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影雪菱枪 > 正文
第四章:铁匠、婢女和跟踪者
作者:白衣风扬剑气寒  |  字数:3411  |  更新时间:2018-03-25 01:12:43 全文阅读

第四章:铁匠、婢女和跟踪者

洛君怀主仆二人走下城的时候,太阳已从东面升了起来,金黄色的阳光穿过城门倾泻进来,照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温暖了街上每个人的脸。

“主人,那我去了!”小夕转身,对着负手而立的洛君怀稚气地道。

洛君怀点了点头,道:“这个时候,他应该就在那个地方了,你去吧!”

“主人在此保重,一切小心!”小夕揖了一礼,转身向城门外走去。

洛君怀望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城门之后,扭身四处看了看,然后拉住了一个擦身而过的锦衣汉子,低声笑叫道:“这位大哥!”

那人被突然拉住,边诧异之极地打量着洛君怀边问道:“有事么?”

洛君怀问道:“借问一下,大哥可是本地人?”

那人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是!”

“那大哥可知道,城中北角是否有一间打铁铺?”

那人皱眉想了片刻,终于点头道:“好像是有,不过那打铁铺寒酸得很,比我们城主府辖下的造兵司差远了,阁下若是想打点什么东西还是去造兵司吧,虽然贵点,但胜在质量好很多!”

“谢过大哥,不过,请问那打铁铺怎么走?

“顺着那边的小巷子一直往北走,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那锦衣汉子见他不听劝说,不禁摇了摇头,随手指了指北边的一个巷口道。

“多谢小哥指点!”洛君怀拱手揖别了对方,转身朝那个窄巷走去。

巷子里面安静之极,隔好久才会有一两个忙碌的行人擦身而过,洛君怀七折八拐顺着巷子走了一会,突然听见有一阵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传进了自己的耳朵!

又一条小巷转角,那间简陋的打铁铺就出现在眼前,店面的木板都已经发黑,很有岁月苍桑的痕迹,左边的横木上挂着几只乌黑的铁勾,上面吊着一些铁链锄头犁具什么的,右边竖着一根拳头粗细高若两丈的木竿,顶上面飘着一块黄白色的布幔,写了一个黑色大字:

铁!

叮当的声音更加悦耳,门虚掩着,洛君怀走上前去,卷起阔大的衣袖伸手在门上敲了几下,道:“打扰了,有人吗?”

叮叮当当~

敲打的声音还是那个节奏,一直在响着也没有停下来!

洛君怀只好伸手推门走了进去。

吱呀~

里面有些阴暗,又有些温热,洛君怀抬眼望去,只见也不知道是从那里漏下来几缕浮满了尘埃的光线,堪堪照亮了眼前这块巴掌大的地方,里头四处摆满了铁匠铺里该有的物事,最里面一个火炉烧得正旺,一个汉子正背对着自己拿着大铁锤在案台上一下一下地打着铁,隔着屋子中间那几缕斜斜的光线望过去,那人上身赤裸肌肉横突,上面还满是汗水!

洛君怀安静地站了一会,见那人仍然没有转过身来,便主动开口问道:“请问,是仇大哥吗?”

叮~

“就算是在这所谓的天下第一城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姓什么?”那人手上一停,缓缓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满是胡碴的方形大脸,一双锐利的眼睛打量了洛君怀一眼,目光落在对方那宽大的衣袖片刻,冷淡地道,“你是谁,有什么事?”

洛君怀心中一怔,微笑道:“打扰了,有个朋友托我来找你!”

那人不耐烦地转过身去,继续一下一下有力地敲打着面前那块已经有点成型的火红铁块,冷冷地道:“谁?”

“他姓安,单名一个月字!”洛君怀嘴角带着笑意,轻轻地道。

那姓仇的铁匠身躯突然微微一震,似是僵在了那里,许久之后,才缓缓回过神来,一字一字地道:“姓安?名月?”

“不错,安月!”洛君怀点头笑道,“他说,你是他很久的朋友了!”

铁匠用火钳把那块几近成型的滚红铁块夹了起来丢到旁边的水桶里,嗞的一声,弥漫起水气满屋,他扔掉火钳,在水气笼罩之中缓缓转过身来,凝望了洛君怀一会,低声道:“不错,他是我朋友,很久了!”

洛君怀微笑着道:“他让我问问你,旗杆下的那坛女儿红还在吗?”

铁匠闻言脸色讶然,忽地扔掉火钳上前两步,沉声道:“他,难道要回来了?”

洛君怀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是!”

“好,很好,七八年了,七八年了”,铁匠脸有喜色,又隐隐似有忧戚,喃喃地道,“他终于肯回来了!”

洛君怀默默地望着他,许久之后,才继续道:“他还让我问一问仇大哥,那一片雪菱,还在么?”

铁匠一愣,之前的喜悦渐渐消失,皱着眉头许久,才沉声应道:“还在!”

洛君怀点头道:“那就好,到时他会亲自来取,仇大哥,在下还有其它事就先告辞了,改天等他回来了,再一起来找仇大哥讨一杯女儿红喝!”说完,揖了一礼,转身走了出去。

铁匠呆立屋中许久,回过神来的时候,门口已经空无一人!

