下,好奇心让他没有立马拒绝,而且似乎有种魔力,让姜陵想听听女子到底要说出什么,便点了点头示意女子继续说。

女子严肃地开口道:“只要你能赢得这场游戏,我可以满足你一个任何一个要求。”

姜陵莫名看向了女子胸口的高耸,咽了一下口水,好奇道:“任何要求?比如说…”

“比如说治好你的绝症!”女子开口打断了姜陵。

姜陵只觉脑海中翁然作响,仿佛一道瀑布从九天之上飞流直下,轰然砸在了自己脑海,惊起波涛翻涌。

她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有绝症?

她怎么敢说能治好自己的绝症?!

那人靠近姜陵俯下了身子,面容几乎要贴在姜陵脸上,双目对视间,她语气平淡中似乎充满了无尽诱惑:“你参加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