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幻影雪菱枪 > 正文
第三章:城主
作者:白衣风扬剑气寒  |  字数:3488  |  更新时间:2017-09-14 14:43:38 全文阅读

第三章:城主

二人跟在婢女身后走入了安然阁,阁中装潢精致,物件玲珑,且颜色多是大红大金,耀眼之极气派非凡!

转了几转,眼前一阵放亮,金碧辉煌的大厅呈现眼前,大厅高梁之上,一块金黄色的巨匾稳挂其中:

天下第一城!

正是十年前天子御赐的金匾!

而金匾之下,大厅之中的酸枝木椅上,正坐着一个衣着高贵神情却略显愁容的美丽女子!那女子手中抱着一只咕咕低鸣的雪白鸟儿,一开始似乎并没有察觉有人进来,直到婢女向前禀报之后才回过神来,白色鸟儿从她怀中挣扎飞走,落在了大厅的横梁上,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女子的娇躯缓缓从椅子上直了起来,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往前行了两步停住,望着洛君怀道:“你就是洛先生?”

洛君怀目光从那鸟儿身上很快移了回来,点头道:“见过城主夫人!”

女子点了一下头,又问道:“他,什么时候能来?”

洛君怀道:“城主夫人稍安勿急,这个时候外域正值风雪恶劣的季节,此外到中原又路途遥远,他知道短时间内无法赶至,又担心城主及夫人安危,故让在下先行赶来,助夫人一臂之力!”

城主夫人缓缓跌坐回椅子上,那雪白鸟儿又灵性之极地飞回到她的手上,她看着眼前的鸟儿,无力地问道:“这昆仑雪鸽是当年他与我一起上昆仑雪峰捉的,分别的时候,他把其中一个留给了我!之前我用雪鸽向他求助,雪鸽带回来了他的回复,说你会来!”

洛君怀点头,道:“他人在外域,也是凭那另一个雪鸽与我们这些中原朋友联系的!”

城主夫人道:“难怪先生如此短的时间便能赶来了!”

洛君怀道:“他在信中让在下带给夫人一句话,说,除非他死了,否则一定前来见你一面!”

城主夫人身躯一震,眼睛瞬间通红起来,许久之后,才喃喃地道:“那时候我联系不到小叔,天下虽大,除我夫君兄弟二人外,我也只得他一个朋友,当年我们有些误会,他远走外域,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去打扰他,只是想不到,多年之后,他竟然还肯如此帮我!”

洛君怀看着她怅然若失的样子,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城主夫人回过神来,望了洛君怀一眼,低声道:“也罢了,先生,我先带你去见城主罢!”

洛君怀微微点头,道:“好!”

城主夫人作了个请的手势,领着洛君怀往殿后的后室走去,而小夕则侍立在了大厅一旁,并没有跟上前去。

后室灯火明亮,珠帘垂挂,城主夫人纤手轻拢把珠帘都缚在了一边,露出了一铺玉床,一个形如枯稿的中年人仰躺在上面,身上盖着一张金黄色的锦绸薄被,却一动也不动!

城主夫人脸色黯然,低声示意道:“先生请看!”

洛君怀点头上前,乍看之下不禁怔住,一时竟是说不出话来!

这天下第一城的主人,此刻却威势全无病倒在榻,一双眼睛空洞无神地睁着,眨也不眨一下,看似醒着,眼神中却呆滞之极,豪无生气可言!

城主夫人沉默了许久,才开声问道:“先生可看出什么端倪?”

洛君怀眉头缓缓皱起,沉吟了片刻,突然问道:“敢问城主夫人,城主这个样子有多久了?”

城主夫人叹息一声,道:“已有大半月了,事前毫无征兆,我以为是遭人下毒,遍查城府里所有人员,却依旧毫无头绪!”

洛君怀道:“禀夫人,这种病症相当怪异,在下也是头一次得见!”

城主夫人闻言,脸上不禁涌现出失望之色,怅然道:“先生名誉江湖,难道也束手无策么?”

洛君怀脸有歉意,道:“一般病症在下倒能医治,但眼前城主的这种状况,在下行走江湖多年,却是闻所未闻!”

城主夫人娇躯一萎,坐倒在床边,失色道:“那可如何是好?”

洛君怀道:“夫人莫急,眼前所看,城主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并无生命之忧!在下有一好友精通医术,说不定能解城主此症,我会马上修书让随从小厮前去寻他,只是他行踪飘忽,何时能有结果也难说,还请夫人耐心等待,切莫太过焦虑!”

“也只能如此了!”城主夫人无奈地道,“先生远行前来,怕是有些累了,我为先生准备了宴席和上好的厢房,暂且请先生前去用饭和休息,来人!”

一个眉清目秀的侍女走上前来,恭敬地道:“夫人!”

城主夫人示意道:“小澈,带洛先生去休息,好生照料!”

“诺!”那被唤作小澈的侍女睁着一双有神的大眼睛,躬身走到洛君怀身旁,轻声道:“先生请!”

洛君怀转身向城主夫人揖了一礼,道:“城主夫人,在下就先行告退了!”

城主夫人头,道:“好!”

洛君怀再次望了床上的城主一眼,转身随着小澈出了大厅,唤了小夕,一同出了安然阁。

“小澈姑娘,城主出了这样的事,想来夫人也十分难过,你们可曾有好生照看?”洛君怀淡淡问道。

小澈一边在前走着,一边连忙应道:“奴婢们自是不敢怠慢的,只是伤病易药,心病难医,城主好不起来,夫人又怎能安好?”

