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神秘少年

更新时间:2017-07-20 23:51:56字数:2840

在紫禁城西华门外,穿过西苑,有一条大街,名曰“洒金街”,在洒金街的西南角有一个“拐子”胡同,尽管这胡同名字听起来是那么的不起眼,可知根知底的人都清楚,那胡同内可是声色犬马无所不有。

  胡同内有一家“绣坊”,自外部瞧去,同普通绣坊一般无二,可您要进得楼内,那真是别有洞天,用金碧辉煌,富丽堂皇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而这家绣坊还有一个特别清雅的名字,“雅秀居”。

  雅秀居是何所在,绝大部分平民百姓是不知情的,而知晓的仅仅是那些达官贵人,亦或是商贾巨富,其实雅秀居就是妓院,只不过和其它的那些灯红酒绿、庸脂俗粉的妓院略有不同,因为它不是普通平民百姓能够消费得起的,即便是京城普通的小官小隶亦不敢轻易进出。因为此处女子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亦对答如流,称之为才女亦不为过。况且还善解人意,不仅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娇容,更有“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的身形。

  “爷,雅秀居就在前面胡同里,您受累再挪挪步子就到了,这个芊芊姑娘可是那里一等一的冷美人”。这时从胡同口徜徉来一高一矮两个人,矮个是一个尖嘴猴腮、五短身材、约三十多岁,一副奴才像的年轻人撅着屁股、弓着腰,必恭必敬的迈着蛤蟆步跟在一个少年身后扯着公鸭般的嗓子讨好的絮叨着。

  少年约十六七岁年纪,戴四方平定巾,身着白色织锦袍衫,光洁白皙、略显稚嫩的脸庞五官轮廓分明,身材伟岸,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单从举手投足间少年彰显着一种雍容华贵的气质,这种气质并非一朝一夕能够效仿的,而是与生俱来的。

  那个被称作爷的少年此刻皱了皱眉拉下脸来对身边的奴才愠怒道,“江彬,提起这事爷就来气,爷曾记得给你说过给爷物色个胸大屁股圆有韵味的姑娘,可上次你给爷寻的那个甚么满春院的头牌春香,倒还算是胸大屁股圆,可那腰比爷家里洗澡的桶都粗,最叫爷来气的是那风婆子几百斤的肥肉将扑过来一屁股做到爷的大腿上,爷的腿差点就折了,哼,上次的账爷还不曾跟你算呢,但愿你此番所说不假,否则小心爷扒了你的皮”。

  听了少年的训斥,江彬吓得腿一抖差点摔倒,连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摆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战战兢兢道“爷您放心,此番奴才寻的绝对符合您的要求,的的确确是一个胸大屁股圆、匀称好看有韵味的美人”。

  少年用鄙夷的目光瞪了一眼江彬,骤然心性一转,展颜一笑道,“江彬,最近还有甚么玩的乐子给爷说说,爷都快闷死了,之前的那些爷都玩腻了,还有什么新鲜的玩意”。

  江彬听了少年的话,脸上的肌肉绷了绷,脑中飞快的捕捉着少年扮过的玩意,口中喃喃道,“寻花的富家公子、妓院大茶壶、客栈店小二、酒肆掌柜、街头算命的先生,哦,对了,就连乞丐亦扮过”。

  正当江彬凝神思考着如何拿出新奇的东西讨好少年时,而此时的少年却被街市北边迎面而来的一群穿着打扮奇特、排着长队的人吸引住了目光,少年兴趣盎然地盯着这群身着粗布麻衣、系着草绳、手持孝棍的送葬队伍喃喃道,有趣、有趣、太有趣了。

  “江彬”,少年兴奋道,“那群人在做甚么”,江彬顺着少年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人持引魂竹引路,接着是持旌旗的、抱灵牌的、乐队、祭轴、送葬的亲朋、之后是一口由六个壮汉用寿杆吃力的抬着黑漆木棺,浩浩荡荡的在大街上行进着。

  “爷”,江彬道,“那群人家中有人过世了,他们抬着棺材准备移至城外的墓葬所在,而这条路是通往墓葬的必经之路”。

  少年凝注着送葬队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喃喃道,这种阵势真是有趣之极,连街市上行走的路人都驻足而观,此时少年骤然惆怅的望向江彬道,“江彬,你说爷将来亦终有那么一天,躺在这棺材里,被很多人簇拥着罢,可要是真到了那一天,爷可看不到这么壮观的场面了,那得有多遗憾啊。