叮当,叮当~

许久之后,清脆的打铁声重新在屋子里传了出来!

洛君怀从巷子里出来,看见城主夫人的婢女小澈正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笑看着自己,他上前两步道:“小澈姑娘,你怎来也来了?”

小澈不经意地往他身后的巷子望了一眼,望着他笑道:“夫人听说先生要下来,怕先生地生人疏,特嘱咐小澈前来跟着,随时听候先生吩咐!”

洛君怀笑了笑,一边漫无目的地在人潮中走着,一边问道:“城主夫人倒是费心了,对了,小澈姑娘跟着夫人很久了吧?”

小澈一边跟在他身后走着,一边恭敬地回答道:“小澈是孤儿,自小在夫人家为婢,后来就随着夫人嫁过来了!”

“哦?敢问夫人娘家何处?”洛君怀微笑着,轻轻问了一句。

小澈顿了一下,低声回答道:“我与夫人来自京城西角付家,曾是皇家御用的织纺大家,后来朝廷有了自己的织造司,我们家中就慢慢没落了,再后来夫人双亲先后病故,从此就只剩下我们主仆二人了!”说着说着,她眼睛变得通红了起来。

京城?付家么?

洛君怀思索了一会,回过神来看见小澈神色有异,连忙歉意道:“对不住了,小澈姑娘,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小澈擦了擦眼睛,低笑着道:“无妨,还好夫人后来嫁给了城主,城主一直对她很好,我也替她开心!可惜如今城主又病倒了,听说先生神通广大,请一定要帮夫人救救城主!”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不过你放心,我一定尽我所能的!”

“谢谢先生,你真好!”小澈紧紧地在洛君怀身后跟着,望着那个温文尔雅的背影,脸上浮起了清澈的笑容!

“对了,小澈姑娘,我想问一下,这城里外头来的人多么?”

“城防一向由风将军负责,这事只有他才清楚,我很少下来走动的,不过应该不多吧,虽说红枫客栈地处京驿要道,但隔了偌大的一个枫雾湖,这里却还算是偏僻,再说城主出事以后,城里的巡查更严了!”

“噢!”洛君怀点了点头,笑道,“那我知道了?”

小澈问道:“先生可要去城防司见风将军,小澈可以陪您走一趟!”

洛君怀正想说什么,突然眼光一瞥,向身后某个巷口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脸容森冷的汉子正盯着自己,见被发现,脸上神色一慌,连忙敏捷地向身后阴暗的巷子缩了进去!

小澈走着走着见洛君怀没有跟上来,扭头一看,疑惑地问道:“先生,怎么了?”

洛君怀身影一晃,人已追了过去,声音忽地传了回来:“小澈姑娘,我有点事先走了,回见!”

声音刚落,人已经消失在巷子之中!

“先生,你去哪呀?”小澈追了两步,突然缓缓停了下来,望着洛君怀消失的巷口,嘴角突然抿起了意味深长的微笑,低声喃喃道,“轻功也如此之好么?”

再说那冷脸汉子左拐右转窜出了好几条巷子,才敢蹲在墙角一边喘气,一边低声骂道:“这点子真扎手!”

“看来,阁下果然是在盯我了!”

那汉子心里一惊,抬头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只见洛君怀悄然立在另一边的墙头之上,一身宽大的白色衣裳迎风飞扬!

洛君怀淡淡笑道:“为什么跟着我,报上来路,免得在下动手伤错了人!”

那汉子狠狠地咬了咬牙,思索了片刻,突然转身向另一边飞也似地逃去!

洛君怀一怔,转而笑了笑,身影一晃人已经在墙头消失,一下子就挡在了那汉子面前!

那汉子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生生停住了身躯,右手一扬,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洛君怀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匕首,淡淡地道:“你打不过我的!”

那汉子手一扬,手中匕首化作一道白光向着洛君怀激射而至,一出手竟是毫不留情的杀着!

洛君怀脸色肃然,身影晃了一晃避了开去!

那匕首铮的一声插在了他身后的墙上,直没入柄!

汉子见状,脸上恨意更浓,眼中突然现出一丝绝望的神色,手中又多了一把匕首,忽地向自己的心口插去!

竟是自寻短见的招式!

不料一阵绵厚的怪风卷至,汉子手上一麻,匕首竟然莫名脱手,在空中呼呼转了几圈,铮的一声插在了他脚旁的青砖上!

愕然之际,他才看见洛君怀身影退了开去,右手阔大的衣袖晃了几晃后静止不动,笑咪咪地对着自己道:“我从不杀人,你又何必想不开?”

那汉子狠狠盯了他一眼,眼里绝望之意更重,他的瞳孔突然放大,身躯缓缓向后倒了下去,然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一丝黑血从他的嘴角涎了下来!

“毒?”洛君怀一愣,连忙掠到汉子身旁,检查了一番,发现对方已然断了气,不禁皱眉低声道,“大意了!”他忽然看到那汉子的侧脖露出了一角黑色的纹样,连忙伸手揭开了他的衣领,看了一眼,脸上神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那纹样,像是一条黑色的鱼!

白衣风扬剑气寒
作者的话

对不住了,不定期加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