“好一句伤病易药,心病难医,小澈姑娘说得好!”洛君怀点头道,“世上但凡至情至性之人,无不被身边各种牵绊左右,谁又能脱身其外呢?”

众人抬首望去,这时隔着宽阔的广场,远处的天边正有一片火红的云海在燃烧,却是天下第一城最出名的景致,据说叫做焚天炎海!

主仆二人并排而立,一时竟是看呆了!

侍女小澈见状也不好催促,只好侍立在二人身后等候,恭敬等候。

“洛先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主仆二人倒是被另一个优雅的声音唤回了神,回头一看,一身黑衣长裙的玄姬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众人身后,长长的黑发被广场上的劲风吹得飘扬不住,美丽异常!

洛君怀见是她亲自来请,心中微微有些惊讶。

玄姬脸上倒是一片淡然,微微笑道:“ 宴席已经准备好了,侯爷让我前来请先生一同前往!”

洛君怀客气地道:“如此有劳玄姬姑娘!”

“洛先生不用客气!”玄姬在前边领路,突然开口问道,“对了,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洛君怀笑道:“玄姬姑娘但问无妨!”

玄姬脚步不停,笑着道:“敢问先生那位朋友,什么时候能到安乐城呢?”

洛君怀一怔,继而笑道:“外域此际气候恶劣,这就难说了!”

“哦,原来是这样!”

“不错!”洛君怀笑了笑,反问道,“那我是否也能问玄姬姑娘一个问题?”

玄姬愣了一下,不自然地笑了一下,道:“先生请问!”

洛君怀脸上笑容平静,边走边道:“敢问玄姬姑娘,真正的名字是叫玄姬么?”

玄姬沉默了片刻,脸上突然现出狡黠的神色,笑道:“不是?”

洛君怀追问道:“那玄姬姑娘真名叫什么,是否能告之在下?”

玄姬笑道:“这好像是第二个问题了!”说完,似是不想再接洛君怀的话,嘴角带着笑意,头也不回地率先朝前走去。

洛君怀再次怔了一下,脸上现出苦笑的表情。

小夕在一旁悄悄凑到他身旁,一本正经地道:“主人,这次你好像遇上对手了!”

洛君怀听了也不恼,苦笑着摇了摇头,低声道:“话那么多,是不是不想吃晚饭了?”

小夕吐了一下舌头,连忙缄口不语。

小澈在一旁听了主仆二人的对话,却是忍不住掩嘴轻笑了起来。

一行人在玄姬的引领下,到了宴厅,安乐侯已率人在席旁揖礼迎接道:“洛兄来了,请上席!”

洛君怀目光在安乐侯身旁左侧一个满身盔甲脸容冷峻的男子身上打量了一眼,转身笑着向安乐侯回礼道:“侯爷,请!”

六个位置,众人分主客依次坐下,还空了两个出来,桌上十来个菜肴精致,但用料却并不显奢侈,安乐侯脸有歉意地道:“洛兄,我大哥出事,城中一切用度实在不宜大肆铺张,粗茶淡饭,还请洛兄见谅了!”

“哪里哪里,侯爷言重了,在下对吃的要求并不高,能吃饱就行,呵呵!”洛君怀谦虚笑道,小夕却仍是恭敬地侍立在他的身后。

坐在安乐侯右侧的是玄姬,只见她微笑着,隔着饭桌对对面的小夕说:“小夕兄弟,你也一起坐下来吧!”

洛君怀摆手笑道:“他只是个孩子,不能乱了礼数!”

玄姬起身走到小夕身旁,把他推坐在洛君怀的身边,笑着道:“就冲着小夕在湖边敢冲撞侯爷的勇气,这里也该有他的一个位置!”

洛君怀心中一怔,抬头向安乐侯望去,正色道:“小夕年少不懂事,再次请侯爷莫要见怪!”

“呵呵,无妨,这等小事本侯倒不至于跟一个小孩计较,洛兄大可放心,请喝一杯!”安乐侯笑容安淡,亲手为洛君怀斟了一杯酒敬道。

“谢过侯爷!”洛君举杯回敬,一饮而尽,笑着扭头对小夕道,“还不谢过侯爷和玄姬姑娘?”

小夕连忙道:“小夕谢过两位前辈!”

玄姬笑着道:“别谢来谢去了,吃吧!”

“侯爷,这位是?”洛君怀有意无意地打量了玄姬旁右侧那位一言不吭的盔甲大汉道。

“我倒忘了介绍了!”安乐侯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转身引见道,“这位是我们天下第一城的守城将军,风满甲兄弟,是我大哥的得力帮手!”

洛君怀连忙举杯,正色道:“洛某见过风将军!”

风满甲仍旧脸色冷峻,没有说话,只是举起酒杯回了一礼,随后一口饮尽!

“风将军平素练兵严谨,不擅言辞,洛兄莫怪!”安乐侯再次为洛君怀斟满酒杯,不经意问道:“说回我大哥的怪病,不知洛兄可有什么打算么?”

洛君怀脸带歉意,肃然道:“目前为止,洛某还是没有什么头绪,只好先在城里住下来了,对了,明天我想到城下走走,不知方便否?”

安乐侯点头道:“洛兄是我安乐城的尊贵宾客,在城里自是来去自由,就请洛兄放心行事吧!”

洛君怀举杯笑道:“谢过侯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