  少年怔了半晌,骤然灵光一闪,兴奋的道,“江彬,爷玩了这么多玩意,今个才发现还有这么刺激、好玩的事物,你去唤那些人停下来,把棺材里的人倒出来,让爷躺进去玩玩,让他们抬着爷绕着这街道转一圈,告诉他们,哭的卖力的爷有赏”。

  江彬听了少年的话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颤声道“爷,万......万万不可啊!您是金贵之躯,棺材那种污秽之所在,启是您呆的地方,那种东西不吉利啊!”。

  少年怔了怔,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骤然眉颜忽地一展道,“既如此,那你躺到里面,爷扶着棺材哭你,怎么样,你是爷最亲近的奴才,以爷的身份哭你,不委屈你罢”。

  江彬怔了半晌,“这,这…不委屈、不委屈,爷能哭奴才,那是奴才几世修来的福起那,奴才祖坟上都冒青烟啊,此时江彬头上冒着冷汗,脸上摆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边拍着马屁一边想着脱身办法,心想这要真的钻到装过死人的棺材里,这辈子不仅晦气,祖宗若是知晓了都会从坟里跳出来拿着拐杖抽自己。

  江彬不经意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小心翼翼的继续道,不过爷”“今日咱们出门的时候没带人手,那群刁民亦不知您和奴才的身份,这要是一言不合真打起来,奴才就是豁出命亦要护主子的周全,可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那群刁民人多势众,这要是真伤到了主子,那奴才可担待不起啊”。

  江彬此刻胆战心惊的看着少年,心里想着如何连哄带骗的将这位主子请回去,对,没错,就是连哄带骗。瞅了瞅少年脸上有些犹豫的表情,江彬心里有底了,连忙趁热打铁道,“爷,您瞧,他们抬的棺材又小,里面又黑,这要是钻进去了,只能躺着,而且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到;奴才回去让最好的木匠给您做一个大号的棺材,里面再安个凳子,棺材两边再各开一个窗阁,奴才再多寻些下人和丫鬟陪着您玩,这样您坐在里面透过窗阁就能看到这些奴才哭的卖不卖力。

  此刻的少年听了江彬的建议后脸上表情突然精彩起来,兴奋的脸上像打了鸡血一样两眼放光,满意的望着江彬,就像望着一个新媳妇似的叫道”哈哈,好你个狗奴才,亏你脑子机灵,能想出这般有趣的玩意,不错不错,听了你的鬼主意,爷都有点迫不及待了,你尽快安排,爷明个就想玩。

  “是是是”,江彬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擦了擦头上的汗。

  “不过,江彬”,少年顿了顿,又开口道,“爷还是觉得缺点什么,光有了玩意,没场子亦不行啊,少年黯然的注视着送葬队伍缓缓而过,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骤然灵光一闪道,“哈,对了江彬,你叫人给爷按照这片街市的布局、建筑,原模原样的再建一片街市,就建到“那里面”,你知晓,爷出来一回不容易,里面规矩太多,等那里的街市建好了,爷就住在那里,痛痛快快的玩“。

  江彬一愣,眼珠子瞪的差点掉出来了,喃喃道,“好我的乖乖!这哪是还缺点什么,这可是搬一座城啊,适才还被少年表扬的激动万分的心情此刻就像被冰山砸中一般,冰冷到了底。

  “可是爷”,江彬苦逼着脸黯然道,“棺材夜里让木匠加班加点能赶出来,可是要建这一大片街市,至少需要半年才能建成,您看“…..江彬用祈求的眼光凝视着少年。

  少年有些不快,睥睨了一眼江彬道:“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你三个月时间,把街市给爷建起来,三个月后要是没有完工,爷就砍了你的脑袋”。

  “啊!……”,此刻江彬张大着嘴巴,脸吓得煞白,冷汗唰唰的从头上流下,腿肚子直打哆嗦,看着少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严肃表情,江彬怔了半晌,只能硬着头皮黯然道,“是,奴才一定尽力完成。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玉龙游珠》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玉龙游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章 神秘少年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玉龙游珠”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